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全能驭兽师最新章节 > 全能驭兽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0章 人若犯我,我不饶人!

第70章 人若犯我,我不饶人!

作品:全能驭兽师 作者:天外有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唐冲,他这头剑鳞兽,是吞服过天材地宝的,蛮性十足!与其击杀它,不如生擒,留作别用!”

    龙祖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嗯,我正有生擒之意!”

    唐冲在心中回应道。

    面对赛腾这一人一兽的攻击,唐冲气定神闲,凌空一跃,同时释放出了荒亡蚁。

    下一刻,就在两船之间这点空间的正上空,唐冲与赛腾交上了手。

    而那长相丑陋的八阶蛮兽剑鳞兽,则立刻被由荒亡蚁构成的四面蚁幕包围了起来。

    “唐冲这小子,果然是不同凡响,和腾哥交手竟不落下风!”

    “他那是什么战宠?一群黑蚁?”

    “这些黑蚁看起来好恐怖,剑鳞兽竟被这些黑蚁压制住了?”

    赛家满船的武者,都在密切关注着半空中的大战。

    特别是剑鳞兽的表现,让他们大吃一惊。

    四面漆黑的蚁幕,发出瘆人的嗡嗡鸣声,构成了一个黑色的空间囚笼,竟将那巨犀大小的剑鳞兽,困得动弹不得。

    荒亡蚁一只也就罢了,构成蚁幕后,便具有强大的荒凉、死亡的气息攻击。

    这种荒亡气息,便令得剑鳞兽如临死亡的深渊,动也不敢动一下。

    一招。

    三招。

    五招。

    许多人在数着半空中唐冲与赛腾的交手。

    唐冲是招招压制,完全占着上风,一招一式间的内气威压,比赛腾强了太多。

    “裂丹指!”

    “气甲功!”

    两人来了个硬碰硬。

    赛腾气聚一指,重重地戳向了唐冲的丹田处。

    裂丹指,顾名思义,如果戳中了武者的丹田,便能够将对方的丹田戳裂,让其成为废人!

    这显然是狠招。

    而唐冲却不闪不避,以气甲功迎击他这一指。

    一个十分清晰的雾白色气态铠甲,笼罩在唐冲的周身上下,看起来无比玄妙。

    赛腾的一指戳过来,虽然凌厉之极,但戳在唐冲的气甲上,却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地消融掉了。

    气甲功的玄妙之处,就在于可以用强大深厚的内气,来抵消对方的内气伤害。

    换句话说,唐冲消耗了一点内气,便化解了这一指的伤害。

    “嗯?怎么可能?”

    看到唐冲安然无恙,赛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嘭!

    唐冲一拳击出,重重打在他的丹田处。

    噗——

    瞬间,刺耳的皮囊泄气的声音传出,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紧!

    这是赛腾的丹田被生生击破的声音。

    内气暴泄,他已成了废人。

    “牛飞,接着!”

    唐冲一掌击出,赛腾的身躯便飞向了牛飞。

    “是时候报这伤臂之仇了!吃我一拳!”

    牛飞大喝一声,跃起后暴出一拳,如打麻袋一般,将赛腾的身躯又打飞出去。

    唐冲伸手一抄,再将赛腾抄在手里,接着将射在船头上的那支箭拨了下来,落到了船头上。

    “唐冲,快放了赛腾!”

    “唐冲,赛腾若有个三长两短,赛家便和你不死不休!”

    一时间,对面赛家船上的武者们,一个个焦急地叫喝起来。

    诸葛氏这艘船上的武者们,此时也都吃惊不小——赛腾已经被唐冲亲手给废了,唐冲还要怎样?

    难道还要杀了他?

    站在唐冲身边的白静岩和白静雪兄妹,两人也紧紧看着唐冲,不知道唐冲接下来会有什么惊人举动。

    “不管是敌是友,大家且听我一言!”

    唐冲环顾着三艘船,朗声说道,“这个赛腾,之前动手抢夺我的黑煞鲸,并打伤我兄弟牛飞,又跑到赤蜂镇上,扬言要我唐冲三天内上赛家领死!

    刚才,他一箭射到船头上,再次挑衅我整个赤蜂镇武者的威严,现在他的小命落在我手里,谁敢说他不该死?”

    这一刻,整整三艘船的武者,少说也有近二百人,谁也没有说一句二话。

    甚至,连赛家船上的武者们,也都被唐冲这番气势震慑住了,好几个人嘴巴张了又张,终于还是没敢扬声答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像赛腾这种人,想踩我脸灭我的威风,没踩成。想废我丹田让我成为废人,又没废成。眼下他落在我手里,别指望我心慈手软!”

    嗖!

    唐冲一句话说完,手中那利箭的箭头,自上而下,对准了赛腾的头顶。

    “唐冲,我……我哥赛强就在船舱里,你若敢杀我……”

    “赛腾,先别说话!我现在就教教你,你该怎么把挑衅我唐冲的这支箭,吃到肚子里!”

    哧!

    唐冲劲力一吐,只一瞬间,那长达两尺的利箭,从赛腾的头顶尽数而没!

    整只羽箭,完全被贯入了赛腾的肉身中。

    身边的白静岩和白静雪兄妹,不禁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的感触一样——好厉害的一个唐冲!

    “唐冲,真爷们!我辈只有仰望,欲赞无词!”

    “一句话,唐冲这杀伐果断的气势,真是尽显了我们赤蜂镇武者的威风!”

    此时,诸葛氏这条船上的武者们,对唐冲已经是敬若神人!

    这几句话,倒并不是拍马屁,而是肺腑之言。

    在刚才,赛腾箭射船头,严重挑衅满船的赤蜂镇武者的时候,谁站出来捍卫赤蜂镇武者的尊严了?

    没有别人,只有唐冲!

    “唐冲,如果那赛强也在船上的话,让我来对付他!”

    诸葛四郎走到了唐冲身边,道,“赛腾箭射船头,打我诸葛氏的脸,我诸葛四郎可不是泥捏的人!”

    “嗯!”

    唐冲点点头,手一挥,直接将赛腾的尸体扔到了赛家的船上。

    “快去叫强哥来!”

    两位弟子匆匆下了甲板。

    这会儿,那剑鳞兽被四面蚁幕围住,老实得像死了似的。

    啾啾——嘘!

    唐冲吹了吹骨哨,四面蚁幕聚而成球,飞入唐冲的兽皮袋里。

    而那被荒亡之气压制成半死之兽的剑鳞兽,也被唐冲一并收起。

    看到唐冲收取赛腾的剑鳞兽,竟如收取鸡鸭一般轻巧,旁边的白氏兄妹,目光中露出深深的不可思议之色。

    “唐冲杀了我弟赛腾?我必让他横死当场!”

    突然,一个极其愤怒的少年之声,从船舱中传出。

    很快,一男一女两位少年,出现在了甲板上。

    那位少女正是钱可通的侄女,钱娇。

    她的姿色颇为出众,此刻面带桃红,竟像是刚刚**过一番。

    而那少年,十五六岁模样,全身气势强大,是淬体境九重的高手。

    他满脸的怒色中,却也带着三分**过后的欢喜之色。

    此人,正是钱娇最近与其好得蜜里调油的赛家后辈高手,赛强!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