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落梅轻染红艳
    白露1为霜,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

    天气渐渐凉了起来,绵雨依旧断断续续的下着。清晨,王府的树梢上可以看到凝结的露水,雕梁画栋的屋檐蒙上了一层紫色的薄雾,仿佛是到了烟雨的江南。

    小路整理了落玉身上的薰貂裘衣,手提鎏金暖壶,说了句:“好了,咱们走吧!”

    从月初开始,谒安阁这边总传来嘈杂的声响,晚上倒没什么,天一亮就劈里啪啦的,动静大的很。

    落玉道:“为何神神秘秘的?非拖着你去看看究竟不可,看你还瞒着我。”

    “好主子,可别在王爷面前说我多嘴带您来这,王爷不说,奴才哪敢说啊,您去看了就知道了,还不是王爷疼您。”

    两人走了快一刻钟,只见谒安阁前人来人往的,有人不时推着木车拉着些东西进去,有的则背出一筐筐的土,上百个人在忙活着。

    落玉看到在忙前忙后的季若华,走向前去,“先生,几日不见原来你在这啊,我还以为你回边关了。”

    季若华把手中的一卷图纸收入袖中,面上带着一贯的笑:“青舒怎么来了?这惊喜只怕都瞒不住了。”

    “什么惊喜?你在这做什么?”

    他指了指面前的深坑,道:“青舒好福气,王爷命我督造二十丈的高楼,待高楼落成站在楼顶便能望见京城外的易川河,如此气势恢宏的楼宇要在短短两个月内建好,王爷费的财力苦心不浅啊!”

    落玉面上一红,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有劳先生了,在下对修砌房舍楼宇很少涉猎,叹帮不上什么忙。”

    “青舒别这么说,这的能工巧匠一应俱全,就是这雨~雨总是这么下会耽误工期的,我也只能想办法尽快解决地基渗水的问题,不然只怕王爷会怪罪下来。”说完那双细眸里别具深意的带着抹笑意。

    落玉自然是不想让他为难,回去后,仰望了飘着小雨的灰色天际好一会,趁着没人化作青烟飞回了水府。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他师父要去天外天九日也就是要九年才回来,心中连连向师父赔了不是,他壮着胆子偷走了聚雨杯,那是上古水神共工的遗物,他是河神的弟子,得水族真传,用聚雨杯兴云布雨,收雨放晴不在话下。

    一个靛蓝的小杯从河底飞入空中,很快四面的雨都汇入了杯中,那杯子像没有底一样,收了无穷的雨水,又飞回河底,直飞到落玉的手上。

    季若华看着忽然晴朗的天空,上边挂着轮淡淡的彩虹,他面上带着了然于心的笑,活像只狐狸,暗叹道:还是个不得了的妖精呢!不是蛟就是蛇,就是太蠢了些!

    ------

    单禾兰芷的死讯在半个月后传来,在被带回南国的三天后,于皇宫中三尺白绫结束了一生不幸的命运,哪怕她生在皇家也是命比纸薄。

    瑞王听完影卫的密报后,面上没有太多表情。

    一旁的季若华思附了会,道:“单禾辉桀一定不会就此罢手,王爷要早做绸缪才是。”

    瑞王双手交握,隔着白玉扳指,骨节啪啪作响,“你先回西关,命大将军卢骏调十五万大军屯守边关,扶丹一向和南国交好,一定会趁机偷袭。至于南国,本王早命莫恒飞前往皖南道领兵抗敌,五十万大军势如破竹。”

    “王爷真是千古一遇的神才,这等熟知兵法,调兵遣将,一定能大败南国和扶丹。只是…给公子建的楼…”

    “本王再派能人督造,你先去吧。”

    季若华拱手行了礼,施施然退下。回到房中,从怀里掏出一块破旧的方巾,有许多年头了,巾帕上的丝绒都打了结,缠在了一起,上面糊着些陈旧的斑驳血迹。往事一幕幕浮现出来,他将方巾埋在脸上,细细地嗅着,贪婪而沉迷,似乎还能闻到那个人的味道。

    ------

    皇族的秋宴在万寿菊簇拥下的御花园举行,万寿天灯衬着灯后的金丝万寿宝联,伴着宫檐下助兴的韶乐2,营造出了华贵而喜悦的气氛。这只是皇室的家宴,皇室子弟宗室诸王才能出席的宴会。

    皇后文萱舞也首次在宴会上露了脸,模样端庄秀美,灵动标志,一袭明黄真丝金凤衣袍,外披五色霞披,虽年纪尚轻,眉眼间也有了几分母仪天下的气势。

    众人则不时打量着瑞王身旁的青衣美人,摄政王还是第一次带身边人赴宴,谁都要多瞧几眼。

    太后如蛇蝎的目光狠狠地看向瑞王,就在一个月前她的胞弟被这人活刮于宫门前,国舅府一家老小上百人一夜之间死于非命,她堂堂太后的母家被诛杀而尽,她如何不恨,只盼有朝一日能吮其血,噬其肉。

    轩辕昊给母亲敬了杯酒,她的敌意太明显,让他害怕了起来,“母后,儿臣敬您一杯,愿母后永享安康!”

    太后冷哼了声:“安康?哀家还有什么安康可言,只怕是太后之尊也会死得不明不白。”

    “母后说的哪里话,今日是家宴,不说那些不吉利的,来,儿臣陪您干了这杯。”

    她推开了太监奉上的酒,“哀家身子不适,国师,回仙居殿替哀家做做法,超度下枉死的怨灵。”

    座下的宗室皇亲哗然,这不明摆着挑衅瑞王嘛。

    冲灵子一向是太后的心腹,就算家宴也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呵呵一笑,“做法是贫道分内之事,定会为陛下祈福为太后祈福。太后凤体不适请速移驾仙居殿,贫道以明花法器加持,为太后分忧。”

    太后的凤驾一走,宴席还是照旧。宗室皇亲起身给瑞王敬酒,把落玉围在了外边儿。这时走来个娉婷的女子,蓝衣薄纱,她婀娜的走到落玉面前,手上抬着杯酒,浅笑含娇。

    “公子,许久不见,岚儿有礼了。”

    “是你!真是好久不见了,那日你我一别有好几月了。”

    得见故人,落玉自然高兴,端起酒杯一同共饮。

    “你怎么会在这?”

    “实不相瞒,国师是我义兄。”

    “他是道士…那…他知道你是?”

    岚姬笑道:“自是知道的,哥哥他一向怜惜我,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来凡间孤身一人,也亏得遇到他,给了岚儿一处安身之所。”

    轩辕鉴尤望着不远处在繁花下交谈的二人,唤来了掌事太监,“那女子是何人?”

    太监回道:“禀王爷,她名唤岚姬,是御赐的一品诰命夫人,国师之妹。”

    轩辕鉴尤冷然的应了声,那太监急忙退下了。

    落玉与岚姬正相聊着,回头望到了身后的瑞王,回他一记绝美的笑靥。向岚姬点点头,回到了男人的身边。

    金龙大桌上的轩辕昊早在看到落玉的时候就心痒难耐了,久与太监厮混早识得男子的滋味,碍于瑞王在他根本不敢有什么动作,只得喝着闷酒。

    “皇上,少喝点吧,龙体要紧!”文萱舞将酒壶拿开,温柔的劝阻着。

    “滚开,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敢管朕?”轩辕昊夺过酒壶,又倒满了一杯。

    “臣妾不敢,皇上赎罪。”

    轩辕昊酒过三巡,如炬的目光不时打量着远处的落玉,那瘦弱的腰身捏在手中又是怎么的光景?早将山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

    “困了吗?”轩辕鉴尤摩挲着他滑腻的脸蛋。

    落玉枕在他腿上,轻轻摇了摇头,温润的眸子映出他清癯而有几分严厉的面孔。他的嘴角总是绷的紧紧的,只有偶尔动情的时候才会展露欢颜。

    男人拿开了那只轻扯他嘴角的手,“玉儿,随我去西关可好?”

    “西关是在大漠的深处,鉴尤为何要去那边?”

    “天下就要大乱了,战事一触即发,前有扶丹后有南国,朝中又无太多可用之人,我不得不去。”

    落玉抱紧了他的腰,“你去哪我就去哪,死也不会和你分开。”

    “恩”

    挑开帘子吩咐了声,车夫轻扬鞭子,马儿撒开蹄子朝王府而去。

    ------

    落玉看着手上的亵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亵裤上染着点点血迹,虽不多却如红梅般晕散开来,怎么看怎么像女人的葵水。落玉呆愣了好一会,疯也似的跑去书房拿了本医典。上曰:有血流出,下腹酸痛,浑身无力,典型的来经之兆。

    落玉闭上眼,手中的书掉落到地上。从几月前被近了身,亵裤上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些血丝,刚开始他以为是后面受伤出了血,也没怎么在意。直到今早,那羞人的地方...甚至...甚至自行流出了几滴温热的血来。

    落玉颓然的抓着青丝,再低头审视着平坦的两点,腿间的肉芽,自己怎么看都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子。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落玉将亵裤塞进被子里自言自语着,而后蒙头大睡,只盼这真的是梦一场。

    “公子...该吃午膳了,快起来。”

    小路拎着食盒,他可是兴奋的紧,只要王爷不在,公子都让他一起吃,御厨做的菜就是不一样,鲜美之极,可比厨娘做的好吃多了。

    “公子,今日怎么睡那么久?昨天您吩咐奴才提醒您今日要去园中画鱼呢。”

    落玉道:“去,给我找盆火来。”

    小路看了看屋外高照的太阳,“公子您冷吗?我瞧今天热着呢。”

    “是,我冷,很冷,去找火来。”

    “好好好,奴才现在就去,可别冻着了。”

    过了会,小路抬来了一盆热碳,“公子,火来了,快下床用膳吧。”

    “你拿去吃吧,我没什么胃口,想歇会。”

    小路退下后,落玉慌乱地将亵裤扔进火盆中。他按着狂跳的心,这不是在做梦,后头真…一个男子真如女人一般出血了。难道是因为失了内丹的关系?或者是生病了?落玉越想越觉得可能,不然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流血,哪日再回水府吃几颗师父的仙丹一定会好,遂即连忙安慰起自己来。

    睡了一觉,醒来时轩辕鉴尤已经在床边了。

    落玉猛然想起花蕾流血的事,顿时感到又害怕又震惊,今日可不能再欢好了,万一被这人发现那该怎么办?

    “怎么了?”轩辕鉴尤掀开了被子,又问:“明明都醒了,为何又将脸盖住。”

    “没...没什么,做了个噩梦,梦到我...流血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恩。明日打点好行装,要去西关了。”

    随后他抱着他一同入眠,一夜相安无事。之后落玉还暗自庆幸着,实则是男人看他脸色不好,不想让他太累了。

    两日之后,瑞王带了些随从轻装前往西关。

    1白露: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九月八号左右。

    2韶乐:一种集诗、乐、舞为一体的综合古典艺术。多用于皇家宴会、祭祀、朝会。是宫廷音乐中等级最高、运用最久的雅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