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5:夜的哀求
    骆家老宅内。

    只听到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开门的佣人在这一阵敲门声中,走到对讲机前。只瞧见门口站着的是自家少爷后,刚开门。却不想,骆夜痕连话都没说,就直接冲进了底楼的老爷子的卧房内。

    “外公,我有话跟你说!”楼声痕着。

    卧房里,正伺候老爷子的唐婶听到门口的敲门声,心里狐疑地看向房门口,而正准备躺下来的骆羌鑫也一脸的好奇。

    “这臭小子最近一直连人都不见,这会儿怎么会突然间跑到这里来?”骆羌鑫嘀咕了一声。

    “老爷,要不且瞧瞧看?”唐婶温声征询道。

    “恩!”骆羌鑫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房门打开,室内只开了床头前两盏壁灯,光线略显昏暗。室外走廊口的灯光照进屋子里,骆夜痕正逆光而站,屋子里的两人瞧不见他面上的表情。不过,只片刻。站在房门口的骆夜痕,突然间,“咚”地一声,跪在地上。骆羌鑫瞧见这一幕,显然是惊愕到了,看了一眼身旁的唐婶,竟说不出半句话来。┳┳hnEt

    “外公,我知道我是个任性的人。以前我一直仗着你宠我,胡作非为。我知道外公对我妈妈一直很亏欠,所以每次我做错事情之后,总是拿妈妈说事。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逃避爷爷的追责了。”

    骆夜痕跪在地上,哽咽地忏悔着。

    骆羌鑫完全呆愣住了,让唐婶扶着,缓缓地从床榻上坐起来。

    从小到大,骆夜痕都是一个不肯服输的男孩子。就算打骂他,他也不会当着你的面示弱。他聪明,也懂得审时度势。知晓自己要被他体罚了,便装腔作势地拿出骆怡如的名头来压他。虽然次次都被他气得要是,可是骆羌鑫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宝贝外孙是聪明的。

    “你这是想做什么?”他目光沉霭地看着骆夜痕,低声呵斥道。

    “外公,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太多的错事,现在我真的晓得错了。外公,你原谅孙子吧!”骆夜痕一直在认错,就是不说他究竟错在哪里。

    骆羌鑫和唐婶面面相觑,显然都有点被骆夜痕的行为给弄懵了

    “小少爷,你这是到底怎么了啊?”直到,唐婶实在掩不住好奇,低着头看着骆夜痕,轻声问道。

    跪在地上的骆夜痕,却是哭的眼泪鼻涕直流。这样子,哪里有半点平日里的高贵和骄傲啊!

    但是,骆夜痕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一想到夏伤要走了,他就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让家里人接受夏伤,这样夏伤才肯跟他。

    “外公,从小到大,我虽然不听话,但是我也不曾求过你。外公,我求求你了,这一回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娶夏伤吧,孙子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

    骆夜痕也绝非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他知道骆羌鑫是含辛茹苦地在培养他,也盼望着他有一天能出人头地。夏伤这件事情,他大可以做绝了,带着她远走高飞。就好像在开罗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不回来。但是他知道,他不行。他有爱他的外公,爱他的家人。而且,以夏伤的脾气,也断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次哀求骆羌鑫了。如果外祖父真的不肯接受夏伤的话,那么他只能跟夏伤离开这里了。

    苏乐珊匆匆赶过来,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幕。看着跪在地上哭诉着的骆夜痕,她不敢置信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为了夏伤,骆夜痕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竟然低声下气至斯。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加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在她的印象中,骆夜痕是骄傲的,跋扈的,是张扬的,同样也是高贵的。可是如今跪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的男人……她惊讶了,这个男人,怎么会是骆夜痕呢?怎么会是她印象中,那个有着天人之姿的骆少爷呢……

    “你给我滚,滚……”骆羌鑫心口再一次传来一阵绞痛,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何其相似,这一切何其相似啊。印象中,当年骆怡如也是如此。跪在他的面前,一遍一遍地哀求着,诉说着她内心对官恩城的情意。他心软了,也愤怒了。最后跟她一刀两断,结果呢,结果他失去了他最心爱的女儿……

    骆怡如是骆羌鑫梗在喉间的那根鱼刺,咽不下又吐不出,每每想起,还痛的要失半条命。

    “外公,我只希望你能接受夏伤,外公,我求求你了……”

    他也不是一个傻子,他知道夏伤要跟他分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家人不接受她。虽然他不清楚骆颜夕有没有找过夏伤,但是他可以肯定地一点是,如果他不摆平他外公,夏伤是绝对不会理他的。

    “外公,就当你再宠我一次,就当你再疼我这个孙子一次吧!外公,我不能没有夏伤……”

    “你……你……”骆羌鑫喘着气,被骆夜痕这一声声哀求,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爷子本就是风中残烛,前一阵子又大病了一场,根本就受不了气。唐婶看着情绪激荡的骆羌鑫,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骆夜痕。叹息了一声,轻拍了拍老爷子的胸口,柔声说道:“老爷,你别激动啊,少爷只是一时糊涂……”说着,她瞪着骆夜痕,示意他出去。

    骆夜痕跪在地上不动,大有骆羌鑫不答应他他便不起来的气势。

    骆羌鑫在他的举动中,气的身躯一直轻颤。唐婶不得已,只能站起身走到骆夜痕面前,轻声说道:“少爷,你太不懂事了,是不是要气死老爷子才甘心啊?”

    骆夜痕低着头,不一言。最后,唐婶没办法了,只能出门,给官思雅打了一个电话。

    大家都知道,在这个家里,唯有思雅才能制服住骆夜痕。

    果然,很快,接到电话的官思雅,就匆匆地赶了过来。将骆夜痕叫到楼下客厅之后,唐婶又回到老爷子的跟前,伺候着了。

    “老爷,你也别生气,谁不知道,小少爷起脾气来,十头牛都拉不住啊!”唐婶看着坐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胸口,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老爷子,低声说道。

    “……”老爷子没有说话,显然还没有从骆夜痕的行为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老爷,我也知道,有些话不该我说。可是,看小少爷这样,我也觉得很心疼啊!”唐婶说着,顿了顿,又说道:“小少爷从小就没有妈妈,再加上父亲也不在他身边,脾气难免会乖张叛逆一些。老爷虽然倾尽一切的补偿他所缺失的那份父爱和母爱,但是老爷可曾想过,小少爷需要的是什么?小少爷做事情或许毫无顾忌了一些,但是他心里也是有杆称的。就算再胡来,你可看见他去碰那些脏东西……”

    骆羌鑫是明白唐婶话中的脏东西是什么的,那是毒品和犯罪。

    上流社会的二世祖,因为生活环境比一般人更加复杂一些。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喜欢往这个圈子里凑,有些意志里薄弱的公子哥很快就被其影响的吸毒嗑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都干。少年时期骆夜痕虽然也很叛逆,但是从未惹过太过夸张的事情。那次车祸,也是一场意外。

    “少爷是知道什么人对他好,什么人对他不好的。我相信,那个夏小姐也必定是有高人之处,否则也不会让少爷如此坚持要娶她!”唐婶是局外人,正因为局外人,所以她比骆羌鑫更加的清醒,也看的更加的透。

    “可那女孩子,那身家背景,我骆家怎么能娶这样的女孩过门!”骆羌鑫仍是执着着,把面子看的比一切都要重……

    “老爷,你这样想着就错了,你又要在同一个地方,再摔跤一次吗?”唐婶叹息着,幽幽说道。

    骆羌鑫一听,一脸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向唐婶。

    “家和万事兴,如果你让少爷娶了夏小姐。少爷心中必定是对你十二万分的感谢地,到时候,你若让他做什么,他绝对会马首是瞻,不辜负你。相反,如果你只顾着面子的话,会跟当年大小姐一样,您又得失去一个宝贝孙子了!”唐婶一句话,彻底点醒了骆羌鑫。

    是啊,面子哪有骆夜痕重要。当年是他一意孤行,从此失去了一个好女儿。现在若是再一意孤行的话,他的宝贝孙子也要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老爷子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激灵——

    楼下客厅里,骆夜痕看着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来的官思雅后。眼圈顿时一红,像孩子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一样。竟坐在沙上,掉下眼泪来。

    “小夜!”看到这清醒,官思雅心疼极了。抬起手挥退了屋子里的人后,叹息地伸手,温柔地帮骆夜痕擦掉脸颊上的眼泪。

    “姐,姐……”骆夜痕看见官思雅那张柔婉的面孔之后,心里委屈至极。

    现在,整个家里还是没有人支持他娶夏伤。如今,也只有一直最疼他的官思雅,还站在他这一边。

    “没有夏伤,你就活不下去了吗?”官思雅目光温柔地看着骆夜痕,看着他憔悴的俊颜,闻着他身上的满身酒气。她心里叹息声更重了,这个傻弟弟,原来是个痴情种啊!

    听到官思雅的声音之后,骆夜痕低着头,眼泪嗦嗦地往下掉,“是,姐,我不能没有夏伤!”

    官思雅闻言,虽然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是仍是忍不住唏嘘了一声。

    那个夏伤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连心高气傲的骆夜痕,竟为了她也磨了棱角。

    “值得吗?”她再一次问了一声,心里满满都是疑问。

    值得吗,那个女孩,值得你这样付出吗?

    “值得!”骆夜痕哽咽着,目光灼灼地看着官思雅,轻声又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她并没有像我爱她这样爱着我。可我就是喜欢她,看见她笑,我就觉得开心。姐,只要她开心,就是要我的命都可以。”

    “以前我不敢当着你的面说,我怕你伤心。我也不敢承认自己喜欢她,因为我也觉得她那样的女人,配不上我。在我知晓我喜欢她的时候,我逃了。对你,我也撒谎了。可是回来后,我看见她那么不开心,我的心好疼。就像是被人用刀子劈开来一样,她让我痛不欲生。”

    “在我决定不再隐藏这段感情开始,我跟她又走到一起。我觉得好开心,姐,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在跟她环游欧洲的那半年,我觉得真的幸福极了……我不想回来,我真想跟她就在那边待一辈子……”

    “我觉得我对她,已经完全没有底线了。这一回,即使她不要我的孩子,我也可以原谅她。虽然我觉得这段感情里面,我一直都是吃亏的那一个。可是只要她肯要我,就算我吃亏到底我也认了。姐,听到她要走了,我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了。我不想她走啊,姐……帮帮我吧……”

    骆夜痕哭着哀求着,双手紧握着官思雅的手,一个劲地在哭着。

    “傻孩子!”看着骆夜痕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如孩童一般,脆弱无助的样子。官思雅的心,彻底的软了。伸手,一边帮骆夜痕擦眼泪,一边安抚道:“小夜,姐永远站在你这一边。莫哭,莫哭……”

    这句话,就好像幼时,骆怡如在门外疯。官思雅就搂着自己心爱的小弟,躲在门板后,一边拍着他的背脊,一边轻声说道:“崇峻,莫怕,有姐姐在,莫怕……”

    “姐……”听到官思雅的话语后,骆夜痕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苏乐珊站在楼梯上,方才,骆家人只顾着骆夜痕,完全就没有顾及到她。听到骆夜痕和官思雅在客厅的对话声后,苏乐珊缓缓闭上眼睛。

    眼泪,顿时,肆意地从眼眶中摔下来,在她面颊上流着……

    此刻,她心里满是苦涩。

    她知道,她输了。这一回,她终于明白她妈妈的话了。有些东西,就算再好再美,也不关自己的事。就算怎么抢怎么争,也不会落到自己的口袋里。

    骆夜痕,终究只是她梦中的少年。永远都不可能在现实中,跟她有半分的交际……

    她看清楚了,求不得的滋味折磨了她这么久,终究在骆夜痕的这次剖白中,彻底的明白和醒悟过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