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龙阳宝鉴
    落玉试穿着几件水色长杉,肚子有些大了,以前的衣服也不太合身了。小路让御织局用最上等的南丝锦匹做了些宽松的衣裳送来,入手滑腻而有光泽,冬暖夏凉,轻薄合身一件就值千金,够普通百姓过上一辈子了。

    “这件怎么样?”

    小路看他选了件淡棕色刺绣的对襟长衫,称得如雪的肌肤更加明媚动人,赞赏道:“还没见过公子穿这颜色的衣裳呢,真好看,像仙一样。”

    落玉翻了个眼,觉得好笑,“我是说这件是最宽的,恩~穿上就能把肚子遮起来了。”

    “公子,这两天我们就搬去王爷在城西的别院,小的已经命人开始准备东西了。”

    “好想留在这啊!鉴尤一忙完公事就可以回来陪我。还有,去了边关几个月,我院中的那些花都死的差不多了,好不容易才把它们救活,我可舍不得它们。”

    “都怪那些死丫头,给公子的花浇水浇得过多了,我已经骂过她们了。”

    “我不是怪她们”落玉顿了顿,将衣服放到一边,“最近府中来了许多人啊。”

    瑞王一派近日频繁进出王府,小路作为总管,自是知道他们在和王爷商量大事,“那也无妨,公子去了别院,王爷也会来陪公子的。”

    “不去别院,我就在这,离开他我会不安。”

    小路不再多言,只道会去请示瑞王。

    轩辕鉴尤依着落玉,把洛华殿隔绝开来,除了小路谁都不准踏入一步,落玉的日常起居就由他二人包办。

    冷无言到洛华殿时,见一美艳男子于软塌上侧卧而眠。他单手杵着额头,华光可鉴的青丝披散着枕了一片,长长的睫毛下是比记忆中丰盈不少的脸庞,另一只手则放在隆起的腹上,有些怪异又美的惊人。

    落玉被脚步声惊醒,没有焦距的瞳孔立即清明,朗笑着道:“沅孑,你可来了。”此时没有半分女子的娇气,明朗俊逸的笑容,谁会相信这是个怀了胎的男子。

    冷无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睡得不好吗?走得这么轻,你还是醒了。”

    落玉摇头否认,“睡得太多了,都睡得乏了。你这么晚才回京,我都责怪鉴尤了。”

    冷无言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落玉回京的那日他被瑞王支开了,去给另一处驻军的伤兵看诊,等他回去时那抹青色的身影已经见不着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落玉的肚子会越来越大,生产时又不能去找一般的稳婆,瑞王这才放他回来,要不是因为他会医术,又得落玉信任,那人一定让他永远也回不来。

    “你胖了很多,这样才好,对肚子里的孩子也好。”

    “每日不是吃就是睡,能不胖么。”

    榻前有一紫檀小桌,桌上有黄铜的小炉煨着热水,还有清一色的白玉做的茶盒,茶具,茶盏。落玉亲手泡着香茶,同他说道:“这是我一大清早从院中的花上收集的露水,用来泡茶再好不过了。”他从茶盒里拿出几片茶叶置于茶壶内,“御贡的蒙顶茶1,我喝的不多但喜欢给鉴尤还有小路泡上一壶。”

    冷无言也是爱茶之人,赞道:“果然是天下第一的仙茶,还未泡过热水就能闻到扑鼻的茶香了。”

    落玉把煎好的水一冲,整个房中都是茶的清香味。

    冷无言抿了一口,甘甜的茶香入口,冲散了心底的苦涩。见他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看得出他是真的很幸福吧,就与他做知己也罢,只要他能这么开心,此生也是足矣。

    落玉收起了笑容,想到鉴尤提过他已经将宫中知道他蛇妖身份的人全部杀光了,他哑然于他手段的毒辣,却也没说什么,瑞王有个蛇妖伴在身边,世人要是知道了他还怎么做皇帝,于他一点好处也没有,死了这么多人只叹自己一入红尘再也难以超然世外了。

    “怎么了?好像突然不高兴了。”

    该不该告诉这位好友,落玉迟疑着,“我…其实我…”

    “公子,王爷回来了。”小路进屋打断了他的话。

    冷无言起身向稍后进来的瑞王行礼,“草民见过王爷。”

    “恩”

    轩辕鉴尤坐到软塌上长臂拥过落玉,“给公子诊诊脉。”

    “是,王爷”冷无言接过落玉递来的手,片刻后道:“一切都好,脉息平稳,胎位很正,最近可还害喜?”

    落玉答:“没再害喜了,吃得还挺多。”

    “安胎药每日都要服下,切记马虎不得。很多忌讳不得犯…”

    看他又要长篇大论,落玉赶紧接道:“拿刀,剪子之类的利器会割到孩子或触犯胎神,导致滑胎,你放心小路根本就没让我见着利器。不能去吃别人的喜酒,容易冲喜,见到双身人,则一辈子生活不顺利;也不能参加葬礼,因为丧葬是凶事,“凶冲喜”对胎儿不利,你放心我整日在府中谁会请我吃酒席啊。还要禁食鱼肉,据说生出来的孩子会长鱼鳞刺,也不得吃狗肉,不然将来孩子爱咬人。你放心我本来就不吃这些东西。”

    听他一口气说完,瑞王道:“这些你倒是记得清楚,爬高上低的时候怎么不顾忌一下?”

    落玉瞟他一眼又道:“还有兔肉,驴肉,蛙肉不得吃,食之则易动胎气,会难产。”

    “我给你配一些活血舒筋的药丸,生产时也不至于太痛苦。”

    瑞王突然问了句话,落玉黑了一天的脸。

    暮色的星空下,晚风拂面,今年好像什么东西都来得早,也熟得早,才过清明院中就有了蝉鸣。

    “公子,您看这是什么?”小路提来一大筐的东西。

    “什么?”落玉望着窗外的夜空一点也不好奇。

    “是邵洲御贡的樱桃,王爷特命奴才去内府取的。”揭开盖着的红漆木盒,露出有鸽卵般硕大浑圆的樱桃,一颗就有镜雲殿前的四五颗大,不愧是贡品。

    落玉哼了一声,不是很感兴趣。他今天非常生气,他不想理那个人了,都怨那个狂妄至极的男人,竟然问了句:胎位很正可否行房事?他当场羞得指头都红了,当着下人和他好友的面他竟然问得这么直白,再说了落玉可不觉得男子怀胎是什么有面子的事。特别是冷无言的反应,张着嘴半天都没回话,他更加肯定了是那个男人无耻才让他的好友尴尬万分。殊不知的是冷无言心疼的忘了回话,好一会后才道:只要不是很激烈就行。

    “公子,您还生王爷的气呢?您别生气…毕竟是王爷,难免…难免…”难免所求大了些嘛!王爷又高又壮,血气方刚的年纪,公子您又这么美!小路结结巴巴的,后半句没敢说出来,人家床上的事他也不好说什么,其实他一个雏儿也不懂那些风月之事。

    落玉咬牙道:“我生什么气呀,他堂堂的瑞亲王本来就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你别管我,去歇着吧。”

    “奴才告退了,公子别忘了这樱桃。”

    瑞王今夜很早就回了寝殿,脱下衣物拿过落玉手边的书。

    抬起他秀美的下巴,“气消的很快啊,还以为你又要闹一阵了。”

    落玉轻笑,“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吗?把书还我,正看得起劲呢。”

    男人挑眉,“《龙阳宝鉴》?这是当朝的j□j,看了是要满门抄斩的,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面前看这种同性互奸的淫邪之书。”

    落玉亲了亲他线条分明的侧脸,“世人皆谓此书格调甚低,我看则不然,书中的刘生好与不同的男子纠缠不清,最后落了个不得善终的下场,其实爱他的人不少只是他没有好好珍惜,终日玩弄感情,游戏人生,实属咎由自取。却不知只要一个心意相通的人便够了。”

    落玉说到情动处两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就爱惨了他,只愿和他能有个好的结局。

    “这么瞧着我,是要我做点什么吗?”

    觉察出他话里的意思,落玉失笑,“你今日都那样问了,我才不信你今晚什么都不做。”

    “恩”男人点点头,“知我者,玉儿也!”

    想法付之于行动只在转眼之间,他力气大的几乎撕碎了落玉的衣裳,把那诱人的身子抱在怀中细细啃咬,那隆起的肚子竟然更添了性感风情,助长了男人的雄心,他让另一个男人怀孕了呢,普天之下只怕只有他办得到了。

    “肚子沉了就不趴着了,虽然我爱极了从后头疼你,你也喜欢不是?”

    他说的实在下流,落玉呜咽着,配合的送上了胸前的两颗红茱萸,男人毫不客气的吞下再吐出。除了自身碍事的亵衣,俩人赤条条的抱在一起。

    轩辕鉴尤垫了个软枕在他身下,卖力的用手指给他扩张着,只有扩到最大他才敢进去。

    “够了…鉴尤,进…进来,啊…”

    男人饱满的额头上流下了汗珠,粗嘎着道:“不行,才进去了三根手指,再等一会儿。”

    “进来好不好…我受不了了…”

    翻搅出的红肉刺激着怒胀的男人,终于等到他适应了四根手指,汁液流了一手,才缓缓的送了进去。

    高度契合的身体不快不慢的动着,怜惜着下头大肚子的男人,九浅一深还是满足了彼此干涸好几月的身心。

    只做了一次轩辕鉴尤就退出了他的身子,随后说着情话,相拥睡去。

    1蒙顶茶:是蒙山所产各种花色名茶的统称。早期的贡品,大都为细嫩的散茶,品名有雷鸣、雾钟、雀舌、鹰嘴、芽白等。以后又有凤饼、龙团等紧压茶,后来又出现甘露、石花、黄芽、米芽、万春银叶、玊叶长春花色品种。其中石花、黄芽属于黄茶类,其余属烘青绿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