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一章 你个老混蛋
    第九百零一章 你个老混蛋

    解石师将切成两块的石头切面转了过来,舀起水不甘愿似地在那切面上一冲,也不拿手电照,只用肉眼看着切面。一会儿,便抬起头得意地说:“我说垮了吧,龙爷你来看啊。这个切面还是灰白色的,这么小的石头了,连一点雾都不起,更别是见绿了,怎么还不垮呢?”

    龙爷怔了一下,心想,难道真的垮了?回头看周宏宝,见他依然一副淡然自得的样子,根本没有一点紧张,便对解石师说:“抱过来我看看。”

    解石师很不情愿道:“有什么好看的。涨了或者垮了,我能看出来吗?”

    马占岭在下面见这个解石师很过份,生气地说:“你到底想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就给我马上滚。”

    胡军却说:“哈哈,你不用担心。他现在解聘你,我现在就聘请你。你以前是多少工资,从现在起,我给你翻倍。记着,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明白吗?”

    “谢谢胡爷。”解石师一副小人得志的样,睨视了一眼龙爷和马占岭说,我现在已经是胡爷的人了,跟马老板再没关系。这块石头我觉得是赌垮了,没必要再拿过去看。你们谁要看,自己过来看。我只听胡爷的话。”

    “我靠,真没见过这种坐地翻脸的小人了。”黄少气得要冲上去揍他。

    周宏宝一把将他拉住说:“很快,就会有人收拾他。用不着我们动手。你让他再把两块石头从中间再切一刀。”

    黄少怔了怔,问道:“难道你真的确信石头里面有货?这次真的会赌涨?”

    周宏宝却反问道:“难道你一直认为我是在哄你们的?不相信我说的真的有货?忘记我前天晚上抱来的那块普通河石时,场面上也是这种情况,没人看好,解石师都不肯帮我解石的情况吗?再怎么样,你也不会忘记我刚才给你的那块石头吧?”

    黄少刚才一直对周宏宝用这块废料去参赛感到疑惑的,他只所以花肯那么多钱力挺周宏宝,除了信任,更多的却是想给周宏宝面子,对他进行声援,心里已经打算把那些钱输掉了。至少是没敢想会赢钱的。

    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在石料没有切开之前可以百分百肯定石料里一定会出货,更不可能有人随便捡一块别人丢弃的废料,也能赌得了涨的。

    现在听周宏宝这样反问他,不由在内心自责起来。前天晚上与周宏宝还不认识,自己都可以那样相信他,赌他赌涨,现在已经见识了他的本能和为人,为什么还要怀疑他?他这说话的口气,简直就是肯定地说这块废料里肯定有货的嘛。自己还要想那么多干什么?

    袁莱媸在边上就对黄少说:“黄少,宝哥的话,你相信就是了。我绝对相信他,很快就会见分晓了,我们马上就会白捡一大堆的钱回来的。前天晚上,你白捡了五百,我姐白捡了一千万,今天我们肯定是又要发财。我觉得这宝哥可能是上天派来给我们赢钱的财神爷呢。”

    袁莱媸说完,妩媚地朝周宏宝看去,目光里荡满了秋波。

    黄少看到这副情景,心里咦了一声,心想,这小妞是不是对小哥发情了?这目光也太迷离了吧。便说:“好,那我就跟龙爷说一声,让他再要求解石师再切一次。”

    袁姗姗看到妹妹袁莱媸这么快就开始进入角色,对周宏宝进行勾搭,心里虽然感到赞赏,却也有些不舒服。毕竟,她是希望自己能得到周宏宝的临幸,而不是妹妹。但她更明白,自己的魅力肯定不如妹妹的大,更何况,妹妹还是个黄花闺女,更能让周宏宝事后对她负责,也才更能达到牵绊住周宏宝的目的。

    所以,心里有些不爽归有些不爽,却没有嘲笑袁莱媸,而是也肯定地对黄少说:“不是让解石师再切一次,而是不断地往下切,直到出货为止。”

    “哦,你是说……”黄少似乎有些明白。

    袁姗姗点点头道:“周宏宝敢捡了这块废料参赛,这石料中货肯定是有货,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货。但你别忘了,这场比赛比的可不是货的质量,而是有没有货。只要是有货,哪怕就是一个小指甲盖这样的大小,那也赌涨了,也是赢了的。”

    “我明白了。”黄少说着,立即抬起头来对龙爷说:“龙爷,你也不用让他把石头抱过来看了,让他继续往下切,直到切出货来为止就是了。”

    “这……”龙爷听了黄少的话,有些哭笑不得。

    龙少这意思就是要把这块废料给切个十来刀,要是没货,还必须往下切的啊。赌石没这么个赌法啊。大点的石料不过就是七、八刀,小的石料,顶多二、三刀,也就都能判断出到底有没有货了。像周宏宝这样捡来的废料,多切一刀,那都显得多余了,还要求不断往下切。这不浪费时间嘛。

    胡军在一边听出了黄少的意思了,虎着脸站起来说:“我不同意,大家都知道,赌石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就是说,一般的石头,只要一刀切下去就能看出是赌涨还是赌垮了。哪有明知道赌垮了,还要让人一直切下去的道理?这是耍无赖。”

    黄少还要再说,周宏宝拉了拉他的手,自己站起来走到胡军后面说:“胡军,我不是说你。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这明显是在说一块石头至少要切三刀嘛,一刀一刀又一刀,是不是三刀?而三一般来说指的是虚数,也就是很多的意思。这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那意思明显就是说赌石要切很多刀,没有看到出货,就得不断往下切。你连这个意思都不明白,你还说什么说啊?还说我耍无赖,你不让继续切下去,你才是耍无赖。”

    “你……”胡军气得指着周宏宝想辩驳。

    “你什么你?你就是个老混蛋,再乱叫老子捏碎了你的骨头。”周宏宝狠狠地小声对胡军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