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64章 捐献一万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会时间。

    这场班会很特别,是专场献爱心班会。每年新生入学一个月后,为了培养同学们的爱心,学校都要以班为单位组织一次献爱心活动。同学们根据自己的家庭情况捐献物品和现金。捐献大都是象征性的,没有具体的限额。

    捐献之前,班长何亚东简单讲了两句,就宣布捐献活动开始。

    童小尧搬着一个大纸箱走到前面,放下箱子后,朝大家笑笑,说:“我根据自家的条件,捐献一箱药品,其中有消毒水,六味地黄散,菊花茶,秋冬天天气干燥,菊花茶能平肝明目,希望同学们喜欢,如果哪位同学有特别需要,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一定竭诚为大家提供方便。”

    “他怎么就想到捐赠药品呢?”有同学议论道。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童小尧家里开着金玉堂制药厂,规模大着呢,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有人解释道。

    “怪不得他要组织高富帅联盟呢,原来他老爸是土豪。”

    第二个走上去的是陈雨涵。她抱着一摞崭新的书籍走向讲台,把书放下后,简单地说了一句:“我捐赠一套四大名著。”说完走下讲台。

    紧接着是沙如雪捐赠了一百块钱,王琦捐赠了一盆文竹,何亚东现金五十块。黄敬最后一个,捐赠了两块钱。

    无论捐钱还是捐物,都是根据各自的情况,学校并没有强行规定,即使不捐赠物品和钱,其他同学也不能说三道四。班里五十多个学生,有三分之二都献了爱心。

    捐赠结束,何亚东准备清点物品和现金时,童小尧举手要发言,得到何亚东的许可后,童小尧站起来说:“老班在上个周末已经传达了学校的精神,规矩我都知道,可我还是要忍不住说两句,有同学没捐献,是因为生活贫困,家庭拮据,比如黑皮就是个例子,他虽然没捐献任何物品,但却帮助我搬运了药品,这就是爱心行为,而有的同学身穿名牌衣服,一双鞋子价值上千,却连一分钱都没捐献,我们不得不怀疑这种人的品德有问题。”

    同学们知道童小尧此番发言必然有所指,但却不知道指的是哪个同学,于是就左顾右盼,看看哪个同学身穿名牌。

    大多数同学都把目光落在了罗玉寒身上。因为罗玉寒穿着的某品牌衣服价值三千多,而他所穿的鞋子更是个大品牌。

    “是呀,一个高中生一双鞋子都上千,连一分钱都没捐献,是不是太过分了。”有人趁机喊叫道。

    “罗玉寒据说连中招都没参加就混到实验中学来了,家庭背景肯定不一般。最少也是一个有钱的主儿。”

    “这种人给人看病都花了十几万,捐点钱都舍不得,太抠门了。”

    黑皮见火候已到,站起来向大家摆摆手,一本正经地说:“同学们都别议论罗玉寒了,据我所知,罗玉寒同学并没有钱,他只是某位同学的保镖兼保健医生,他的穿着的确价值不菲,但那都是因为工作需要,是某位同学的家长给他买的,不是他自己的,请大家不要误会。”

    “他果真是沙如雪的保镖呀,我们原来还以为有人开玩笑呢。”有人吃惊地感叹道。

    “黑皮同学,请你别为罗玉寒辩解,即使你说的是真的,难道他给熊嘉诚看病所花的十几万也是某位同学的家长给的?”又有人提出了质问。

    “同学们呀,你们又错怪罗玉寒同学了,”黑皮继续解释道,“罗玉寒同学付给医院的医疗费不是他自己,也不是某位家长提供的,是我们班某个女生提供的,这位女生行侠仗义,扶危济贫,我在这里就不点名字了,我只想说,我们不要被某些假象所迷惑了,要看清事情的本来面目。”

    其实,从童小尧一开口,罗玉寒就已经明白了,他和黑皮一唱一和演这出双簧就是为了贬低他的身份,当着同学们的面给他难堪。

    “哪个女生那么富裕,一次就借给罗玉寒十二万五,这是富姐呀。”有人不禁好奇地议论道。

    王琦脑子装的都是猪粪,最少也是豆腐脑,根本没看透童小尧牵头唱这出戏的本质,站起来说:“这位行侠仗义的同学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同桌陈雨涵。”她以为这样能提高陈雨涵的身份和知名度,说不定自己也能跟着沾点光。

    大家纷纷把目光聚焦到陈雨涵。

    陈雨涵和罗玉寒一样,也感觉这是童小尧设的一个局,她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淡淡地说:“我不是什么行侠仗义,我只是觉得同学们之间应该相互帮助,我是借给了罗玉寒同学十几万,但那是有代价的。”

    “什么代价呀,是不是想要罗玉寒答应你什么?”童小尧的同党开始向陈雨涵发难。

    “我也有困难的,希望陈雨涵同学大发慈悲,也赞助我一点钱,我可没那么贪心,只要五千块钱,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答应,如果我还不起你,我就把我抵押了,如何呀。”

    同学们突然哄堂大笑。

    陈雨涵哪里受到过如此羞辱,坐下来趴在桌子上,委屈得隐隐抽泣起来。

    “我还以为罗玉寒多了不起呀,原来是个小白脸。”黑皮趁乱小声地说。

    “你说什么,说他小白脸?哼,你脸长在屁股上了?”有人不理解小白脸的含义,竟然唱起了反调。

    “你懂个鸟啊,小白脸就是吃软饭的意思。”

    “那吃软饭又是什么意思呀,难道他肠胃不好么?”

    “亏你还是高中生,连吃软饭都不明白,我告诉你,吃软饭就是靠女人养活。”

    “原来如此。”

    “听君一席话,胜读一年书,受益匪浅啊。”

    罗玉寒站起来,轻轻咳嗽两声,教室一片寂静。

    “同学们,”罗玉寒朝全班同学扫视了一眼,说,“看着大家都踊跃献爱心,我心如刀绞啊,我以前没有爱心,是因为我觉悟不高,现在听了大家的议论,我豁然开朗,如果我再不献点爱心出来,我就对不起我自己,更对不起那些关心我的同学们,尤其是黑皮和童小尧同学,我现在郑重宣布,我捐献一万。”

    一阵沉寂之后,教室里突然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吹牛呢,他给人看病还要别人资助,哪来一万块钱。”黑皮小声地说。

    这家伙不但是童小尧的狗腿子,更是整个事件的催化剂和引信。

    “就是,连吃饭都成问题,哪来的一万块钱,不会是假钞吧。”童小尧这次明目张胆地跳出来,公然叫嚣道。

    “既然捐献,你现在就拿出来呀。”黑皮也跟着童小尧跳了出来。

    罗玉寒沉默片刻,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昨天在医院,没得到通知,我希望大家给我宽限两天,如果我到时候违背诺言,你们在实验中学的校园里就再也看不到的影子。”

    童小尧没打算给罗玉寒留后路,依然不依不饶地质问道:“罗玉寒,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我可是知道的,你现在寄人篱下,连吃饭都靠施舍,两天之内能拿出一万块钱,除非你去抢劫。”

    罗玉寒已经被童小尧逼到了死角,如果再不给他一点厉害,他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于是笑眯眯地说:“如果我两天之内能做到呢?你是不是也愿意捐献一万块钱?怎么,不敢了吧。”

    所有人看着童小尧。童小尧有点犹豫。

    一万块钱,只要他肯向老爸张口,老爸肯定会满足他的要求,但如果罗玉寒真的能在两天之内拿出一万块钱,他可不是要白白损失一万。

    就在童小尧迟疑之际,陈雨涵突然轻蔑地哼了一声,说:“敢挑战不敢应战的孬种。”

    童小尧还在犹豫,何亚东不愧是当官的门里出身,悄悄给童小尧使了个眼色,鼓动道:“童小尧,钱财乃身外之物,你本身就看不起罗玉寒,你看不起的人你都不敢应战,以后可就名声扫地了。”

    “我应战,罗玉寒,只要你两天之内捐献一万块钱,我不但要捐献一万,并且我还要为本校捐献一年的药物,凡是常规药物,只要学校需要的,我都能满足。”

    童小尧终于豪气一回。这豪气迎来了稀稀落落的掌声,但童小尧已经满足了。

    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站起来纷纷涌向教室门口。

    罗玉寒走在前边,沙如雪和夏怡晴跟在后面,三个人朝校门口走去。

    “吃错药了,凭什么捐献一万块钱,还两天之内,我看你从哪儿弄这笔钱,不吹牛你会死呀。”沙如雪嘟嘟囔囔开始责备罗玉寒。

    罗玉寒停下脚步,挡在两人前面,冷冰冰地问道:“陈雨涵借给我信用卡一事,只有咱们几个人知道,是谁透露了消息。”

    “反正我没说。”沙如雪第一个发言。

    “你呢,夏怡晴,是不是你透露出去的。”沙如雪说完看看夏怡晴。

    夏怡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正视罗玉寒。

    罗玉寒见夏怡晴局促的神态便明白了一切,便问道:“连花了十二万五你都知道得这么清楚,是谁告诉你的。”

    “我老妈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认识一个叫陈雨涵的女生,我说陈雨涵和我一个班的,我老妈就顺便告诉我,说你给熊嘉诚看病,一共花了十二万五,我为了给你争面子,就把这事给捅出去了,罗玉寒,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呀。”

    罗玉寒此时已经明白了一切。叶佳丽要他提供膏药不成,所以就想败坏他的名声,享尽办法把罗玉寒逼到死路,然后迫使他就范。

    罗玉寒只知道江湖险恶,但没想到看似朋友的人也会落井下石,但事已至此,看到夏怡晴也不是故意的,也不再为难她。

    陈雨涵从不远处走过来,站在罗玉寒身边,关心地问道:“罗玉寒,医疗费的事刚完结,你怎么又没事找事,你个人遇到困难时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但你自己故意惹事,就别怪我站沙滩了。”

    罗玉寒呵呵一笑,说:“这事与你无关,至于信用卡一事,我会尽快还清你的。”

    “你有多大本事,两天之内能凑到一万块钱。我刚才说的都是气话,如果你真的弄不到一万块钱,我还会帮助你的。” 陈雨涵说。

    “谢谢,不必了,我会想办法的。”罗玉寒沉着地说。

    “罗玉寒,我可警告你,你可是没钱借给你,你也休想打我老爸的主意,你只是我老爸给我雇来的保镖,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沙如雪说完撅着嘴,不满地看着罗玉寒。

    陈雨涵看不惯沙如雪的小气样,瞟了沙如雪一眼,说:“沙如雪,罗玉寒做事从来不拘一格出人意料,那天在操场上被熊嘉诚当众侮辱,他当时没吱声,后来还不是给了熊嘉诚一个教训。”

    说完突然面对罗玉寒,问道:“罗玉寒,我就不明白了,你身手那么好,为什么当时不反击呀。”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