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24:
    当晚,苏宅。

    位于苏宅二楼,最边上靠着阳台的一个房间,是苏乐珊住着的。房间装潢的很是奢华,可以说苏家两老,对苏乐珊这个女儿可是从小就宠到天上去了。

    对她的要求,向来是百依百顺。也就造成了眼下,性格任性跋扈的苏大小姐!时这过有。

    从跟骆夜痕订婚之后,苏乐珊便彻底地断了在华星的工作,应父母要求主动搬回家里。她现在,就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做一个漂亮的待嫁新娘即可。其余的,什么都不需要想。

    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刚从洗浴间出来的苏乐珊,抬头对着房门口应了一声,“进来!”

    “大小姐,你的热牛奶!”佣人恭敬地推开房门,站在门口,低声说道。

    “恩,搁那吧!”苏乐珊淡淡地说了一声之后,便走到床前,坐在床上拿过床头柜上的一本英语原版的《简爱》翻了起来。┇┇hbooKmit

    苏乐珊跟很多名门大小姐不一样的地方,是她在读完高中课程之后,靠关系进了京都影视学院。不过学业才读了一半,就开始校外接戏。所以,她的文化课程并不好。翻英文原版的《简爱》,纯粹是想恶补一下自己糟糕的英文。

    因为,骆夜痕在英国待了六年。有次她陪他出席一个饭局,才现骆夜痕精通英、法多种语言。看他跟客户侃侃而谈时,她很是后悔之前没有好好地读书。

    苏乐珊上头有三个哥哥,父亲苏博文对儿子的教育很是严厉。但是她是女儿,又是最小。父母自然最是偏宠她了,所以也就造成了眼下这个状况。

    不过很显然,现在她根本就没有耐心去学习。这种书,纯粹是用来催眠的。翻了几页,就倦了。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喝完牛奶,躺下后,拉上被子正想入睡时。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突然间响了起来。苏乐珊蹙了蹙纤眉,翻了个身坐起来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待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后,她心里一喜。

    是夜打电话给她,他一定是想她了!

    苏乐珊兴奋地按下接听键,欢喜地说道:“夜,你想我了吗?”

    夏伤听到手机里面,苏乐珊撒娇的娇喃声,勾唇微微一笑,柔声说道:“苏大小姐,夜现在没时间想你哦!”

    “夏……伤……”苏乐珊一惊,下意识地拿过手机,再一次放在眼前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这个,分明就是骆夜痕的手机号码啊!

    确定是骆夜痕的手机后,苏乐珊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

    这么晚了,夏伤怎么会用骆夜痕的手机,给她打电话啊?。

    “不用怀疑,我就是用你未婚夫的手机给你打电话的!”夏伤微笑着,手里拨弄着骆夜痕的手机。视线,慢悠悠地瞟向洗浴间的房门上。

    此刻,骆夜痕正在里面洗澡。所以,她现在很有时间拿着手机,跟苏乐珊好好地说说话!

    “夏伤,你敢搞他!”苏乐珊已经能想到什么事情了,气的双手握拳,尖叫起来。

    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竟然又去勾引夜了!该死的贱人,她要杀了她……

    “你错了,是他刚搞完我!”夏伤听到苏乐珊的尖叫声后,心里涌起一丝报复的快感,“刚才我们一共做了两次,一次我用嘴巴给他解决,他好兴奋哦,最后全部射在我的嘴巴里面了。第二次才进我里面,做了半个多小时他才释放……本来,想拍段视频给你欣赏的,可是他太猴急了,我连手机都没来得及打开,就被他推倒做了……对了,苏大小姐,夜跟我解释了,他说他没跟你上过床!”

    夏伤觉得自己疯了,是的,她确实有点疯了。因为,苏乐珊这个女人想要搞垮她的事业。她不反击一下的话,她憋得会很难受!

    她从不否认,她是个小人,报复心很强。既然苏乐珊利用钱芳雪和夏天那对母女来整垮她的事业,那她就玩她最在乎的男人。她就要让她知道,她夏伤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夏伤,你个贱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听到夏伤的话语后,苏乐珊快要崩溃了。她真的恨不得找很多男人奸了这个贱货……一天到晚除了勾引别人的丈夫,她还能做什么……

    夏伤听到苏乐珊狗急了跳墙的声音,心里那报复的痛快感也就让她更爽起来,她就是要让苏乐珊尝一下被人整的滋味!

    “苏乐珊,我告诉你,我就是故意的。钱芳雪那件事情,咱们慢慢算!”

    话落,夏伤没有再理会苏乐珊的叫嚣,挂完电话后,并没有把刚刚跟苏乐珊的通话记录给删掉。站起身,随便裹了一条床单,下床走进洗浴间——

    偌大的洗浴间内,蒙着一层氤氲的雾气。夏伤缓步走进淋浴间房,正置身其间冲澡的骆夜痕瞧见夏伤进来,勾唇微微一笑。抬起手,抱着夏伤的脑袋,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面对夏伤时的轻松,浑然不若之前面对苏乐珊的那份尴尬!

    夏伤置身在莲花喷头下面,长长的卷在水的冲刷下,一下子软榻地披散在她的肩膀、身上。漆黑的丝衬得她皎白的肌肤越的漂亮,尤其是在热水蒸汽下,更是那种剔透的粉嫩。骆夜痕看到她脸上的化妆品,在热水的冲刷下,一下子全糊在脸上。便拿起沐浴乳,涂在她脸上给她洗脸。

    夏伤笑嘻嘻着,仰着头由着他给她卸妆。

    等骆夜痕把她原本精心装扮的妆容全部洗净,露出夏伤本来清爽干净的面孔后。骆夜痕微微一笑,看着夏伤柔声说道:“你知道吗,你最美的时候,是不化妆的样子!”

    “你看见我脸上的斑点没有!”夏伤仰着头,指着自己脸上的细纹,几处浅浅的色斑的地方,微笑着说道:“骆夜痕,我老了,已经不美了!”

    “才25岁,你老什么?”骆夜痕无法理解夏伤的思维,一个25岁的女人,不应该正值风华正茂吗?脸上有点纹路、有点小色斑是正常的。谁的脸上,永远是光洁如瓷的!

    夏伤看着他,扬唇微笑着。

    骆夜痕永远无法理解,夏伤这种以色伺人的悲哀心理。她现在,在兜售的是年轻美貌。所以,没有人会比她更在乎年龄,更在乎容貌。

    更何况,骆夜痕看中的也是她的年轻貌美。

    “那我问你,骆夜痕,我要是不漂亮,你会跟我上床吗?”夏伤笑眯眯地问道。

    夏伤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管她跟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她还是摆脱不了一个女人的虚荣。她真的很想听一些,眼前这个男人对她说一些甜蜜的情话!

    “不要做这么无聊的假设!”骆夜痕闻言,脸色有些难看。

    这话的意思不用解释了,夏伤明白的。她笑着张开手,抱住骆夜痕,柔声说道:“可惜你没早点遇到我,我十八岁的时候最好看了。那时候跟在艺人背后做小助理,大家还都以为我才是那个小明星呢……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其实我进华星,是被星探现了请过去做明星的。不过,我那时候对拍戏唱歌没什么兴趣,就做起了小助理!”

    “是吗?”骆夜痕闻言,心在夏伤的话语中,也涌起一丝惋惜。

    其实,他也好希望在她最美的年华中,遇到她!这样……就不会让顾泽曜,独霸她的青春了……

    夏伤抱着他,踮起脚尖亲了亲骆夜痕的唇瓣,仰着头又问道:“那些说我是不良少女的传闻,你信吗?”

    “不信!”骆夜痕低着头,环住夏伤,摇着头回道。

    “为什么?”夏伤有些奇怪了,眨了眨眼睛,问道。

    “那时候你喜欢的,是……”骆夜痕别过头,并不想纠结这个问题。

    承认夏伤喜欢顾泽曜,对他来说是一种挫败。可是,他又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事实!

    对于骆夜痕的回答,倒是让夏伤有些意外的。其实很多时候,夏伤都是很瞧不起骆夜痕的。觉得他要不是官恩城的儿子,或者有骆家的底子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坐上华星的股东。一个空降的二世祖,只是命好而已。

    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

    骆夜痕是聪明的,这家伙为人处事方面确实欠缺了一点沉稳。但是这也没办法的,从小到大优渥、一帆风顺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随性,洒脱,以自我为中心的个性。不过,他智商却比谁都高,谁要敢跟他玩小心机,没两下肯定就能被他看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夏伤从来不跟骆夜痕玩阴的原因!

    所以说,不要以为富二代都是傻子,他们从小到大阿谀奉承,人生百态见的比普通人多了去了!

    夏伤暗叹了一口气,在这个人人都在怀疑她是不是一个不良少女的舆论环境中,一直这么鄙视自己的骆夜痕却相信她的曾经绝非报纸上所言的那样。这一点,确实很让夏伤欣慰。

    至少,在夏伤的印象里,骆夜痕总算多了一些正面分数的!

    “骆夜痕,我现在很喜欢你!”夏伤抬起手,刮了刮骆夜痕高挺的鼻梁,笑着说道:“你信吗?”

    骆夜痕吃了一惊,伸手一把握住夏伤的小手,回头认真地看着夏伤,大声说道:“夏伤,说谎是会长长鼻子的!”

    “那你看,我的鼻子长不长?”夏伤凑上前,笑着示意骆夜痕看自己的鼻子。

    骆夜痕闻言,心里狂喜不已。同时,一道理智的声音也在他心口,不断地提醒着自己。

    骆夜痕,这个女人是谎话精,别犯傻,信她的话才是傻子呢!

    可是再理智,也抵御不了胸腔中那磅礴的情感。

    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即使他知道她和他之间,隔着的是千山万水。他甚至,永远不能娶她……可是,他就是爱她……爱的难以自拔……

    “伤伤……我爱你……”骆夜痕低声的呢喃,很快湮灭在交缠的唇舌中。

    夏伤有一瞬间,被他的话惊得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可是很快,在骆夜痕的动作下,那种震惊有随之消弭如尘烟……

    骆夜痕在跟她上床的时候,兴奋的时候会宝贝宝贝地直叫她,一句我爱你……不过是男人在**的时候,增加情趣的话语而已……

    她,不必当真的……虽然,她内心因为这句话,已经掀起滔天巨浪了……——

    苏乐珊在夏伤挂完电话之后,娇躯带着几分战栗的跳下床,直奔向房门口。

    夏伤那个贱女人,竟敢又去勾引夜了。该死的贱人,她一定要戳穿这个女人无耻令人厌恶的嘴脸。

    开着车,一路飚到了骆夜痕的家门口。因为紧张,手指带着几分战栗的从口袋里掏出骆夜痕家门的钥匙。

    开了大门,她心急火燎地冲上楼。在临近主卧室的时候,半启的房门让她清楚的听到一阵暧昧粗喘娇吟、以及床榻晃动的声音。

    苏乐珊觉得心痛之余,更是无法忍受地冲上前,用力地推开主卧室的房门。

    主卧室里,正一室**。正在床上寻欢作乐的两人听到房门被人推开的声音后,下意识地看向房门口。

    “夏伤,你个贱人,敢搞我老公!”

    当苏乐珊看到床上交叠的两个白花花的**之后,再也控制不住地尖叫着扑上前,抓着夏伤的脑袋就要狠狠地甩下去。

    被骆夜痕压在身下的夏伤看见苏乐珊进屋就抓她脸蛋,吓得瑟瑟抖地抱着骆夜痕,将头埋在骆夜痕的怀中。

    “你在搞什么?”骆夜痕先是因为苏乐珊的突然出现给震了一下,他不知道苏乐珊在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他的家里。待看见她跑过来就抓夏伤后,也顾不得眼前他和夏伤正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办事。抬起手,一把抓住苏乐珊的手腕,厉声呵斥道。

    “骆夜痕,这女人在报复我,你知不知道啊!”苏乐珊快要被夏伤气疯了,这个女人是不是想把她逼死啊!为什么一次又一次都当着她的面,勾引骆夜痕。这个贱货,贱货……

    现在苏乐珊满腔火气只想对着夏伤泄出去。感觉到骆夜痕的阻止后,她满脸是泪地指着夏伤,冲着骆夜痕大嚷起来。

    骆夜痕呆了呆,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夏伤。

    夏伤没说话,双手环住骆夜痕的腰肢,将头紧紧地埋在骆夜痕的怀中。

    苏乐珊见夏伤不说话,心里那口气更是堵着出不来。她再一次抬起手,朝着夏伤的长上抓去。骆夜痕见此,紧紧地搂着夏伤,那保护的姿态一下子刺疼了苏乐珊的眼泪。

    “夜……你怎么可以这样!”苏乐珊尖叫着,掏出手机对着骆夜痕大声说道:“你知道吗,她刚才拿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她告诉我她帮你**了。还说第二次你跟她做了半个小时才射,夜,这个女人是蛇蝎心肠……”

    骆夜痕在苏乐珊指责的话语中,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他就算再白痴,也该明白这是一件什么事了。今晚上夏伤无缘无故地来找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混不下去了,而是……她在利用他打击另外一个女人……

    “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为什么明明这么漂亮,这么可爱,有着一张这么善良的脸蛋的女人。心机怎么会如此深沉,她怎么会想到利用他来气苏乐珊呢?

    骆夜痕紧紧地抱着夏伤,在听到她说她喜欢他的时候,她知不知他在那一刻觉得好开心啊!他觉得只要她喜欢,他什么都可以给她的。为什么要这么恶劣,为什么要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夏伤在听到骆夜痕的质问声后,缓缓地转过头,斜睨了一眼苏乐珊后,娇声说道:“夜,你怎么不问问苏小姐,我为什么要报复她啊?”

    苏乐珊被夏伤的话一窒,而骆夜痕则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

    这句话,无疑是夏伤承认了苏乐珊嘴巴里的那些事情。他骆夜痕,真的被这个女人利用了。

    夏伤娇笑着推开骆夜痕的怀抱,在看到苏乐珊嗜人的眼神后,她突然间捂着肚子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好笑,好好笑,这两个极品人渣夫妻,今晚上全被她玩了一把!

    哈哈哈哈,苏乐珊再好命,也控制不住男人的下半身。她不过是下贱地跪在地上舔了一下骆夜痕的那东西,这家伙就一点节操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敢玩她……她夏伤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玩的……

    “夏——伤——”在听到夏伤如此放肆的笑声后,骆夜痕双手握着拳头,心里有点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这个女人,真的无耻下作到家了!

    “你……”骆夜痕一把扯住夏伤的胳膊,将她重重地拉回了床榻上。双手掐住夏伤的脖子,眼睛因为愤怒,兹红地瞪着夏伤。

    他真的好想杀了她,该死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狠……为什么连他都要算计进去……

    贱人,该死的贱货!

    夏伤一点都不怕他,她真的恨不得现在骆夜痕就杀了她呢!

    也许死了,就不会觉得这世界原来是这么肮脏。没人比她活得更累,她很希望哪天在睡梦中的时候就死了呢……

    哈哈,杀了她吧,有本事就立马杀了她……

    “骆夜痕,你会娶我这种女人吗?”被骆夜痕紧紧地箍住自己的脖子,夏伤仍是在笑,笑的像朵花那么灿烂。

    骆夜痕在夏伤的这句话中,面上闪过一抹恍惚。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为什么你不能娶我?”夏伤双手摸着骆夜痕的脸蛋,看着骆夜痕的眼神,如此柔情似水。不过,只一瞬,眼睛里面的柔情瞬间转化成凌厉的刀刃,“从头到尾,你不也在玩我吗?”

    她缓缓地转过头,食指指着苏乐珊,尖刻地大声说道:“你不是爱他吗,不是说他以前也玩过,根本不在乎他和我之间的关系。怎么,你也会受不了啊?”

    夏伤顿了顿,看着苏乐珊又说道:“苏乐珊,我本来已经放过你了,跟骆夜痕分手了,是你自己要整垮我。我对你说,我就是个疯子,疯女人……谁敢搞垮我的事业,我就整死她……”

    “你真的太自命不凡了!”骆夜痕因为怒火,声音都有些颤抖着。

    他紧紧地箍着夏伤的脖子,明明纤细地不堪一握的颈脖,只要他用点劲,他就能杀了她。

    可是,他却怎么都下不了手。

    “我知道我斗不过你,骆夜痕,我知道我得罪你了。但是我免费让你白玩一次,咱们是持平的!”夏伤目光灼灼地看着骆夜痕,微笑着说道:“骆夜痕,在你面前我从来没玩过阴的!”

    她知道骆夜痕聪明,跟他玩不了阴的。但同样,她也不屑来阴的!

    她就是个坏女人,坏的光明正大!

    “我在你眼里,算什么?”听到夏伤的话语后,骆夜痕感觉自己好像是听到了心裂的声音。他真的好想知道,他在这个女人心目中,所扮演的角色。

    “踏、脚、板!”夏伤面无表情,看着骆夜痕的眼眸也平淡无奇。但是回答的声音却很响亮,同样也无比的清晰。

    骆夜痕从头到尾,在她的眼中的角色,只有这一样——那就是踏脚板!

    “呵呵呵……”骆夜痕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他搂着夏伤,将头埋在这个女人的胸脯上,笑的两只眼睛都开始湿润起来了。

    他明明该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明明知道他在这个女人心目中的位置的。可是,他就是不死心,一次一次地不死心……

    他总想征服这个女人,总想着也许再久一点,也许她跟着自己再久一点的话,或许就有可能,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的。可是,可是当她如此绝情的宣布着他的身份的时候。

    他彻底心灰意冷了!

    苏乐珊看着骆夜痕这个样子后,心里突然间觉得有些喜悦。

    也许夏伤不知道吧,但是她知道。骆夜痕心里,对夏伤的感情非同一般。如果这一次,能够让骆夜痕对夏伤彻底死心的话。

    眼下这一切,并不是一件坏事啊!

    骆夜痕在笑过一阵之后,突然间抬起手,朝着夏伤的小脸蛋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啪!”地一声,夏伤被骆夜痕甩地重重地从床上,一下子跌到地上。

    “你让我觉得恶心!”骆夜痕看着摔倒在地上的夏伤,看着她的眼神透着噬骨的恨意。

    他真的很傻,他真的觉得之前自己的做法,傻到家了!他怎么会爱上这种贱货,这种贱货根本连上他床的资格都没有。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她那些低劣又卑鄙的勾引手段,蛊惑着跟她一次又一次地生关系。

    他傻帽啊!

    夏伤在骆夜痕的这一巴掌下,耳鸣的厉害。不过,她却浑若无事地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夏伤仍是在笑,笑的很美很甜。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彻底跟骆夜痕玩完了。

    这结局,虽然有些惨烈。但是她一举两,不光打击了苏乐珊,还打击到了骆夜痕。

    不管怎么样,她是胜利的!

    “对你们这种下流的人,就得用下流的方法!”夏伤缓缓地扶着墙壁,回到更衣间。没一会儿,简单地换上自己衣服的她。将自己的东西,一件不落地丢进了自己的行李箱。然后,当着骆夜痕和苏乐珊的面,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了卧室。

    “夜!”待夏伤离开,苏乐珊想上前安慰骆夜痕。

    从那次骆夜痕醉酒,她就知道骆夜痕对夏伤的感情了。如今夏伤如此狠决的一招踢下来,她知道骆夜痕是彻底被伤到了。

    “婚约,你想解除就解除吧!”骆夜痕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真的,这一刻他就想安静一下。

    他并不在乎他跟夏伤上床这件事情,让苏乐珊提出解除婚约。

    解除就解除吧,反正他从来就没想过要结婚!

    “夜!”苏乐珊有点委屈,明明这件事情是骆夜痕做错在先。可是,莫名地,骆夜痕一句解除婚约,便将主动权全部夺走了。

    “滚!”骆夜痕什么都不想听,他只想安静一下,不要有人烦他最好。

    “那你冷静几天吧!”

    待苏乐珊退出主卧室的那一刻起,骆夜痕一把拉过被子。紧闭着眼睛里,内心蓬勃涌出来的痛苦和绝望……让他的眼睛里,泪如雨下……——

    夏伤走出骆夜痕房间的那一刻,眼泪就不自觉地往下直掉。

    “我爱你……呵呵呵……”

    夏伤咀嚼着这句话,觉得骆夜痕跟她说的全部的话语中,只有这一句才是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