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章 恨意随风
    闻马车里又飘出愉悦的声音,季若华恨不能冲进去将落玉千刀万剐,剃肉剥骨才能泄他心头之恨。他拦住了一个小跑而来的太监,问道:“慌慌张张的,是要去哪?”

    “回大人,陛下宣温汤热水。”

    季若华脸色更难看了,欢好后是要清洗的,就道:“既是陛下吩咐,还不快去,小心掉脑袋。”

    小太监好不委屈,他都是跑着去的,要不是被这丞相拦住他怎会平白无故挨了一顿训,“是,是,奴才这就去。”

    到围场时,天色还尚早。轩辕鉴尤将落玉安置在一旁的狩猎山庄,他和月阑太子则纵马围猎。

    早春的缘故,屋中烧着火炭取暖。落玉揉着酸痛的腰身,对一旁杵着的小全子说:“去,把书架上的书给我拿来。”

    小全子最爱在落玉面前摆脸色了,待落玉又催了一次,才磨磨蹭蹭的的将书拿来,还歪过头嘀咕几声,不猜也知道肯定是在骂他。

    他那点小心思落玉是知道的,这个恶奴才名誉上来伺候他暗地里可是干了不少缺德事。落玉平日的膳食都经他手,鱼啊肉的都被这太监吃了,端给他的只有些发馊的剩菜。内府送来的小玩意还有丝绢也被他搜刮一空,那奴才还恬不知耻的说,好菜是给后宫里头的娘娘吃的,没饿死就不错了,好丝也是穿在配得起的主子身上的。落玉要是在争辩几句,那奴才直接两三日的不来送饭了,要是饿死了他还怎么去见齐儿。落玉虽温顺,但也不是随意能欺辱的人,这奴才他非要找个机会治治他不可。翻了几页书,说道:“别在这站着了,出去。”

    “主子,奴才可不敢,奴才的职责就是要好生守着主子。”

    “就你这样整日摆脸色给主子看,算什么奴才?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枉你长了副精明样,脑子可不好使,你就不怕他日陛下宠幸我了,我会对付你?”

    小全子脸色一下就白了,“你敢…大总管可是我干爹,他可是伺候陛下的,后宫的事都是他老人家说了算,你就别吓唬我了,就你这张脸我看还是算了吧。”

    落玉气急,“出去,给我出去。”

    小全子抖抖衣袖出去了,在门外还用落玉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就是陛下的一个男宠,还当自己真是主子!我呸,等陛下再也不碰你了,洒家让你去洗夜壶。”

    落玉听着那奴才的恶言相向,将手中的书扔到了地上。

    窗外飘起了小雪,落玉心想齐儿会不会又偷偷的把棉袄脱了去雪地里打滚,从入宫以来对儿子的思念啃噬着他的心,如果能抱他坐在膝头,亲亲他肉乎乎的小脸,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呢。

    “这么冷的天是要吃点羊肉驱驱寒,我去生火,咱哥俩把那两斤羊肉煮了。”

    “好啊,去后头吃免得叫人瞧见。要不,把门口站着的那两位老哥喊进来一起吃,多冷的天儿啊。”

    “行,皇上今夜要在那边设宴,这地方是不会来了。”

    两个走过的侍卫打断了落玉的思绪,他起身穿上外衫,将耳朵贴在门扉上随时注意外头的动静。没过一会,走过去两个侍卫,嘴里还交谈着羊肉可以吃,酒可不能喝之类的。

    落玉的心砰砰直跳,他轻脚朝旁边的小屋走去,戳开纸窗瞧见小全子正在铺上睡着大觉。他呆愣了会,回去拿了几样东西拔腿就跑。这山庄依一座小山而建,后方是一望无际的密林,他要是跑了进去,想找到他可不是件易事。

    尖锐的树枝划伤了落玉的手脚,低洼不平的山石让他摔了好几跤,他却顾不得这么多了,他一直向前跑去,心中有个念想一直在支撑着他,只要他跑出去了,他的齐儿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

    无论是东晟还是月阑,西域的皇族都热衷于狩猎,春猎则是狩猎的大好时机。此时,冰雪消融,许多猎物从寒冬中苏醒,气候变暖,水草丰盈食物较多,它们大多皮毛丰厚,肉质鲜美。

    月阑献上了一把赤寒玄铁打造的弓,此弓不畏冰火,刀剑难伤,上嵌五色宝石,两端装饰有雪鹰的羽翼,是月阑王室传承的宝弓。

    一位着白色长衫,手带鎏金手套,脸遮刺绣丝巾的男子跪了下来把弓呈给了轩辕鉴尤。他一双美目顾盼传情,脸被遮住也能大致看出应是一位美艳无双的男子。

    轩辕鉴尤拿起弓,在手中掂量后道:“果然是把好弓,难得太子割爱,朕也做个回礼。”他向一旁的季若华点头示意,那人很快心领神会,从袖中掏出一卷明黄的圣旨。

    “月阑太子阿木羅听旨”

    阿木羅急忙跪了下去,“小臣听旨”

    季若华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月阑太子文武双全,品貌出众,有与我东晟一结百世姻亲之好,实乃两国之福。今有宗室晋王之女,年方十六待字闺中,娴熟大方、温良敦厚。朕躬闻之甚悦,与月阑太子堪称天设地造,特将其许配给太子。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回月阑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阿木羅激动的再三叩谢圣恩,之后欣喜万分的跟着轩辕鉴尤去狩猎。

    天色已黑,众人都尽兴而归,享受丰盛的晚宴。

    一个羽林将军走了过来,在轩辕鉴尤耳边说了几句,天子的脸立即变得森然。

    小全子站在御帐外,吓得面无血色,他怎么想得到那丑脸男人竟会跑了,这下他可真慌神了,急忙去向上头禀报。

    轩辕鉴尤走过这奴才的身边,一脚将他踢得几丈远,“没用的奴才,留你何用。”

    小全子腹上一阵剧痛,嘴角流出血来,头磕得咚咚而响,“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天子不再看他恶心的模样,翻身上了备好的马,带着数十个随行的护卫向密林而去。

    天都黑了,还夹杂着风雪,找了好一会了,还是没有落玉的蜘丝马迹。

    “陛下,雪越下越大了,龙体要紧…”

    “闭嘴”轩辕鉴尤怒目打断了他,“给朕去找,他走不远,找不到全都提头来见。”

    他拉紧缰绳遥望漫漫无际的树林,落玉能留下的线索早被风雪覆盖,可他却并不想放弃。他于他而言只是带回宫中的泄欲工具,跑了便跑了最多派人去找,怎么会轮到他这堂堂的天子去找,可一想到万一他走不出去被冻死在林中就一阵难言的心悸。

    又过去了两个时辰。

    “陛下,前方山洞里有火。”

    “外头候着”他将马鞭抛给身后的侍卫,大步向山洞走去。

    踩在冰上的细碎声响,惊醒了睡梦中的落玉,他张大了嘴,指着进来的男人,“你…你…怎么会来?”

    不大不小的山洞,还算宽敞,里头烧着篝火,非常温暖。轩辕鉴尤坐了下来,脱下结满冰霜的狐裘披风,鹰隼般的目光深深看了落玉几眼,“你倒好躲在这里这么暖和,朕可是翻了好几座山才找到这来的。”

    落玉又不是傻子,逃走前自然知道冰天雪地的要带个火折子,风雪大了也知道要避避。他没想到这男人会亲自来找他,以为自己走得够远的了,就寻了处山洞过夜。

    “你…”

    望着身边的男子落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拿起一边捡好的干柴往火堆里默默地添着。火烧得很大,金色温暖的光晕笼罩着两人。落玉不自觉得偷看了他一眼,才发现那人发丝上的冰渣子融化成了水顺着他俊美绝伦的侧脸流淌下来,刀削般完美的轮廓,无端的动人。

    落玉将手中烘干的外衫紧了紧,递到轩辕鉴尤的面前,“擦一擦,脸上都是水。”

    没多说什么,接过那件蓝衫,上头飘来一阵淡淡的香气,他每次抱这个男人都会闻到他身上的香气,一个大男人身上有股子异香是件恶心的事,可在他身上却是不同的,那香味衬得他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将他揉碎在怀中融入骨血才好!明明没什么姿色可言却又令人无法忽视。

    擦干了脸上的水泽,问他:“为什么要逃?”

    落玉拨着手中的一根枯柴,“为什么不逃?皇宫是陛下的家却不是草民的家,陛下将草民掳来算怎么回事?”

    “我能给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这不是世人一生的追求吗?”

    “不,这不是我的追求,陛下是天子,要什么人没有,草民模样丑陋,陛下应该去宠幸貌美之人才是。想必等着陛下宠幸的佳人一定数不胜数。”

    轩辕鉴尤不以为意的道:“那又如何,朕喜欢你的身子。”

    喜欢自己的身子?落玉气得把手中的枯柴狠狠扔进了火堆了,“我要回家,我儿子还在等着我。”

    “你儿子?你这么会伺候男人抱得了女人吗?你还娶过亲?”

    落玉不答他,他又道:“上次山中还有个丑脸的男人,他是你的情人吗?”

    想到他说的是小路,落玉撇过头去,一点也不想理他。

    “想来也是,两个丑脸的男子躲在深山中,还养着个小孩,难不成是想避开世人做一对快活的夫妻?”

    见他越说越离谱,落玉怒道:“你别乱说,他可是我弟弟,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

    “你口中的相公是谁?”

    落玉抬头瞧着他,视线渐渐朦胧,“他是这世上最俊美最聪明的男子,他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回不来,我一直在等他。”

    轩辕鉴尤眯起了凤眼,“那你为何叫朕相公,是把朕当成你情人的替身吗?”

    落玉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要生气了,但还是大着胆子说:“是又如何,与你这皇帝有何干系,我心中记得他曾对我的好,我愿意等他。”起码那时的你真的有对我好,落玉在心中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

    “朕在五年前得了一场头疾,有些事记不太清了,初次见你时,你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朕,还以为你认识朕。”他淡淡的说着。

    落玉呆呆的看着他,莞尔如被雷击,“你骗人...怎么会?”

    “你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恩,记得一些忘了一些,有时会感到空空的。”他指了指心。

    真是这样么,难怪那时他没来接自己,现在也听不出自己的声音。就那么一会,落玉便不恨他了,不恨他让他吃得那些苦,也不恨他欺辱的对待他。原来是把他给忘了,真是造物弄人,落玉一阵晕眩。

    轩辕鉴尤起身,“走,和朕回宫。”

    落玉望着不远处的他,明明这么近却如相隔天涯,哀戚的道:“陛下就放了草民吧,这是草民的命。”一阵悲凉从心底生出,就算他说出自己的身份这位高傲的帝王也不会信的吧,可能还会把他当做厚颜无耻之人,他真是见识到了无情的他会说出怎样残忍的话来伤害他。

    “草民只盼与陛下永不相见。”落玉闭上了眼睛,他都是皇帝了忘了和一个男子的纠缠对他只能说是好事。

    “朕可以命人把你儿子接来。”

    把齐儿接来!那样的生活落玉不想要,他只想和他的孩子安静的生活,他张口就回绝了他。

    这显然惹恼了皇帝,他叹了几口气,眼色有些泛红,最后道:“让你走,朕舍不得。”

    他的眼神刺痛了落玉的心,心底的声音在说:不是他的错,他只是...只是忘了自己。

    “我若不走,你…你的奴才欺负我,你也欺负我。”落玉真是爱惨了他,他才露出那样的表情就让他投降了。

    高大的男子俯身抬起他的下巴,“谁敢欺负你?”

    落玉觉得委屈把小全子给他摆脸色吃剩饭的事告诉了他,想起那恶奴才他也是一肚子的火。面前的男人再是恶劣的对待他,他是失望也会心冷,但知道他失忆后那些恨就随风而逝了。小全子则不同,他忍过一次两次不代表他会永远的忍下去。

    落玉躲在男人的怀中,两人同骑一匹马回了京城。他的全身还热着,后面的花蕾含着男人的精华,他脸一红不知为何在山洞中两人都能做那事。本来他只是告诉了他小全子的事,没想到男人眼中的心疼却让他六神无主了,他是不是又重新爱上了自己?这个认知让落玉心底涌起难言的渴望,毕竟他一直都住在他心中,霸占了他整个心底从来也没离开过。后来两人越揽越紧,他记得是那人先亲了他,一阵抵死的深吻缠绵后,男人修长的手指便抹上了他那处…将他压在地上狠狠地进入了他,要了他好多次,最后他一点力气也没了就由男人将他抱出了山洞。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