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53、地宫奇宝
    --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不好意思啊,这几天工作有点忙!现在好了,忙完了,我能好好更了……飞吻,o(n_n)o哈哈

    轩辕鉴尤看着那小小的人儿由太监拉着自宫门外而来,紧张到手心都出了汗。

    小人儿穿着件短小的白衫,外头是件对襟的淡绿小衣,乌黑的发丝在耳后梳起两个童髻,那张脸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陛下,奴才把小少爷带来了。”

    轩辕鉴尤弯□子一把将小孩抱了起来,瞧着他的眉眼道:“以后要叫主子,他是朕的儿子。”

    刘琛呆若木鸡,很快又回过神来,“是,是,奴才知道了。”

    落齐在男人怀中动了动,他被抱得太紧了,自己的两条腿都发麻了。不知为何他很怕这个男人,不止是因为这人模样冰冷,总是凶巴巴的,还有种感觉他不太明白是什么反正就是让他感到害怕,非常害怕。他是记得这个人的,上次去他家把他带到城里,让他见不到他最爱的爹爹了,一路上由着他哭看都不看他一眼,是个坏人。

    “下来吧,自己玩会,待会和朕一起用膳。”

    落齐一下就跑远了,毕竟是小孩心性,早在他来之前紫宸殿中已经摆满了各种孩童喜欢的玩意儿,有镶嵌金银线穿插琉璃彩珠,造型生动的布老虎、用泥捏造的栩栩如生的彩色人形玩偶、各种各样的风筝、内装能让鸟儿活动鸣叫的机械金丝鸟笼摆件、能办家家酒的全套宫廷生活用具如小瓷茶具、小银酒具、锡制小火锅、小碗等生活用品,到成套的西域铜累丝小桌椅、小如意、水烟袋等一应俱全,无所不有。

    看着趴在地上玩得起劲的小孩,轩辕鉴尤眼中都是满满的宠爱,一别五年,他已经这么大了。

    “你…你叫什么?”

    落齐抬起头看着身前的男子,又继续玩着手里的东西,“我叫落齐,我爹爹和叔叔叫我齐儿。”

    “齐儿…轩辕珉齐…”他心中万分酸涩,“以后,叫我父皇。”

    “父皇?是什么?”小人儿不解的看着他,那双凤眼和他如出一辙。

    “我也是你爹,以后你就跟着我。”

    落齐一听马上就不高兴了,张嘴大哭了起来,“你不是我爹,你不是我爹!我要找我爹,呜呜呜…我要找我爹。”

    轩辕鉴尤瞬时手足无措,他一向不会安慰人,笨拙的把小孩揽进了怀里。可落齐本就对他没什么好感,立刻在他怀里挣扎了起来。

    “呜呜呜…你这个坏人,我要找我爹…我爹在哪?”

    “别哭,别哭…父皇会把你爹找回来的,一定会!”拍着孩子的背他用眼神警告了四周的太监,让其退下。

    他从不知道,小孩这么能哭,他把他所能想到的好话都说尽了,还是没一点用。

    落齐连哭了一个时辰,苦累后便哽咽着睡着了。

    一觉醒来,入鼻的是喷香的饭菜香气。落齐揉揉眼,打了个哈欠,一骨碌爬下龙床,就见今日来找他的那个好脾气的叔叔眉开眼笑的向他走来。

    “哎呦,我的小主子,您醒了!陛下在等您一起用晚膳呢~快走吧!”

    落齐由他拉着去了前厅,就见那个讨厌的男人坐在大桌前。好多好吃的啊!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轩辕鉴尤用手指轻敲桌面,说了句:“坐”

    落齐躲在太监身后,不想不过,那人真是可怕!

    “小主子,奴才抱您过去。”

    刘琛抱着气鼓鼓的落齐,将他放置到天子的座旁,而后退下了。

    “想吃什么?父皇给你夹。”

    落齐将头瞥到一边,“我不吃,我要找我爹。”

    轩辕鉴尤就像没听到一样,拿起筷子往他碗中夹了好多菜,“不知道你爱吃什么,父皇就让御厨换着花样做,这里总有一样你会爱吃的。”

    见他不为所动又道:“还是不吃么?齐儿,父皇会加倍的对你好的,把以前的时光都补回来。”

    落齐早就饿了,他一向吃的就多,虽是生气但不会和吃得过不去,就不时的偷瞄着桌上的菜色。哇~好大的鱼啊,他还没见过那么大的鱼!而且他不吃那个男人似乎也不打算动筷子。

    “爹爹说过,吃饭的时候不可以生气,我吃完饭再生气。”他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轩辕鉴尤眼中有了笑意,他面前摆着晚药汤,他端起一饮而尽——

    这日,落玉被冷无言喊去拜见了他外公,前左相魏闫。

    “你就是落公子?我外孙拼死都要带回来的人!”他精明的眼神打量着落玉,清癯的样子让人感觉分外严肃。

    “见过魏老丞相”

    冷无言拉着落玉的手,“外公,我和玉儿是真心的,你一定要接受他,他可是孙儿最重要的人了。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魏闫沉思了会,神情平静的道:“既然你心意已决,外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冷无言万分激动的跪了下去,连磕好几个响头,“多些外公成全…多些外公成全…”

    回去后,冷无言心情大好,落玉则强颜欢笑,他又怎么能对他说他在魏闫眼中看到了蔑视和恨意。

    “玉儿,小路跟着何大哥去给你找圣果了。真是可惜,本来你只要再吃几颗就能痊愈的,为何又会…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我…”

    知道他会说什么,冷无言道:“我不逼你。玉儿,我已经找到一味灵药能治好你的身子,这世间只有我待你是真心的。”

    他的深情表白让落玉透不过气来,“对不起…我还要再想想…”

    “恩,几日后我要进皇陵。”

    “皇陵?”

    “没错,这是离上阳城五十里外的槽山,我外公在这挖了条道直入皇陵,一挖就是二十年。”

    落玉没想到他们竟要盗取皇陵,“你也是轩辕一族的人,怎么能看着皇陵被盗?”

    冷无言无耐的笑笑,“想要起兵造反最需要的就是钱,有了钱才能招兵买马收拢人心,我外公也是没有办法。轩辕鉴尤没做皇帝那会,天下一半的财富就在他手中,想要和他抗衡必须要有数不尽的钱,而轩辕一族历代的皇帝都埋在那里,地宫中奇珍异宝无数,更有我想找的东西。”

    “七株血林芝?”落玉博览群书,自然看过民间流传的宫闱秘事。

    “正是,我父皇疾病缠身曾派人搜寻世间难得的名贵药材,而我师父也是当时的太医令曾寻到七株血林芝,但父皇并没服到药就被轩辕鉴尤逼死了,那七株血林芝也随他埋入了皇陵。”

    “没想到这传闻竟是真的…”

    出乎两人的意料,盗取皇陵便在今夜,月黑风高之时。

    “外公,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么匆忙?”

    “收到些风声,我们最好马上行动,免得出什么岔子。”

    魏闫举起火把,率先走进了密道。冷无言紧紧拉着落玉跟在他身后。

    曲折的密道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便到了一处宽阔的空地,有好些人再往里头运着箱子,这儿修筑了工事有木质的滑梯和无数的绳索,盗取皇陵真是早有预谋。

    “看着这,老夫半辈子的心血!这山后面就是皇陵,里头数不尽的金银财宝都归我们了。”他走到冷无言的面前,神色张狂的道:“之前轩辕一族的皇帝死后都崇尚简葬,但你父皇的的陵墓是例外,轩辕鉴尤那狗贼不知是为了掩饰他弑父的恶行还是他真的良心不安,给你父皇陵墓的陪葬品甚至超过了轩辕一族开国的皇帝,内府记载陪葬的珍玩比国库还多!哈哈哈哈哈。”

    盗取皇陵的上百号人已经准备就绪,魏闫嫌落玉身子单薄让他回去,奈何冷无言坚持,他实在不放心将落玉一人留在外面。他们手中有皇陵的督造图,哪有机关哪有水银哪有守灵人他们都一清二楚,之前也数次派人进去都没出什么状况,因而此行也是势在必得。

    从地下沿密道直入比在外面绕着山路到皇陵要省时得多,不过一个时辰他们就到了先帝皇陵地宫的入口。

    地宫打开后,落玉见识到了什么叫穷其奢华之能事,在场的人都发出了赞叹和惊呼。地宫中点着永不熄灭的用海中鲛人熬制的油灯,灯火通明,仿佛真是到了皇城。大殿中所有的墙面都是黄金打造而成,墙上用高浮雕加透技法雕满了龙形的图案,地上铺着上千块成色极佳的汉白玉地砖,九十九根望柱上也绘满了象征帝王的祥云绕龙。

    很快,有人在后面的主厅中发现了宝物,先帝棺椁四周堆满了无数的财宝,那满满一室的珍宝金芒四射,宝光辉煌,敲击着凡人脆弱的心脏。

    除了冷无言和落玉,其他人简单的行礼后便忙着装宝物了。落玉在他们脸上看到了贪婪和狂喜,包括一向寡淡的冷无言也有了片刻的失神。除了落玉谁还会对这样的宝藏视若无物。

    摆在最外面的成箱成箱的金丝串珠祥瑞锦褥已经无人问津,他们疯狂的把整箱的金条金叶子往外抬,足有上百箱之多。

    “别抬金子了,去…去捡那些珍珠和玉石,不做皇帝真是不知道竟然会有这么多宝物,轩辕鉴尤这个狗贼真是富可敌国。”魏闫手忙脚乱的往箱子里装着那一颗颗如鸡蛋般大小的明珠。

    棺椁四周还摆满了宝石做的马匹,罗汉、链子串珠等珍玩,真是璇珠琳琅满目,应接不暇,很快就被洗劫一空。

    冷无言向落玉点点头,走向了棺椁前的一座白玉雕琢的九级玲珑宝塔。他打开了宝塔,用佩刀撬开了里面的暗盒,空的,里面空空如也。

    “怎么会这样…玉儿,里面没有血林芝。”

    比起他的焦急,落玉则淡然的多,“没有就真是个传闻了。”

    “不对,里面有很浓的血林芝的味道…”他立即有了不好的预感,“有人早我们一步将林芝拿走了。”

    他刚说完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

    守在外面的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不好了,地…地宫的门关上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