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九章 住宿
    第九百五十九章 住宿

    一路上倒没有再发生什么危险,车子到了傍晚的时候,来到了锦湖镇。这里离傣家村还有约八个小时的车程,如果要继续行走,周宏宝保持以百公里的时速行驶的话,至少也得五个小时到六个小时才能到。

    晚上行车虽然路上车辆不多,但因为这里再过去百来公里后的道路就是山路了,弯道比较多。路段基本只能一辆车通过,每隔百米左右才有一个较宽的交会车地方。

    要是速度保持百公里时速,一旦前方突然出现车辆,就算周宏宝车技好,能及时减速刹车,但难保对方控制不了,直接撞了上来。这是很危险的事。

    周宏宝不敢冒这个险,所以,虽然因为路上跑得快,到锦湖镇的时间还比较,只是下午不到六点钟,他也决定在锦湖镇先过一夜再说。

    他们找到了一家比较像样的旅馆登记住了进去,随后便到餐厅去吃过饭。

    回到客房时,袁姗姗和袁莱媸洗过澡后,便换了很清凉的衣服过来敲周宏宝的房门。

    她们刚才给她父亲袁艺打了电话,把路上遇到有人狙击周宏宝的情况跟袁艺说明了。

    袁艺对此却不以为然,对她们说:“有能力的人遇到的麻烦都会比别人多。而且危险。但那在别人眼里看来不可思议的事,他们却能处理得风轻云淡。这就是能人与凡人的区别。周宏宝遇到突然的狙击,不但不慌,而且马上熟练地采取措施应对,说明他不仅具有对玉石的感应能力的奇特之处,而且,他本来也就是个不一般的人。现在看来,发现对玉石的特殊感应能力,恐怕对他来说,不过就是锦上添花而已。这样的男人,你们打着探照灯都难找,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袁艺的话对袁姗姗和袁莱媸震动很大。

    她们从小就很崇拜父亲,觉得父亲是个不简单的人。

    她们的父亲袁艺出生在一个农家家庭里,家里根本就不让他上学,要他去放牛。他却偷偷地在放牛时躲在学校的窗户下偷听。

    这一听,从小学一年级直听到了五年级的。后来被他们村小学校长发现了,就想办法弄了个名额,让他参加小升初的考试,结果竟然在全乡六十四所小学中考了第一名的成绩,引起了轰动,被县一中直接录取了。

    而且,一中根据他家的家庭情况,免除了他全部学杂费,还给予每个学期一百元的补助。但这还是不足以供他上初中。因为他家里根本就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来给他读书。

    袁艺到学校后,在学习之余立即四处找事做,以挣钱做为自己的费用补贴。他到饭店干过洗碗搞过卫生,去给人贴过小广告,帮人洗车,还帮附近的农民掏粪赚大米,然后再将大米拿到学校边上的小菜馆卖……

    到了高中后,袁艺遇到了袁姗姗和袁莱媸的母亲,他们当时是同学。而袁姗姗和袁莱媸的母亲的父亲是一名石雕工匠,当时专门给一些寺庙做雕刻,借以谋生。

    有一次袁艺和她们的母亲去寺庙里看望她们母亲的父亲时,袁艺看到她们母亲的父亲的雕刻是那样栩栩如生,一下便喜欢上了。后不便利用一切节假日去学石雕。

    她们的母亲的父亲看到袁艺对石雕那么喜欢,也很认真地教他。袁艺学了一年后,技艺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而且风格偏向精细。她们母亲的父亲看了大喜,便将他推荐给了一个搞玉雕朋友,让袁艺去学玉雕。

    袁艺后来和她们的母亲一起考上了大学,但袁艺始终没有停止过修习雕刻技能。后来,他在大学里才知道,原来石雕和玉雕也是一门艺术,更加潜心学习了。

    大学毕业后,袁艺和她们的母亲结婚了。因为她们的母亲从小受到了父亲的熏陶,对袁艺从事的事情全力支持,这使得袁艺在雕刻艺术上日益达臻,而且对玉石的研究也越来越专业。

    后来,随着社会的开放,经济的发展,人们对艺术开始重新认识,并看到了其中的经济价值。特别是在当地人历史以来就有对玉的钟爱的背景下,袁艺一下成了一名很专来的玉石专家,名气也越来越响,而她们家的收入自然也就越来越好。

    现在不仅在天真市的古玩艺术品一条街里,聚宝堂具有无可替代的声誉和权威,随着袁艺的几天玉石研究专著的出版脱销,袁艺也成了全国最权威的专家之一。

    袁姗姗和袁莱媸的母亲不仅支持袁艺的事业,更是带着崇拜跟随在袁艺身边,这很大地影响了袁姗姗和袁莱媸,令她们对父亲袁艺也带上了一层崇拜的色彩。

    所以,她们姐妹对她们父亲的话几乎是无所不从的。她们觉得父亲永远是对的。因此,她们父亲在电话里这样跟她们说了后,她们便立即决定不改变此前的计划,准备继续想办法争取获得周宏宝的好感,伺机把周宏宝勾搭上炕,怀上周宏宝的孩子。

    这在外人看来,也许是有些荒唐,但她们听了她们父亲袁艺的话后,在心里却成了一种神圣的追求。一种为事业献身的崇高感。

    观念改变一切。

    有人说如果几百年前,人命形成的观念是让人看到脚趾是可耻的,也许现在的人可以不穿子,也不能不穿鞋袜了。

    其实,现在人们的观念正在改变,从以前的不露齿,男女授受不亲到现在的男女平等,以及露腰到差不多什么都可以露,无不受着新的观念的影响。以前的贞比命还重,现在的贞比鸡毛还不值钱。

    袁姗姗和袁莱媸在父亲袁艺观念的影响下,已经不再对做这种事感到羞耻,而成了一种任务。是能促进她们家事业发展的光荣任务。

    刚才吃过饭回到客房,跟她们父亲袁艺通了电话,袁莱媸便说:“姐,要不,我们晚上就在里先试探一下周宏宝。他老婆正好不在他身边,也许他一时寂寞可能不会拒绝我们。”

    袁姗姗立即就表示赞同,俩人便打扮得既漂亮又感性地敲开了周宏宝的客房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