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 情愫暗生
    落玉这日正在房中抚琴,玉指在琴弦上飞舞,琴声悠扬而婉转如天外银河的水流。

    伺候他的小厮在屋外说道:“公子,府外有人求见。”

    伴着琴声落玉的声音飘了出来:“不见,谁也不见,退下吧。”

    这几日来落玉不胜其烦,想要见他的人一日少说也有数十位,有的下了名帖邀他一同乘画舟游湖玩乐,还有的在府中备下美酒佳肴只盼他能前去一同赏月赋诗,更有甚者每日在府外流连徘徊只希翼能见得真颜。这般殷勤只因他出门时被瞧见了面容,一传十十传百,世人皆知栖燕山庄住着位绝色佳公子。

    过了会门外又传来小厮的声音:“公子,那人自称是将军,在酒楼中还得罪过公子。”

    琴声戛然而止,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贵气冷冽的面容。

    莫恒飞跟着家丁走近了栖燕山庄,这里亭台楼阁湖山园林皆有并不比自己的将军府逊色多少。跟着走了一刻钟来到了一间种满了花草的别院。

    小厮打开了门,里面传出一声流音悦耳:“进来吧”。

    落玉依着古琴托着腮两眼迷离的看着窗外。

    莫恒飞看到他那姿态风情,一时忘了要说什么。

    “找我所为何事?”

    “我乃当朝威远将军,我家主人请公子明晚去府中同宴,还望公子不要拒绝。”差点把正事给忘了,这人怎这般叫人移不开眼呢。

    “将军请回吧,我对宴会没什么兴致扫了你家主人的兴倒是不好了。”

    莫恒飞堂堂的一个威远大将军放了身段来请落玉,奇的是听他如此直白的拒绝脸上竟然未有怒色。

    莫恒飞扫了眼房中摆设,一张古琴,成堆的书籍和字画,开口道:“公子既是好学问之人,何不前去?宴会中有的人可称得上是这天下间最有学识的人了,如六部尚书,国子祭酒,御史中丞等。

    “你家主人是?”

    “当今瑞亲王,那日也和公子见过面了。”

    原来他就是权倾朝野的瑞王爷,早听下人提过他权势熏天,贵震天下,难怪身姿独绝,只是他为何要派人来请自己去他府中做客呢,不过一面之缘。

    莫恒飞看他望着窗外不接话,忙说道:“我家王爷乃爱才之人看公子仪表不凡,有心结交。”

    落玉本想拒绝,他无意和这些朝中权贵有所瓜葛,可听到那人想结交自己不知怎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日正是十五,瑞王府内一大早就忙活开来。天下皆知静王妃一向识大体有德行,庄持有度,瑞王自然把宴席交予她负责。

    宴席在洛华殿前宽阔的花园内举行,正逢夏时,王府内名贵的花卉悉数绽放,四周都是甜腻的芬芳。

    府内张灯结彩,好不热闹。除了皇上和太后一派,其余的朝中重臣都前来赴宴。

    轩辕鉴尤和丹哒王子端坐主位,静王妃单禾兰芷华服美妆依着瑞王坐在次座。鼓乐声鸣,酒杯够筹。

    频频举杯大笑的丹哒王子头带八角宝石帽,身穿薄丝兽纹长袍,腰系五色嵌宝腰带,身形高大,眉目粗犷,脸上蓄着浓密的胡须。他此行带来了西域珍贵的美酒和香料,还有大批的羊驼和玉石,这些贡品全献给了轩辕鉴尤,在西域王室的眼中瑞王才是东晟之主,他们信任的表亲。

    莫恒飞走了过来,在轩辕鉴尤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轩辕鉴尤向丹哒王子举杯说道:“今日宴会,表兄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极了,我虽十多年不入中原,但你我还是一家人,还记得姑母在世时本王孤身入京学习中原文化时蒙她不少关照,你我兄弟二人不必如此客气。今日有这么多美酒佳肴还有各位大臣作陪,也算是给足了本王子面子,来,干一杯。”丹哒王子一口豪饮了杯中酒,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轩辕鉴尤说道,“表兄哪里话,圣京距西域黑水城有千里之遥,舟车劳顿,自是要尽到地主之谊。有美酒又有佳肴怎少得了美人。”

    “美人?哈哈哈,礼部的莫大人已经给本王子安排了很多的美人了,不过本王子身边一向佳人围绕,眼花缭乱了,只是可惜了,听闻京中可是有个真正的美人呢。”

    这时落玉正随管家薛福走了过来,他一袭白色烟衫外罩墨色薄纱更是显得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那三千青丝被一条绿带高高束起,肤如凝脂面若朝华眉目如苏,红唇不染而赤,绝色容颜毫不女气反而带着男子的俊气真是风华绝代,连貌美无双的静王妃都被轻易比了下去。

    人群仿佛都忘了饮酒闲谈,除了轩辕鉴尤其他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他,更有甚者口中倒吸一口气实在无法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人儿这般艳绝无双。

    落玉早已习惯了别人对他皮像的痴迷,莫说是人了就连一些妖也被他迷的忘乎所以,因他样美在妖界也有个碧波公子的雅号。

    “这人...真美啊,天山的仙子,没错就是仙子。”丹哒王子只看得两眼突出,张大了嘴。

    轩辕鉴尤对丹哒王子耳语了几句,那西域王子面露红光像是遇上了天大的好事,口中直呼:“原来如此,真是了却了本王子一件心事,哈哈哈”

    单禾兰芷多瞧了落玉几眼,这人的模样不逊于她家王爷,又看瑞王和那丹哒王子的神情猜到了这人来此的原委,不禁看向落玉的眼中多了几分鄙夷。

    丹哒王子虽未被立为太子,却也是王后嫡出,带兵勇猛深得明王宠爱,执掌西域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王子有龙阳之好,最爱那些长得奇美的男子。他来京城没几日就想要找几个貌美的男子作陪,听得坊间流传京中恰有个男子生的姿容万千,早起了邪心。轩辕鉴尤自是看出王子的心思,便叫了莫恒飞去请落玉来供王子解闷,他自是先礼后兵的,落玉肯来也省了他费些手段。

    落玉喝着酒不时的看向主坐上的轩辕鉴尤,他不会知道那人请他来断不是什么有心结交,而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让他以色侍君。

    周围的大臣饮酒相谈,对瑞王的溜须拍马之声不绝于耳。落玉深感无趣却也不好四处走动。

    宴会后,落玉看着轩辕鉴尤扶着王妃走远,心中有些莫名的烦闷,他请自己前来,为何一言不发就走了,心中有种被无视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管家薛福走了过来,“落公子,我家王爷还安排了赏画,请随我来。”

    闻言,落玉心中一动,好受了些,“赏画?你家王爷邀我赏画?”

    “正是,请随我来。”薛福弓着腰低眉顺目的引着路,提着灯笼把落玉带到了一处偏殿,指着前方的门说:“公子请进,我家王爷一会便到。”说完就走了。

    落玉推开了门,里面挂着很多的古画,油灯摇曳,正中间突兀地摆着一张华贵的大床,一个人也没有。

    房中有股异香,香气浓烈,一会后落玉感到头有些发沉。

    丹哒王子进来时看到落玉捂着额头,脸色潮红,顿时下腹一激。

    “美人,你真美啊,本王还未曾见过像你这么美的人。”丹哒抓起了落玉的手放到鼻尖贪婪的嗅了起来。

    落玉甩开了那鲁莽之人的手,毕竟是妖瞬时就清醒了,厉声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要疼爱你的人啊,来吧,本王子等不及了,真是个大礼啊。”

    大礼?落玉心下了然,原来自己被当成了件礼送了别人。

    “美人,怎么了,快过来给本王子亲亲。”丹哒王子扑了个空,又贴了上去。

    “想亲我这话可是当真的?”落玉冷笑,抚着秀发妩媚的盯着他。

    “真真真,本王子真的好想亲你,你的肌肤看起来又滑又嫩,一定可口极了。”丹哒王子被落玉的眼神逗的吞咽起口水,那冷笑在他眼中更添了风情。

    “可是,我这样你还想亲我吗?”

    落玉的脸瞬间变成了个布满鳞片,眼冒寒光吐着鲜红信子的巨大蛇头,狰狞可怖,蛇信扫在王子脸上寒气逼人,发出嘶嘶声响。

    “啊!!!”一声惨叫,丹哒王子张大了嘴,两眼外翻,吓破了胆倒在了地上。

    落玉看也不看他踩着他的身体走到门前随即化为了青烟散去。

    轩辕鉴尤在侍卫的通报下赶了过来,只见丹哒王子躺在地上脸色苍白,下身一滩污秽。探了探他的鼻息,死了。

    “人呢?”轩辕鉴尤大怒,西域的王子就这么死在了王府内,此事之大可以说关系国运了。

    薛福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头上冒着冷汗,“王爷,侍卫听到王子大叫赶过来时,那落玉公子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王府守卫森严,他是如何消失的,快给本王去找,快去。”

    瑞王脸色铁青,一双凤眼带着嗜血的寒光,那人坏了他的计划他定要他生不如死。

    落玉并未回府而是去了忘忧谷。冷无言整理完药典,正要宽衣入睡就听到屋外有敲门声。

    “青舒...你怎么来了?”冷无言合了门,给他泡了杯清茶。

    落玉不语,他心结难抒,也不想回府,走着走着便来到了这里。

    冷无言看他神色异常,也不烦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看着他。

    过来好一会落玉才说道:“许是最近几日未见到沅孑了,想来看看。”说完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冷无言当场红了脸,也不知怎么接他的话,只得轻咳了几声。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过了会落玉便靠着竹椅睡着了。

    看着那睡梦中的人儿,想到谷中夜寒,小声的在落玉耳旁说道:“夜有些凉,去床上睡吧。”

    落玉动了动嘴角又睡去了,艳红的小嘴弯起了个弧度,冷无言轻笑出了声,这人睡像到有些可爱。抱起了落玉,轻轻的放到了床上。

    冷无言心想两人同是男子但落玉实在是太瘦,很轻松的就能把他抱起,暗中下了决心要配几幅好的补药让他补补身子。温柔地替他盖上了薄被坐到一旁安静的守着他,看着那睡颜不知何时也睡了去。

    一觉醒来,窗外鸟儿鸣叫,天早亮了。落玉鼻尖问到一股鸡肉的香气,虽说他靠吸取日月精华就能果腹,但来到人间后也爱上了各式美食,不觉有些饥肠辘辘。

    冷无言往锅中加着些药材,有人参、当归、黄芪等,那乌鸡被药材一熏香味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公子起来了,昨晚睡的可还好。”阿南打了水,把毛巾弄湿递给了落玉。

    “还好,你家少爷在做饭吗?”

    “是啊,公子可有口福了,我家少爷做的饭菜那叫一个香。”阿南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

    落玉笑了笑,真如烟花三月叫人移不开眼,“公子,你真好看。”

    冷无言进屋就听到阿南这傻小子的话,也跟着落玉笑了起来。

    用过早饭,落玉坐在一棵桃树下看冷无言给一些精心呵护的药材锄草。日照当空,和风暖煦本是美好的时光,可他心中就如蒙上了一层灰雾,到底还是自己心思单纯,师父一直说凡人把利益看得太重,上到父母兄弟下到至交师友都能互相利用,更别说他这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了。

    落玉幽幽的叹了口气,还是水府更适合自己。鼻尖闻到了小狐的味道,趁冷无言不注意那狐便靠着落玉现了形。

    “哥哥,府中出事了。”

    落玉一惊,心下有了不好的预感,“出了什么事?”

    “昨夜瑞王府派人把山庄的人全抓走了,天下第一楼和迎香楼也被封了,我也是半夜回来才知道的,现在山庄前有卫兵把手,听说是我们犯了什么通敌叛国之罪。”

    “王府中死了个人,是被我吓死的。”落玉淡淡的说道。

    “啊...哥哥这么温和也会杀人吗?”小狐耷拉着脑袋很是不解。

    落玉便把昨夜发生的事告诉了他,小狐一听还得了,直嚷着要把瑞王府夷为平地。

    落玉决定要回府,他自是不能看着那些仆人被殃及池鱼,小狐不依了,落玉也不管他,只说这事一了就回水府。告别了冷无言便自己回去了。

    冷无言看银月边蹲在地上出神就问道:“银兄,你何时来的?出什么事了吗?”

    银月边叹了口气把落玉在瑞王府的事说了一遍给他听,只是隐去了被吓死的那部分改口说是那厮见落玉太美一时淫邪上身猝死,冷无言听完脸色大变。

    落玉才到栖燕山庄门口便被莫恒飞捆了起来,落玉直直的看着他,倒是让他有些心虚。

    “我庄内的人呢?”

    “落公子放心吧,还活的好好的,就是不知道公子见了王爷还能否安好,给我带走。”

    落玉被五花大绑押到了瑞王府,洛华殿内轩辕鉴尤转动着手指上的白玉扳指,脸色不善的看着他。

    “说吧,丹哒王子因何而死?”

    “在下不知王爷是什么意思。”落玉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哼,仵作已经验过尸了,王子是被活活吓死的,当时只有你二人在场,你会不知?别妄想和本王诡辩。”轩辕鉴尤已经失去了耐心。

    “我真不知。”

    “守夜的侍卫并未见他离开,王爷依我看来只有一个解释,这人武功高强,轻功了得能轻易躲过侍卫。”莫恒飞早在一旁打量着落玉,说完双手探上了落玉的命门,“奇了,一点内力也没有不像是有功夫的。”

    落玉看了眼莫恒飞,转头道:“王爷真是说笑了,把我请到这来美其名曰有心结交,实则是把在下看轻了吧,在下可不是那龌蹉之人。”

    莫恒飞脸有些红,好在他肤色黝黑看不出来。被这么个美人这般数落让他这久经沙场的大将也红了脸。

    “你伺候的好本王自是留你做个门客,让你荣华富贵一生,用不完的金银珠宝。你倒好敬酒不吃吃罚酒,坏了本王的大事,这普天之下没有谁敢忤逆本王。”

    一个区区的凡人竟然这么狂妄,落玉有些来气,他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人,可转念一想这人可是真龙天子,得上天眷顾伤了他可是会触犯天条的,随后不甘的冷哼一声。

    无论他们问什么落玉一概只回应不知,索性闭上了眼不语。他只想等小狐把府中的仆人救出后便扬长而去,谁能关得了他,天上地下又能耐他何。

    落玉被软禁在了左偏殿的小院藤焘阁内。轩辕鉴尤心智极深,步步为营在他没有想好对策前他不想走漏风声,以免被太后的党羽抓到把柄大做文章。

    这天被吩咐看守落玉的家丁小路抬着个食盒走了出来,摇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可惜了这么个美人了,三日不吃饭早晚也要饿死啊”

    “啊...王爷。”正喃喃着,就瞧见了轩辕鉴尤和莫恒飞迎面走来。

    “奴才参见王爷,参见莫将军。”

    “起来吧”扫了眼小路手中的食盒,轩辕鉴尤道:“怎么?那人是在绝食不成?”

    “启禀王爷,落公子三日滴水未进,奴才担心...”小路在揣测着自家主子的心思。

    “别让他饿死了,换些其他菜式,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得了主子的令,小路躬身急忙退下。

    “王爷要如何处置他?那件事属下已经办妥了。”莫恒飞说道。

    轩辕鉴尤负手而立,微皱了下眉,“一个活口都没留?”

    “是,一百二十七个使团之人全部已死,尸首也处理干净了。还是王爷英明来个先发制人,全部推到太后身上,只等消息传到西域,明王一定对皇上一派恨之入骨。他们的王子死了,西域暗中支持皇上的逆党也找不到出师中原之名,我们的计划也可提早准备。”

    “几日后将落玉以太后卧底谋杀王子的罪名发配西域,赐杯毒酒免得他乱说话。”

    “是”莫恒飞心底叹了口气,果真可惜了这么个美人。

    落玉虽然被软禁但也有仆人伺候,那小厮也算本份食物和洗澡的热水一天也不曾拉下,早晚必嘘寒问暖。落玉爱洁每日都要沐浴,只是那木桶太小又有仆人片刻不离的随侍,他迫不及待想找个池子好好游曳一番。

    过了子时,小路贴着柱子打起了瞌睡。落玉轻脚走到他面前朝他吹了口气,那小仆就缓缓跌坐到地上昏睡了过去。

    落玉关上了门,身影灵巧的躲过了巡夜的侍卫。王府实在是太大了,主殿和偏殿,望景楼阁就有十几座,此外还有后殿和亭台花园,就像一座巨大的迷宫。

    落玉寻着水声来到了一座汉白玉雕砌的大殿,上方的牌匾上写着映月池三个大字,看来是来对地方了。

    映月池里空无一人,只有金色的纱帐和鎏金的青铜兽首油灯,雕刻精湛的巨龙抱柱,上等的檀香环绕,池中一个巨大的赑屃口中源源不断地流出泉水,那水声便是从这传出的,抬头一看,圆顶天窗上洒进了月光,真是映月池中,华贵奢侈,池水足有十来丈宽,池中还飘散着一层薄薄的白烟,有几分阆苑仙境之味。

    落玉宽了衣,□的走入了水中,池水十分温暖,他化出了蛇尾在水中玩乐,碧绿色的蛇尾拍打着水面,溅起层层水花。玩腻后潜入了水下,他爱极了在水中睡觉。

    睡梦间,猛然被一阵推门声惊醒,有人进来了。他不着寸缕,心中暗道不好,忙悄悄游到池边伸出手把衣服藏到水下。

    一个英挺的男子站在池边解下了玉冠,开始脱起衣袍。落玉在水下看的真确,屏住呼吸,那人背对着他脱的只剩一条亵裤,宽间窄臀,肌肉的线条分外优美,在小麦色肌肤的衬托下有一股雄厚的野性美。

    那人转过了身,竟然是瑞亲王,落玉一口气没憋住被水呛了一下,从水中浮了上来,水声哗然,两人四目相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