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81:你毁了他
    “姐,姐……”

    惶术这后。骆夜痕几乎是一口气,冲进了手术室门口。待看见站在手术室前面的官恩城和骆颜夕之后,怔怔地驻足。

    “我姐呢,她怎么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停了一步后,骆夜痕又快步走上前,一脸惶恐地刚问出这句话。这时,手术室上面的手术灯突然间灭了。紧接着,几个小护士尾随着两个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

    “怎么样了,思雅怎么样了?”最先迎上前的是骆颜夕,她神情悲痛,追着医生焦切地问道。

    那医生叹息了一声,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骆颜夕一见,整颗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而这时,站在一旁的官恩城在这样巨大的噩耗中,承受不了地晕了过去。周围的人见此,连忙去扶他。

    在所有人都忙着照看官恩城的时候,骆夜痕一步一步地走上前。这时,官思雅已经被人推了出来。只是,脸上被蒙着。单薄的床单下,只看见一个凸起的人形轮廓。

    “姐……”骆夜痕一脸地震惊,他缓缓地朝着推床的方向走去,每踏出一步,脚下都似灌了铅一般,沉重地让人挪不开步子。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姐姐已经死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他才刚见到她。她还那么坚定地告诉自己,她会永远站在他这一边。她还那么温柔地说,她会帮他劝说外公,让他去找夏伤……怎么一晚上不见,就生这种事情了呢?

    “姐……”眼泪,一下子迷蒙了骆夜痕的眼睛。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最疼他的姐姐怎么会一夜之后,以这样一种姿态来面对他。

    “姐,你怎么了?”他一下子掀开白色的床单,露出的,是官思雅瓷白而柔婉的面孔。

    她的神情很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唇角浅浅地勾着,仿佛在笑。那表情,端庄又温柔。就像她一贯的样子,那么恬静又柔美。

    骆夜痕觉得她就在自己的面前,她只是睡着了。安静地睡着了,根本就不是死亡。

    “姐,醒醒,醒醒啊!”他再也不会做出让她不开心的事情了,他认错了。以后,他会很乖,他会什么都听她的话。只要他醒过来,就算拿他的命去换也行……

    骆夜痕激动地一把抓起官思雅的双手,试着想要唤醒她,想要她睁开跟他说话。可是,掌心触及出,一片濡湿。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她的手上的伤口很深,翻卷的皮肉被清洗之后,看上去白森森的,深可见骨。看着很可怖,直揪着人心。

    骆夜痕的呼吸,好似一下子被人生生地遏制住了。直到,有护工过来将官思雅的尸体转移向太平间。他才回过神来,挣扎着扑过去一把抱住推床上的官思雅。

    “我姐没有死,她只是睡着了,不要带她走……”他姐姐没有死,官思雅没有死。她没有死,没有死……

    巨大的悲痛打垮了骆夜痕心理所有防墙,他紧紧地抱着官思雅,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她的姐姐,从小到大最疼他的姐姐,同样也是他这辈子最最对不起的人。她做什么都会记得他,什么都愿意跟他分享。哪怕当年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她都能原谅他。一心一意地疼他宠他,什么都能包容。她这样善良的女人,不会死的……罪该万死的人是他,他才是最该下地狱的人……

    骆夜痕悲痛地大哭着,而骆颜夕看到这一幕,同样心里悔恨不已……——

    最后的最后,夏伤还是被人拉开了。请进警局录口供,出来的时候,已经有多家媒体守在警局门口。

    “夏小姐,你涉嫌卷入一起枪杀案,这是怎么一回事?”

    “夏小姐,听说死者是官氏企业的总裁顾泽曜。不过前一周他已经辞去总裁的职位,而且还有人爆料你们是前任男女朋友,这是真的吗?”

    “夏小姐,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情杀还是仇杀?”

    ……

    随着话筒不断地往上凑,媒体越来越多。夏伤单薄的身躯被人推来推去,一直陪在她身旁的许诺瞧见这一幕,连忙张开手,牢牢地将夏伤护在自己的身后。

    “抱歉,请让开……”

    然后她无论怎么说,那些记者都不听她的。最后,还是警局的警察出来解围,她才能顺利带着夏伤开车离开。

    顾泽曜的事情一生,原本准备出国的计划全部被破坏。与此同时,外面有关这起枪杀案的各方舆论甚嚣尘上,然而夏伤却好似什么都不知道。整个人沉浸在顾泽曜的离去中,情难自拔。将自己关在幽静的卧房里,已经好几天不肯出来了。

    许诺站在房门口,看着夏伤安静地坐在床沿上,不声不响。她很害怕夏伤想不开,所以从事开始,她就一直请假在屋子里陪着她。

    “夏……”夏伤已经有两天不吃不喝了,许诺害怕她身体垮下来,正想上前劝她吃一点。谁知,一阵门铃声突然间从大门口传来。许诺愣了一下,随即连忙快步走到大门口。一开门,意外的竟是范文君那张苍老又寡淡的老脸。

    “你……”对范文君这女人,许诺一向不喜欢。夏伤是因为顾泽曜所以从来不计较,可是她不同的。而且又是旁观者,更是把范文君这女人的心思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分明就是利用夏伤给她顾家做牛做马,最后还让顾泽曜一脚踢了夏伤。眼下顾泽曜死了,这老东西来这里做什么。

    “夏伤呢?”范文君掀了掀眼皮,看了一眼许诺之后。刻板的老脸上,不见丝毫的异常。她神情寡淡,口吻平静地问道。

    “你来做什么?”许诺没好气地嚷道。

    许诺觉得晦气,顾泽曜死哪里不行,非要死在夏伤的面前。现在好了,夏伤连原本安排好的手术都不做了。到底夏伤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被这对母子给缠上了。

    “我来找夏伤!”范文君丝毫没有理会许诺阴冷的脸色,抬起手重重地拍了两下扶手后。身后推她过来的护工连忙推着她,进了屋子。

    许诺本来将范文君丢出去的,她根本就不想她进屋。可是范文君一向强横,许诺还没拒绝,她就硬生生地挤进了屋子里。

    “夏伤,你给我出来。下作胚子,你给我出来!”范文君进了屋子之后,就开始大声地嚷嚷起来。神情,不似方才的那么寡淡。

    夏伤坐在卧房里,在范文君的大声嚷嚷中,她垂下的眼睛微微有碎光闪烁。缓缓地抬起头,看向房门口。这时,范文君已经推着轮子,一直滑行到了夏伤的卧房门口。

    “你毁了我的儿子!”看见夏伤的那一刻,范文君失控地尖叫出生。

    毁了,全毁了。她的儿子死了,她这辈子全部的希望都没有了。完了,全完了……不要说复仇了,她连生活的动力都没有了。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把顾泽曜害的这么惨。都是这个女人,害的她和泽曜的母子关系闹僵,以至于那天他丢了一笔钱之后,便扬言要跟她断绝母子关系……

    与情绪失控的范文君相比,夏伤安静地有些诡异。范文君看到夏伤这样,不由得气的冲上前,抬起手要甩夏伤巴掌。

    是她养虎为患,当年她就不该让这个小狐狸精养在家里。如果没有这个小贱人,她的泽曜就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自然,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被人枪杀了。

    夏伤怔怔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眼中尤带着几分恼火的范文君。缓缓垂眸,轻轻地苦笑起来,“我也被你利用了很多年,不是吗?”

    范文君一愣,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夏伤。

    夏伤低着头,唇角笑意涩然又绝望。

    她不是傻子,她是明白人装糊涂。她自然知道,对顾泽曜和范文君来说,她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只是,那时候她太单纯,也不觉得范文君过分。直到那个孩子的离开,她才看清楚范文君这个人。

    她根本一直都在利用自己,利用她对顾泽曜的爱,给她当牛做马。可是看在顾泽曜的份上,她从来都不跟范文君这个未来婆婆计较。流产后,她当做什么都没有生过。继续在她病床前端茶倒水,隐忍这么多不过是因为她是顾泽曜的母亲。

    “我利用你什么了,是你自己不要脸喜欢倒贴!”听到夏伤的话语后,范文君无耻地大声反驳起来。

    “呵呵呵……!”夏伤“嚯”地一声,一下子从床榻上站起来。一双明眸死死地瞪着范文君,仿若想要把她的身上盯出一个洞来,“我这么多年来的哑忍,我对顾泽曜的满腔深情,你竟然这样说我。顾伯母,你真是无耻到家了。我和顾泽曜,都是被你给毁掉的。他,他是被你害死的……”夏伤说这话的时候,因为情绪很激动,娇躯不停地轻颤着。

    她现在才明白,原来不是你隐忍,你默默付出,你不计较,就能被人全然接受的。她没想到她伺候范文君伺候了这么多年,竟然被她说成不要脸,喜欢倒贴……她的一步步地忍让,没成就好名声,竟然被范文君误认为她好欺负。

    “你……”在夏伤的话语中,范文君气的浑身直颤抖。

    “原本你应该有孙子的!”夏伤最近几日脑子很糊涂,但是看到范文君的那一刻,她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她站起身,摸着自己的肚子,尖叫起来,“如果我的宝宝生下来,今年也有七岁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可以叫你外婆了……顾伯母,是你固执地要我打掉……你活该孤独终老……你连自己的孙子都不要,你这种人狼心狗肺……”

    范文君一愣,眼神里闪过一抹惊惧和慌乱,隐隐地,还流露出一许悔恨。

    “我不知道泽曜为什么要抛弃我,但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他是爱我的,当初如果我告诉他,我怀孕了,我让他早点回国。他一定会听我的话的,他一定会让我生下宝宝。是我,是我太蠢了。我以为你真的为了我好,才那么白目的相信了你的话。把我自己的孩子打掉,我应该再坚持一下的,是我自己……我如果自私一点,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太傻了,当年她真的太傻了。她脑子里面全部都是为了顾泽曜好,为了顾泽曜的前途。完全没有她自己,更加没有想过未来会有这么多变故。如果她自私,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一下的话,今天的结局断然不会是这样的。

    范文君身子惊栗着,她死死地瞪着夏伤。想说什么,却在气势凶悍的夏伤面前,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不肯承认,这是她的错,是她一步步将自己的儿子推向地狱的,她不承认,不承认……毁掉她儿子的人,明明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一再的死缠烂打,她的儿子会心无旁骛地报仇。她的儿子,断然不会死……

    她突然间狰狞地笑了起来,一口黄牙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上去白森森的,无比的可怖……

    夏伤泄完愤,身躯一松,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从出事到现在,她一直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刚刚情绪激动,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本就精疲力竭,现在她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这把钥匙,是泽曜留给你的!”突然间,范文君将一把钥匙丢到夏伤的面前。

    她失去了她的儿子,那种白人送黑人的痛,是常人无法体会的。尤其是,她将此生全部的希望都押在顾泽曜的是身上。如今,她也要让夏伤尝尝此刻她心里的滋味。

    她儿子既然如此喜欢眼前的这个女人,那么她便要让这个女人此生都活在顾泽曜的阴影下。让她永远都别想再嫁人,让她恨不得去地下陪着泽曜去……她要夏伤痛不欲生,跟她现在一样……

    夏伤怔怔地看着自己脚下的那把钥匙,她不知道范文君这是什么意思。缓缓地抬起头,一怔不怔地看着范文君。

    “想知道吗,那就去华芳品源15栋b座304室看kan吧!”范文君的眼底,闪烁着厌恶又毒辣的光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