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3:一个梦想
    “我怎么会这么想呢?”听到夏伤这句话后,许诺连连开始摇头。

    她跟闵瑾瑜交往,完全是因为对闵瑾瑜的那份喜欢。她是个有骨气的女人,有手有脚,会靠自己的努力去赚钱,断不会是因为闵瑾瑜的那份家世才会去跟他交往的。

    “只是,这份东西太贵重了……我……”

    容不得许诺再说话,夏伤已经笑盈盈地截了话头,说道:“不想被我误会,那就赶紧把这套房子给拿下来!”

    “可是,夏夏……你要做手术,以后也要生活,也需要很多钱。你没事买这么一套奢华的房子给我做什么?”钱不是这样花法的,有多少钱就办多大的事情。现在夏伤突然间买这么一栋她能力范围之外的房子送给她,就算她现在拿下了。以后,怕是她连装修都装修不起。而且,往后夏伤退出了娱乐圈,想这么轻松地赚钱的话,也难……ЖЖhBOoKNEt

    “糯糯,你这样想就太没出息了!”夏伤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我的红酒生意,你不是也参与了吗?虽然很大一部分是靠着官先生从中穿针引线才做的这么顺利,但是手上的资源已经足够了。你不用太过担心,有人脉就好办事!”

    说着,夏伤拿过一旁贺华手中的文件,递给许诺,说道:“这个价钱,买这么一栋大别墅不算什么?咱们是暴户,人生苦短就该及时行乐……而且啊,你没听说吗,现在政府都出台限制别墅的建造了。也就是说,这房子买了,就算你不住,也是在升值……”

    “是啊,许小姐,以后你就是想买这么大的别墅,也是买不到了……而且,还附送了这么大的一个院落……想想,都觉得超值的!”那边,贺华一个劲地煽动着。

    许诺站在旁边,犹豫着。夏伤站在旁边没说话,由着许诺慢慢地想着。

    “夏夏,我还是觉得不能要……”许诺摆了摆手,拒绝了夏伤的好意。

    夏伤的每一分钱,都是她拼了命赚回来的。明知道她赚的那么辛苦,她怎么还有脸拿呢……她做不出这种事情,她做不出……

    夏伤叹了一口气,知道许诺不会拿。但是她心意已决,这套房子她是一定会买的。所以,拿过那个经纪人手中的文件后,她快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夏……”许诺刚想阻止,夏伤已经把字签好了,将文件递还给了贺华。

    贺华看着夏伤签字,满面欣喜。在夏伤将文件递还给自己之后,便笑盈盈地说道:“夏小姐,我会尽快去办理过户手续的!”

    “好的,你先回去吧,我想在这边多待一下!”夏伤点了点头,慢悠悠地说道。

    “那好!”贺华说完,将一把钥匙递给夏伤,又说道:“那么,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贺华一离开,许诺就脸色沉重地走到夏伤旁边,一脸不愉道:“干嘛买这种房子,吃饱了撑着吗?”

    “呵呵……”夏伤没说话,看着许诺笑了笑后,便仰头看向碧蓝的天宇,“糯糯,我有时候觉得,能用钱买回来的东西,便不算什么?有些东西,比钱更难拥有。好比健康,好比爱情,好比亲情……”话落,夏伤回头看着许诺,笑了笑,又说道:“所以,你不要觉得我送你房子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只是在用我所拥有的,弥补我所没有的。我现在有钱,可我缺真心……这些年你对我的情谊,我铭记五内。没什么回报,就送套房子呗……”

    “可我对你的好,完全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我……”许诺一听,心里感触颇多。

    “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才要对你这么好!”夏伤勾唇,微微一笑。

    “唉……”她说不过夏伤,夏伤一向伶牙俐齿的。她知道,自己怎么说,都会被夏伤给绕回去,于是,“那你手术费用咋办,一辈子还好长,你……”

    “你放心,我有分寸……”夏伤笑了笑,给了许诺一个坚定的笑容。

    然,这样的笑容并没有让许诺放心。反而,她越来越担心起来了……不许女为——

    之后,许诺去公司上班了。原本,上班之前,许诺想送夏伤回去。却不想,被夏伤拒绝了。

    夏伤让许诺将自己送出了小区,最后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下了车。在与许诺挥手告别时,许诺突然间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对了,夏夏,我已经帮你想好了。过几年会有一个颁奖晚会,我已经接到组委会的通知了。你去年上半年的那部《沉沦》入围了最佳女主角提名,你到时候就宣布退出娱乐圈。唉……这事晚上回去我在跟你谋划谋划……”

    “好!”夏伤闻言,安静地点了点头。

    与许诺道完别后,夏伤独自漫步在人流颇多的街道上。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各式各样的表情。焦虑的都市人似乎早已忘记了静下心来,观察一下身边的人。

    夏伤身份比较特殊,但是很意外的,她并没有被人认出来。在街道上闲逛了一会儿,正想转身离去时。却不想,一抬头,她竟然意外地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城市品源,品味人生”

    这是一个房地产公司所做的广告牌,只是年岁久了之后,原本3d的俯瞰图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楚了。但是夏伤在这一瞬间,娇躯如遭电击……

    她下意识地从手提包里取出手机和之前的那张名片,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她都没理对方说话,就直接截话道:“贺先生,我想问你一下,你们公司以前是不是开放过一个华芳品源的住宅小区的?”

    “咦?夏小姐你怎么知道?”贺华愣了一下,随即补充道:“是的,我们公司之前是做低档的居民小区。华芳品源是我们公司做得最后一个低档住宅区,怎么了,夏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吗?”

    “你能帮我查一下,当年的15栋b座的304的那一间,还有没有空置……”夏伤紧握着手机,因为激动,娇躯微微有些战栗。

    “好的,你先等一下,我给你去查一下!”其实,贺华更想说的是,夏小姐,你没搞错吧,这是低档住宅区,不像那些几千万的别墅区。几十万的房子,再加上品源也已经开有近七八年了,怎么可能还有空房呢?不过这些话,他也不敢说。毕竟,人家刚在他身边买了三千多万的房子,这笔佣金,够他吃一年了。面对这样的大主顾,他怎么敢轻易得罪呢?

    所以,在接完夏伤的电话之后,贺华立马着手开始找夏伤所说的那栋房子的资料。很快,找到之后,便立刻拨电话,给夏伤,回道:“抱歉,夏小姐,已经有屋主了!”

    “哦……”夏伤正站在小区的门口,听到贺华的话语后,她幽幽回道……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栋住宅区已经开了七年多了,不可能没有会没有人住的,只是,她心里仍是残留着一丝希望……

    那栋房子,有她最初的梦想。虽然当年她因为能力有限没有实现这个梦,可是如今她已经有能力了,她只想圆梦……

    当然,这并不代表这个梦对她还有什么意义……只是人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总会有几分不甘心。而夏伤,恰恰是那种不容易释怀的人……——

    时隔一个月,苏家。

    苏宅的装潢很雅致,中式的风格又平添了几分厚重的韵味。家宅四周都有绿意盎然的植物点缀着,屋子细节处都有家中女主人的独特匠心。然而,屋子里的这份温馨,并没有缓和此刻家里的气氛。相反,随着大厅正中央苏博文紧绷的脸色,整个家里都沉浸在一种低的有些令人喘不过起来的低气压中。

    这时,楼道上正好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苏夫人正准备往楼上的宝贝女儿使眼色,让她不要出来。谁知,一向大大咧咧的苏乐珊完全没有意识到苏夫人的良苦用心。正兴奋地下楼,准备外出。

    “你去哪?”突然间,一阵如雷鸣前夕一般,令人闻之心下一沉的嗓音,从沙上传来。

    苏乐珊愣了一下,回头,只见父亲苏博文脸上一片风雨欲来时的压抑。

    “爸爸,我要出去……”苏乐珊打扮的很漂亮,一袭高档的蕾丝洋装穿在她纤侬得衷的身上,衬得她气质高雅文静。

    苏博文看清楚她的打扮后,更加的生气了。

    那天,骆夜痕当着他和夫人以及骆老爷子的面,说要解除两家姻亲关系。那时候,要不是骆老爷子突然间晕倒,他是断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骆夜痕那臭小子的。他苏家好歹在外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这回被骆夜痕这个小辈这般羞辱,这口气苏博文是怎么咽都咽不下去。本想谋划着怎么解除这婚约,却不想自己的女儿像是着了魔一样,至今还一天到晚往骆家人面前凑……他都不知道一向骄傲地女儿怎么会在这事上,做的这么没脸没皮的。

    “不准去!”苏博文暴吼一声,冲着苏乐珊大声嚷道:“你是不是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啊,人家都要跟你解除婚约了,这个时候还搭理人家。只当我们苏家,还非要扒着人家不肯放呢……我对你说,要不是看在骆夜痕的表姐骆颜夕是皇后的份上,我苏博文还瞧不上他骆家呢……那骆夜痕,更是京都市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从小到大名气不好倒也不说,十几年前还出车祸撞死人。要不是有老爷子拿出官爵来保他,他哪有现在的安稳太平。这种人竟然还有胆子对我的女儿挑三拣四……”

    苏博文越想,越火大。以骆家现今在帝国政界的地位,说真的他真的瞧不上他家。只是那时候宝贝女儿喜欢那臭小子,再加上当时他也觉得那小子一表人才,而且还有个能说会道有出息的表姐。他才决定,与骆家联姻的。谁会想到,骆夜痕会说出那番话……

    “爸爸,夜也是年轻气盛了一些,现在他跟那个女人断了……我相信,他以后会一心一意地对我好的!”苏乐珊没理一直对她使眼色的母亲,反而理直气壮地帮骆夜痕解释。

    “你给我闭嘴!”听到苏乐珊的话语之后,苏博文气的差点吐血。

    他这女儿是疯了不成,明知道骆夜痕未婚就开始在外面养女人乱搞。到现在,还站在那家伙的那边忤逆他这个父亲。他还真想劈开自己女儿的脑子,看看她脑子里面是不是装着一堆草。

    “好了,博文,你也别生气了。乐姗还小……”苏夫人一向都很了解自己丈夫的火爆脾气,所以连忙安抚着他的胸口,柔声规劝起来。

    “她小什么,一个25岁的大姑娘,成天只知道漂亮什么都不懂。现在,为了一个纨绔子弟,连我苏家的脸面都不要了……”苏博文一听苏夫人这话,顿时炉火中烧。

    苏乐珊不想理自己的父亲,扭头就要走。随之,苏博文突然间对着身后的佣人,大声嚷道:“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给我关起来!”

    苏乐珊一听,也不等那佣人过来,拔腿就往外跑。而那两个佣人见此,也加快了步子去追。很快,苏乐珊就被那两个佣人制服。

    “爸爸,你疯了不成,这是非法禁锢……该死的,爸爸,你太过分了……”手脚被缚,苏乐珊气极地冲着苏博文大声抗议道。

    苏博文冷哼一声,不理苏乐珊,挥手让那两个佣人将苏乐珊待下去。苏乐珊哭嚎着,苏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心疼地回头想劝说自己的丈夫。奈何,苏博文脸色阴沉地像万年的冰川。苏夫人也不敢在丈夫盛怒的时候,去触他胡须。最后,只能硬生生地忍下了嘴巴里的劝说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