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后手
    柳冉源虽然拒绝立誓,但其他人都找不出反驳他的理由,毕竟被逼立誓确实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

    “看来,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丹辰转向青袍老人,轻声说了一句。

    “哼!”青袍老人冷笑道:“一点也不麻烦,反正这邪风谷中的人都是要死的,这柳家的人是死在我手里还是死在其他人手里都无所谓。”

    青袍老人的话,让以柳冉源为首的众多柳家人脸色为之一变,他们能听出青袍老人这话并不是在开玩笑。

    与此同时,邪风谷中的所有修士也都渐渐聚拢在一起,毕竟青袍老人说的不只是要灭柳家,而是要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这些土著我们待会可以杀个痛快,现在最重要的是取得邪风谷的宝物。”青袍老人转向丹辰,道:“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共同立下天道誓言了?”

    这个世界上,唯有誓言才能让人安心。青袍老人也不傻,动手杀人之前他必须要从丹辰这里得到保证。

    丹辰心中思绪万千,宋业要他争取半个时辰的时间,可现在时间才只过了三分之一,青袍老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他立誓。

    丹辰自然不可能立誓,他也从没有答应过青袍老人要立誓。

    按照丹辰的想法,先让青袍老人杀死柳家人,然后自己表明立场,与谷中的其他几大势力一齐抵抗青袍老人才是最好的结果。有百里家、正阳学院,乃至昊月宗的人在,丹辰倒也不担心其他人不信任自己。

    只不过现在,青袍老人的精明表现却让丹辰的想法很难实现。

    如果丹辰有多一些时间去安排,他或许可以将这件事做的滴水不漏,不过现实却不肯给他这么多的时间。

    “我该怎么办?”丹辰心中闪过无数想法,都被他一一否决。

    其实,丹辰现在对青袍老人保证在对方诛杀柳家人后再共同立誓,青袍老人有九成可能会答应。不过丹辰却不会这么做。

    在他看来,做出保证与立誓之间没有多少差别,武者修行一世,当一诺千金,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一口唾沫一颗钉。哪怕仅仅只是为了稳住青袍老人,丹辰也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

    他直到现在都没给青袍做出任何一句承诺,也是这个原因。

    “若我现在保证立誓,不止可以让青袍人杀死柳家人,甚至可以让他留住百里家与正阳学院这些人的命,不过这样一来,宋大哥就没有了足够的时间,必死无疑。可不这样做的话,青袍人马上就会对我起疑心……”

    青袍老人见丹辰沉吟许久不说话,不由皱眉道:“小子,你想好了没有?”

    “想好了。”丹辰猛地抬头,脸上那张银色面具上反射出猩红的血光:“三百个呼吸的时间还没到,我现在的决定是……这邪风谷禁地中的东西,我不准备让给你。”

    “什么?”青袍老人脸色一寒,怒视着丹辰道:“这就是你的决定?”

    “是的,我要阻止你。”丹辰淡淡说道。

    “哼,好!很好!”青袍老人咬牙道:“我现在就去破阵,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阻挡我!”

    青袍老人说完,便要转身回到身后的血浪中,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破除禁制。

    刷!

    一枚散发着浩然古气的流光古字骤然间从丹辰左手掌心浮现,挡住了青袍老人的去路:“想走,除非杀了我!”

    青袍老人惊疑不定的看着挡住了自己去路的流光古字,一时竟不敢举步向前。

    这一回,丹辰赌对了。

    青袍老人虽然识得荒石,也识得大荒古字,但他却不知道荒芜古气与浩然古气之间的差别,更不清楚自己面前这枚‘震’字其实已经失去了将他‘化荒’的力量。

    “小子,你非要跟老夫鱼死网破不成?”青袍老人心中顾忌大荒古字与丹辰的身份,不敢着急出手,转过身来怒视着丹辰。

    ……

    与此同时,邪风谷核心山谷中还活着的数百个强者,却都怪异的看着天上正发生的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

    “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两个人不是一伙的吗?他们现在怎么对上了?”

    “那个骑着飞行妖兽的面具人看样子来头不小,明明只有高武初期的实力,却敢在实力及其高强的青袍人面前讨价还价,而且,那青袍人似乎在惧怕着面具人。”

    “他们大概是因为分赃不均而产生了矛盾吧?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

    ……

    一时间,数百个武道修士都在私下讨论,想要看看情况接下来怎么发展。

    不过此刻,却并不是所有人都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丹辰与青袍老人身上,比如虚空中凌空而立的几个强者,现在已经聚集在一起,在悄悄讨论着如何应对血阵的问题。

    至于柳家人,则依然被许多人孤立在外。

    咔!

    这时,正在虚空中参与讨论如何攻破血阵的周通身上突然间传来一声脆响。

    “是飞信符。”周通从自己怀中掏出一枚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洁白色玉符,目光扫向下方,恰好看到正阳学院的蒋怡正站在地上远远对自己招手:“诸位,下面的人现在捏碎飞信符找我或许有急事,我要下去看看。”周通对身旁的几个白胡子老头轻轻拱手。

    “老夫的飞信符也破了,我随你一起下去。”

    “我的也破了。”

    百里家的高武九品长老百里痴与昊月宗丁匪几乎在同时扬了扬手中的飞信符。

    “下面的人不会不分轻重在这个时候影响我们研究血阵,他们一同找你,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们去吧。”众人之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对周通等人点头道:“切忌,到下面一旦发现了什么对破阵有利的事情,马上回来通知我们。”

    “司马老先生放心,我等现在就去了。”

    周通、百里痴、丁匪三人齐齐点头,而后一同向下飞去,他们也都发现,各自捏碎了飞信符通知他们的人,此刻竟然都聚集在同一个地方。

    嗖嗖嗖!

    虚空中三道身影快速划过虚空,只一个呼吸的时间,周通等人就已经来到了地面上。

    “蒋怡,发生了什么?”

    “百里俊,你是怎么进入邪风谷核心的?这时候捏碎飞信符要做什么?”

    “韩长老,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周通等三人分别对自己认识的人发问。

    “这件事我来说吧。”百里俊朝四周看了一下,对三人传音道:“诸位,相信上空的那个面具人的话,柳家人确实是跟青袍人一伙的。”

    “这件事不需要你说,我们自有判断。”百里痴瞪了百里俊一眼,冷声道:“百里俊!你究竟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么急慌慌的把我们召集下来,就为了跟我们说这些?柳家人之前连番阻挠我们破阵,我们当然早有猜疑,何须你来提醒?”

    “韩长老,你捏碎飞信符把我叫下来,不会也想说这个吧?”丁匪皱眉盯着昊月宗的韩姓长老,脸上露出不满之色。

    那韩姓长老武道境界与百里俊相差不大,无法像丁匪、周通那样可以用真气护住话音不外传,索性也学着百里俊一样真气传音道:“副宗主,我确实是被百里家的这个人叫来的没错,不过他交给我一个东西,我想你有必要看一下。”

    韩姓长老说着,就伸出手掌,露出了自己掌心的一块令牌。

    “我的副宗主令?”丁匪双眼瞳孔瞬间缩成针眼大小,惊道:“这东西我不是交给……百里俊,你哪里来的这个东西!”

    丁匪说到最后,已经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好在百里痴眼疾手快用真气护住了丁匪,不让他的声音传扬出去。

    同样,周通在看到昊月宗韩姓长老拿出那块令牌时,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是亲眼见到丁匪是如何将这块令牌拿出来交给丹辰的。

    “诸位前辈,事关上面那位面具人的性命,还请慎言。”百里俊小心传音道:“其实,我是与他一起从地底冲出来的,只不过在冲出地底之前,他动用他的某个特殊力量让我从那里出来。”

    丁匪眼神瞥了瞥不远处的小水潭示意,继续传音道:“诸位请相信我,这个人绝不可能跟青袍人一伙,他只是想借助青袍人的力量把柳家这颗钉子给拔了。不过现实留给他的时间太短了,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排一切。他在出来之前就让我从另一条路出来准备后手。”

    “你想让我们怎么做?”周通低声问道。

    “协助他!”百里俊沉声道:“他的手段不可能镇住青袍人太久,所以我想你们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想办法联合更多的人,只待最后一刻听他指挥,一齐对青袍人发难!至于柳家……”

    “柳家如今虽然里外不是人,不过若我们与青袍人斗的不相上下,他们倒也没可能再去帮青袍人。”周通道。

    “上面那一位的意思也是这样。柳家目前看来应该不会再去帮青袍人对付大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