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相
    “沈姑娘,你在做什么!”

    燕怜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沈瑶儿会突然对丹辰出手,不过她依然马上做出了反应,身后幻化出一只巨大的火蝶直逼沈瑶儿背后,一旦沈瑶儿对丹辰不利,那么这火蝶也会在瞬间要了沈瑶儿的命。

    “你问他自己!”沈瑶儿手心的细剑微微一颤,剑尖几乎已经能刺破丹辰的后颈。

    燕怜秋盯着沈瑶儿,低声道:“沈姑娘,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来谈。”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对我出手。”直觉告诉丹辰,自己现在已经被沈瑶儿的剑刃锁定,一旦自己有什么动作,那么下一个瞬间沈瑶儿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利剑刺入自己的后颈。

    虽说身在药王殿之中,丹辰对牛面阵灵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在沈瑶儿发力之前就利用七阶玄阵将其制住,不过不到最后关头,丹辰并不想在沈瑶儿面前彻底暴漏药王殿的强大,而且也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僵。他跟沈瑶儿之间,无论谁先动手,后果都是二人之间会产生嫌隙,所以丹辰觉得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为好,就像燕怜秋说的那样,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谈。

    “哼,别装了!”沈瑶儿声音冰冷:“虽然你们隐藏的很好,但你别忘了,我可是非常擅长探查别人的气息!那个人……”

    说着,沈瑶儿就瞥了一眼从始至终都一副死鱼脸,哪怕丹辰面临危险也未曾改变过脸色的李东莱:“……他虽然隐藏的很巧妙,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却依然有着一股‘长生域’的味道,我不会认错!”

    “东莱?”燕怜秋愕然道:“沈姑娘你肯定是搞错了,我跟东莱从小就认识,而且对他的身世也非常了解,他不可能是长生域的人!”

    “主人。”噬骸鼠好像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向丹辰。

    对药王殿,噬骸鼠知道的比燕怜秋还多,所以它从一开始就没有担心过丹辰的安全。

    “我明白了。”丹辰经过噬骸鼠这么一提醒,也想到了什么,淡淡道:“沈姑娘,这件事我丹辰保证可以对你做出解释,不如我们都放下剑,坐下来慢慢谈如何?怜秋,你也把那火蝶收起来吧。”

    燕怜秋的一双美目来回在丹辰、沈瑶儿,以及噬骸鼠身上来回转悠,见那噬骸鼠不断给自己打眼色,这才决定将武技收回,同时后退了半步。

    沈瑶儿银牙紧咬,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时间过了足足十多个呼吸,她才终于咬牙道:“好!我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锵!

    说话间,沈瑶儿手里的细剑就变做一道流光重回剑鞘到剑鞘之内。

    丹辰转过头,看着沈瑶儿淡淡一笑,指着药王殿前院中的那张石桌道:“沈姑娘,还有怜秋,我们坐过去说吧。”

    丹辰心中也在暗自庆幸,还好这沈瑶儿最后选择的收手,否则的话,就算接下来他成功将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二人之间也必然不会像此前那般彼此信任。

    “哼!”

    沈瑶儿冷哼一声,警惕的看了看犹如死人般的李东莱,一马当先走到一个石凳上坐下。

    “东莱,你先下去、”丹辰说着,就猛地对唐煦等三人轻轻一招手,紧接着那唐煦三人的脸上就露出来极端痛苦的表情,随后就在丹辰剑势力量的压迫下凌空而起,接着噗通一声摔倒在丹辰他们面前。

    这三个人本身就是整个无量大陆的敌人,而且刚才还幸灾乐祸的唯恐天下不乱,期盼丹辰与沈瑶儿内斗起来,要不是丹辰及时出手用剑势封住了他们,他们还不知会说出什么让沈瑶儿判断失误的话来,对这些人,丹辰犯不着给什么好脸色,当下心神一动,暗中控制剑势深入这两人体内,将他们的经脉震碎了大半,疼的三人死去活来,接连晕倒在地才干休。

    “现在,你该跟我解释一下了吧?”沈瑶儿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不过依然等到唐煦他们三人先后晕倒才开口。

    “沈姑娘,你说你的感应十分敏锐,那你可曾从我的身上察觉到长生域修士的气息?”丹辰转过头,淡淡看着沈瑶儿。

    沈瑶儿微微一愣,这么仔细一想,她确实没从丹辰身上感觉过类似的气息。这一点做不得假,毕竟沈瑶儿在悬空山曾亲眼见过丹辰被比如绝境的情况,在那种情况下,丹辰是断然没有什么心力去隐藏什么的。在那个时候丹辰身上没有长生域修士的气息外泄,那他就肯定不会是长生域的人。

    “没有。”沈瑶儿面不改色,冷声道:“但是刚才那个人的身上却有!而且你身上没有长生域修士的气息,也不能表示你没有跟长生域修士通敌!”

    “那么沈姑娘觉得丹辰是一个蠢人吗?”丹辰没有正面回答沈瑶儿的问题。

    这一回沈瑶儿回答的很快:“不是。”

    丹辰笑道:“既然沈姑娘觉得丹辰不是蠢人,那为何又认为我会做出与长生域修士联合这种蠢事?要知道,长生域修士可是整个无量大陆的死敌,且永远没有和解的可能。”

    “这……”沈瑶儿涨红了脸,怒道:“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不解释清楚为什么你的洞天秘宝内会有一个长生域修士,今天的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哎!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说明吧……”

    这个时候,虚空之上突然间传来一声长叹,紧接着,古蛈那圆滚滚毛茸茸的真灵投影就出现在了药王殿前院的上空,只见它瞪着丹辰道:“小子,你明知道这女人刚才没对你动手,那么接下来无论你编造什么样的理由,她都都会强迫自己信任你,为何一定要拖到现在,逼我亲自出来?”

    “因为我不喜欢对朋友撒谎。”丹辰抬头看着古蛈的真灵投影道:“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古族与长生域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为什么你传授给东莱的功法中会有长生域修士的气息?还有,你们口中的贵尊者,究竟是什么人!”

    有些问题丹辰憋了很久,他不是不想问,而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比如,为什么当初古蛈会容许牛面阵灵带着重伤的自己去寻找黑玄王?它的信心从何而来?换言之,它凭什么觉得黑玄王会有出手救自己的可能?

    若这件事在当时全无希望,以古蛈的性格,肯定会以保护药王殿不暴漏为重,才不会消耗药王殿中仅存的一些珍宝去做得不偿失的事情。

    所以从那个时候起,丹辰就隐隐觉得古族与长生域之间获取有些联系,但却一直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去证明。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无法一下子全都回答你。”古蛈轻叹了一口气,让丹辰意外的事,说完这句话后,古蛈竟又没了声音!丹辰刚才问了这么多话,它竟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丹辰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道:“那就一个个回答!先告诉我你让东莱修炼的这种六亲不认的功法究竟是什么!鬼尊又跟长生域有什么关系!”

    “那个……你们说的鬼尊者,是不是古族中的那一位?”出乎丹辰的意料,这个时候说话的,竟然是声音明显柔和了不少的沈瑶儿!

    紧接着,他便又听那沈瑶儿惊呼道:“古族……我知道了!你……你是……”

    “老夫名为古蛈。”古蛈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叹道:“看来,现在不需要我多解释什么,误会已经解开了。丹辰,你有什么疑问,就让这小丫头对你解释吧。”

    古蛈伸出一只短小的手臂轻轻一点沈瑶儿所在的位置,接着转身就要离开。

    这一下就变成沈瑶儿尴尬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角色居然会变幻的这么快!一刻以前她还十分不满的要丹辰对自己解释,可现在古蛈短短的一席话,竟然就已经让她开始主动找理由来为丹辰开脱了。

    “不必了!有些事必须你亲自说清楚!”丹辰冷冷看着虚空之上的古蛈,沉声道:“我想知道的那些事,她知道的不见得比你亲自来说清楚。”

    丹辰可不会被古蛈这短短的一句话给忽悠过去,见那古蛈不为所动,丹辰决定再加一把火。

    “丹辰,你也知道我**受损,真灵在外面多呆一刻就……”

    “叛徒!”

    丹辰一字一顿吐出两个字,顿时就让虚空中停留解释的古蛈愣在了当场,接着丹辰又道:“我在使用大荒武技的时候,这个人……”

    丹辰指了指脚下昏迷不醒的唐煦,接着道:“他当时对我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似乎对我的存在有着很深的怨念。我想,这唐煦只是我随便碰到的一个长生域中人而已,他表现的这样,那会不会每一个长生域修士都这样?看到我,或者说大荒古气的力量之中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古蛈前辈,我最后再问你一遍,鬼尊者究竟是谁?古族又是什么?以及……大荒古字……是不是也跟长生域有关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