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章 揽玉高楼
    远处的易川河在晨曦下闪着动人的华彩,落玉看得入迷了,他双手扶着彩绘暗刻的护栏,身姿不凡,风儿吹起衣决和黑发,让人以为一不小心他就要乘风而去。

    每一日他都要来揽玉楼,这样一座数十丈的高楼,凝集了东晟皇家御用巧匠以及来自西域、月阑、扶丹等国的建楼好手,远看楼中有楼,布局精巧,鳞次栉比,扶梯和楼檐装饰的极近奢华之能事,彰显瑞王的无上恩宠。起初轩辕鉴尤都陪着他来,俩人相偎在高楼上如神仙眷侣一般夺人眼球。一个月了,他的新鲜劲儿还是没过,瑞王公事繁忙就命下人仔细瞧着他,两丈之内必有人伺候。

    下了楼,七八个丫鬟小厮连忙跟了上去。落玉在府中瞎转,他去哪那些下人便去哪。日日这么跟着,他也有些烦了。

    “别跟着了,我就在花园转转,我一个大男人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

    下人惶恐的垂着头,无人敢吭声。

    王府中的花再是娇艳再是种类繁多,天天看也腻了。落玉便去逗弄池中的锦鲤,他坐在池边朝鱼儿丢着饵食,不时又俯身玩着水,把下人们都吓坏了。

    “公子,不要靠水那么近,危险着呢!”

    “是啊公子,要不去亭中坐会,奴才命人给公子装备舞乐。”

    “你出什么主意,公子不喜欢舞乐,要不奴才去把内府送来的几样新玩意儿给公子玩赏,京中贵族现在都流行这些。”

    “哎呦,公子您怎么把鞋脱了,现在天还凉着呢,快穿上,穿上可别着凉了。”

    落玉雪白的玉足在水中划着圈,这些下人怎么会知道他爱水的很,难为他们劝得苦口婆心的,落玉玩的欢,还把水花拍打起来,鱼儿刚开始都受了惊,后来被水花吸引跟着前来嬉戏,围着他的脚游来游去,逗得他哈哈大笑。起了玩性还把脚伸长了去拨弄远一些的水草,颤颤巍巍的好像要掉下水了。

    下人们一个二个扑通扑通的跪下来,口中喊着使不得使不得。落玉没了兴致,闷着声穿鞋,瞪他们几眼回了洛华殿。

    “公子,您回来了!”小路讨好的递上酸梅。

    落玉不接,“你这个大总管这么忙,府中都没人陪我了。”

    “小的不敢,这不处理完事情就赶着来伺候公子了。”

    “不必了,你忙你的。”

    小路搔搔头,公子现在脾气大了不少,以前君子一样温润的人突然间变得爱发脾气了,对琐事诸多挑剔,一会说饭菜做的不合胃口,一会又说外头仆人说话的声音太大,嚷得人心烦小睡也不安心,他出去一看,外面明明没有人,就算有下人经过谁活腻了敢在瑞王的寝殿喧哗。特别是喝安胎药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吓人。虽不恶劣还是把下人们弄的够呛。据闻妇人怀胎时也会性情大变,焦虑不安,想到这层小路打了个冷颤。

    “公子,您瞧树上的那几只鸟,镜雲殿后有几棵樱桃今年熟得特别早,都是些贪嘴的货。”

    “樱桃?只闻其名,还未吃过。那些鸟是黄莺,据说黄莺特别喜好啄食这种果子,因而又叫“莺桃”

    “公子您没吃过樱桃!?那也太可惜了,酸酸甜甜可好吃了。”

    “是吗?”落玉笑着道,“我们去看看吧。”

    镜雲殿后有四五棵樱桃树,树上结着些果实,珍珠般大小,色泽红艳,落玉一看爱不释手。

    小路这下后悔都来不及了,落玉脱了鞋爬上了一棵树。小路怎么劝他都不下来。

    “你也太大惊小怪了,这树还没及腰了,等我采够了就下来。”

    “好主子,您可别吓我!你想吃,奴才给您摘,您快下来吧,天色不早了,王爷要是知道了非要责怪奴才不可。”

    落玉将摘下的樱桃递给小路,“鉴尤忙着呢,他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您小心点,太高的就别摘了,奴才可担待不起!”

    轩辕鉴尤冷着脸站在不远处,看着落玉赤脚爬在树枝上摘着樱桃,那人儿已经怀胎四个多月了,仔细瞧的话能看得出他小腹已经有些微微隆起。狭长的凤眼一跳,大步走了过去。

    一边伺候的下人被他不着声色的遣退了,就剩落玉和小路还在对树上的樱桃挑挑拣拣的。

    “这颗好公子,又大又红保定甜,这个留给您吃,小的我吃,哈哈哈。”

    “我看看,这个啊…”

    一回头就看见了小仆身后的男人,接触到那凛冽男子的目光,落玉像做了错事一样,踌躇的抓着树枝,直觉告诉他,男人不高兴了,很不高兴。

    小路手中的樱桃撒了一地,唯唯诺诺的叫了声王爷。

    “鉴尤,抱我!”落玉张开了手臂,甜腻得喊了一句。

    轩辕鉴尤一把将他抱了下来,那双玉足踩碎了地上的果肉,喷溅出的汁水凉凉的,惹得落玉轻哼出声。瑞王皱眉,抱起他沉着脸回了寝殿。

    “胆子愈发大了,还敢爬树。”

    华丽的寝殿内,大床上有两个暧昧的身影。落玉吃着男人的巨大,嘴边流出许多口水,口齿不清的说了几句。

    轩辕鉴尤看得出他在争辩,捏住他的嘴,退出巨大,“起来,天色不早了,早些就寝吧。”

    落玉才吃了半刻钟,最近他都用口舌取悦男人,一张小嘴练得厉害的很,早习惯了巨大在空腔中翻弄的感觉,这么快就退出了立马有些得不到满足的感觉。

    他爬上了床,望着身边闭眼的男人,一时火起,把锦被扔到了地上,绝艳的小脸气的发红。

    轩辕鉴尤早习惯了他现在的脾气,俩人相处时落玉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他也随着他,毕竟男子怀胎心中会有恐惧,害喜也不好受,他要不把天拆下来他都宠着他。不过今日可是他爬了树不顾自己的安危,他还没和他算账呢。

    落玉脾气见长,他知道瑞王宠着他,坏心一笑,拾起地上的被子,爬到男人身上,把两人盖了个严严实实。

    被子里头落玉可不老实,他解开男人的亵衣,一路吻着他壮实的胸肌向下直达结实的腰杆,故意吻得煽情,抬头一看,男人还是闭着眼。落玉心道我看你还睡不睡了,细手掏出了火热,明明都大了呀,肯定是在装睡的。

    落玉又吃了起来,从端口到蘑菇身小心的吃着,男子的麝香味迷醉着他,他的一切他都狂热的喜欢着,爱恋着,吃的忘情,身后的花蕾都流出了汁水。

    难耐的空虚要逼疯他了,嘴里是满足了,后方却好久没得到滋润,激得他一遍吃一边喊出媚叫,他好想坐上去又害羞的不敢,也怕伤了腹中的孩子。

    正天人交战间,轩辕鉴尤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恶狠狠的道:“蛇本性淫,这话真不假,肚子都大了还想着勾引我!“

    落玉快哭出来了,“还不是因为你,每晚都要我含你的……什么时候勾引你了,不要辱没斯文。”

    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男人扬眉不语,他知道落玉就是这样的人,外表斯文如玉,他也真的是如此,不过在床上的时候,那种被挑起来的妖冶风情是任何一个女子都比不上的,纯洁的放荡只因为他是蛇妖的关系,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定会如君子一样淡薄。瑞王只道捡到了宝,哪个男人会喜欢一条死鱼,做起来毫无乐趣可言。

    手指送了进去,诱惑的低沉嗓音道:“下头胀得不行了,每天都想抱你,只是你这肚子,怕伤了我们的孩儿。”

    灵活的手指持续进入又抽出,里头又热又滑,知道他这儿的妙处,轩辕鉴尤真想抱着他尽情舒缓情潮,可他是个自制力强的恐怖的男人。他一遍遍不厌其烦的亲吻着落玉的肚子,两根手指在花蕾处戏弄,技巧而高明,落玉咬着枕帕舒服的喊叫着,那被按压的凸点让他意乱情迷。

    “以后还敢不敢爬树了,还敢不敢了?”死按着那点操控他所有的情绪。

    “啊…唔…不敢了,不敢了…再多摸摸…啊”

    “喜欢吗?喜欢我这么摸你吗?”

    “喜欢…好喜欢,好舒服…”

    他诚实的表现男人很满意,捉住他开合的香甜小嘴慢慢交缠,唾液连到了一起。

    没过多久落玉就泄了,迷迷糊糊中睡去了。轩辕鉴尤□立着,温香软玉在怀,看得到又摸得到就是吃不到的滋味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他硬生生压了下去,可见宝贝落玉到了极致。

    ------

    小路开了密室的门,朝地上的山儿看了眼,“还没死呢?真是命大。”

    影风喝着茶道:“王爷没让他死,他就死不了,千年人参养着呢。”

    小路用脚拨了拨山儿,看到下方那狰狞的伤口处结了痂,人一直没醒,“千年人参给他?太浪费了吧!”

    “王爷还没扒了他的皮呢,先养着,养的差不多了也让他试试泼盐水的滋味,也是他人傻敢动王爷的人。你可别在公子面前多嘴,一个字都不能说。”

    “我哪敢说啊,公子心善肯定会替他求情,我巴不得他多受些苦呢!这些阉货没一个好东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