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33:见见家长
    此刻,骆夜痕正百无聊赖地站在摄影棚内等夏伤。灯光下,他高瘦的身材挺拔醒目。上身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下身湛蓝色的牛仔裤。明明是很简单的着装,却让他穿出了t台走秀的超模感觉。他神情略带着几分无趣,站在人来人往的摄影棚内犹如有聚光灯汇聚在他身上一样。让从化妆间出来的夏伤,一眼就看见了他。

    “走吧!”微笑着小跑向前,夏伤仰着头看了一眼骆夜痕后,轻唤道。

    久候着的骆夜痕瞧见走过来的夏伤后,习惯性地伸手揽着夏伤的纤腰,搂着她往摄影棚外面走去——

    “骆夜痕,我马上会有一部戏要去外地!”上了车,夏伤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将接下来的档期安排跟骆夜痕汇报了一遍。

    这部作品其实最近还在谈,许诺一直在跟制片商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她很想接这部戏。所以,才要跟骆夜痕商量一下。

    “几个月?”听到夏伤的话语后,骆夜痕动殷勤,拨弄着方向盘将车驶出停车场。

    “大概一个月吧,是部电影……”电视剧她不想接了,摄制周期太长不说,酬劳还低。太累人,索性就不想接了。

    “那就去吧!”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夏伤去外地拍戏也是好的。所以,骆夜痕也没有多强制,就妥协同意了。

    “你答应的好爽快啊!”他同意地这么快,倒是让夏伤有些失落了。印象中,像骆夜痕这么霸道又黏人的人,不是应该要磨她很久才肯点头吗?

    “呵呵!”听出夏伤语气中的不舒服后,骆夜痕忍不住轻笑出声。

    夏伤被他笑地心里有点窘,皱了皱眉头,正想飙的时候。骆夜痕突然间转过头,看了一眼夏伤,问道:“我的规矩还没说呢!”

    “规矩?”夏伤挑眉,满脸惊奇地转头看向正在开车的骆夜痕,低声问道。

    “是啊,规矩!”骆夜痕轻咳了一声,敛容开始说起他的规矩,“不能有吻戏和激情戏,就这两点,我不苛刻吧!”

    “你觉得现在的电影里面,有那种没有吻戏和激情戏的吗?”就知道,会有这两点限制的。

    “怎么,你接的还真有?”瞬间,某人的口吻开始重了起来。

    “我……不告诉你!”夏伤慢悠悠地坐直身子,不理醋意盎然的某人。

    “你敢!”某人隐隐有勃然大怒的趋势,并且孩子脾气作,要跟夏伤新帐旧账的一起算了,“上次《战国策》我还没跟你算账,你竟然敢跟制片人合伙瞒我……该死的,竟然跟吴晟睿拍那么火辣的床戏,老子不是跟你说找替身嘛!”

    “喂,骆夜痕,我第一次拍戏你就让我找替身,你这不是存心想让我在这行混不下去!”她不觉得拍床戏有什么过分的,她又不是拍a*v,尺度把握的很好好吧!

    “可你不该骗我!”骆夜痕怒火冲冲地吼了一句。

    “我有什么办法,要被你看到了,肯定会被删掉的!”夏伤翻了个白眼,她这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你!”这时,正好前面有个十字路口。而红灯,也同时亮起。一个老师模样的年轻女子手里举着一面醒目的红色小旗子,领着一群头戴黄色小帽子的小学生正要过马路。夏伤瞧见骆夜痕只顾着怒,忘记踩刹车了,连忙低呼了一声,“小心!”

    这时,骆夜痕反应过来,赶忙踩刹车。正在穿过马路的老师原本因为横冲过来的车子吓坏了,也幸好骆夜痕踩的及时,没有酿成悲剧。

    车内的两人都在刚才惊险的一幕中,有点心有余悸。等缓过神来,夏伤转头看向骆夜痕。明显,骆夜痕的脸色都白了。似乎,刚才的一幕让他想起一些不该回想的画面。

    “骆夜痕,对不起!”她不该那么任性,在他开车的时候,跟他斗嘴耍性子的……

    骆夜痕在夏伤的话语中,伸出手,一把握住夏伤的小手。

    其实经历的事情越多,越会现平安就是福。生活中的那些琐碎,怎么抵得上心爱的人平安地守在自己身边来的重要呢。现在夏伤就在他的身边,安安全全地在他身边。这是实实在在的实惠,而曾经那些不愉快,要学会的是释然和看开。

    “伤伤,陪我回家吃饭吧!”他想带夏伤回家,迫切地想要让家里人认同夏伤。他爱这个女人,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予这个女人。

    “回家?”夏伤愣了一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人那头。“恩,陪我姐姐吃顿饭,好吗?”曾经,在这个世界上,他最想跟人分享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的那个人,就是他的姐姐。现在,他生命中又走入了另外一个女人。他很希望,她们能和平共处。

    夏伤的俏脸,在骆夜痕的这句话中,面上有些沉重。

    “我姐姐不是坏人,等你跟她接触之后,你会知道她是一个多好的女人!”官思雅是个温柔的会让人如沐春风的一个女人,夏伤只是对她有偏见了。如果她肯耐着性子跟她接触的话,她会现官思雅是一个多好的人。他想,或许她们还会成为朋友。

    “好!”从决定回国的那一刻,夏伤就知道有两个人,她是无法避免要去接触的。官思雅,就是其中的一个。

    既然骆夜痕提出要一起吃饭,那就去吧。她已经决定跟骆夜痕在一起了,所以绝对不能再逃避了。过去跟顾泽曜的感情,她要学会地是放弃和淡然。

    骆夜痕在听到夏伤的回答后,心里一时间充盈着一抹欣喜和开怀。夏伤能答应他,说明她心里也在学着放下。

    “在前面停一下吧!”在瞥见车窗外的一家店面后,夏伤突然间转过头唤住骆夜痕。

    “做什么?”将车导向路边的同时,骆夜痕侧着头一脸好奇地看着夏伤,问道。

    “想买束花送给你姐姐啊……对了,你姐喜欢什么花啊?”夏伤扬唇,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回头看着骆夜痕低声说道。

    印象中,官思雅是个雅人。应该会喜欢,这种花花草草的吧!——

    再一次,来到官宅的大门口。

    最近一阵,夏伤的记忆力非常的不好。在骆夜痕开着车缓缓驶进黑色镂花的铁门时,夏伤竟然完全忘记这是哪了?

    “这是你姐住的房子吗,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来过啊?”总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过。

    “你上次不是跟吴晟睿来过吗?”骆夜痕拨着方向盘,将豪车缓缓驶进车库。

    “我怎么可能会跟吴晟睿来过呢?”夏伤闻言,好笑地又说道:“他干嘛莫名其妙地带我来这里呢?”

    “夏伤,你是真忘记了还是跟我开玩笑?”骆夜痕就纳闷了,他这次带她回的是官宅,又不是官老头给他姐在碧玺花苑那边买的私宅。明明上回吴晟睿认祖归宗的时候,夏伤跟那家伙跑过来凑过热闹。怎么就突然间说的,好像完全没有印象了呢。

    “我干嘛跟你开玩笑啊!”在骆夜痕将车停好后,夏伤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骆夜痕在夏伤下车后,总觉得哪边好像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骆夜痕想不通,郁闷地解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后。尾随着夏伤,还想问话。不过,夏伤却比他更早地开口说道:“骆夜痕,我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骆夜痕疑惑,反问道。

    “我这算不算是见家长?”夏伤回头,一脸好奇地问道。

    这句话,倒是有些逗乐了骆夜痕。他傻呵呵地挠了挠自己的脑门,笑着回道:“我姐你又不是没见过,官老头你跟他更熟了,紧张什么?丑媳妇也是要见公婆的,走啦!”

    “你才丑,我可不丑好不好!”夏伤有些生气地嘟了嘟嘴巴,反驳道。

    “成,我是丑人,你是美女,走啦……咱们快进去吧!”说着,骆夜痕喜笑颜开的拉着夏伤进了内堂。

    能让夏伤紧张地对待一件事情,说实话,也是一件令骆夜痕开心的事情!——

    进了宅子后,守在门口的李管家瞧见手牵手进来的夏伤和骆夜痕后,微笑着对着两人问候了一声,“小少爷,夏小姐,晚上好!”

    李管家问候两人的时候,看着夏伤的目光,格外的关切。他一直在自责,之前一时疏忽,差点酿成大错,也幸好夏伤一切平安。

    骆夜痕心情正好,忍不住也跟着李管家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才牵着夏伤的小手,快步进了大厅……

    ~~ha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