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73章 夜半惊魂
    罗玉寒如此打算,其实就是要郭文君先垫付三十万,而童小尧老爸还没把钱送来,中间如有再有什么变数,郭文君岂不是白白损失三十万。

    郭文君一边往后退,一边连连摆手说不妥不妥。罗玉寒似乎明白郭文君的心思,往前跨了一步,试图给他增加心理上的压力,讪笑着问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是怕童小尧那边拿不来钱。”

    郭文君尴尬地笑笑,说:“既然话已经挑明了,我也不隐瞒你,万一童小尧老爸送不来钱,我岂不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还是等等,再等等。”

    “你认为我会陪着你等到天亮?”罗玉寒突然怒吼一声。

    这一声叫得震天价响,整个楼顶都回荡着罗玉寒的声音。

    郭文君刚刚见识过罗玉寒敏捷的身手和非凡的功夫,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差点尿了裤子,呆呆地看着罗玉寒,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别紧张,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样吧,我先把钱带走,如果童小尧他老爸今晚不把钱送来,我会如数把钱退还给你。你现在就通知财务科,赶紧把钱送来。”罗玉寒缓和了语气,看似以和郭文君商量,其实就是在下最后通牒。

    郭文君面对强大的又神鬼莫测的瘟神,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酒店财务科的电话。

    第二天早上四点多,夏怡晴被尿憋醒之后去上卫生间,返回时路过客厅,看到餐桌上放了一堆钱,顿时睡意全无。

    她走过去围着餐桌转了一圈,站定后伸手抓了一沓钱掂掂分量,估计是一万块钱,她仔细点点那堆钱,整整三十万,不由寻思道,罗玉寒昨晚从哪里弄这么多钱,这小子该不会是抢劫了吧。

    如果真是抢劫,此事可非同小可,弄不好还要连累到自己和沙如雪。想到这里,夏怡晴快步走到沙如雪卧室门口,抬手敲门。

    沙如雪趿拉着拖鞋给夏怡晴开了门,刚想责备两句,夏怡晴推门闯进来,神神秘秘地说:“不好了,罗玉寒昨晚可能抢劫了。”

    “啊?”沙如雪也睡意全无,“你怎么知道的,他告诉你的?”

    “不是,餐桌上放了三十万,三十万呀,他一个穷**丝,从哪儿能弄三十万,肯定去打家劫舍了。”夏怡晴简单地分析了罗玉寒的处境,认定罗玉寒昨晚肯定没干好事。

    夏怡晴拉着沙如雪来到客厅,沙如雪果然看见餐桌上放了一堆钱。

    沙如雪睁大了眼睛,上前拿了一沓钱放在眼前,仔细辨认一番,自言自语地说:“钱是真的,他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钱呢。”

    “这些钱肯定来路不正,咱们报警吧,不然他会连累你我的。”夏怡晴几乎是哭丧着说。

    沙如雪沉默片刻,说:“昨晚他出去时说是给人看病去了,也许是患者给的。”

    “他出诊一次就挣了三十万,除非患者是疯了,咱们还是报警吧。”夏怡晴再次提议报警。

    沙如雪皱眉犹豫片刻,道:“你去叫醒他,咱们当面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这些钱真的是抢的或者偷的,咱们就劝说他去自首,如果他不肯自首,咱们再报警也不迟。”

    夏怡晴走到罗玉寒卧室门前,抬手敲门。

    罗玉寒昨晚虽然睡得晚,但他的睡觉很灵性,夏怡晴才敲了一下,罗玉寒就不耐烦地问道:“谁呀,大半夜的要想干什么。”

    “是我,快开门,我有事想问你。”夏怡晴低声地说。

    “大半夜的,我凭什么给你开门。”罗玉寒不高兴地问道。

    罗玉寒一听是夏怡晴的声音,就更加不耐烦了。

    罗玉寒借用陈雨涵信用卡一事,就是夏怡晴给捅出来的,虽然夏怡晴是被她老妈叶佳丽利用了,但罗玉寒还是有点记恨夏怡晴,认为她就是个到处搬弄是非的长舌女。

    “我想问你点事情,麻烦你开门。”夏怡晴恳求道。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深更半夜的,别让别人说闲话。”

    “不行呀,明天也许就没机会了,必须现在说,我想知道那些钱是从那儿弄来的。”夏怡晴终于谈到了餐桌上的三十万。

    一提到钱,罗玉寒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他以为夏怡晴见钱眼开,想和他套近乎,甚至还有更荒唐的想法。如果沙如雪有这种想法,罗玉寒也许会考虑,但对于夏怡晴,罗玉寒绝对会闭上大门。

    罗玉寒无声地笑笑,说:“夏怡晴,你要喜欢钱,我明天可以送你一些,但咱们现在都还是学生,千万别有非分之想,如果你的闺蜜知道了,她会吃醋的,另外我想告诉你,感情的事不是用钱可以买来的。”

    夏怡晴这才知道罗玉寒误会了,抡起小拳头咚咚地敲门,一边敲门一边骂道:“罗玉寒,你这个挨千刀的,你真把自己当男神了,你也太高估自己了,你也不照镜子看看你什么东西,像你这种人渣就是死了我也不会看一眼。”

    “自相矛盾,大半夜的求我给你开门,还说不想看我一眼,还好意思替自己辩解。”

    罗玉寒这句话差点没把夏怡晴噎死。她抬脚踢门,气哼哼地坐回到沙发上,冲着沙如雪喊叫道:“不知好歹的东西,报警,马上报警。”

    “半夜敲门我不开你就要报警,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一个个少皮没脸的,下贱无耻到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罗玉寒感慨道。

    夏怡晴跑到卧室拿出手机再冲出来,开了屏幕的锁就要拨打报警电话。沙如雪从夏怡晴手里夺过手机,心平气和地说:“事情还没弄清楚,你怎么报警呀,难道要对警察说罗玉寒的钱来历不明。”

    “深夜出去就弄了三十万,难道他会印钱呀,很明显,非偷即盗,和这种人交往,迟早要被害死。”夏怡晴气嘟嘟地说。

    “可如果这钱不是抢来的呢。”沙如雪反问道。

    “我就知道你和罗玉寒是一伙的。”

    “你怎么乱咬人呢。”沙如雪不高兴地问道。

    “我都看出来了,你表面上对他冷冰冰的,其实心底里不知多喜欢他呢。”夏怡晴此时被气疯了,彻底失去了理智。

    和夏怡晴相比,沙如雪还算老成,她没有计较夏怡晴,反而淡淡地说:“既然罗玉寒不肯告诉我们,那我们就找个人来问问他,不过这个人也是警察。”

    “你说的是任娜娜?”夏怡晴问道。

    “除了她还能有谁。”

    “可我们没有任娜娜的电话。”

    “任娜娜的号码在我手机里存着呢。”

    沙如雪走进卧室,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找到任娜娜的名字后,马上把号码发射出去。

    沙如雪豪门出门,做事毕竟冷静,电话接通后,她先通报了自己的名号,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对任娜娜说:“我是沙如雪,深夜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但事关罗玉寒,我也是万不得已。”

    “罗玉寒怎么啦?”任娜娜一开始还对沙如雪爱理不理的,一听到罗玉寒的名字,不由来了精神。

    “罗玉寒发烧了,迷糊中一直叫喊着你的名字,我这才给你打了电话。”沙如雪说。

    夏怡晴对沙如雪此举很不理解,先碰碰沙如雪,然后使劲看看餐桌上的钱,示意她赶紧说正题。沙如雪摇头微笑,拒绝了夏怡晴的提议。

    “你等着,我马上到。”任娜娜说。

    沙如雪挂断了电话,先把手机扔到沙发上,冷着脸不一言不发。

    “任娜娜说什么了,她到底来还不是不来。”夏怡晴问道。

    沙如雪低头不语,好像对夏怡晴的话充耳不闻。

    沙如雪和罗玉寒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以她对罗玉寒的了解,罗玉寒就是穷死也不会去抢劫,所以在夏怡晴一直吵闹着要报警时,她的态度一直暧昧,等到夏怡晴真正要报警的时候,她提议要给任娜娜打电话,目的也不是为了报警,而是想看看任娜娜在得知罗玉寒得病后的态度。

    任娜娜对罗玉寒的关心程度让沙如雪很生气,她还不能告诉夏怡晴生气的原因,所以只能在心里憋着,她想看看,任娜娜到来之后,会如何对待罗玉寒。以便自此确定罗玉寒和任娜娜的关系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罗玉寒他怎么了,他自己不就是医生么,为什么不看病。”任娜娜一进门就心急火燎地问道。

    “我们哪里知道呀,这些问题你该直接去问罗玉寒。”沙如雪冷冰冰地说。

    “他人呢?”任娜娜环顾四周,没见到罗玉寒的人影。

    “我这就把他喊出来。”夏怡晴朝罗玉寒的卧室走去。

    “别,他病着呢,怎么能让他出来呢,还是我去吧。”任娜娜说。

    任娜娜走到门口抬手敲门,一边敲门一边轻声地喊道:“玉寒,我是娜娜,我听说你有病了我过来看看你,请你开门。”

    罗玉寒答应后,一分钟不到就笑容满面地出现在卧室门口。

    “玉寒,你红光满面的不像是个病人呀。”任娜娜高兴地问道。

    罗玉寒还没说话,沙如雪就冲着任娜娜喊道:“他没病,是我病了,夏怡晴也病了,我们都有毛病,还有你,也有毛病。”

    “任警官,罗玉寒昨天晚上……”夏怡晴还没看出其中的门道,想说出把任娜娜叫来的原因。沙如雪狠狠瞪了夏怡晴一眼,没好气地说:“走呀,还愣着干什么,想当灯泡呀。”

    沙如雪转身气哼哼离开,夏怡晴不明白沙如雪的心思,更不敢违拗沙如雪的意志,也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