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章 大漠狂沙
    瑞王此行为避南国耳目只带了两架马车,十个护卫,深夜时分从王府后门而出。圣京距西陲千里之遥,越往西越是荒凉,环境艰苦,官道沙石密布,秋风肆虐。顾着落玉的身子,一行人走得并不快,一个半月后才到安西1的鹙洲。

    已过了霜降,天空飘起了雪花,院子里积了薄薄的一层,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小路下了楼,去客栈的马厩处张罗着让侍从把马车里的物什搬进客房。

    “怎么冷成这样?”瑞王往落玉身上又加了件赤炎貂裘的大氅,大红将那张苍白清丽的面容称得多了些华丽的艳色。

    “外头都下雪了,能不冷吗?”放下手中的暖炉,握上他递来的大手。

    “等雪停了再走,再往西可就是大漠了,你这样的身子受得住吗?”炙热的大手探进里衣摸上微凉的小腹,粗嘎的声音又道:“一个多月了,可想过安抚下相公?”

    落玉轻笑出了声:“你就不怕我会大了肚子,十个月后给你生个一男半女。”才说完,就想咬了自己的舌头,都是男人说这些干什么?看来后面出血的事还让他缓不过来。

    男人捏住他纤细的腰肢,“有何不可,你要真能生,我还求之不得。”

    落玉红了脸,推搡着,“别捏,别捏,痒的紧。”

    男人放过他的腰,伸手解了他的发束,一头黑亮的青丝披散下来,“玉儿身子弱就先不用那处了,用这可好?还记得它的滋味呢。”边说边摩挲上落玉红艳艳的小嘴。

    他若想要,怎会不依了他,一番痴缠,两柱香的功夫房中才没了动静。

    客栈老板携了小厮端来温鼎2和面食,小路唤住了他:“老板,这些东西交给我们,我们自会端上去给主子。”

    “小哥,这东西烫着呢~还是我来吧,免得烫到您了。”

    “老板,你看这个够不够?”从怀中掏出个金灿灿的大元宝,引得那老板两眼发直。

    “够够够,小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哎呦,请请,您请~”将食物放在院中的石桌上,接过元宝,忙塞进嘴里咬了下,笑呵呵地拉着小厮退下了。

    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厮扯了扯身上的旧棉袄,一双小眼不时回头望着楼上的灯笼,“唉,可惜了!那晚这些贵客来的太晚了,我早睡去了,还想着能见到打更的陈二说的那个美人呢。”

    “你别说,楼上的那二位都美,特别是那个身子弱的,呦~别提了!那小脸看得我真是…”

    老板拿着金子把玩了会才爱不释手的揣进衣里,喝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还不给老子规矩点,就咱们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有这种贵人把咱们楼包了,就是天大的福气了,美人顶什么用?还是金子和老子亲些,走,都给老子干活去。”

    ——————

    温鼎在火炭上冒着热腾腾的白烟,里头鲜美的汤汁配上小菜和肉丝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落玉拉过小路,道:“真香,还没吃过这样的。别忙了,坐下一起吃。”

    小路连忙从凳子上起来,“奴才不敢,奴才们都去楼下吃,王爷和公子慢用。”

    “别走啊,就我们两个人吃有什么意思,隐痕你也坐下。”

    “属下不敢”隐痕跪了下去,头都不敢抬。

    “坐”瑞王开了口,简洁而威严。

    “鉴尤,要不我们也去楼下吃吧,还能赏雪,多有意思。”

    “外头冷,受得住吗?”

    “恩,吃这个应该就不冷了。”

    十三人坐在客栈的大厅里,温鼎里的热汤咕咕的响个不停,窗外的飞雪洋洋洒洒的落下,还未到年关已有了几分年味。

    落玉给小路碗中夹了很多菜,那小子一向嘴馋,有主子爱护美食当前,只吃得满嘴流汁。倒是十个护卫,此生头一次和瑞王同桌用膳,十副碗筷都放的整整齐齐的,大家不时互相望望,拘谨的很。

    看他们异样,落玉道:“你们怎么都不吃啊,快些动筷子。”

    “吃”

    瑞王一声令下,众人如操练一般拿起筷子开动。

    落玉咬唇而笑,夹了些菜给那冷然的男人,还不是他一向冷冰冰的样子,手下的人都怕他怕的要死。

    几个小厮在柜子前假装擦着酒坛子,喷火的淫目直勾勾的看着落玉,只怕在脑海中已将其剥了个精光。

    轩辕鉴尤皱着眉峰,向隐痕使了个眼色,隐痕会意轻点了下头。

    -------

    第二天天还没亮,将行装打点了番,继续向西而去。

    出了鹙洲城门,隐痕骑马追了上来,瑞王挑开车帘,隐痕道:“启禀主子,事情都办妥了。”

    瑞王点点头,放下了帘子。

    城中最大的福云客栈被一把大火烧毁,掌柜和小厮都葬身火海,几个小厮还被人活活挖了眼睛,最奇的是打更的陈二被人敲了脑袋,醒来痴痴癫癫的,想必是看到些不该看的。这一件悬案让当地的父母官毫无头绪,多年以后都悬而未决。

    他们的目的地是东晟边关的驻地,离此还有四百里的恪洲。那里再往西五十里就是小国硫铩,再往北就是月阑和扶丹,真正的军事重地。恪洲黄沙漫漫,苍凉雄奇,多国人混居,汉人还不足一半,因有大军镇守,来往的都是些有身份的生意人,民风还算朴实安定。

    如此又行了两日,到了笼阳县休整。此地到处是戈壁荒土,比起鹙洲偏僻了不少,县城里有些空寂,人不多,大风不时将黄沙卷来,因而人人都蒙头盖脸的,来去匆匆。

    稍事停留了会,补充了水和食物又上路了。

    不远处,贫瘠的一处绿洲旁有一座破败的茶肆,一个人也没有,老板是个年近古稀的老头,拿着快抹布擦拭着桌上永远也擦不完的飞沙。

    老头停住了手中的活计,看着华贵的马车从他身边走过,骑马的十来个男子都很是英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小地方的人难免看得出神了些。回过神来,脸色一变,忙挥动起抹布,嘴里大喊:“喂~你们停一停,停一停,可不能再往前走了。”

    看没人理他,老头干脆跑上前去,气喘吁吁地拦住了去路,“我说你们不要命了,可不能再往前走了。”

    “何事?”

    隐痕下了马,走到马车边,道:“主子,一个老头拦住了路,说不能往前走了。”

    “你去问问”

    “是”

    隐痕走到老头身边,“老人家,为何不能往前边儿走了?”

    “唉,我说壮士,一看你们就是外头来的人,你们啊不知道,我们这笼阳县去恪州的路,霜降之后这一个月都不能走啊。”

    “为什么?此处可是去恪州的必经之路,不从这走从哪走?”

    “可不能走,前边过了那个小山头,看到没,就是前面那个,那里啊…有妖怪。”老头指完山头,四处看了看小声的说道。

    “妖怪?”

    “是啊,从前两年开始,那妖怪一到深秋就出来作怪,专吃过路的行人,哎呀,以前这儿多热闹啊,自从那妖怪来了以后,每到这段时间一个人都不敢往这过。”

    隐痕摇摇头,转身去回报了。随后上了马,丢下些钱财,向西而去。

    “你…你们没听见我说的,有妖怪啊,别去,你们别去。”

    回答他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沙。

    过了那个山头,一些年代久远的石像标识着去官道的路。这儿靠近大漠,十分燥热,只有无垠的黄沙。真是大漠浩瀚无疆边,狂风骤起金浪翻。一行人走走停停,马儿都受不了需要喝些水解解渴。

    落玉下了马车,给马儿梳理了会毛发,本来极乖的马突然骚动了起来,不安地嘶叫着来回走动。

    “怎么回事?”

    轩辕鉴尤养得这几匹马不是凡品,能通人性,平日都非常温顺。落玉没答他,望着远处的黄沙出神。

    “要起风了,看来真是不太平。”

    “什么?”

    刚想问他,一阵邪风毫无预兆地吹了过来,眨眼间的事,风将人马卷起,伴着铺天盖地的沙石,一会就安静了下来。

    小路揉着酸痛的腰,坐起身来,“怎么回事啊?”拍了拍脸上的沙就看见他家公子背对着他。

    “公子,您没事吧?”

    落玉道:“没事,你去看看隐痕。”

    “公子我没事,属下…”他的头撞的不轻,流了很多血。

    “躺着吧,风把我们和王爷吹散了,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了。”

    隐痕急忙起了身,遍地都是衣物和马车的残块,果真只有他们三人了,“属下去找王爷,公子…”

    “啊…那是什么!”小路大叫着。

    一只有马车大的红色巨蛇向他们飞快的爬了过来,那鲜红的鳞片,灯笼一样的眼睛,不是妖怪是什么?隐痕虽然是高手,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妖怪,早吓得忘了拔剑。

    那厮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露出尖利的毒牙,它一张口,一阵腥风扑来,臭不可闻。

    “呵呵,好几天没吃到新鲜的肉了,都快馋死我了,把你们吃了也好去个凉快点的地方过冬。”巨蛇口吐人言,交叉的信子嘶嘶作响。

    “你有几百年的功力不好好修行,做这伤天害理的事不怕上天怪罪么?”

    那蛇一双金色的瞳仁冒着骇人的寒光,“我说怎么闻到些熟悉的味,原来是同类啊,看你元气这么弱是失了内丹了吧,也好,等我吃了你的肉喝完你的血又能增加些修为了。”

    听到那蛇说同类,小路和隐痕都有些懵了,这是何意?

    “你想吃我恐怕没那么容易,可惜了。”

    “什么可惜?就凭你?你是我的对手吗,我可是沙蛇,这是我的地方。”说完巨齿向落玉咬去,落玉轻巧的避开了,没了内丹法力也减弱了不少,要想脱险只能显出真身了。

    小路昏了过去,他家公子变成了条青色的大蟒,隐痕也吓得不清,跌倒在地上。

    两条粗大的巨蛇在一起缠斗,狂风呼啸,蛇身相撞的巨响震得地都在摇晃。毕竟沙蛇和落玉相比,修为差了不少,很快那蛇就处于下风,被咬住了脖颈而亡。

    青蟒化作人形,按了按小路的人中,见那人醒了又扶起了隐痕,叹了口气道:“你们不必怕我,我虽然是蛇妖,却不曾做过什么坏事。我想这是老天爷注定了的,瞒也瞒不了。”

    小路抖着身子,过了半响,说道:“小路知道公子是好人,公子这么好的人就算是…也一定是善良的…小路不怕,隐痕你呢?”

    “公子今日救了我们,要不是公子我们早被吃了…公子放心,隐痕是知恩图报的人,不会对别人说起的。”

    “王爷呢,他也不说吗?”落玉反问他。

    小路拉了拉隐痕的袖子,道:“还犹豫什么,不说,谁都不说。”

    “恩,不说。”

    落玉挂着笑,“走吧,我们去找王爷他们,有我在很快就能找到他们。”

    三人深深浅浅的脚印很快就被黄沙埋没,连那作威作福的沙蛇很快也会被无尽的黄沙掩埋。

    1安西:位于东晟的西部地区,请参考唐朝的安西都护府,我就是参考的这个,东晟的管制和宫殿名字也参考了大唐的大明宫。

    2温鼎:火锅,古代贵族用青铜或者黄铜,普通百姓用陶土烧制的器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