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59:痛彻心扉
    夏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等她有意识的时候,她已经站在重症病房楼外。

    头顶太阳热烈地从上往下洒下来,给她冰冷的娇躯,注入了一点热量。在阳光的暴晒下,她渐渐地恢复了一些精神气。

    沿着静僻的一条小道,她慢慢地踱步回到了自己的病床前……

    “夏夏!”眨眼的时间,夏伤就不见了。许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看到重新回病房内的夏伤后,她惊讶地快步走上前,低声追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没事!”夏伤摇了摇头,缓缓地阖上眼睛。

    脑子里,无法摆脱骆夜痕站在重症病房前的一幕。夏伤突然间觉得很疲倦,这种身心疲倦,让她浑身乏力,觉得好累……

    “夏夏,你看上去哪像是没事啊!”许诺心里吃惊,抓着夏伤的胳膊,就欲要出病房,“是不是脑袋又不舒服了,乘着这次在,咱们赶紧去脑科,把脑袋检查一下吧!”;;hneT

    “糯糯,我害怕!”夏伤低着头,在许诺的这句话中,心里的难受一下子飙升到了极点。

    她好怕,她真的好怕,好怕啊……

    “你怕什么啊,我在啊,夏夏,你莫怕!”许诺一听,顿时停下步子。回头看向夏伤,一脸心疼道。

    “我怕脑袋有问题,我怕我会死,我怕我……”夏伤一下子,躬身蹲在了地上,“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

    她害怕死亡,害怕被人抛弃,害怕又陷入那种无法被救赎的恐惧中。她怕,她好害怕……她真的觉得恐惧到了极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

    为什么每次当她以为自己已经到达幸福的顶端的时候,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纠缠着她。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才要遭遇这样那样的磨难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么多。她好辛苦,她真的好辛苦,她不是神只是个人,是个人……她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请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她受这么多磨难了……

    “夏夏……”听到夏伤的话语后,许诺心疼地张开手,一把抱住夏伤的纤腰,“有我在,你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会永永远远地陪在你身边的!”

    “糯糯,我……”夏伤抬起脸,俏脸上已是热泪盈眶。

    糯糯,她的糯糯。原来她真遇到什么事了,身边也就只有一个糯糯啊!

    “去做检查好吗,我陪你,我陪你去做检查。夏夏,莫怕,莫怕……”许诺揽着夏伤的纤腰,哽咽起来。

    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莫担心,莫担心……她相信吉人天相,她相信夏伤是个好命的人。

    “糯糯,糯糯……”夏伤将脸蛋埋在许诺的怀中,放肆着哭着……

    她现在好痛苦,真的好痛苦。尤其是看到骆夜痕站在病房外面的那一幕,她心里的那份痛苦和恐惧,一下子飙升到了极致。

    糯糯,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害怕被抛弃,其实我最害怕的是看见骆夜痕坚持不下去,妥协了现实……——

    去医院脑科大楼,许诺拉着夏伤直接去找那个之前帮夏伤治疗的主治医生。两年多没联系,那个年轻的医生还在皇家医院的脑科部供职。

    将详情转述给那位医生之后,医生二话不说地就亲自带着夏伤辗转在医院内部的各大医疗机械上。

    许诺一直陪在一旁,看着夏伤拍片验血。心里,一直在默默地为她祈祷。

    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把检查全部做完。

    “三天后出报告,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回到那医生的办公室之后,年轻的医生看着两人如此说道。

    “谢谢医生了啊!”许诺扶着已经略显疲惫的夏伤,不住地对着这个和蔼又好说话的医生,鞠躬感谢。

    “呵呵,不用!”医生笑了笑,回道。

    “那么,我们先回去休息了,再见!”许诺道完别后,便扶着夏伤离开了。

    看着两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年轻的医生收起面上的笑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泽曜,我是陈棠!”晒她给太。

    “恩,有事吗?”这会儿,顾泽曜正在忙着手头上的工作,接到陈棠的电话后。他弃了书桌上的案本,从椅子上站起来,低声问道。

    陈棠是他在哈佛读书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同学,两人并不同系。却因为都是帝国人,多了几分交情。之前夏伤那件事情,陈棠帮了他一个大忙。也因此,有些联系。不过,大家都是忙人,也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晚上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再详聊!”陈棠顿了顿,觉得这事情在电话里讲不清楚,必须要见面。

    “好!”顾泽曜也没有多想,挂了电话之后,便安静地仰头看着苍碧的天空。

    岁月是苦海,往后在这么漫长的苦海里。缺了她,他该如何苦熬……——

    晚上,市中心霓虹灯璀璨辉煌。位于闹市中的一家大排档内,人声鼎沸。屋内暖气氤氲了店门口的玻璃门,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下,只看见屋子里人影憧憧。

    一身黑色风衣的陈棠,脚步匆匆地推门而入。站在大门口环顾了一圈,最后在最角落的一张桌子,看到了阔别已久的顾泽曜。

    “抱歉,我来晚了!”他急冲冲地跑到顾泽曜的那张桌前,看着他笑嘻嘻地说道。

    “没关系,我也是来的太早了一些!”在这样的低档大排档内,顾泽曜依旧浑身散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不可否认,他是一个英俊地有些过了分的男人。从一入座,就吸引了很多周遭人的视线。可是,这样一个散着贵气的男人,出现在这样的餐厅内,举止却一点都不显局促。他安静地端坐在那里,等着他要等的人。

    “呵呵,一向你是大忙人,这回反倒是我成了一个大忙人了!”陈棠笑了笑,将外套脱下来后,看着顾泽曜又调侃起来,“你一个堂堂身价几百亿的官氏大总裁,请我吃饭就约在这种地方,真够抠啊!”

    “这家餐厅我以前常来吃,还不错。外面顶级大酒店,也不一定做出的东西有这家好吃!”顾泽曜一点都没有要隐藏自己出身的意思,对陈棠这种知根究底的人,他不需要往自己身上镀层金。

    “呵呵,泽曜这话说的我很开心!”端菜上来的老板娘笑呵呵地走上前,看着顾泽曜和陈棠低声笑道。

    “怎么地,老板娘,你还认识顾泽曜这闷蛋啊?”陈棠一听见老板娘这话,笑呵呵地转头问道。

    “怎么会不认识,顾泽曜,水木大学的高材生。有个很漂亮的小女朋友,喏喏……就是电视上的那个……”老板娘说着,指着店前面不远处的一台老式的彩电。这会儿,电视上正在插播一条广告,正是夏伤前不久拍摄的施华洛的那则水晶广告。

    电视上的夏伤,明艳动人。站在百花堆积出的场景内,犹如百花仙子。一颦一笑,皆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

    “呵呵,小丫头当大明星了。这才几年的时间啊,我还记得她前几年还会回这边看看,偶尔也会进来吃顿饭。现在啊,啧啧,真想不到啊……”老板娘感慨着。

    这话落在顾泽曜的耳中,也激起他内心的一阵感慨。

    多年之前的一幕幕,如今已成为他心上的蛊毒。明知拿出来想起,便是一轮噬心蚀骨的折磨。可是,他却贪恋着那一幕幕所带来的短暂欢愉。他想,也许是自己太过迟钝。太过没把她放在心上,才会在一些事情bao出来之后,才现自己竟然爱她如此之深。

    深到,一想起来,便会痛彻心扉。

    陈棠本就是为了夏伤这件事而来,听到老板娘这句话后,回头看向顾泽曜,低声说道:“对了,泽曜,我约你出来。就是想跟你说说,夏伤的病情的……”

    大排档内,人声鼎沸。嘈杂的气氛里,顾泽曜一下子捕捉到了陈棠话语中的重点。

    “病情?”他满是狐疑地看着陈棠,内心也因为他的这句话,翻起浪潮,“她怎么了,什么病情?”

    陈棠不慌不忙地点了点头,看着顾泽曜,神情凝肃道:“你还记得之前她不是从楼上摔下来,撞坏了脑子吗?”

    顾泽曜在陈棠的话中,心里一揪。他下意识地双手握紧,神情迫切地追问道:“不是痊愈了吗?”

    “不,有后遗症!”陈棠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

    陈棠的一句话,让顾泽曜内心一下子紧缩到了极点。他全身战栗了一下,两眼透露出一抹惊恐。

    后遗症,是什么后遗症?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详细地说一下!”一向冷静的顾泽曜有些沉不住气了,看着陈棠大声地追问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