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3:死亦何惧
    $$hbOmihuAnEt

    夏伤记得,小时候妈妈每晚都会给她讲一个床前故事。她曾经给她讲过托马斯·莫尔的名著《乌托邦》,她说那是一个人人梦想的家园。每一个人都是大方无私的,每一个人都是友善和谐的,那个世界里没有丑恶,没有肮脏……他们的灵魂,都是纯白无垢,不被任何世俗沾污的……

    那是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是一个没有任何高低贵贱之分的过度!

    她想去那里,即使自己满身污垢,被世俗玷污的一身市侩气,但她仍是想去那个人人都向往的干净国度里……

    此刻暮色四合,夕阳也开始缓缓地坠入在海天交接的地平线上。沙滩上的人流,已经不似方才那么多了……

    夏伤缓缓地站起身,看着那圣洁的夕阳一点一点地湮灭在海天交界处。

    海水一**地向前翻滚着冲来,冲到她**的脚踝上,有些温热,微微的痒。风将她的长吹散,将她的衣裙刮的猎猎作响。

    夏伤恍惚地看到,那个半个圆饼似的夕阳中,有那个神奇的国度。她看见母亲站在那金色的元盘中,在看着她招手微笑……

    她勾唇微微一笑,脚下不受控制着朝着海中央走去……——

    因为年岁太过久远,加之记忆有限,造成夏伤对母亲记忆的贫乏。可是跟顾泽曜的事情,她几乎每一件都记得犹如掌心的手纹一样,清晰明了……

    “泽曜,你相信轮回吗?”少时某晚,顾泽曜正拿着笔,埋头闷在书本中认真地做着习题。她则百无聊赖,正翻阅着一本名为《生死书》的书。在读到《演化、业、轮回》那一章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由好奇地转过头,看向正在做习题的顾泽曜,低声问道。头他会下。

    “……”顾泽曜没理她,脑子正因为一道考验智商的附加题在高速运转着。

    “说话啊,你相不相信啊?”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顾泽曜的回答。虽然心知他正在忙正事,可是迫切想要知道他答案的夏伤,仍是忍不住开口催促他。

    “这辈子还没有过完,你问我下辈子的事情,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你呢?”顾泽曜被她烦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出言回道。

    “你啊,就是这么实在,一点情趣都没有!”她很是不满,如果是其他男生听到这个问题后,说不准可以用我们上辈子就是情人,这辈子再续前缘那种老套的说辞哄哄小女生。可是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从来不肯跟他说句情话了?

    “……”顾泽曜又恢复当机状态。

    “现在顾伯母已经睡觉了,她不会责备你不用功。你就小声地跟我说说,你信不信轮回转世呢?”瞧见顾泽曜又不说话了,夏伤越来越不满了。凑到书桌前,将脑袋枕在他的习题册上,追问道。

    “不信,我是无神论者!”这回,顾泽曜总算将视线移向夏伤。

    “切,可我信!”夏伤瞧见顾泽曜看着自己,心情顿时舒爽起来。她笑嘻嘻地看着他,手指摩挲着书页的一角,回道。

    顾泽曜挑眉,一脸不解地看着夏伤。

    “因为我相信,我相信咱们上辈子肯定认识,我肯定是那只修炼了好几千年的白狐,为了跟你相遇在佛前苦求上万年!”

    那时候很红一首网络歌曲,名为《白狐》,她记得里面有句歌词前半段很应景。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只是没想到一语成谶,若干年后,她和他的命运,同样印证了后面的那句歌词——

    海水不停地朝着沙滩上翻冲着,已经没入小腿肚子,随着她不断地往前迈步,翻滚的海水一下子没入她的膝盖……

    “顾泽曜,如果这世上真有轮回,我希望下一世再不要遇见你了!”

    此生未了情,下一世她再不愿再续!

    果然如妈妈所言,有情皆孽,无人不苦,无欲无求,犹如神龟!

    如果人真的有下辈子,她希望自己是一个无情的女人,不再遇到那个她拼尽平生力气也无法挽回的男子。她希望自己在那一世里,不再为爱苦恼,为爱痴狂,更不再为爱而绝望……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若有来生,她希望自己如母亲如希望的,是一个缺心眼的女孩……她希望如她母亲所讲的,如她给她的名字谏言一般……在无欲无求的来世中,平安地度完那一生!

    她一步一步地走向海水中,西西里的海水不刺骨,有点微热,她一步步走着,海水已经临近腰际,她还在继续走。

    如果走到了海心,她就可以找到那个传说中的乌托邦。如果到了海心,她就可以看见在那个国度里的妈妈。如果到达乌托邦,她就能忘记所有的伤痛的话……那么,那么她现在就去!

    夏伤缓缓地闭上眼睛,朝着那所剩不多的圣光中走去!

    海天交接处,已经陨落在地平线上的夕阳在释放着最后一点余韵。女孩单薄纤瘦的身影,在幽暗的光线,正一点一点靠近海天交界处……——

    陶尔迷小镇并不大,骆夜痕下车后,就和他花钱雇的当地人开始四处搜查起来。很快,就将这个不大的小镇上的旅馆,都搜查了一遍。

    在这边,意大利的华人并不多。所以找一个华人旅客,还是很有辨识度的。当骆夜痕得知夏伤去沙滩上散步之后,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着沙滩上狂奔而去。

    整面的沙滩,零星的散着几个旅客。因为天色已经越来越暗,视线也有了阻碍。骆夜痕在四处搜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意大利人指着大海深处,尖叫道:“有个女人在往海里走!”

    这个季节,还是有很多身着比基尼和泳裤的男女在浅滩上游泳的。所以其实有人往海里走,并不奇怪。但是骆夜痕却在那个人的叫声中,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去。

    “夏伤……夏伤……”当看到天与海的交界处,一个熟悉的背影正一点一点地没入大海中。那散乱的漆黑长在海风中肆意飞舞,那仿佛镌刻进灵魂深处的身影让骆夜痕顿时失控地大声嘶吼起来。

    夏伤,夏伤……他担忧了近三个星期,如今总算见到她了。感谢老天,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了她。可是,还未轮到骆夜痕喜悦和开心,夏伤越渐越小的身影,让骆夜痕顿时明白她在做什么……

    “夏伤,夏伤……不要……”

    这笨女人,好好地为什么要这样,笨蛋……笨蛋……

    骆夜痕疯一般地冲进海中,随着一阵“哗哗哗”地踏水声,骆夜痕完全不顾形象,朝着夏伤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绝对不会让这个笨丫头出事的,他永远不准许这个笨丫头有任何轻生的念头。他不准她去寻死,不准……

    傍晚开始涨潮,海浪声一阵盖过一阵,翻卷的海浪一浪更比一浪高。不断翻滚扑来的海浪,如同一只恶兽张开的血盆大口,肆意咆哮着,似要吞噬一切……

    “夏伤,夏伤……回来,回来……”眼见海水已经漫过夏伤的脖子,那俯冲而来的海浪已经越逼越近,似要将夏伤吞入口腹之中,骆夜痕吓得动作更加的快了起来。

    这一片海域有多大,想必看过的人就会知道。只要一个浪卷过来,夏伤很快就被勇退离开的海潮携进浪中……怕是想找,都难了……

    那些被骆夜痕雇佣的几个本地人看见这一幕,也开始加入迎救的行列。只是,不管心有多急,那越来越猛的海浪让脚下的步子,越的艰难……

    骆夜痕快疯了,抬头瞧见原先夏伤站的地方,已经完全看不见她的身影时,他咆哮了一声,一个猛子扎进了海中。

    海面之下,原来越大的海浪声将海底的沙子全部搅浑。骆夜痕在水下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夏伤的人影。探出头换了几口气后,他有一次一头扎进了水中。

    那几个本地人本就水性极好,也齐齐地扎进浪中四下搜查。

    夜色,越来越黑……水下,睁眼和闭眼,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骆夜痕心里越来越急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如果早一点过来的话,也断然不会生眼下这种情况。难道,老天将他带到西西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亲眼目睹夏伤的死亡吗?

    不,不,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生……夏伤,夏伤会没事的,他会找到夏伤,他一定会找到夏伤……他还要告诉她,他有多爱她……他还想告诉她,她是他骆夜痕这辈子,最想娶的女人……

    夏伤,夏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