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56:天堂地狱
    推开会诊室的大门,许诺也不知道怎么地,竟莫名地有些紧张。

    “陈医生,你好,我是夏伤的朋友,她现在身体有点不舒服,我能代她听她的病情吗?”许诺走上前,对着埋首在一堆病例中的女医生,低声说道。

    “请坐吧!”听到许诺的声音后,对面的那位中年女医生,抬头看了一眼许诺。然后,指着对面的那张椅子,轻声说道。

    “哦,哦!”许诺闻言,忙不迭地移步。弯腰拉开身旁的一张椅子,轻轻入座。

    “许小姐,既然夏小姐不能过来,那我就跟你说一声。夏小姐的情况,非常的不乐观!”那女医生说这话的神情,非常的凝重。

    “什么意思?”许诺惊愣,心里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触及到女医生凝重的脸色后,她满心都是忧虑地看着女医生,追问道:“到底怎么了,难道夏伤的宝宝有问题吗?”

    “是的!”女医生神色沉重地翻开一个档案,对着许诺低声说道:“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她已经三十天的孕期。不过,是宫外孕。眼下,必须尽快地做手术!”

    宫——宫——宫外孕!

    许诺震惊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那女医生大声地嚷道:“医生,你查错了吧。夏伤怎么可能是宫外孕呢,你一定是搞错了,我要求你们重新再查一次,我不相信我一点都不相信这份报告!”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夏伤怎么可能是宫外孕,她怎么可能是宫外孕呢?

    夏伤那么想要孩子,刚刚她听到自己怀孕的时候,开心的模样至今还停留在她的脑海里。现如今,她竟然宫外孕了。如果让夏伤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这让她情何以堪。

    不,不,绝对是搞错了,绝对绝对是搞错了。夏伤没有宫外孕,她的宝宝很好,她的宝宝很好的……

    “许小姐,你不要激动!我们医院还未有搞错病例的历史,夏小姐是真的宫外孕。就算你去别的医院复查,也不可能改变什么。这件事情请你尽快转告给夏伤小姐,让她动手术。否则,流产或者破裂的时候,会引起腹腔内大出血,极有可能危机她的生命!”女医生警告道。

    许诺在听到女医生的话语后,控制不住地蹲下身,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刚刚还是天堂。谁会知道,转眼就是人间地狱了。夏伤,夏伤该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样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夏伤听呢?

    呜呜呜……

    夏伤为了顾泽曜那个混蛋,已经亲手打掉了一个孩子。老天爷怎么会这么残忍,这一回还要她亲手,再打掉一个自己的孩子吗?一怎能伤。

    一想到这,许诺心痛的快要窒息了。哭的,也越难受和大声起来……——

    “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我都有点肚子饿了!”

    之前还是夕阳漫天的美好画面,眼下已经花灯初上。可是,去找医生的许诺,却还是没有回来。

    夏伤一直坐在床上等许诺,等着等着,觉得自己肚子饿了。今天一直忙着赶飞机,回来后就突然间晕过去了。眼下已经一天未进食,肚子真的要饿扁了。抬手,摸了摸快要扁下去的肚子,害怕会饿着肚子里的宝宝。夏伤决定不再等许诺了,从床榻上下来后,走出病房想要去找好吃的。谁知,一拉开病房,竟看见蹲在病房外面的许诺。

    “怎么了啊,糯糯,你待在这里做什么?”瞧见蹲在地上的许诺,夏伤一脸疑惑地问道。

    “……”许诺没说话,脸蛋埋在腿间,一声不吭。

    “怎么了?”她还从未看过这样子的许诺,所以也蹲下身,目光温柔地看着许诺,低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开心啊,还是跟闵瑾瑜吵架了啊?不要闷在心里,咱们是好姐妹吗,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跟我说!”

    许诺肩膀轻轻地战栗着,仍是没说话,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

    “难道是闵瑾瑜欺负你了?”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我去找他算账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夏伤说着,握着拳头,站起身还真打算去找闵瑾瑜了……

    “别,别……”埋首在双腿间的许诺,看到夏伤有可能真的去找闵瑾瑜算账,连忙焦急地抬起手,一把抓住夏伤的细胳膊,小声地嘟嚷起来。

    “额?”夏伤回头,这才现,许诺过于红肿的眼眶。

    “生什么事情了吗,你怎么哭了?”夏伤大惊,再一次蹲下身,一脸担忧地又说道:“不是闵瑾瑜欺负你,难道……是医生说了什么吗?”

    说到这的时候,夏伤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恐惧。

    许诺哭的这么厉害,难道真的是她的宝宝的问题吗?她害怕的抬起手,掌心紧紧地摸着自己的肚皮。

    “呵呵,哪有……”许诺连忙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没有的事情,孩子挺好的!”

    许诺看到了夏伤眼中的在乎和恐惧,所以她更加不敢对夏伤说实话了。她真的很不想做这个残忍的侩子手,她也不忍心看夏伤痛苦……

    “究竟怎么了,你跟我说说,不要藏在心里。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呢!”听到不是宝宝的事情,夏伤连忙松了一口气。转过头,耐心地对着许诺,低声说道。

    “恩恩,好!”许诺深呼吸了一下,压抑下满心的痛楚后,抬过头,看着夏伤问道:“你是不是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是啊,我饿了。宝宝应该也要饿扁了,快带我去吃饭吧!”夏伤点了点头,有点委屈地说道。

    听到夏伤提宝宝,许诺的心,一下子又被什么揪着一般,一阵尖锐的痛楚传来。她站起身,对着夏伤低声说道:“那我们走吧!”

    夏伤这会儿心思全在自己肚子里的宝宝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许诺的异常。

    吃完饭,回到病房内。夏伤惦记着骆夜痕,拿着手机又给他拨了好几个电话。但是都是被转入语音留言信箱内。心里微微掠过一抹担忧,她真的好想把怀孕的喜讯,告诉骆夜痕的呀。可是,为什么他老是不开机呢。

    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了?——

    同一时间,地点,皇家医院的icu病房前。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老爷子的一晕,竟然会被送进icu病房内观察。

    “你满意了吗,爷爷被你气成这样,你满意了吗?”骆颜夕站在玻璃墙前,对着身旁的骆夜痕,大声地指责起来。

    “……”骆夜痕低着头,对于之前在苏家把老爷子气的中风的这件事情,他心里也很懊悔。

    老爷子连续几次都用身体健康要挟他,这回他是真的以为他又跟之前那样,在他面前演戏了。所以才会那么冲动地说了那么多狠话,哪里会知道,他是真的晕过去了。

    “你从小到大,爷爷都是极为偏疼你的。小时候你顽皮,不肯好好听话。爷爷要训你,哪回是真的打你了。倒是你,老用你妈妈去世的借口,气的爷爷常常把自己关在书房内伤心。你一次又一次地出去惹事生非,爷爷次次都跟在你屁股后面给你擦屁股。要不是因为你胡作非为,撞死人,爷爷会被政敌挤压的,不得不离开京都吗?”骆颜夕冷着脸,这一回,她对自己的这个表弟,是真的生气到家了。

    她以为,他会因为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哪里会知道,这回这么变本加厉,将老爷子气的住进了icu病房内。

    骆夜痕没有找借口,低着头任由骆颜夕骂着。

    “现在是你,是你给骆家做出贡献的时候。你为了个女人,将养育你多年的爷爷气到眼下这种地步。你应该吗,你这样做应该吗?小夜,你不小了。你也26岁了。可你好好想想你长这么大,可曾认认真真,正正经经地做过一件事情。除了女人之外,你眼下做过什么是值得爷爷开心和骄傲的,啊——”骆颜夕没有就此放过他,这一次她一定要狠狠地骂醒骆夜痕。

    骆夜痕双手握着拳头,在骆颜夕的话语中,心如刀搅。

    他只想追求自己的心之所向,他只想认认真真地跟一个女人好好地安分过日子。

    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要这么难……为什么大家都不肯同意,为什么爷爷要这么偏执……

    “你站在这边,站在爷爷的面前,好好地反省反省自己的行为。这些年你做过的事情,你统统都给我反省一边!”骆颜夕心里也是难受之极,她没有再看骆夜痕一眼,转身离开了……

    骆夜痕没有动,站在玻璃墙前,目光深深地看着病床上插满管子的骆羌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