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9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第9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作品:至尊蛇受 作者:夜已成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娘娘可好些了?”戈月抬了药放到了案几上。

    单禾兰芷掀开了身上的天青色祥瑞麒麟送子锦被,戈月忙递上了药。

    “冷大夫施过针后感觉好多了,真不愧是当世的神医,本宫以为这心疾是药石无灵呢。”说完一口饮完了碗里的药。

    “娘娘自会洪福齐天。冷大夫说了只要一连施针数月必见成效,娘娘的心气凝滞是天生的,他有灵药可药到病除。”

    单禾兰芷抚上了那锦被,做工精良的送子图刺痛了她的眼。心思细腻的戈月又岂会不知主子的心思,安慰道:“娘娘只要调理好身子,一定很快能为王爷诞下麟儿的。”

    幽幽的叹了口气,“王爷无心床第之欢,不知是嫌弃本宫美貌不够还是他本就是一无情之人。”

    “娘娘乃天下第一美人儿,王爷也时常夸赞娘娘姿容,许是王爷忙于朝政。”

    “你我主仆二人就不必说这些台面上的话了,以后本宫不想再听到这种话。”手指紧紧地抓住了被角。

    戈月急忙讨饶,她一向点子最多,大眼滴溜溜直转了会说道:“娘娘可曾听过西域春檀?”

    “你是说...?不可,我和王爷本就是夫妻。本宫何等身份,且不说是摄政王的王妃,单是我南国公主之尊又岂能用那些下作的手段。”单禾兰芷连连摇头。

    “娘娘,您想一想,只要您怀了世子,王爷待您必定不同往昔,这王妃之位更是撼动不得的了,他日王爷登上皇位,娘娘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世子也就名正言顺入主东宫。”

    “话是没错”她何曾不想要一个自己和心爱之人的孩儿,想到入府已满五年还无所出也实在是心头的一块病。

    戈月知主子性格有时过于优柔寡断,接道:“这檀香药性奇特,并不似一般药物伤身,据闻还能使男子阳气日盛,精龙活虎痴迷鱼水之欢,娘娘就不要再犹豫了。”

    过了许久,单禾兰芷眼中露出坚毅之色,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天刮起了大风,还算凉爽。在床上躺了几日,落玉眼睛又回复了清明。借着难得的好天气,落玉下了床去给院中的几盆花草浇水。

    小路从花匠处拿了些花苗过来,有芍药、四季杜鹃、牡丹、山茶等。他把这些花种用簸箕装好,乐颠颠的来到了落玉身旁。

    “公子,咱们把这破败的花墙整理下种些花吧!今早听得公子问起院中花香小路就记下了。瞧,这都是我管花匠要的。”小路把簸箕往地上一放,挑了些拿在手上,“我看都差不多,就每样拿了些过来。”

    落玉放下洒壶,拿了棵花苗道:“这是素有花中君子,空俗佳人之称的兰花,咦~还是一株春兰中的翠一品,真是难得。”

    小路看着落玉对那株兰草爱不释手,说道:“公子真是有学问,对花花草草都这么有研究。哎呀,想起来了,偶然听花匠老四说过京中有一珈岚轩,轩中种满名品花卉,皆是天下少有之物,京里雅俗之士时常去那观赏。公子我们也去瞧瞧吧。”

    落玉一听,京中还有这么个好去处也是动了心,说道:“如此,咱们把这些花种了后便前去。”

    轩辕鉴尤数日来劳于国事。江南正值多雨之时各地频发水害,百姓苦不堪言。又加详庆太后的外戚多年盘踞江南一代,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赈灾之事重大着实让他下了好一番功夫,忙了一夜现下才得空回府。

    薛福在一旁伺候瑞王用午膳,等主子用的差不多了,呈上真丝手帕,低声说道:“王爷,奴才有事要禀告。”

    “说”瑞王擦拭后,丢下帕子。

    “落公子不知是犯了什么病,好几日都下不得床。王爷放心,公子的好友冷大夫已经给公子诊治过了,想来也无碍了。”

    轩辕鉴尤神色如常的说道:“既是无碍便退下吧,本王还有奏折要看。”

    “是,是”薛福行了礼正欲退下,迟疑了会说道:“王爷,刚刚落公子差人来说想去府外逛逛,就去珈岚轩赏花。”

    “派几个人跟着。”

    得了首肯薛福赶紧说道:“奴才知道,奴才先告退了。”

    等薛福退下后,轩辕鉴尤合上了奏折,不知为何竟是无半分想看的意了。

    “公子快看,那就是珈岚轩。”小路兴奋的大喊。

    一座雅致的三层小楼修筑于护城河之上,翘尖儿的屋檐上粉彩雕刻着花纹,窗棂别出心裁看得出是出自巧匠之手,特别是楼前宽阔的地上种满的珍奇花卉已经彰显了雅致。

    门头上行笔洒脱的“珈岚轩”三字雄浑中又带着几分婉然若树,别有一番风味。

    门前黝黑魁梧的大汉伸手挡住了去路,“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小路奇道:“能是什么人,自然是来看花的了。”

    大汉挑眉,“名帖呢?”

    “名帖?赏花还要名帖,没有”小路拉着落玉要闯入,几个汉子从楼里走出面色不善。

    “没有名帖还想进去?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还不快滚。”

    “呀,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知道我们是哪位府上的吗?说出来你可别尿裤子。”小路毫不服软的瞪着一群汉子。

    “哈哈哈哈哈哈,哪位府上的啊?瞧你这豆芽身子,下面可有碗筷粗啊?”人群大笑。

    “当今瑞亲王,万人之上无一人之下,怕了吧,还不让我们进去。”小路叉着腰神色傲然。

    几个大汉果然噤了声,互看了会儿,“我家主人也不是一般人,也无需对你细说,你们没名帖还是回去吧,这是我们楼的规矩,天王老子也坏不得。”

    “哈~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看他们争吵,落玉观赏的兴致也所剩无多,“算了,我们回去吧。”

    二楼的窗户被一双莹莹素手打开,一个女子探出头朝这边望了片刻,而后唤来侍从轻声耳语了几声。

    “公子,想不到天下间还有不把瑞王府放在眼里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们人多又怎的,小路可不怕。”

    这时一个黑衣打扮的男子从楼中走了出来,恭敬地说道:“我家主人有请,二位随我来。”

    “看到没?你家主人发话了。”小路得势之余不屑的扫了眼前面的汉子,那几个汉子脸色不善可也不敢出言不逊。

    一进楼中就见一条小沟,自河中引入的水在厅中积成一汪清水,四周遍植奇花异草,此外还豢养了些罕见的鹦鹉,真是鸟语花香,令人大开眼界。

    那人把落玉二人领上了二楼的里间,此时传来声声琴音。房门敞开,伴着琴音的还有美妙的歌声。

    “无端月色空明,夜中一缕香魂,春风碧波袅袅。只无奈、相思顺流而下,琴弦孤鸣,丝丝而泣,小楼又成空,满天飞花弄竹晚,饶是红妆美。正思量,岚姬独唱晚。”

    进了门,一位着蓝色茱草绣罗裙的女子停下抚琴的手,缓缓抬起脸来,双鬟髻上的珠钗叮当作响。姿容空灵绝艳,体态娇柔万分,眼似水杏,肌骨莹润,特别是唇角的一颗小小的红痣与那饱满的菱唇相称,更显玉面芙蓉。

    待黑衣男人关上了门,蓝衣女子起身却是一言不发,那双美目直勾勾的看着落玉,眼中有狂喜更有惊诧。落玉看在眼里倒是觉得奇了。

    小路刚要开口,那女子衣袖一挥便动不得了,好似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

    “你真是妖?”

    那女子突得跪在了地上,泪眼婆娑,“公子,真想不到让岚儿见着你了。”

    落玉皱了眉,他可不曾见过面前的女子,“姑娘,你可是认错人了。”

    “公子是岚儿的恩人啊。两百年前公子与我主人交好,不时来观中与我主人饮酒相谈,我自是那观中石路边一棵普普通通的苜兰草,因我正巧长在路中,时常被践踏。有一次公子携了几个好友来观中游玩,公子乃惜花爱花之人,见不得岚儿被踩,故将我移到仙池旁。至此每日听我主人讲经,潜心修炼,幻化成妖,数百年来迟迟不忘公子大恩。”

    听她语毕心道原来是那棵兰草啊,想起每次和南极姥姥对弈时它都会在一旁随风轻扬咯咯而笑,百年不见她也得了造化。扶起了地上的人儿,“快起来,莫叫恩人,当初也只是举手之劳。”

    岚姬看他这般自谦,模样还是记忆中的出尘,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不禁又红了眼流下了泪珠。

    她这般哭落玉倒是不知如何安慰了。过了会看她止了泪才放松下来。岚姬忽而破涕而笑,“让公子见笑了,岚儿只是太过高兴了。公子今日来我这定是来看花草的,就让岚儿带路吧。”

    珈岚轩中佳品不少,但是世间罕有的品相却是在三楼。落玉被一株用黄花梨做盆的兰草吸引,心头一颤,这不就是莲瓣兰吗,开出的花朵呈粉色,花瓣三重相叠,仿若花中有花,香味清幽。那枝干笔直苍劲,落玉不由想到了轩辕鉴尤,那人也好似这兰花,真真举世无双。

    “公子真是好眼力,这可是岚儿轩中的至宝,名唤高天流云。公子喜欢就送与公子吧。”说完顾盼多情的看着落玉,这名也是依他而取。

    “高天流云真是好名,并不是所有的花都配得起这名。送我不可,既是你至宝又怎可送与我。”

    任岚姬如何游说落玉就是不收那兰草。

    小楼前岚姬依依不舍的送别了落玉,看他走远又将他唤住,从怀中掏出一方精美的绣帕,落玉打开一开绣了几棵兰草,下边隽秀的一行小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星夜当空,阵阵蝉鸣。单禾兰芷焦急地在房中走来走去。

    “娘娘”戈月开了门复又关上。

    单禾兰芷焦急的道:“如何?可有拿到。”

    “娘娘请看”戈月拿出了袖中用油纸包好的物什,“这东西不好找,好在世间的东西只要有银子都能买到。”

    “从何人手中买的?”单禾兰芷接过闻了闻确实香气扑鼻。

    “驿馆的胡人处,娘娘放心,奴婢做事小心着呢。”

    “王爷已回府,你且去交予薛福让他在书房中点上,本宫自会梳洗好去寝殿等候。”

    薛福本就和单禾兰芷同出一气,心道既是无害的催情之物点上也无妨,便偷偷的在书房中点燃了一支春檀。香气借着晚风很快四散开来。轩辕鉴尤看奏折看得很沉,也未发觉房中香味。

    那头单禾兰芷开始沐浴更衣,只盼瑞王情动今夜得些雨露好怀上世子。

    轩辕鉴尤突觉浑身燥热,唤来薛福喝了几杯清茶。茶刚下肚还好,片刻后那股燥热又翻腾而上,下腹也蠢蠢欲动。**如滔天巨浪般涌来。他瑞王是何等精明,等稳下心神来再闻那香味自是心中明了。可他却料不到这檀香的效力,这春檀可算是世间数一数二的j□j了,再是贞烈的女子也要变成满口求欢的j□j,这药原本是西域王宫里j□j那些不听话的女子的药,想不到却用在了他瑞王的身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