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02章 买别墅
    罗玉寒三番五次当着别人的面声称任娜娜是他的恋人,任娜娜一直以为罗玉寒耍贫嘴,并没有当回事。打心眼里说,任娜娜确实对罗玉寒有好感,但还没有达到喜欢的境界,现在只有两人单独相处,任娜娜必须把话和罗玉寒讲清楚,于是从侧面问道:“罗玉寒,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你说呢?”罗玉寒并没有直接回答任娜娜,反问了一句。

    任娜娜本想从罗玉寒这儿探底,没想到罗玉寒反而把球踢了回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低着头,抠弄着自己的指甲,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地说:“有句话我一直说不出口,但我如果现在不说出来,只怕以后你会产生更大的误会……”

    罗玉寒似乎知道任娜娜想说什么,连忙摆摆手,打断了任娜娜,笑着说:“警花姐,你多虑了,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没家没业,孤苦伶仃,身份卑微,你放心,即使你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

    任娜娜听罗玉寒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不由连连摆手,说:“不不不,你没那么差,首先你长相俊美,性格开朗,温情善良,行侠仗义;其次你脑子灵活,反应敏捷,再其次你……”

    任娜娜扳着指头,情绪激动地列举着罗玉寒的优点。罗玉寒抓住任娜娜的小手,打断了她的发言,盯着任娜娜的眼睛,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呢。”

    任娜娜这才明白自己又中了罗玉寒的圈套,不由嗔怪道:“罗玉寒,原来你在暗算我。”

    “你见过有拿两百万暗算人的么?”

    “这……”

    “不说了,折腾了一个晚上,我也该回去睡觉了,你也该休息一会儿。”罗玉寒松开了任娜娜的手,转身想离开。

    罗玉寒刚转过身子,任娜娜突然后面抱住了罗玉寒,把头贴在罗玉寒的脊梁上,轻声地说:“玉寒兄弟,你失去记忆,无家可归,现在我也是有家难回,成了孤家寡人,要不是你今天出手,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要郑重地谢谢你。”

    任娜娜脸上火辣辣的,炙热的温度传递到罗玉寒的脊梁,这种温暖一直渗透到罗玉寒的内心深处,大大激发了他久久埋藏在心底的孤独和柔情,他掰开了任娜娜的手,缓缓地转过身来,情不自禁地把任娜娜搂在怀里。而任娜娜并没有拒绝。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如同两尊杰出的雕刻家灵感顿显时随手雕刻出来的一对情侣雕塑。罗玉寒真的希望,两人就这样拥着,没有外界的打扰,没有红尘的烦扰,没有利益吸引和冲突的**,天长地久,一直到海枯石烂。

    钟声响起,惊扰了两人美好的梦境,罗玉寒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七点。他松开了任娜娜,无限温情地低声地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真的该回去了,你也该休息一会儿。从咱们认识以来,我一直叫你警花姐,这种称呼我会一直延续下去,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罗玉寒转身,昂首挺胸,朝门口走去。任娜娜望着罗玉寒高大伟岸的背影,情不自禁地喊道:“某一天,等我能接受你的时候,也许我希望我能改变我姐姐的身份。”

    罗玉寒开门走进客厅,前后喊了沙如雪和夏怡晴的名字,但没得到任何一个人的回应,知道两人懒虫还在睡觉,就悄悄就走进自己的卧室。

    麻袋里依然鼓囊囊的,只是床上散落着一堆钞票。罗玉寒重新整理了钞票,经初步清点,除了给任娜娜拿去的两百万,还剩三千四百多万。他现在开始考虑如何存放这笔数额极大的钱。

    沙如雪希望罗玉寒把这笔钱存放到她老爸的公司,罗玉寒肯定不会接受。商人重利轻感情,和商人打交道罗玉寒不放心,他必须掌控自己的命运,而金钱是掌控命运最好的方式。更为重要的是,罗玉寒对沙如雪的提议极为反感,这足以说明,富家出身的沙如雪把钱看得很重。罗玉寒虽然也喜欢钱,但他认为钱是为人服务的,人不该为了钱而失去了人格。

    经过慎重考虑,罗玉寒认为把钱存放到银行最为保险。

    九点多钟,罗玉寒肩上扛着一个麻袋,两手分别提着两个蛇皮袋出现在银行门口,他推开玻璃门刚走进去银行大堂,一位年轻的保安就拦住了他的去路,郑重其事地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这麻袋里装的是什么。”

    “办理业务,存钱。”罗玉寒回答道。

    “你麻袋里装的都是钱?”保安虽然心平气和的,但罗玉寒看到他脸上的不屑。

    “你认为这里装的是废纸么?”

    银行刚开门不久,人多嘴杂,整个大堂闹哄哄的,保安只听到了废纸两个字,以为麻袋里装的全是废纸,就冷冰冰地说:“喂,这里是银行,不是废品收购站,你来错地方了。”

    保安的声音很高,等待办理业务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到罗玉寒身上。

    “看着小伙子挺正常的,怎么连银行和废品站都分不清楚。”有人小声地议论道。

    “看人不能只看外貌和长相,有的人看着伶俐,其实这里有问题。”一位中年妇女指着自己的脑袋,毫无顾忌地说。

    罗玉寒肩膀一歪,麻袋重重地落到了地板上,同时松开两个蛇皮袋,弯腰先解开麻袋口,抓着麻袋底部往上一提,呼啦一声,整捆的钞票散落了一地。

    “哇塞,不是废纸,全部是钱耶。”有人惊呼道。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看这伙子五官端正,红光满面的,一身正气,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说话的正是刚才议论罗玉寒脑袋有问题的中年妇女。

    保安没想到罗玉寒竟然是个大客户,朝罗玉寒陪笑脸,又扭头喊道:“王经理,快来呀,有大客户。”

    五台验钞机足足工作了两个多小时,才点清了罗玉寒的钱数,一共是三千四百二十九万。

    可是,当工作人员向要罗玉寒索要身份证时,罗玉寒却涨红了脸,说他没有身份证。而没有身份证就不能办理银行存款,这是硬性规定,任何人不能破坏。

    罗玉寒扛着麻袋走出银行大门准备打个车,打道回府。

    “哈鲁,罗玉寒。”

    旁边传来一个女声。罗玉寒扭过头,只见离他不远处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正朝他快步走来。

    一袭无领米黄色裙子裹在身上款款有致,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有节奏地敲击着路面。梧桐影子稀疏,斑驳的阳光洒在女孩的身上,魅影如画。眨眼间,女孩子就来到罗玉寒面前。

    “罗玉寒,好久不见了,你还好么?”

    姑娘看着罗玉寒,笑盈盈地问道。

    姑娘站在阳光里,太阳耀眼,罗玉寒看不清姑娘的脸。

    “请问你是几班的呀?”罗玉寒以为这位姑娘是实验中学的同学。

    “什么几班的,我是安梅呀。”姑娘说。

    “是你呀,你变了很多呀,我差点就没认出来。”罗玉寒尴尬地笑着说。

    “你上次帮了我,给我那么多钱,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安梅高兴地说。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你从银行里扛个麻袋出来,不会是钱吧。”安梅问道。

    “没错呀,就是钱,”罗玉寒解释道,“我本来是来存钱的,可我没身份证,他们数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

    “原来这样呀。”

    “你现在干什么呢,还在超市上班么?”罗玉寒问道。

    “不,改行了,给人按摩总是遭到不怀好意的男人们的骚扰,超市上班钱太少了,我现在做房地产销售。”

    安梅的话提醒了罗玉寒。既然这些钱不能存放银行,那就买一套房子吧,权当是洗钱了。

    安梅感觉罗玉寒的主意不错,于是直接把罗玉寒带到了隔壁的工作台。

    安梅销售的房子位于滨河公园,全部是别墅,属于高档别墅区,罗玉寒简单看了别墅的位置和设计,在安梅的建议下购买了一座豪宅,几乎花去了麻袋里的钱。

    可是,到签订合同的时候,身份证再次成为罗玉寒的障碍。

    一个电话打给了任娜娜,半个小时候,任娜娜出现在罗玉寒身边。

    当任娜娜听说罗玉寒希望借用她的身份证买一栋别墅时,任娜娜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竟然当着安梅的面拍着罗玉寒的肩膀,说:“玉寒老弟你放心,我任娜娜身为警察,绝不会因为房产证上写着我的名字就赖了你的房子,等你有了自己的身份证,我马上把房子过户给你。”

    罗玉寒不以为意第笑笑,说:“警花姐,你没必要向我表白,如果我不信任你,就不会把你叫来了。不仅如此,我还要以你的名义把剩下的钱存进隔壁银行。”

    “好的,玉寒老弟的话就是圣旨,你指哪儿我打哪儿,绝对勇往直前。”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