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7:真情告白
    后来,顾升在狱中自杀死了。顾泽曜和母亲辗转来了京都的亲戚家,但是没几年,亲戚就嫌弃他们。之后,给他们单独租了一套房子,就再也没管过他们的死活。

    娘儿两住在那破旧的老屋里,苟延残喘。即使再穷,饿的只能用自然水填饱肚子。范文君都没有放弃对顾泽曜的教育,更加没有让他辍学。

    顾泽曜明白母亲的意思,他也深知。要报仇,就必须好好学习。知识改变命运,他只能在书包上翻身了。后来,他也确实凭借自己多年的努力,走上了复仇之路。

    “我知晓,多年来你一直在搜证据,找证据,想给你父亲翻*案!”只是,顾升只是一个小角色,再加上时隔多年,就算有证据,现在也没了。

    所以,顾泽曜虽然知道是谁要对付他父亲。但是,想翻*案,却不是这么容易的。

    顾泽曜不是蠢人,身边的枕边人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其实早就料到她已经知晓了自己全部的一切,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原因,不过是不想捅破这层纸罢了。

    对官家,他是恨的。那些犯罪证据如果不是官恩城设计出来的,他父亲也不会被人冤枉死。但对官思雅这样的女人,却是怎么都怨恨不起来的。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垂坐在那里,低着头颅,轻声问道。

    “在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她面上,依旧是柔波一般,柔软缱绻的笑容。

    顾泽曜闻言,一脸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能陪我坐坐吗?”她看着已经将衣服收拾的差不多的顾泽曜,目光透着一丝哀求地说道。

    顾泽曜看着有些动容,夫妻多年,他跟官思雅的感情不是特别的亲厚。她也没用过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一时间,顾泽曜有些拒绝不了。

    “好!”想了想,他也没有推辞。夏伤的机票在明天中午,他还有时间陪伴官思雅叙叙。

    官思雅先回了卧室,而顾泽曜则在衣帽间里,将衣服全部地收拾妥帖。将行李箱取出来后,才走到卧室正中央的那张大床前。

    天色,已经彻底的黑暗下去。此刻,应该有凌晨了。

    官思雅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的夜色。顾泽曜见她这样,也没有说话,他本就是个安静地近乎是淡漠的男人。虽然在官场,他可以长袖善舞。但是私底下,他真的有点闷到了极点。

    “你真打算放弃报仇了吗?”好久好久之后,官思雅才幽幽地启唇。里母也们。

    步步为营这么多年,他为自己谋划了这么久。难道,就要因为夏伤,全盘放弃了吗?官思雅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但是她仍是忍不住想要问出来。

    顾泽曜站在她的身旁,在她的这句话中,他低下头颅。

    为了打垮齐家,他可谓是呕心沥血,步步为营。不过,这一回他是真的要收手了。是的,放弃。就算背负上良心上的枷锁,但是为了夏伤,他也必须要这样做。

    很早以前,他满心仇恨。以为,谁都无法阻碍不了他前进的步伐。但是,现在出了这么多事情,他才知道,原来夏伤是最最最重要的。

    是的,没什么比夏伤重要。

    他只恨自己现的太晚了,让夏伤吃了这么多苦头。不过,一切都会好转的。从现在开始,他会补偿夏伤,会加倍的对她好。

    官思雅已经知道顾泽曜的心思了,可是内心还是涌起了一股无以言语的伤痛。

    夏伤,又是夏伤。真是个令人嫉妒的女人,怎么自己身边的男人都这般喜欢她呢?

    顾泽曜绝非无情无义之徒,官思雅让他留下来陪,他便一直陪到她天亮。直到,晨曦透过夜色,洒向大地。他看着东方微亮的启明星,翕动着嘴唇,低声说道:“我要走了!”

    “陪我吃最后一顿早餐吧!”官思雅缓缓地抬起头,目光流露出一丝不舍和眷恋。

    顾泽曜深深地看着官思雅,良久,他缓缓点了点头颅——

    机票是中午的,不过上午与陈棠约好了,需要去他那边一趟。所以,早早地,夏伤就起床了。与许诺将早就收拾好的行李,一起拖到了电梯间。下了楼,正想去停车场找车放的时候。

    意外地,她竟然看到了坐在公寓楼下的花坛上的骆夜痕。

    他好像是一夜未睡,头凌乱地顶在脑袋上,眼睛红红的,下方还有两团乌青,下巴上也是胡子拉碴。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还沾着血迹,也不知道是从那边弄来的。这样的骆夜痕,对夏伤来说是陌生的。

    印象中,他是个很臭美的男人。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也很有自己的穿衣品味。

    骆夜痕看见夏伤和许诺拖着行李箱下来,立马从花坛上站起来。动作快速又带着几分忐忑,尤其是看着夏伤的那双眼睛。再不复昔日的寒光凌厉,而是如羸弱的小动物一般,是楚楚可怜的哀求和无措……

    夏伤蹙了蹙眉尖,不知道他怎么会来了。而许诺也很纳闷,抬头看了一眼骆夜痕。心知,他有事情跟夏伤说。所以也没碎嘴,拖着行李箱,径直去停车场找车了。

    许诺离开之后,夏伤目光沉霭地看了一眼骆夜痕。正想问他,找她有何事的时候。

    却不想,骆夜痕比她早开了口——

    “你还记得吗?”骆夜痕站在扶疏的花木下,两只眼睛隐隐透着一丝雾气地看着夏伤,低声问道。

    夏伤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眼睛里闪过一抹压抑。

    “你说,你也许一辈子都忘不了顾泽曜,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会对他有份牵挂。但是,你很喜欢孩子,也很希望自己有个家庭。如果未来,你真的遇到一个合适的男人,他能够爱你,包容你的一切。如果你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的话,就会选择跟他结婚。你说,你不得所爱,你知道求不得的苦楚,所以如果其他人因为你,也体会到这种痛楚的话,你会帮他的!”

    他说过的,曾经,她对他说过。她不会拒绝一个爱她狂的男人,即使忘不掉顾泽曜,她也会因为心疼人家的付出,选择嫁给他的。他记得她的每一句话,所以现在,他要她负责。

    夏伤在骆夜痕的这番话中,眼眶中的热泪一下子脱框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记忆力变得好差。可是骆夜痕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却深深地记得那一幕。

    当初她被骆夜痕逼得毫无办法,最后只能想到最下三滥的方法。约他回她家,先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跟他讲道理。结果,骆夜痕还真吃这一套。跟她道歉了,还帮她包扎伤口。聊天的时候,她对他说,她会选择婚姻。不会因为顾泽曜,就终生不嫁。她会把自己心爱的男人永永远远地放在自己的心中珍藏着,而跟一个爱她的男人结婚生子。

    “我现在,因你而苦。我快疯了,夏伤,我爱你……”骆夜痕看着她,眼眶里再一次弥漫出了一层泪雾,“现在,你的这些话,还有效吗?”

    夏伤心里瞬间就像突然间被席卷起滔天巨浪一般,万千种的情绪分他而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骆夜痕。

    她万万没有想到,骆夜痕竟然爱她爱到近乎是卑贱的地步。明知道自己偷偷打掉了孩子,竟然还跑过来找她,说出这么一番话。

    眼泪,从眼眶中喷涌而出。对于感情,她一直都很小心翼翼。她不想受伤,所以对骆夜痕的时候,她选择保留一些余地。如今,在他的这番话中,她知道自己彻底沦陷了。

    她在做什么,她在犯什么傻。眼前的这个男人,值得她毫无保留的爱。

    她突然间冲上前,一把抱住骆夜痕。将头埋在他的怀中,紧紧地,再紧地搂住他……

    “我,我没有故意不要我们的宝宝。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宫外孕……我想要孩子,骆夜痕,我想要的……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她不信任他,是她在一出事的时候,第一个选择就是丢弃他。对不起,是她爱的不够坚贞……她是胆小鬼,一出事情就选择逃,选择躲,对不起,她伤害了他……

    听到夏伤的话语后,骆夜痕愣了一下,随即紧紧地搂住了夏伤。他珍重又珍重地抱着她的脑袋,心里因为她的话,同样翻卷起悔恨的浪潮。

    他真是个傻瓜,什么都没搞清楚,就自暴自弃。幸好在听到她要走的消息后,心里因为眷恋和不舍,想到要拼尽全力的最后一搏。

    他悔恨着自己之前的行为,但同时又无比的庆幸着。庆幸他没有糊涂到家,庆幸他还能挽留到她。

    “没关系,没关系……”他吻着她的脸颊,吻掉她脸颊上的热泪,哽咽地一边又一遍地安抚着她的情绪,“我们还会有宝宝,没关系,什么都没关系……宝贝,对不起……谢谢你”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谢谢你,还肯给我这一次机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