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61章 医疗费
    沙如雪和王琦一样,早就感觉到陈雨涵对罗玉寒有好感,现在又见陈雨涵把罗玉寒叫到一边嘀嘀咕咕,心想罗玉寒是自己的保镖,必须以自己为中心,不能围着其他同学转,更不允许其他同学过分接近,尤其是女生,于是就走过来,扯开嗓子质问道:“你们两个偷偷摸摸的说什么悄悄话呢。”

    “没说什么,”陈雨涵看了沙如雪一眼,不背不藏地说,“中午你不在场,所以没看见熊嘉诚和苏呆是如何欺负罗玉寒的,我就想问问罗玉寒,他功夫这么好,为什么当时不还手。”

    陈雨涵的话也激起了沙如雪的兴趣,她也想知道答案,但为了显摆罗玉寒是自己的保镖和保健医生,面对陈雨涵呵呵一笑,说:“了解罗玉寒者,非我莫属也,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时当然要隐忍不发,这才更像大丈夫男子汉。”

    “不会这么简单吧,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陈雨涵问道。

    “反正我已经把答案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罗玉寒的事你以后少打听,也少接近他,原因只有一个,他虽然在这里上学,但是他是我的保镖,我可不希望看到他和任何人勾三搭四的。”沙如雪冷冰冰地说。

    虽然开学时间不长,但那同学私下对女生的议论她听到一些,相当多的一部分男生都认为,在新来的七百多名女生中,陈雨涵才是当之无愧的校花,想起这些,沙如雪就来气。她泛指的任何人其实就是针对陈雨涵的。

    陈雨涵的老爸好歹而是卫生局长,平日里那些比老爸职位低的同僚们到家里汇报工作,看到陈雨涵哪个不变着法儿讨好她,现在反而被沙如雪呵斥,脸上不由尴尬,不服气地问道:“凭什么呀,难道罗玉寒是你的专利,你可别忘了,他也是我们的同学,说话这么冲,吃火药了啊。”

    王琦毕竟和陈雨涵要好,看着陈雨涵被呛声,把每个在场的人扫视了一遍,最后看着陈雨涵,冷冰冰地奚落道:“人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才是君子所为,这关你什么事,简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本来这是一句常用的话,但沙如雪听着很不舒服,于是就冲着王琦叫喊道:“你骂谁是老鼠呀,说话一点也不文明。”

    王琦哼了一声,说:“我也只是打个比方,没有骂人的意思,再说了,即使我骂人,也没骂你,你多的哪门子心。”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罗玉寒是我的保镖,你骂他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我当然要管。”沙如雪霸气地说。

    “哟,”王琦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刚才还说我骂人的行为不文明,难道把同学当保镖就文明了,你以为你是旧社会的大家小姐呀,出门还要弄个保镖保护自己,就我们的命贱,你的命值钱。告诉你,我们学校里没公主,只有校花,想当公主回家去,别在这儿臭显摆。”

    罗玉寒看见几个女生为他而吵架,感觉特没意思,正要拨开人群离开,张庆丰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罗玉寒同学,校长要我来转告你,请你马上到医院去一趟。”

    罗玉寒早已预料到,熊嘉诚此番住院,必然会让他分摊一部分医药费,但没想到校方这么快就要他拿钱。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故意说:“受伤的是熊嘉诚又不是我,我现在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医院。”

    “当然是要付医疗费呀,我早就预料到了。”王琦还没等张庆丰开口,就抢着说。

    “这位同学说的没错,叫你到医院,就是去交医疗费的,熊嘉诚还躺在急救室呢,医院不见钱不给看病,连片子都不给拍。”张庆丰风风火火地说。

    罗玉寒面露难色。

    他心里十分清楚,医治一条断腿所花费的费用,可能会超乎他的想象,也许十万,也是二十万,如果加上康复后的费用,钱就海了去了。

    这都还在其次,如果罗玉寒先付了医药费,就等于承认熊嘉诚断腿是他造成的,如果熊嘉诚成了瘸子,要他养活一辈子,他的麻烦就比海还大了。

    罗玉寒心里紧张,但表面上还是装得跟没事人一眼,笑眯眯地说:“张老师呀,熊嘉诚在场上故意使绊子,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他自作自受,这是其一;其二,篮球比赛是校方举办的,出了事故应该由校方负责,这是其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没钱。”

    张庆丰心里清楚,这场比赛是他和熊嘉诚商量后举办的,根本就没通过校方。熊嘉诚刚被拉到医院,他已经给万校长打了电话,希望校方能垫付熊嘉诚的医疗费,但没想到被万校长一口拒绝,张庆丰这才找到了罗玉寒。

    眼看罗玉寒也一口拒绝,张庆丰先急的抓耳挠腮,然后突然冲着罗玉寒叫喊道:“罗玉寒你听着,是你把熊嘉诚的腿踢断的,你必须负主要责任,你有钱也要负责,没钱也要负责。”

    罗玉寒倒是冷静,沉思片刻,不紧不慢地说:“我虽然是新生,但熊嘉诚毕竟是我的同学,他的腿受伤了,我也很难过,如果是小伤,花个三万五万的,我自认倒霉,但他可是断了腿的,如此大的伤情,医疗费是个无底洞,我从哪儿弄这么多钱,这事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别把我拉进来,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罗玉寒抬腿要走。

    “你说得好听,”张庆丰拦住了罗玉寒的去路,说,“你我都能等,但医院里的熊嘉诚不能等,你不能走,必须把事说清楚了。”

    “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罗玉寒转身,换了个方向想离开。

    张庆丰仗着自己是体育老师,有把力气,抓住了罗玉寒的胳膊,试图要留住罗玉寒。

    罗玉寒轻轻甩了一下胳膊,张庆丰不但松了手,还被甩出了两三米远。张庆丰恼凶成怒,不由发火,指着罗玉寒喊叫道:“好一个罗玉寒,你竟敢殴打老师,我看你是不想上学了。”

    “大家都看到我没打你,你说了也没人相信,至于想不想上学你我说了不算,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来上学是万校长请来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罗玉寒大声地说。

    张庆丰还想和罗玉寒动手,但一想到熊嘉诚被罗玉寒踢断的小腿,心里不由害怕,但还是不依不饶地说:“既然我和你说不清楚,你我一起见校长去,看校长怎么处理。”

    “去就去,怕个鸟呀。”罗玉寒爆了一句粗口。

    万丽娟得知熊嘉诚的腿在球场上被踢断,心里也没了主意。实验中学虽然是省重点中学,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现在经费也很紧张,她和罗玉寒想的一样,如果熊嘉诚受了轻伤花点小钱,不用张庆丰说,她会主动出面,由校方主动承担熊嘉诚的医疗费用,可是,断腿是大伤,没有十万八万根本拿不下来,后期的治疗费用也不是个小数目。

    关键是,这些还在其次,熊嘉诚是特长生,就指望打篮球考上大学,小腿这么一断,肯定不能再打篮球了,如此一来,等于彻底断送了熊嘉诚的前程,如果熊嘉诚的家长追责,向校方索赔,那就不是几十万的费用了。万校长经过慎重考虑后,才把责任推给了张庆丰。

    但等张庆丰走了之后,万校长才感觉她这样处理太不理智,正在抓耳挠腮,张庆丰带着罗玉寒走进了办公室。

    “万校长,我把罪魁祸首给你抓来了,看你怎么发落他吧,我还有急事,就不参加你们的讨论了。”张庆丰一边把罗玉寒推给万校长一边说,还没等万校长回话,扭头就走出了办公室。

    “张老师,你回来。”万校长强压着火气冲着张庆丰的背影喊道。

    对于万校长的话张庆丰充耳不闻,连头都没回一下。

    “太不负责任,这样的老师就该清理出教师队伍。”万丽娟狠狠地敲打着桌子说。

    “就是,一点师德都没有,根本就不配当老师,干脆要他回家种红薯。”罗玉寒也跟着数落张庆丰。

    “别谈论他了,还是说说熊嘉诚吧,当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万丽娟当时不在现场,希望罗玉寒给予大概的介绍。

    在校长面前,罗玉寒不敢狂妄,如实地把熊嘉诚如何绊倒他,他如何踢断了熊嘉诚小腿的经过诉说了一遍。

    万丽娟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地说:“罗玉寒同学,按说出了这种事该由学校出面负责,即使花十万八万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是……算了,你还是个学生,我就不对你说那么多了。”

    “万校长,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是不是怕熊嘉诚万一瘸了,家长会找学校的麻烦。”罗玉寒追问道。

    万丽娟吃惊地看着罗玉寒,赞叹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看问题竟能如此深刻,没错,我就是怕熊嘉诚的家长算后账。”

    “任何体育活动都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熊嘉诚断了小腿,是意外事故,校方根本不用负责。”罗玉寒底气十足地说。

    万丽娟再次叹气,说:“罗玉寒,有些事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熊嘉诚的小腿断了,就等于我的校长当到头了,我已经做好了辞职的打算,如果我不当校长了,你一定要管好自己,千万别惹事,否则你随时可能被勒令退学。”

    罗玉寒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严重,但这是为什么呢,他看着万丽娟,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万丽娟料定此次事故必然要断送她校长的前程,于是也不再隐瞒,请罗玉寒坐下后,讲述了一段自己如何当上校长的经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