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盛婚最新章节 > 豪门第一盛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2章 萧玦,喜欢谁?
    第232章萧玦,喜欢谁?

    阮颜缓缓的垂下双眸,轻轻哽咽着声音点点头,尔后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说道:“玦,我今天无意中找到了这个礼物盒,里面有一张卡片,写着是他送给我和你的礼物。我没有想过,他会希望我们在一起,他甚至……”

    一时间,阮颜泣不成声。

    萧玦邪眸微滞,站起身,不禁伸手接过礼物盒,在打开盒子的同时,站在他身旁的夏暖心偷偷瞥了一眼。

    礼物盒里,是一对戒指。

    萧玦拿起盒子里的卡片,看一眼,几乎同一瞬间眸光狠狠的惊震,十分诧异,“是他的笔迹……”

    “玦,这份礼物应该是他过世之前准备的,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他把礼物盒藏在送我的一个玩具熊的抱中。我今天在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我才知道,他原来送了很多很多的礼物给我,唯有这一件,是与你有关!”

    倏然,阮颜微微侧过身,掩饰自己满是泪痕的面容。

    萧玦凝望着阮颜的方向,大手下意识的收紧,他在迟疑自己应不应该去安慰她。但是,他忘了自己的手掌正搂着夏暖心的肩膀,在力度收紧的那一瞬,夏暖心的明显感觉到了他的隐忍。

    倏地,夏暖心抬起头,推了推他的胳膊,小声的说道:“你去陪一陪阮小姐,我在这里坐会等你!”

    萧玦眸光微沉,目光似是审视的掠过夏暖心看不出任何异样的面容,他点点头,径自举步走上前。

    阮颜站在窗前的位置,萧玦缓步走到她的身后,两人站立的距离靠的非常近,仿佛只需要轻度的一个俯身,萧玦就可以将阮颜拥抱入自己的怀中。

    夏暖心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胸口突然蔓延出一种窒息的感觉。

    “呼……”

    倏地,她不禁捂着胸口的位置,缓缓的进行着深呼吸。

    可是,心情陷入郁闷之中一发不可收拾。

    夏暖心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开心的原因是因为阮颜的突然出现,不过,她也庆幸阮颜的出现。在她确认萧玦是不是喜欢自己之前,她必须先确认萧玦与阮颜之间的关系,之前她听小狼提起过两人的过往,在当时她没有喜欢萧玦的情况之下,她会很单纯的觉得萧玦和阮颜7年的感情应该值得彼此付出一辈子。

    阮颜对萧玦的喜欢,不同于她对韩亦宸的暗恋,那是真正的喜欢,一分不假。

    正是因为如此,夏暖心没有办法讨厌阮颜,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她没有错,阮颜也没有错。

    那么区别就是,萧玦喜欢谁?

    夏暖心在阮颜出现之前,几乎能肯定萧玦是喜欢自己,因为一个人的真实反应和内心感情都不能说谎。她看得出来,萧玦对自己很好很好,所以她希望自己的感觉没有错。但是在阮颜出现之后,她却第一次非常敏锐的觉察到萧玦眼瞳中一点点细微的异样,那是他在抑制自己对阮颜的感情。

    这种感情,是内疚,是亏欠,是感动,还是爱?

    夏暖心没有办法捉摸萧玦的内心,在一片迷惘无知之中,她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自我怀疑的折磨。

    那么问题就是,萧玦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喜欢阮颜?

    另一边,萧玦只是安安静静的<fontstyle="float:left;li:0;font-size:0;overflot;看书)网电子书站在阮颜的身后,凝视着她因为陷入痛苦回忆中的泪水。

    可是,他没有办法打破自己维持了7年的冷漠拒绝。

    阮颜没有抬头,所以看不到他的神色有多么的挣扎纠结,而哭得肩膀微微颤抖的她,根本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玦,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拒绝他,如果不是我突然提出分手,他就不会独自去执行任务,他就不会死……”

    “他的死……与你无关!”

    “不,是我的错,是我错了……他离世这么多年,尽管我一直会想他,却从来没有哪一次能梦到他出现。我想,他一定还是恨我,不想原谅我……这一次,可能也是他故意让我看到这个礼物盒,他希望我更加的内疚和痛苦,他是在警告我,他恨我!”“他很爱你,怎么会舍得恨你!”

    倏地,萧玦冷不防的深吸一口气,掩下眸底深处涌动的痛苦。

    阮颜听着他的话,却固执的轻轻摇头,“不,不是的,玦,他肯定很恨我,是我害死了他,是我……整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害得他丧命,是我害得你失去了一个好朋友,都是我的错!”

    7年前,一场任务发生意外,令他失去了两个好朋友。

    一个离世,一个背叛。

    萧玦一直寻找着事件的真相,却苦苦无果。

    因为这件事情,导致了他与阮颜不得不行同陌路,导致了他与韩亦宸之间争锋相对的斗争。

    这一个谜底,似乎没有人知道。

    半晌。萧玦冷冷的阖上眼眸,声音微微低沉:“小颜,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

    “玦,你好久没有这样叫过我的名字了!”

    这一刻,阮颜眸光微颤的抬起头,隔着泪水的迷雾,她凝视着他不再冷漠的目光,不禁微笑,不禁拥抱他。

    萧玦轻垂着邪眸,一片影响模糊了他瞳孔深处的颜色。

    这一次,他没有推开阮颜,甚至,主动回应了她的拥抱。

    落地窗前,阳光一丝一缕的落下,倒映着两人重叠在一起的身影。

    在长长的倒影尽头,坐着面无表情的夏暖心。

    尽管,她脸上没有一丝异样表情露出破绽,但是她的内心,却翻涌着两种极端的情绪。

    软弱的她,在看到萧玦与阮颜在她的面前拥抱时,痛苦与难过在胸口淤成心结,轻轻碰触,就是觉得很疼很疼。恶魔的她,在看到萧玦与阮颜目无旁人的拥抱时,她倏尔凌厉的眯起双眸,死死的盯着阮颜放在萧玦腰间的十根秀气手指。她甚至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要将阮颜的手指一根根掰断。

    遇到问题,逃避,或是正面突围。

    夏暖心的内心深深的挣扎纠结着,正当她纠结不出一个结果的时候,萧玦与阮颜之间的拥抱结束了。

    然,夏暖心疑惑的缓缓抬眸,却意外的撞上萧玦凝望过来的目光,对视一瞬,她当即没有底气的避开。

    下一秒,她又非常懊恼的后悔这个举动。自己为什么要躲?明明做贼心虚的人不是自己,她应该理直气壮的瞪着两人,无言的瞪出一种属于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更让她觉得后悔的是,她没有看到萧玦的表情。

    萧玦在看到她看到了他和阮颜的拥抱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他会不会想要解释?

    夏暖心一边想着,一边又摇头否认自己的想法。

    萧玦和阮颜拥抱,不需要和她解释,因为她还是一个没有名份可以质问可以吃醋的人!

    落地窗前,萧玦轻垂着眼眸,径自拥抱着泣不成声的阮颜,大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无可否认,他的内心因为这一次突然事件而受到波动,甚至,几乎失去理智。

    如果不是那一瞬,他感觉到了夏暖心的目光。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客厅中的气氛,异常的沉重。

    夏暖心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却感觉到四周的空气越来越重,压得她没有办法不紧绷起背脊来应对。第一个逃跑的念头涌上心头,她想离开这里,可是这一双腿却不听使唤的要逗留在这里。

    抑制,濒临极限。

    直到此时,阮颜仿佛从失控的哭泣中渐渐的恢复了冷静,抬眸,随手抹去脸颊上的泪水,她笑得有些不知所措,“玦,抱歉,我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你的衣服弄脏了,快去换一件吧!”

    萧玦抬起邪眸,轻抿着不知喜怒的薄唇,轻轻摇头,“衣服不重要,你好一点了吗?”

    “嗯,我没事,没事了!”

    “小颜,你要记住,他的死绝对与你无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任何会责怪你,而你也不需要把自己困在牢笼之中。至于他留下的这一个礼物,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意义,你收好就行!”

    一个礼物盒,从萧玦的手中放到阮颜的手中。

    彼此的手指在交错中碰触,但是,没有一分的犹豫逗留便离开。

    阮颜楞楞的看着掌心的礼物盒,失神片刻,却再也没有抬头的勇气,声音残留着哭过后的沙哑与轻颤,“我会把这个礼物收好,因为它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玦,今天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话,我没事先回去了!”

    此刻,萧玦不动声色的抹去了声线与目光中的一切异样。

    “嗯,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不是你,很多事情都没有意义!”

    最后,阮颜留下这一句自嘲的轻笑声,径自转身,脚步沉重的离开了别墅。

    萧玦依然站在窗前,久久没有收回。

    同一刻,夏暖心终于觉得空气中的压抑减轻了部分,微微喘息的调整,抬眸,直视着萧玦伫立的身影,忽而开口说道:“你要是想追就去追吧,何必掩饰自己的真实感受!”

    这一句话,她说的非常平静。

    听不出愤怒,听不出讽刺,听不出难受。

    闻言,萧玦缓缓的回过身,眯起邪眸凝视着夏暖心面无表情的小脸,忽而蹙眉。

    “小暖心,你在生气吗?”

    “你觉得我在生气吗?”

    却不想,夏暖心这一次聪明的不答反问。

    萧玦幽幽的阖起邪眸,煞是无奈的叹息一声,举步走到她的面前,说道:“陪我上去换衣服!”说话的同时,他下意识的伸出大手去牵她的小手。

    但是,夏暖心却硬生生的避开。

    “你又不是断手断脚,为什么要我陪你去换衣服?”

    本文由小说()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阅读。</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