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22:
    连着下了一晚上的暴雨,连带空气都好似被洗刷了一遍。四周的空气,甜润又湿润。尤其是郊外,四周弥漫着青草的芬芳味道。很是清新舒服,看着绿油油的草地,连带心境都能开阔不少。

    夏伤在酒庄服务员的带领下,悠闲地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

    正想进酒庄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间从前方的拐弯处走出来。待看见夏伤的面孔后,那人面上同样微有几许惊讶。

    “伤伤,你怎么想到来这边的?”官恩城有些惊讶,一大早的,这夏伤丫头怎么会突然间想到来到这里了呢?

    “总觉得,这里很有我妈妈的感觉!”夏伤在听到官恩城关切的问话后,看着他,勾唇浅浅一笑,柔声说道。

    “是吗?”官恩城一听,呵呵地笑了起来。

    “是啊!”夏伤微笑着转过头,环顾着这酒庄的环境。

    上回来的时候,因为是晚上,她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现下白天过来,她可算是瞧了个彻底了。

    酒庄虽然外部造型充满着异域风情,但是内敛朴素的设计结构却让四周充满着古典的韵味。而且酒庄来往的工作人员,皆是步履缓慢,且走路安静。这样的静谧与柔美,总让她想起她的母亲。

    “我很喜欢这里!”夏伤勾着唇瓣,笑着很是温软。

    “呵呵,你妈妈也很喜欢!”官恩城听到夏伤如此说后,转过身面向酒庄,微笑着应和道。

    “我想,知道你们之间的一些故事!”夏伤突然间很有兴趣了,她想知道一切有关她母亲的事情,不管是她的情史,还是她的为人,越详细的也就越好。

    官恩城的俊脸上,微微闪过一抹惊愕。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勾唇浅笑着说道:“呵呵,那就找个位置坐下来慢慢聊吧!”

    “好啊!”夏伤闻言,声音轻扬着——

    两人沿着鹅卵石地面,一路慢慢踱行。直到走到酒庄花园里的一张石桌前,随行的工作人员迅速地将石椅擦净。官恩城和夏伤,一前一后地走到石椅前坐下。

    “你想听哪一段?”入座后,官恩城微笑着看着夏伤,低声询问道。

    夏伤抬头看了一眼搭在头顶上的葡萄架,绿油油的叶子遮蔽了悬在高空中的晨阳。在听到官恩城的声音后,她缓缓地转过头看向官恩城,低声问道:“相识、相知、到相恋……”

    官恩城迟疑了一下,最终微笑着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你妈妈了,那时候,她还是一个艺校的学生!”

    “有比骆怡如早吗?”夏伤知道,打断别人的话很没有礼貌。但是,听到官恩城这样的开场白后。她还是,忍不住打断了!

    “有!”官恩城看着夏伤,点了点头。

    “为什么,最后娶的是骆怡如?”听到官恩城的回答后,夏伤有点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她爱我!”官恩城回答的很是直白。

    “然后呢?”夏伤愣了一下,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官恩城的下文。于是,她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官恩城追问道。

    “没有然后!”官恩城淡淡一笑,轻声回道。

    “那你爱她吗?”在夏伤看来,官恩城的回答几近荒谬。就因为对方爱你,你就要娶人家吗?感情,不都是双向的吗?而且,他还口口声声地说他爱妈妈。

    “爱!”官恩城没有半点迟疑地回道。

    “你的心真大,可以放着不同的女人!”夏伤缓缓地闭上眼睛,她多多少少能够在官恩城的这番话中,体会当年她妈妈的心境。

    对于这样一个心太大的男人,除了心灰意冷还能怎么办。

    其实不用官恩城讲细节,她已经能够联想到很多事情了,无非是官恩城辜负了妈妈。最后妈妈心死如灰之下,选择了最平凡的爸爸。却没想到,聪明一世的她,却在婚姻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平凡懦弱,没有多少古典文学素养的夏锦添,根本就无法在灵魂上与多愁善感的沅涴瓷匹配。两人的精神世界根本就是平行线,于是,悲剧开始生了。

    官恩城在夏伤的沉默中,也没有再说话。

    年轻的时候放荡不羁,他辜负过很多人,也同样被人辜负过。对于曾经在他生命中出现的那些女人,他都用自己的方式呵护过她们。但这么多流莺曾经在他生命中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看着那一张张花样的面孔,他始终无法忘却的都只有那张清冷又决绝的花颜。

    他爱她,是真的爱她。曾经,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有抛弃一切的冲动。可最后,她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这个酒庄很大,维持需要很多钱吧!”有些事情,不用明说了。夏伤也已经没有半点兴趣了,不过对偌大的酒庄,她倒是很兴趣。

    这个酒庄看上去很大,但是工作人员却不多。她很想知道,官恩城这个成功的商人,是用什么方法,让这个酒庄屹立在这边十几二十年呢。

    一直赔钱,不可能吧!

    “还行!”官恩城闻言,看着夏伤温声回道。

    事实上,他名下的产业,每个都是自给自足。这个看似很普通的酒庄,其实每年都会带给他很大一笔的可观盈利。

    “怎么,你对酒有兴趣吗?”看夏伤如此兴趣盎然,官恩城微笑着问道。

    “兴趣不大!”夏伤摇了摇头,念起很久以前,在夜店遇到骆夜痕时,骆夜痕说的那句话。回过头,看着官恩城,浅浅一笑,说道:“不过,我对能赚钱的事情,都很感兴趣!”

    在演艺圈里是很捞钱,眼下夏伤手里也攒了一笔小钱。如果存银行,那肯定是准备做赔本生意的。她一直在想着,怎么样用钱生钱。所以,最近一阵,她也有考虑一些投资或者做生意的事情。

    “你似乎,不太担心那些丑闻!”看夏伤在漫天丑闻的攻击下,还能生出做生意的这份心思。官恩城心里有些喜欢这丫头了,这野心和胆魄,可非一般女子所有的。

    “这种事情,该担心的人,是那些做恶事的人,不该是我这么无辜的人!”夏伤勾唇冷冷一笑,对丑闻那件事情,她还是颇有自信的。

    “这么有把握!”官恩城笑了笑,问的很是饶有兴味。

    他有点期待,夏伤用什么法子自救呢!

    夏伤神秘一笑,没有再说话。

    她在等,只要那个鉴定报告出来,她就可以大肆行动了——

    三天后的上午,阳光明媚地透过窗户直撒进屋子里。夏伤安静地坐在家里的客厅里,拿着之前徐梦导演给她的那个剧本,认真地看着。

    正看到她准备饰演的那个少女被男生抛弃的时候,义无反顾地踏上寻梦之旅的时候。家里的大门上,突然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开锁声。

    夏伤靠在沙上,托腮看向缓缓从门外走进来的许诺。她知道,与许诺同样回来的,还有她去医院拿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

    许诺的脸色很白,手里捏着一个大大的牛皮袋子。在看到安静地坐在沙上的夏伤后,许诺近乎是崩溃地冲上前,一把抱住夏伤。

    “夏夏!”许诺心疼极了,该死的钱芳雪,该死的钱芳雪那帮人。为什么要这样害夏伤,为什么要这样颠倒黑白,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涴瓷阿姨不忠……

    该死的那帮人,该死的那帮人把夏伤害的好惨啊!

    看到许诺这反应,夏伤不用问也知道这结果是什么了?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泪水夺眶而出……

    许诺紧紧地抱着夏伤,抱着她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安慰夏伤,嘟嚷道:“夏夏,你不要难过……你不要难过,不要因为那帮人难过好不好?”

    夏伤虽然心里如此肯定着,可是真当自己亲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还是,有点被打击到了。她拼命地对着许诺点头,拼命地表示自己无碍……可是,眼泪还是止都止不住地往下掉……

    一个荒唐的亲子鉴定,就能砍掉她和夏锦添十五年的父女情分。就能让跟他结了这么多年婚,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女人,给蒙上不白之冤……

    呵呵,可笑,可笑啊……

    “钱芳雪那人渣,我一定不会放过她这种人的,一定不会……”许诺紧紧地抱着夏伤,大声地宣布道。

    她一定会给夏伤讨回一个公道的,她一定要帮涴瓷阿姨讨一个公道回来。

    “我也不会放过她们!”夏伤压抑着满心的苦楚,看着许诺,目光狠辣地说道:“她们当年赋予我的,我今日一定加倍奉还。我要她们,没脸再待在京都市……不,我要她们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恩!”许诺闻言,一直不停地点着头。

    “把这份亲子鉴定,复制成两份。一份交给夏锦添,另外一份留着!”夏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将许诺从自己怀中推开。从沙上站起身,用力地擦干脸颊上的眼泪后,冷着脸,低声又说道:“你现在,跟我去找个人吧!”

    “谁!”许诺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追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夏伤没有直说,看着许诺淡淡地说道……

    许诺心里闪过一抹狐疑,但还是乖乖地擦干眼泪,紧跟在夏伤的身后——

    车子平缓地行驶在马路上。

    夏伤坐在车里,似乎正在想着心事,全程都是面无表情。许诺坐在她身旁,见夏伤沉默,她也就安静地没再说话。

    下车的时候,许诺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扯住夏伤的胳膊,低声说道:“夏夏,你知道吗,我听新人训练班的人说过,苏乐珊去找过钱芳雪和夏天!”

    这是她回公司的时候,从jack那里打听到的。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许诺心里就很肯定这一切都是苏乐珊一手在背后策划。

    苏乐珊?

    夏伤微微地眯了眯眼睛,心里划过一抹惊讶!

    她一直很纳闷,钱芳雪和夏天这么没脑子的两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挑起这么大的祸端。之前,这两人还在华星楼下求过她呢!

    心里正怀疑是谁在背后搞垮她呢,没想到原来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她都已经主动放弃骆夜痕这棵对她来说,极具诱惑力的大树,不再介入她和骆夜痕之间了。都放她一马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追着自己打。如此……夏伤双手握拳,眼睛里闪过一抹锐光……

    这是京都市郊区的一个还未拆迁的四合院,许诺跟在夏伤背后穿梭了好一会儿。直到穿过一条小弄堂,进入一个大院,看到一个正在竹架子搭成的晾衣架前,晒着衣服的老妇。

    许诺看见夏伤小心翼翼地走上前,似乎有点激动一般,站在那老妇的背后站了好一会儿,最后,才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微笑着轻唤了一声,“徐妈!”

    “你是……”头斑白的老妇听到叫唤声,缓缓地转过身。用一双浑浊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容貌绝美的女人。

    “我是夏伤,沅涴瓷的女儿,你还记不记得我啊……”虽然十年的时光,在徐妈身上刻下了永远抹不掉的岁月痕迹。但是看到这位从小到大一直都很疼爱自己的老人,夏伤还是开心地露出如花一般的笑容。

    “哦哦哦,大小姐!”徐妈这才想起来,难怪这么眼熟呢。这么标致的姑娘,也只有当年她伺候的最久的那位夏家千金啊!自恩头许。

    她妈妈,可是一个天仙般的人儿啊,她至今念念不忘那位夫人!眼下,夏大小姐也长大了,活脱脱的跟她妈妈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夏伤眼见徐妈已经认出自己,脸上的笑容越的浓郁起来……

    h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