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盛婚最新章节 > 豪门第一盛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4章 每一个吻都是初吻
    夏暖心深切的知道自己在面对萧玦的美色.诱惑时,一定要拒绝到底。

    因为现在,不能滚床单!

    “呵~你的拒绝可真是伤了我的心!”

    倏地,萧玦幽幽的轻叹一声,假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侧倒在夏暖心的身旁。言语上,各种表达着自己大义凛然的初衷,动作上,却像一个流氓借拥抱的机会各种占尽她的便宜。

    夏暖心囧囧的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萧总裁大人,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你确定伤心的人是你,而不应该是正在被某人过度非礼的我?”

    “是你还是我,有什么区别呢!”

    却不想,萧玦微笑着完完全全将这句话的重点掩盖了。

    夏暖心自觉在颠倒是非黑白这件事情上不是萧变态的对手,于是,甘败下风的赔着笑脸,转移话题,说道:“萧玦,现在几点了?我睡不着,突然觉得有一点点饿,想吃一碗热腾腾的肉丝米线!”

    一边说,一边吞咽口水。

    萧玦倏尔失笑,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我说过绝对不会让你饿肚子,想吃米线是吧,我叫厨房给你准备。这会肚子还疼吗?我抱你下楼还是你自己走?”

    “我没有力气下楼……你端上来给我吃吧~~~”

    倏然,夏暖心卖萌的双手捧着脸颊,眨眨眼,嘟嘟嘴,微微笑。

    萧玦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邪眸幽暗一瞬,他毫无预警的俯身吻上她的唇。这个吻并未深入纠缠,而仅仅只是停留在她的唇瓣上,辗转碾磨,甚至是细碎的轻咬啃噬。

    直到,他突然听到她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疼?”

    耳畔处,萧玦低喃慵懒的声线太过诱人。

    闻言,夏暖心不可抑制的轻轻一颤,抬眸相视,她却异常窘迫尴尬的摇头,小声的说道:“你刚刚咬我的时候,我感觉到身体里大姨妈突然汹涌澎湃了一下,我…我要去洗手间!”

    下一秒,她掀开被子下床,双手捂着屁股,疾步冲进洗手间。

    “……”

    身后,徒留一道囧囧有神的凝视目光。

    同一刻,坐在马桶上的夏暖心也觉得非常的尴尬,她在想,为什么自己被萧玦吻的时候,身体会出现好像被电流击过的感觉。麻麻的,酥酥的,明明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每一次接吻的感觉都像初吻一样。

    “萧玦……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想让你的嘴唇红艳一点,这样苍白的唇色,我会心疼。”

    门外,是萧玦的解释。

    夏暖心闻言微怔,顺势探起脑袋朝着镜子里看了一眼,确实,自己的脸色非常的苍白,但是,双唇却红润。这一瞬,她忽而意识到萧玦这句话的深层宠溺含义,有些害羞的垂下脑袋。

    “萧玦,你送我一支口红吧!”

    “你没有口红吗?”

    “自己买的和别人送的意思不同,你送是不送?”

    “送!”

    事实上,萧玦并没有领悟到夏暖心这句话一语双关的另一种暗示。

    夏暖心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听到他的回答后,她只是点点头应了一声。过了几秒,她突然记起一件事情,连忙说道:“我还要在洗手间里待上一阵,你快去叫厨房给我准备米线,我越来越饿了!”

    “你竟然在洗手间里说自己很饿,我也是醉了!”

    倏尔,萧玦径自失笑。

    夏暖心不以为然的眨眨眼睛,辩解道:“饿,是一种本能,我才不会顾及时间地点环境,你快去快去,我一会就能出来了!记住我要吃肉线米线,麻辣味,不要香菜!”

    “好!”

    萧玦俨然就是一副要对她宠溺到底的表现。

    尔后,他离开主卧室,径自下楼走向客厅,正打算叫佣人过来时,忽而听到厨房里传出动静。下一瞬,他同时闻到一阵香味飘出,不禁令他停下动作,举步走上前。

    “阮颜?”

    厨房里,穿着一身白色睡裙的长发女人赫然就是阮颜。

    阮颜闻言回过身,苍白的小脸上浮现出几丝明显的笑意,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轻启双唇,“玦,我以为你已经休息了,是不是吵醒你了?我这会睡不着,觉得有一点饿,就下来煮一点吃的!”

    “怎么睡不着?”

    萧玦不经意的敛眸,脚步并没有上前。

    彼此之间,距离十几步。

    此刻,站在灯光下的阮颜收敛着一种自带锋芒的美艳,却意外的散发一种柔柔弱弱的温婉恬静。抬眸间,她凝视着萧玦,目光犹如星辰一般耀眼璀璨,声音更甚温柔。

    “我闭上眼睛就会做噩梦,不敢睡,也不想睡了!”

    “你需要安眠药吗?”

    很明显,萧玦对阮颜的关心程度被刻意的控制在一种冷淡的距离中。

    阮颜是否觉察这一切无从得知,只见她长长的眼睫微掩,总是将自己的神色藏下温柔的笑容下,无法辨别。在面对萧玦时,她虽然不加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慕之意,却从不见咄咄逼人之势。

    “玦,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她的脸色非常苍白。

    俨然,这是一句谎话。

    萧玦微眯起幽暗的邪眸,薄唇轻抿,似在抑制一种身体里本能的趋势,呼吸,微微紊乱。他深深的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长时间面对阮颜,因为他的心冷维持时间越来越短了。

    “小颜……”

    “玦,我真的没事,我住在这里觉得很安全,因为你在这里。我知道,如果我遇到什么危险,你一定会第一时间保护我。其实这些年我也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但是,有的时候,我还是希望有你在我的身边。”

    这一瞬,阮颜微微漾着泪光的双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萧玦。

    她的脚步,正在靠近。

    萧玦伫立在原地,不退,不进,异常的被动。

    如果时间停留在这一瞬间,那么在这个温暖的空间里,世界里就只剩下萧玦与阮颜两个人。四周都很冷,只有对方身上是温暖的,所以会本能的靠近,本能的依偎。

    但是,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萧玦,我的肉丝米线是不是煮好了?我都已经闻到香味了,快一点端上来!”

    偏偏在这里,二楼主卧室的方向传来夏暖心高喊的声音。

    萧玦瞬间清醒,一双邪眸如同散去浓浓的阴霾,下一秒,他面对阮颜时便是一贯的冷漠,说道:“你早一点休息,如果觉得不舒服就叫佣人去请医生,我先去打个电话!”

    话落,他径自转身走回客厅,拨通内信电话。

    阮颜端着碗步出厨房,眸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萧玦,说道:“陪我坐一会吧,你应该有时间!”

    “嗯!”

    很随意,很冷淡的一个字。

    萧玦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意的看着新闻。

    这时,阮颜就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沉默着一口一口吃着自己煮的面。只是她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微俯身的姿势,意外的造成了身上睡衣领口敞开的效果,一片春色无法遮掩。

    萧玦的视线无意中瞥了一眼,瞬间僵硬,刻意的回避。

    客厅里,气氛略显尴尬。

    “萧玦,你怎么还没有上来?是不是你偷偷把我的肉丝米线给吃了?我现在闻着香味就觉得好饿好饿,饿得我都精神失常了!你这个大坏蛋,明明答应了不会让我饿肚子,现在是怎么回事嘛!”

    这一刻,夏暖心出现的太过突然。

    如同时间静止。

    3点一线,第1点,夏暖心站在卧室门口,诧异的看着客厅沙发上看起来坐的很近的萧玦与阮颜,重点是,阮颜疑似在吃肉丝米线。第2点,萧玦抬眸望向夏暖心的方向,邪眸深深,似乎藏着很多想说的话。第3点,阮颜放下手中的筷子,视线中看着萧玦望着夏暖心的身影,神色微滞。

    三个人的视线,互相张望。

    “萧玦……”

    倏地,夏暖心怔怔的开口打破僵局。

    萧玦邪眸微扬,解释道:“你的肉丝米线再等一会,厨师在准备,一会送过来!”

    同时,阮颜沉默不语的视线在萧玦与夏暖心身上回来,最后敛下,牵连着声音都变得微弱,“玦,我在这里住是不是打扰你们了?x没有告诉我,你和她已经住在一间卧室了。”

    虽然是一句陈述,但仔细听,却是询问句。

    然,萧玦却并没有回答解释她的问题,视线依然凝望着夏暖心的小脸。

    直到,他看到她神色渐渐沉重的隐忍,蹙眉。

    “小暖心?”

    “……”

    这一瞬,夏暖心毫无血色的小脸渐渐呈现出了一种扭曲的神色,下一秒,她毫无预警的转身冲回房间。或许她自己并没有注意到,随手关门这个举动,力度过于重。

    “啪”的一声,房门被狠狠的关上。

    此时,阮颜明显受到惊吓的身子一缩,有些怯生生的问,“玦,是不是因为我让她生气了?”

    “小暖心不是这种小气的人,你继续吃东西,我先回房!”

    萧玦倏尔起身,径自离开客厅。

    片刻,他回到主卧室时,意外的一眼没有在床上找到夏暖心的身影。但是,仅仅是在半秒之后,他听到了从洗手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微蹙着眉走上前,询问道:“你刚刚又汹涌澎湃了?”

    “……”

    隔着一扇玻璃门,夏暖心只是重重的呼吸着,并没有说话。

    倏地,萧玦察觉到有几分不妥的情况,脚步走到门外,敲敲门,问道:“小暖心,你是在生气,在向我发脾气吗?仅仅是因为你看到我和阮颜一起坐在沙发上?可我觉得,你不应该是这么小气不讲理的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你直接和我说,不要生闷气,更加不要不说话。”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辋</p>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