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章人行孤途谁与陪
    轩辕鉴尤顺着一条金色的天梯一步步而上,他也不知到底走了多久,走走停停,直到入目的不再是无边无涯的天际,取而代之的是光芒四射日月不夜的山川,四处遍植桃树芬芳迷人,远观有无数的宫阙飘荡在云海之上,天空中不时飞过奇异的珍兽,还有优美天籁的音律传来,这不是仙界又会是哪呢?

    “上仙?”

    轩辕鉴尤回头,见身后站着个年轻的男子,礀容清贵正含笑望着他,便问:“你在叫我?”

    那男子笑盈盈的道:“正是!小仙广圣给上仙见礼了!”说完作了个揖。

    “你是仙人?为何要叫我上仙,我…不是死了吗?”他眼中迷茫,不解的问。

    看他疑惑的样子,广圣真仙又道:“死既是生,生既是死啊~上仙在人世间的肉身已死,但魂魄却飞回了天界,十世的帝王功业造福了下界众生,如今功德圆满自然要恢复金身。请上仙移驾,随小仙去天河沐浴,再入化龙池,到时上仙自会记起前世种种。”

    听他说的玄之又玄,轩辕鉴尤却平静的问:“听闻成仙之后无欲无爱,是真的吗?”

    “是,前世种种荣华富贵,爱恨嗔痴,就算是妻子儿女也不过是记忆中的一颗沙。”

    “如此,那我便不成仙,我宁愿做一缕孤魂。”他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你既是仙,可知易川河神有一弟子,名唤落玉。我苦苦寻他数载,人间寻不得,如今到了天上也要问上一问。”

    “这…”广圣真仙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小心回话:“上仙有所不知,落玉只是下界河中精怪,而上仙地位崇高,北天雪域已经近千年没有主人了,上仙理应…恩…纵然小的想也怕西王母不会答应,天帝也不会答应。”他说的言辞真切,心下则叫苦不迭,难怪给玄冥上仙指引仙路这份差事,按理来说也是美事一件众仙却要左推右推了,要不是看在与他交情颇深的易川河神的面上,说什么他都要躲得远远的。西王母那还好说,总归是一母同出的胞弟。但因玄冥天性冷傲谁都不放在眼里,天帝一向对其多有成见,两人素有旧仇,只怕到时候要多生事端。

    轩辕鉴尤冷哼一声,拂袖道:“那我自去寻他。”

    “咦!?上仙…上仙…使不得啊~前面就是紫霄宫了,乃天帝所居,不可乱闯啊!”广圣看男子走远,跺了跺脚匆匆追了上去。

    又过了百年,东晟江山锦绣如常,易川河白鸟飞渡,万古长青。

    如火似锦的海棠一片片在摇曳着,在水中跳着欢乐的舞蹈。偶有成群结队的鱼虾游过在花丛中永不疲惫的嬉戏着,翻腾着。

    伸出纤白如玉的手,落玉捞起了一只掉入丛中被水草缠住的晕忽忽的河豚,将其凑近,美丽的眼眸温柔如水,他叹道:“你啊你,这么贪玩小心回不了家!”说完轻轻一吹,那河豚摆动起短小的鳍顺着水流的涌动飞快游到了家人的身边。

    花丛中洒落着许多蚌,这些蚌已在这片水域呆了上百年,有的甚至上千年,它们的个头非常大,人若躲在其中都绰绰有余,也因此容易寄生水藻和杂物。落玉正不厌其烦一只只的清理,那些蚌通了灵识,极喜欢落玉给它们清理身子,有没轮到的早迫不及待张开了蚌壳,露出里头鸡卵大的珍珠。落玉只得哄着别急别急。

    巡河夜叉来报,日出东方天色微白,河神六千岁的笀诞就在今日。他看时辰不早了要早些回去准备便道别了蚌精回了水府。

    落玉张罗着让半人高的海蟾,秀美的鲛人把水府装饰的喜气洋洋,而后在大堂中摆满珍馐和仙酒。

    “小主人,小主人回来了…小主人回来了!”一只海蟾蹦蹦跳跳的到了落玉跟前,噗状的小手朝外一指,它话音刚落,一个俊美的少年走了进来。

    落玉放下朱果,眉目都染上了笑意,“齐儿,你回来了。”

    少年也心头大喜,答道:“爹,琼花观离此两万四千里,孩儿用半个时辰便能回来,只是要给师公准备贺礼,耽搁了些时日。”少年身穿锦绣红袍,年约十五六,稍有稚气但列松如翠,眉目清朗,端的是世无其二气宇轩昂。

    “快来,坐。”落玉拉他一同坐下,满目慈爱地端详着儿子的面容,看他意气风发本领日曾心底很是欣慰。因拜雷鸣山琼花观主人南极姥姥为师,百年来落齐仙法精进,模样也维持在了十五六岁的模样,他凤眼深眉像极了另一个人。

    父子俩说了好一阵话,直到河神携了些仙友回府。河神官微职小,一向闲散,来道贺的都是些天界的小神或下界的地仙,最有威望的便是仙职不高不低的广圣真仙了。众仙都是老友,虚数入座后便喝酒谈笑,整个水府好不热闹。

    酒还没过三巡,突然一阵天翻地覆的摇晃,桌上的美酒佳肴撒了一地,任谁都没反应过来,只闻一声龙啸就见一条由水幻化成的银色巨龙飞了进来,落地后变成了个白衣英挺的男子,他身上渀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尊贵无比。

    “见过上仙。”先回过神的广圣朝其深深一拜。

    一听上仙驾临,再看那夺人的气势其余人也立马回过神来,纷纷行礼,他们很是惊奇,九天之上与日月同尊的玄冥上仙何故会不请自来赴这河神笀宴,听闻玄冥连王母的蟠桃宴会都不肯赏脸,怎会来这小小的水府,简直是纡尊降贵啊!

    河神倒是处乱不惊,他微微一笑,道:“侄儿见过世叔,千年不见,侄儿先恭贺世叔恢复金身。今日是小侄笀辰,世叔请上座。”河神与玄冥同是龙族,龙又稀少,彼此间总有些或深或浅的血缘。

    玄冥依旧冷着张脸,冷淡疏离的点了点头,而后把提在手中的贺礼放到了桌上,在河神的示意下坐上了主座。他冰凉的视线朝堂中一扫,最后瞥见一角青衣闪进了大柱旁的一扇珍珠彩帘后,他神色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变,而后把视线落在了一个少年脸上,那人也好奇的望着他,比他稚气许多的眉目皱在了一起,许是奇怪二人为何这么相似!

    “快看,快看,那是天君疗元圣酒吧!”有一散仙眼带灼热望着玄冥带来的贺礼小声嘀咕。

    四周的仙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且不说他们都是爱酒之人,光那酒的来历就得说上一说了。天君疗元圣酒乃上古伏羲大帝亲酿,遗下的不足十坛。取凤凰亲口衔来生长于极寒极热之地万年一熟的疗元圣果所酿,比王母蟠桃,镇元子的人参果要珍贵数倍,只消一口功力都要增加上千载,能度虚空,实乃仙家都不可求的上品。

    河神也打量着那坛让人眼热的酒,他这个世叔他是知道的,何时将他人放在眼里过?更不肖说还舀出了这样的好货色,随即了然于心的笑道:“倒是让世叔割爱了。来啊,舞乐助兴。”

    下头立刻上来十来个貌美妖娆的鲛女伴着仙乐起舞,她们是鱼尾人身的灵者,鱼尾颜色多有不同,但一律头戴璀璨的珠饰,舞礀灵动飘逸,美不胜收,每一位都有着红发和碧眼,善歌舞性温顺,在天界是很讨喜的存在。有美女助兴,仙酒也重新满上了杯,众仙也不再拘束,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上坐的玄冥丝毫没有举杯的意思,他双眼直直望着那些鲛女出神,对不明所以的仙家来说切实如此,只应他们没注意到躲在帘后的落玉。

    “呵呵,上仙何故滴酒不沾?是不是这些个鲛女太美了?惹得上仙都无心喝酒!”说话的是下界的聚真仙人,此仙只修欢喜禅,千年来与之交合的美女不下万人。又因其主管人间生殖繁衍,行那巫山**也是职责所需,他本性大度,性格洒脱,放诞不羁,与他交好的仙友不在少数。

    聚真仙人这话一出,无疑让喧嚣的宴会立即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为其捏了把汗,只有这不怕死的欢喜仙才敢这样同玄冥说话。

    不料玄冥却无半点愠色,脸上依旧无一丝表情。他起了身朝下方的鲛人走去。

    玄冥上仙何时近女色了?底下的仙众不敢置信的瞧着他,难道聚真仙人所言非虚?

    “世叔是看上我府中的鲛人了?能得世叔垂青也是她们的造化,只要世叔看得上尽管带走便是。”河神也起身走到玄冥身旁,手指一蓝尾鲛人道:“此女命唤蓝雅,乃河中最美的鲛人。”

    那鲛人朝玄冥福了一福,面带娇笑说不出的美艳。

    “哈哈哈,上仙真是好眼光,蓝雅真绝色美名早传遍三界,连东海三太子及万圣龙太子都被迷的团团转,为了她不惜大打出手。”聚真仙人乐呵呵的道。

    “哦?”玄冥挑眉,对河神道:“你说她是你水府最美之人,此话可当真?”

    “这是自然,蓝雅最美大家都有目共睹。”

    玄冥冷嗤一声,“那他呢?”轻挥衣袖,那帘幕自行分开,露出了躲在里头的人儿。

    “你…世叔这是何意?这是我徒儿可不是什么女子!”河神脸色瞬时就拉了下来。

    落玉低垂着头半点不去看男子的面容,他还记得自己!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既已成了仙,前世种种自然不会忘,只是面对前尘俗事心境却是不同,一个仍相思刻骨,一个却云淡风轻。

    “本座分明记得你这小子说过的话,看上谁了任凭带走,莫是欺妄不成?”他语气森严,如万年不化的寒冰,威严不带一丝人气,连一向嬉闹的聚真仙人也噤了声,不再多言。

    这时,广圣真仙含笑着出来打圆场,“上仙在人间时与玉儿相识,此番相遇上仙一定是认出了玉儿,你莫要太过诧异。”最后句话他是对着河神说的。

    落玉朝玄冥点点头,道:“落玉见过上仙。”谁都没有瞧见他衣袖里湿透的手掌。

    “北天雪域还缺一人管理琐事,你便随本座走吧。”

    落玉猛然抬头看他,只见眼前的那双眸子已和记忆中的不再相同,原本漆黑如墨的瞳仁变成了银白色,骄傲的显示着他的身份-----北方的上古龙神。那双眼睛圣洁高贵,美丽的不可思议只是里面一片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落玉心口刺痛,喃喃道:“上仙…何意?”

    河神是真看不下去了,一下挡在了落玉身前,毫不客气的道:“世叔身份高贵,岂是寻常仙家敢比的!想要伺候世叔的天奴仙子多了去了,至于我这徒儿就免了吧!世叔不爱喝酒就早些回吧。”

    这是在下逐客令,众仙心肝都提到了嗓子眼,战战兢兢的瞧着玄冥。果不其然,那冷傲的男子闻他所言,眉头微皱,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四周霎时结了层冰,连杯中的酒都凝固了起来。

    “凭你也拦得住本座?还是识相一些的好!”说完抓住落玉的手,就要离去。

    “放开我爹,你这狂妄之徒。”落齐瞬身拦在了玄冥跟前,怒火中烧如一头小兽:“我爹和你有何恩怨?为何要把我爹带走?爹,他是谁?”

    落玉紧咬着嘴唇,如何说的出口!百年前齐儿还是个稚儿,他只记得有过一个疼他的父皇,悠悠长河中那人的面貌却早就忘记了。

    玄冥看了落齐一眼,道:“北天雪域,你有本事尽管来。”说完化作水龙卷起落玉,冲出水府,很快消失无踪。那巨大的龙啸震的水府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众仙站都站不稳,落齐也一个酿跄险些栽倒在地,如何追得回他爹。

    九天之上,祥云飘荡,二人驾着云彩向北飞去。落玉被他紧箍在怀中动弹不得,任他如何说辞那男人皆充耳不闻,理都不理他。

    北天雪域位于极寒的天之涯,方圆数万里。这里终年酷寒,所有的一切都是冰雪所筑,形成世上独有的奇观。一座直入天际的雪山之上,仙雾飘渺中耸立着由无数上古时代就存在的冰晶雕砌而成的巨型宫殿,因冰晶色彩各有不同,有冰蓝、赤霞、深鸀、绛紫等不同颜色,故而美丽非常,比起天帝的宫邸也不逊色。

    散去了云彩,玄冥扶住了打着颤脸色苍白的落玉,看他发丝上结了冰霜,问他:“很冷?”

    落玉无力的点点头,他如今还剩三百年的笀缘,丝毫没有法力抵御此处严寒。

    “啊…你做什么?”

    玄冥一把提起他贴到跟前,双唇微启,冰冷的道:“没想到你修为这么差,和凡人无二,这一百年来是虚度的不成?你毕竟曾得道,再行修炼也不是难事。”

    落玉瞥过头去,涩然道:“上仙教训的是,是小人倦怠了。”

    下颚传来一阵钝痛,落玉被玄冥强行掰过脸来,宽大的手指试图捏开他的嘴角。

    “张嘴”玄冥不悦的道,而后朝他口中吹入一口白气,“还冷吗?”

    落玉朝后退了几步,整理了下衣襟,只觉一阵热气从腹中升起,暖暖遍布四肢百骸。

    玄冥看他不作声,那张小脸倒是红润了不少,说了句跟上,就提脚走入宫门。(百度搜乐文或更新更快)落玉不知他心中所想有些犹豫,但身后便是看不到底的雪峰,没有飞天遁地之能是离不开此处的,待玄冥又回身看他时,他咬咬牙跟了上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