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代价
    丹辰现在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到底还是太低估了天武境强者的力量。按照他原来的预想,自己捏好时间,在那楚天月攻击的瞬间发动虚无之境的力量,应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生天,免去了此地的诸多麻烦,然而那楚天月的洞虚之力实在是太强了,哪怕如今围困丹辰的只是他的一丝丝残留的洞虚之力,丹辰都无法丛中逃离。

    现在,外界那破碎丹的虚空已经被星武大世界的力量重新治愈,这也就意味着丹辰已经被困死在这漆黑的混沌之中了,即便他依仗掌御之力也能拥有一丝‘洞虚’之力,超脱这混沌并不难,可是他的身边毕竟还有楚天月的那一丝丝洞虚之力残留,只要丹辰一有所动静,那楚天月就必然会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消失’,这样一来,丹辰才是真正的危险。

    所以现在,与其说丹辰是被困在了混沌虚空之中,倒还不如说他是被困在了这一抹几乎已经被楚天月遗忘的残留力量之内。

    这就是天武境强者的强大,哪怕只是这么一丁点力量的残留,就足矣把丹辰克制的死死的。

    “现在,应该怎么办?”丹辰虽身处险境,可真灵却出奇的沉稳:“我记得那位葛姓老者似乎说过只留给楚天月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以后,楚天月应该会面临一场生死攸关的战局,那时候或许是我唯一逃出生天的机会。”

    丹辰屏息凝神,一直让真灵停留在九阙空间之中,默默等待着两个时辰后那属于他的机会。

    而就在丹辰选择默默等待的时候,外面与此事相关的另外一人,却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楚天月身处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之中,焦躁的来回走动,他明白那葛老鬼并非只是在威胁他,他是非常认真的在跟他谈条件!在他回来的这短短半个时辰不到,枯木八境中的烟缈阁中,就已经有不下四道天武境强者的气息碎裂虚空降临,而这四道气息中的每一道,都远比他楚天月更加强大!

    楚天月只是这枯木八境中的土皇帝,别说他自己了,枯木八境中其他七位掌境之尊能与他同仇敌忾,他们也根本不可能是烟缈阁的对手!而且面对烟缈阁这种长生域数一数二大势力的逼迫,枯木八境其他七位掌境之尊又怎么可能会为他楚天月出头?

    短短半个时辰不到,楚天月就通过体内的长生黒木把自己能想到的强者都找了一遍,可是那些实力与他一样都是天武境的人一听到对头是烟缈阁,根本不管楚天月开出多大的价码,都直接拒绝了楚天月的请求,即便是天武境强者,也不敢与烟缈阁这等强者如云的大势力明目张胆的作对。

    “只能请求尊者了!”楚天月把心一横,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这大殿正位之上的那一座神木残片所雕琢的龙椅,这么大一块神木残片,即便是找遍整个长生域怕是都找不出几块,这可是真正的至宝!由于这残片过大,哪怕时隔近十亿年,这残片中甚至还残留着一些万灵神木的气息,楚天月每日端坐在此椅上修炼,每隔十万年,他的掌控万物之力都会得到一丝丝的加强。

    可别小看这一丝丝加强的机会,要知道对整个长生域的生灵而言,每个人一生也就只有一次感悟掌控万物之力的机会,那一次感悟成什么样子,这一辈子基本也就什么样了。

    然而这么大一块神木残片,却等于给了长生域众生灵第二次的机会!即便在这椅子上修炼,十万年,上百万年的感悟或许都不如在玄武境靠近万灵神木一天所得到的感悟多,可这却是唯一的机会!

    曾经就有这样一位尊级强者,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取楚天月手中的这一个神木龙椅,可是楚天月一直待价而沽,并没有在当时就答应那位尊者。

    而现在,似乎终于到了这种时候了!

    再贵重的宝物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楚天月轻轻捏碎了当年那位尊级强者留给他的一截长生黒木。

    紧接着虚空动荡,没多久,一位全身笼罩在黑暗之中的巨大人影就显现在楚天月的面前。

    对尊级强者而言,哪怕相隔亿万里,真灵投影都可以在转瞬之间降临到他们想要到达的任何地方。

    “尊者。”楚天月的态度无比恭敬,深深对那黑色的真灵投影躬身施礼。

    “楚天月?”这尊级强者降临在此的哪怕只是一个真灵投影,可气势却也远远盖过楚天月这么一个天武境强者,犹如天道降临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本尊说过,留给你这一截长生黒木,只是为了等你想通之后与本尊的联络之物,至于你跟烟缈阁的矛盾,本尊无意插手。”

    “尊者已经知道了?”楚天月大骇。

    “哼!本尊就是这烟缈阁的一尊客卿,岂能不知?”那尊者的真灵投影冷笑道:“楚天月,你胆子真的好大!你知不知道那葛老鬼是什么人?他在我的面前虽然卑微的犹如一只蚂蚁,可他却是如今烟缈阁阁主身边的老仆!当年阁主还未强大之时,那葛老鬼就一直忠心耿耿的跟随在阁主身后亲力亲为的维护阁主,他几乎是阁主身边最亲近的人!此人实力虽不强,但在烟缈阁中却是一呼百应的人物!你既然惹到了他,那唯一的出路那就想尽一切办法去讨好他,否则便只能等死。”

    说完,这尊者的真灵法相投影就欲散去。

    楚天月被这尊者的一席话给吓得魂不附体,他一直只当葛老鬼只是烟缈阁中的普通一人,谁曾想到此人的背景竟会如此之大?若早知道这一点,就算那柳辰身上有天大的秘密,他也不敢与这葛老鬼相争啊!

    现如今这尊者是楚天月能抓住的唯一一颗救命稻草,他又怎么会让对方就此离去,慌忙大叫道:“尊者且慢!只要你能救在下一命,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哦?”那作势要离开的尊者真灵投影淡淡瞥了一眼那大厅正中央的神木龙椅,沉声道:“当真任何条件都行?”

    楚天月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哪里会想不明白对方的心思?当即指着大殿中的那尊神木龙椅道:“自今日起,这神木龙椅就是尊者的东西了,我马上将自己往生黒木祭炼到上面的力量移除!”

    这神木龙椅可以说是楚天月最贵重的宝物,他早早就强忍着剧痛生生撕裂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并且将这部分灵魂本源以及他体内的一部分长生黒木祭炼到神木龙椅的上面,可以说,这神木龙椅其实就是楚天月的一半性命,只要他真灵泯灭,那么这神木龙椅也就将彻底毁灭。同时,楚天月更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引爆自己撕裂的那一部分真灵,让这神木龙椅成为废品,这也是为什么如此至宝能被他一直控制在手里,别人始终抢不走的原因之一。

    ”容本尊好好想想。“那尊者的真灵投影淡淡看着楚天月,久久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既不消散,却也不给楚天月一个明确的答复。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间半个时辰的时间又悄悄溜走,楚天月终于等不及了,心底暗骂的一句,随后咬牙祭炼自己的真灵,让那神木龙椅之上的真灵缓缓从神木龙椅上飘出。

    楚天月脸色煞白,他带真灵本就被撕裂过,要强行控制另外一部分已经被他撕裂的真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对他的真灵本源消耗极大。

    “尊……者!你现在……可以……把你的力量渗透到这龙椅之中了!”楚天月脸白如纸,身体晃晃悠悠的几乎要摔到在地。

    这一下,那静静思考了半个多时辰的尊级强者的反应却是十分的迅速,之间他那真灵投影中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射出了一道黑色的真灵本源,眨眼间就与楚天月的真灵交融在一起。而后,在那尊级强者强大真灵的镇压下,这交融在一起的两部分真灵有重新回到了神木龙椅之内。

    直到这一刻,楚天月的脸色也稍稍好转了一些。

    “尊者,现在我已经无法用真灵直接摧毁这神木龙椅了,任何人要毁灭他,都需要经过我们两人的同意才行。”楚天月深吸了一口气,极力平复着自己紫府中那虚弱的真灵:“不知尊者以为这样,可否表明我的诚意?”

    “恩,也好,本尊这就去葛老鬼那里为你说一番情。”这尊级强者的真灵投影说完,就开始缓缓消散,如今他与楚天月沟通,凭那神木龙椅交汇的真灵即可,他的真灵投影是没有必要停留在此的。

    “多谢尊者。”楚天月对着那尊级强者真灵投影消失的方向再施一礼,似自言自语般,半威胁道:“尊者您应该明白,在下的真灵现在并未完全脱离神木龙椅,若我活不成,这龙椅依然是要被毁灭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