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4:情绪泄
    “恩!”在顾泽曜的自我介绍中,夏伤平静地点了点头。

    她知道,他是顾泽曜。曾经爱逾生命,如今只能平淡面对的男人。

    “我有事想见你,明天下午可以出来一趟吗?”顾泽曜的声音透过电波,沙沙地从听筒中传来。听不出情绪,只听着语调有些急。

    夏伤愣了一下,想了想,点头应道:“好!”

    她没有多想为什么顾泽曜要突然间找自己,但是想着他的性格。突然间约她,必然是有重要事情的。

    “那好,明天见!”顾泽曜流连着,他没有立刻按下挂机键,清浅的呼吸声透过电波,缓慢地而有节奏。

    夏伤向来习惯他主动挂电话的,所以听他讲完之后,她下意识地等他挂机。只是没想到,他竟握着手机,一直没挂。

    “恩,明天见!”他异常的反应,在夏伤看来有些惊奇。等了片刻后,夏伤终是开口道别。↑↑h

    拿下手机,按下挂机键的时候。手机“咔嚓”一声之后,彻底黑了下去。

    “顾泽曜约你见面吗?”许诺离夏伤不远,此刻房间里也安静。所以,夏伤跟顾泽曜的那个电话,她全程都听见了。

    “恩!”夏伤轻轻地应了一声,神情淡漠,好似全然不关心顾泽曜到底找她做什么。音静你只。

    许诺看了她的反应,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曾经顾泽曜的一个电话,能让单纯的夏伤欢天喜地很久很久,可如今呢?

    时光易抛,人心亦老。再深的情,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和现实之后,终究开始褪色了。那个憧憬着粉色童话的小女孩,也被时光的齿轮烙下一种名为成熟的标签。

    “那就去见见吧,要我陪你吗?”她想,夏伤愿意走出房门,这是一件好事。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希望夏伤幸福的。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夏伤低着头颅,轻轻地回道——

    手机“嘟”地一声被人挂断,一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地让人心里慌。

    顾泽曜站在明净的落地窗前,仰头看着窗外幽蓝色的苍穹。他从不知道,原来被人挂断电话之后,心里的空虚和寂寞,竟会如此深重。

    夏伤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傻丫头在自己一次次地冷漠中,是怎么坚持了那十年的。他对她,其实真的不算好。他细细地回忆起过往,从一开始的冷言冷语,到最后的决绝分手。这段感情中,他付出最少,却收获最多。

    他何德何能,又是怎么轻易将这一腔深情如此辜负。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浓重的夜色勾勒着顾泽曜单薄的身躯,那从内心滋长的寂寞如同毒蔓一般,将顾泽曜紧紧地包裹期间。他动弹不得地站在原地,内心如今晚的夜,泌出一骨子的凉!

    “曜,怎么不就寝!”夜色中,官思雅温柔的嗓音轻轻地打破这样的沉静。

    “马上!”顾泽曜没有转身,却在官思雅声音落下之时,缓缓地闭眼,掩去满心的苍凉——

    阳光透过天上的云层,温柔地洒向大地。浅白无垢的云层在阳光的照射中,如滚着一层金色的镶边。位于京都的运河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中,此时白花正值绚烂。沾着晶莹露水的枝叶上,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炫目的光芒。

    出租车“嗤”地一声,在公园大门口停了下来。车后座上的夏伤将车资递给司机之后,便推开车门下车。随着出租车“嗖”地一声离开,她缓步走进公园大门。

    时间尚早,公园内还没有几个人。踱步进去的时候,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馥郁芬芳的花香。夏伤心情本就有些沉重,然,在这样的美景下,仍是觉得心情得到了一些舒缓。

    踱步到公园内部的一条小河中央时,她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河坝上的顾泽曜。

    晨光下,他身姿笔挺,墨似玉。皎皎似玉的气质,在这烂漫的春景中,竟如此和谐。夏伤下意识地想起豆蔻年华时,遇见的那个青葱少年。

    “有事吗?”缓步走上前,她不急不慢地问道。

    那些过去已如一江春水,再不复还。她不应该再去留恋,再去多想……

    听到夏伤的声音后,顾泽曜缓慢地转过身。在触及到夏伤苍白的面容后,顾泽曜心里多少带着几分心疼。

    “什么时候去做手术!”拐弯抹角向来不是他所专长的,在她面前更为如此。

    夏伤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身前的顾泽曜。

    他额前的碎在微风中轻轻浮荡,一双棕色的俊目一眨不眨,专注地盯着她。他眼睛中透彻着,太多她读不懂的东西。看的夏伤,竟一时间晃了神。

    “你怎么,会知道?”她问的有些迟疑。

    “你不要管我从哪里知道的,你告诉我,你现在究竟想怎么做?”他的身后,是一株开的正艳的梨花。往日如梨花一般,高洁不可攀附的顾泽曜。此刻,却有些焦急地看着她追问道。

    夏伤低着头,避开他灼灼俊目。这个问题,也在她内心徘徊着。她很彷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现如今,他如此问。她却怎么样,都不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了。

    “什么时候出国做手术……”夏伤的沉默,并没有打击到顾泽曜的热情。他停顿了一下一次,再一次看着夏伤追问出声。

    “手术的几率很低,如果失败了我会提前死的!”夏伤悲哀地缓缓闭上眼睛,心里惆怅,连带声音都透着一骨子的悲凉:“做不做手术,其实不是重点!”

    死亡与苟延残喘,无论哪一种,都是一种折磨。她很想逃避去想,可是她又不得不去面对。

    “夏……”听到夏伤绝望的话语后,顾泽曜内心悲凉。他手不自觉地握紧,又松开,再握紧……内心犹豫了良久,终是鼓足所有的勇气,看着她安慰道:“怎么可以不做手术呢?有活下去的几率,就说明希望倘存。但是不做手术的话,就是死路一条!夏伤,无论生过什么,有希望就会有奇迹,不是吗?”

    他不会安慰人,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他从未说过一些安慰她的话。夏伤在他眼中,是倔强的,是不屈不饶的,是不死的小强,有着杂草一般的生命力。

    他从未想过,其实这个女人是脆弱的。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在面对绝境的时候,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她都是脆弱的让人心疼的。

    是他太过忽视,太过理所当然,太过习以为常,才轻忽了那么多的事情。才会忽略掉夏伤的感受。他其实并不了解她,甚至连自己都不了解……

    “你为什么突然间过来安慰我?”夏伤低垂着脑袋,在顾泽曜的这番话中,心中掠过一抹惊奇。

    “我希望你活着!”如果此生无缘,那他还是希望她平安无事,健康幸福。他对她有太多说不出口的歉意,心中也藏着太多的爱意。他只希望她活着,人只要一息倘存,就没有失败。

    夏伤闻言,愣了一下之后,抬起头看向顾泽曜。在看到他俊脸上的隐忍和心疼的表情后,微微扬唇。

    “我……”话未出口,眼泪却比她更早地从眼眶中摔落下来。她低下头,轻轻地笑了笑,“也不知道怎么地,眼睛一下子疼的酸……”

    这几天里,她的情绪特别的容易被渲染。她总是动不动就落泪,她也不想这样。可是,内心的彷徨和恐惧,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的。

    她有些难堪地抬起手,想要擦去眼角的泪水。然,这时。顾泽曜突然间张开手,将脆弱的夏伤一把揽进怀中。

    “傻瓜!”她撑不下去,是正常的。她也没必要,在他的面前假装。如果想哭的话,尽管哭吧!她愿意在他怀中哭,证明自己对她来说,还有作用。

    “呜……”她很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在顾泽曜的动作下,她情绪彻底失控。起先,还哭的很呜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渐渐地,她哭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放肆……

    连日来,她一直不敢哭。她怕许诺会担心自己,她身边已经没什么人了。她很怕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许诺。她压抑着很累,她原本只想见一下顾泽曜就走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地,在看见顾泽曜的面孔,听到他的话语之后。会拨弄到内心最脆弱的那根心弦……让她一下子,招架不住这汹涌来袭的哭意了……

    在夏伤肆无忌惮的哭声中,顾泽曜的心就像被人拿着刀子,在不停地搅着。他整颗心,都因为她的哭泣,折磨的痛的撕心裂肺……

    夏伤,我该怎么帮你……夏伤,我该怎么帮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