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7:讨好争吵
    夏伤感动了,在骆夜痕的这番话中。鼻腔酸涩到了极点,眼眶也烫的厉害。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极力地压抑住胸腔中的情感。

    “可我不爱你!”他越是这样说,她越不想拖累他。这样的骆夜痕,值得更好的女人。诚如皇后所言,为了他的前程,她根本就不该耽误他的。

    挣开骆夜痕环着自己肩膀的两只大手,夏伤快步走出电梯间,往自己的房子门口走去。

    “夏伤,为什么?”看着空荡荡的掌心,骆夜痕仍是不死心地看着夏伤单薄的背影,大声地问道。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之前在湘西还好好地。机场分开时,还那么地甜蜜。怎么突然间,夏伤就对自己如此冷淡了呢?

    夏伤没有回答,快步消失在走廊里。骆夜痕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大门“砰”地一声被人关上,许诺正在厨房里做早餐。听到声响,她连忙快步跑出厨房。

    “夏夏,你……”瞧见进屋的是夏伤后,许诺一脸惊讶地唤道。

    此时,夏伤浑身撤了力,“咚”地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许诺见夏伤面上的表情,灰败且死气沉沉。心里一惊,连忙快步跑过来,低声问道:“怎么了,碰见骆夜痕了吗?”

    夏伤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背贴着门板。在许诺的询问声中,她安静地点了点头。女鼻你睛。

    “说什么了,怎么这副样子?”许诺蹲下身,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跟他提分手了,还利用顾泽曜来气他!”夏伤缓缓地抬眸,看着许诺,低声说道。

    “夏夏,你不该什么事情都为别人着想。如果心里割舍不下对骆夜痕的感情的话,何不如死霸着他,让他陪在你身边呢?”她对骆夜痕没有好感,但是如果夏伤喜欢的话,她也是愿意接受那个人的。

    “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现在连夫妻都不是。”夏伤眼眶里眼泪滚动,她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流泪了,“糯糯,我怕了。真的,我好害怕哪一天再被骆夜痕抛弃了。那时候,就不是天塌下来那么简单了。所以,我要收回我的感情。在他提出分手前,我要全部地把我放出去的感情收回来!”

    对感情,她现在是一个刺猬。没有人比她更害怕受伤,更害怕被抛弃。她不想等到骆夜痕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听到他的那句,我们分手吧!

    她会受不住打击,会疯掉的!

    “夏夏……”许诺叹了一口气,目光怜悯地看着夏伤。她太了解她了,正因为了解,所以才懂她此刻内心的彷徨无措。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夏伤的秀,柔声说道:“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

    夏伤低着头,嘤嘤地抽泣起来。

    待在夏伤的身前,蹲了一会儿后。许诺终是开口,低声问道:“夏夏,什么时候去医院?”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拖不得的。许诺很怕再耽误下去,夏伤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即使这个话题,会惹得夏伤不开心。但是,她仍是忍不住要问出口。

    夏伤在许诺的话语中,缓缓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仍旧平坦的小腹后。

    宝宝,宝宝……她刻意不去想宝宝的事情,她很想逃避。可是她知道,这个问题,她是逃避不了的。

    “早点做了吧,这样对你也好。夏夏,不要再耽误了……”许诺劝慰地看着夏伤,低声说道。

    “呜……”夏伤一听这话,闭上眼睛,呜咽起来。

    “我不想你出事,夏伤……”许诺顿了顿,看着夏伤近乎哀求道:“我知道你很在乎这个孩子,但是你也要为了自己考虑。孩子以后会有的,但是你要是有什么意外了……”

    “好!”夏伤绝望地闭上眼睛,摸着自己小腹的手,缓缓地握起。

    许诺见此,一把握住她的手,神情略显激动地看着她,大声说道:“你想开就好,夏夏,你想开了我就放心了……”

    夏伤没有说话,霎时间,眼睛里一下子失了华彩——

    第二天,晨光微醺时,家里的电铃就被人按响。

    许诺在不停地“叮咚叮咚”的门铃声中,烦躁地从床榻上下来,迷迷糊糊地走到房门口。搔了搔脑袋上的头,从猫眼里往外看去。

    屋子外面,只能看到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许诺心里嘀咕了一下,拉开卧房的门。没想到,映入眼前的不是什么黑衣男。而是一大束,火红娇颜的玫瑰。

    许诺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完全理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花束后面,很快探出一张俊脸。当许诺看清楚骆夜痕的面孔后,瞬间,那张原本还睡意盎然的俏脸,立马板了起来……

    “你来这里干嘛?”她冷着一张俏脸,没好气地说道。

    “我自然找夏伤了,夏伤呢?”骆夜痕不理会这个三番四次不给自己好脸色的女人,大声回道。

    许诺一听,抬起手想关了大门。谁知,许诺却突然间抬起手,要把门关上。骆夜痕眼疾手快地抬起脚,一下子卡在大门中央。

    许诺见大门关不上,气极地欲要对着骆夜痕大声怒骂起来,“骆夜痕,你找死啊!”

    骆夜痕完全无视许诺,用力地推开房门后,与昨天一样,大跨步地走进屋子内。

    “喂,骆夜痕,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可不是你家!”许诺被骆夜痕一推,一下子撞在旁边的墙壁上。她气得咬牙切齿地对着骆夜痕的背影,大声地吼了起来。

    骆夜痕不理她,直接熟门熟路地往夏伤的房间方向走去。只是,还未走到门口。夏伤就已经穿着睡衣,拉门而出。

    “夏伤,早上好,我今天让秀姨熬了一些粥,你要不要吃点?”他笑嘻嘻地将手里的花束递到夏伤的面前,欲要上前给她一个温柔的额吻。谁知,夏伤却像刺猬一般,抬起手一把推开了欺上前的骆夜痕。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昨天跟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咱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夏伤俏脸冷肃着,并没有因为骆夜痕的刻意讨好,而有一点动容。

    “呵呵……没关系可以再制造关系吗,我重新追你,成不?”骆夜痕笑了笑,无甚大碍地又说道。

    “可是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死缠烂打很让人讨厌!”夏伤知道,她不能再对骆夜痕手软了。这家伙现在是绝对不会因为她的三言两语,就打退激情的。所以,她抬起手将骆夜痕手里的花束,用力地摔在地上。同时,抢过他手里的保温杯,然后,当着骆夜痕的面,狠狠地砸了下去。

    她只有狠,只有够狠才能彻底惹毛了一向没什么耐心的骆夜痕!

    只听见“砰”地一声,保温杯一下子裂掉了。同时,杯中粥香四溢。在这声巨响中,连带站在一旁的许诺,都被夏伤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得不敢大声喘息。

    “骆夜痕,我真的很不需要你对我这样的好。明白吗,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在逼迫我……我喜欢的男人是顾泽曜,从头到尾我心里面的人都是他……”夏伤喘着气,娇躯轻颤,却执意地看着骆夜痕,口中吐出的话语仍旧是恶毒地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如果不是你在我难过的时候,陪我环游世界的话,我根本不会再跟你有什么的。你在我眼中,始终都是一个没有什么能力,只会靠父母依靠家世的纨绔子弟……你连顾泽曜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夏伤……”骆夜痕低着头,双手握拳。在夏伤绝情的话语中,他感觉就似有刀子一般,重重地划在他的心口上。

    许诺屏息静气地看着争吵的两人,她很害怕脸色被夏伤气的铁青的骆夜痕会脾气作地动手打夏伤。

    “你还要我说吗,你是不是还要我骂你!”看骆夜痕站在原地不肯动弹,夏伤狠心又说道。

    “我们暂停,如果你现在心情不好的话,我现在回去?等你心情好一点的时候,我再来找你!”他不想火,也不想跟夏伤吵。他让步,他让步现在先离开。下回等她情绪稳定了,再来找她。

    “骆夜痕,你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好吗?我最讨厌你遇到事情的时候,只会想到逃避……”可是,夏伤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骆夜痕的良苦用心。听到骆夜痕的话语后,她仍是不依不饶。

    这时,只听到“晃荡”一声巨大的撞击声。许诺吓了一大跳的同时,骆夜痕暴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那你要我怎么办……”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