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17:出了大事
    夏伤在看到骆夜痕的眼神之后,心神微有恍惚。她有些不明白,都到这个时候了,骆夜痕怎么还能用这种轻贱的眼神来看自己呢?

    可笑,她已经跟他没半点关系了。就算跟谁在一起,也与他无关吧!他那种用道德标杆来审视她的眼神,是不是也该消停消停了。

    夏伤轻飘飘地将视线移开,决定直接无视骆夜痕这家伙。与吴晟睿一起,手牵着手踏上影院大门前的两级阶梯。

    骆夜痕的脸色,在夏伤移开眸子的那一刻,臭到了极点。他双手握拳,便不再将过多的视线投注在夏伤的身上。

    这个死女人爱咋样就咋样吧,从此以后都不关他什么事情了。他现在要控制住自己的眼睛,让它不要再对这个死女人多瞧上一眼……——

    首映礼被华星办的很隆重,帝国电影频道全程跟踪拍摄,更有各**bs论坛和贴吧里面截图全程直播。再加上有众多大腕明星的出席,让这部电影一时间成为帝国街头巷尾争相讨论的话题。」`」`hBOokmihUaNeT

    宣传如此造势,也算是为电影开了个好头。首映仪式之后,第一天的票房就攀上全国各大票房榜上第一名的位置……

    可以说,这是一部相当成功的商业电影。虽然叫座的同时,口碑有些参差。不过对各大商业片来说,其他口水骂战可以姑且不提。最能看出和印证实力的,是票房。

    不过隔天,骆夜痕就在办公室里面把导演和制片人给臭骂了一顿。原因无他,就是之前的那场床戏。

    出席完昨天的首映礼后,骆夜痕就满腹窝着一团火。

    这伙人竟然联合起来欺骗他,之前他可是明确打电话打给这个蒋明成的,让他拍这段激情戏的时候要找替身。没想到这些家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跟他耍心机……完全就不把他骆夜痕放在眼中,联想到在屏幕上看到夏伤和吴晟睿那场大尺度的床戏的那一幕,骆夜痕就怎么都忍不下去。抬起手,一把抓起桌上的稿子就冲着对面的导演和副导演给砸过去。

    这臭婊子,原来早就在拍这部戏的时候,跟吴晟睿这混蛋勾搭上了!

    这口气,憋得真***不爽,骆夜痕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被人玩弄在鼓掌中的跳梁小丑。

    夏伤,夏伤……

    骆夜痕想到这死女人,就气的要爆炸。他太了解这个死女人了,这件事情要不是她在背后谋划,谁有胆子这样糊弄他?

    这部电影虽然是自己一手投资拍摄,但是这片子他只负责到剧本和宣传方面,其他的全部交给手下去办了。

    蒋明成算是名导,这次的制片人也是华星内部的人物。他对这两人很放心,所以只看了一些前期剪接出的宣传片和节选,根本就没看过成品。

    夏伤肯定是知道他要是看到那场床戏的话,会砍掉。所以刻意在剪接和宣传片里,没有放那段床戏。等电影完全放出来,才现这场床戏有近两分钟的时间。

    靠之,让他看了两分钟她跟其他男人滚床单的画面。这死女人,要她现在在他身边的话,他一定会掐死这贱货……

    “骆董,这只是电影。夏小姐只是为艺术稍稍献了一下身而已!”蒋明成心知骆夜痕跟夏伤的关系匪浅,但是这场戏是夏伤主动要求参演的。他并没有强迫她,再加上,在他看来。这部戏的尺度并没有多大,夏伤的身体几乎全部被吴晟睿和被子遮住,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电影?”提到电影,骆夜痕就火冒万丈,“少***在我面前拿商业说艺术,别把一种捞钱的工具添上艺术的嘴脸。你要拍三级片自个儿拍去,别拿别人的钱往自己脸上贴金!”

    电影,艺术……呵……砸这么多钱就是为了捞钱,这群拍商业片的货还敢有脸在他面前提艺术。跟个卖身的妓女说自己是处女,一样可笑!

    看别人的女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跟其他男人乱搞很爽啊,有种就把自己的老婆拿出来,去跟其他猛男拍场a*v这才叫本事。他骆夜痕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这群人就是看着别人的老婆被人操很爽,自己轻飘飘的来句为艺术献身就完事!

    一帮人被骆夜痕训的哑口无言,看来骆大少爷冲一怒为红颜。这回,是彻底惹毛人家了。

    在电影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早已见惯世事,磨平了所有理想棱角的蒋明成没再敢说话。

    虽然很多人看不惯骆夜痕这个仗着自己家世显贵,在哪都嚣张十足的二世祖。但是人家的好命摆在这里,你就算嫉妒死,也是没用的。有本事,再塞回娘肚子里,重新投回胎再试试。

    “滚!”骆夜痕看着这群窝囊废,真的快要气地爆炸了。

    他吼了半天了,这帮有胆子做,却没胆子认的混蛋一个声音都坑不出来。操他老娘的,看着窝火……骆夜痕觉得看眼前这两个苦逼的脸,比什么都倒胃口。抓着文件夹冲着这两王八蛋怒吼了一声滚蛋后,就转过老板椅背坐了下去。

    两个世故的手下在听到骆夜痕的一声令下之后,连忙站起身,灰溜溜地离开了骆夜痕的办公室。

    伴随着那两人的离开,办公室里一时间只剩下骆夜痕自己不断喘气的声音。

    他觉得这阵子心里真的暴躁到了极点,一刻都静不下来。暗呼了一口气,伸手扯开领带。从兜里掏出一包烟,点燃后夹着抽了起来。

    将一根烟抽尽,骆夜痕仍是觉得胸腔里闷着透不过气。双手撑着扶手,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围着偌大的办公厅团团转了几圈,最后他抬起脚,朝着大班椅狠狠地踢了一脚。

    “臭婊子,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肯跟老子主动认错,老子就再傻缺的原谅你这一次!”

    他决定了,这回他就再当个冤大头。只要夏伤肯回头跟他认个错,他***就原谅这个臭婊子一次……

    该死的,虽然憋屈,但总好过眼下就这么被这个死女人吊着好吧!——

    为了配合电影宣传,夏伤接连半个月都在跑院线。从京都开始、接连辰州、云城……几乎是围着帝国一线城市给跑了一圈。

    再次回到京都的那一刻,夏伤整个人就像是脱了一层精神气。这回,许诺是陪着她一起跑的。因为要辗转好几个城市,她很不放心她一个人去。

    最近一阵子夏伤的压力很大,虽然她总是调侃票房这种事,与她无关。她的工作已经结束,票房就是听天由命的事情。但是即使这样想,她还是忍不住要瞎操心一下。毕竟,这是自己的作品。票房能反应很多事情,她可不想被人家誉为票房毒药。

    看夏伤被最近一阵的压力给折磨的,都瘦了整整一圈。许诺很是心疼,一直想着回到京都后,就找那个给她熬汤的阿姨请回来,好好的给夏伤补补。

    拖着行李箱,回到久违的家里面。许诺让夏伤先进洗浴间泡澡,这样在吃晚饭之前,夏伤就还有时间可以睡一觉。而她自己则将行李箱放下后,便拿着平板电脑坐在客厅的沙上开始浏览新闻。

    夏伤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已经不在关注网上的任何消息。作为公众人物,是很有可能被人从头到尾议论一遍。在这些评论,或褒赞,或踩低……夏伤不想因为这些无聊的人,而影响自己的心情,所以选择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许诺作为夏伤的经纪人,是有义务给她全面了解一些新闻的。正打开她一个常逛的门户网站首页。还未进娱乐版那一块,就被首页一排红色醒目大字给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华星女星夏伤母亲大爆料,夏伤原是一个不良少女”好看诺自。

    这是,怎么一回事?

    许诺眨了眨眼睛,直觉眼下肯定是出事了。所以快速地点开那个网页,待看清楚里面所讲述的内容之后。许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平板从沙上跳下来,大步跑到洗浴间前。用力地,再用力地死命地开始砸洗浴间的房门。

    “夏夏,夏夏,出事情了,快出来,出事情了!”许诺真的急疯了,该死的钱芳雪那贱女人,那极品贱女人,竟敢在公众媒体面前这样诋毁夏伤,该死的……

    此刻,洗浴间里全是氤氲的雾气,夏伤正舒服地靠在浴缸边上,泡着澡。正被热雾熏染地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许诺“砰砰砰”地敲门声。她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收了收腿,蹙着纤眉,回头看向紧闭的房门。

    “什么事,你说吧!”夏伤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淡淡地问道。

    “夏夏,钱芳雪这贱人竟然开记者会,说你十五岁离家出走,是不良少女,还说你成天混在一堆不良少年里面,打架吸毒,无所不作,是个出了名的坏女孩!”

    天哪,这事情奇葩了。她都不知道,钱芳雪怎么有脸捏造出这么一长段的谎话的。她怎么有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的。

    因为最近一个月的电影上映的宣传,再加上同期的那部《般若花》在电视荧屏上的热映。夏伤的人气,只涨不跌。现在所有的门户网站,亦或是各**bs上,都在讨论着夏伤,讨论度和关注度持续爆升。两部电影和电视剧给夏伤带来了很多非常实惠的经济利益,例如如雪花般飘来的代言预约以及各式各样的剧本……

    可见,是形式大好一片!

    但是钱芳雪在这个时候开记者招待会,表这样的言论,是在踩踏夏伤。夏伤现在身兼几个高档化妆品的代言,现在一旦她的正面形象坍塌,那她的损失可是无法用金钱来估量的。

    坐在浴缸里的夏伤在听到许诺的话语后,气的浑身抖。她缓缓地收紧自己的拳头,从来没想到这对母女竟然如此奇葩。胆敢睁眼说瞎话,毁坏她的名誉!

    “夏伤,这可怎么办才好啊?”门口,许诺已经急得开始团团转了。

    虽然这里面,钱芳雪捏造的内容很多。但是夏伤确实是十五岁离家出走,之后跟顾泽曜在一起。而且,钱芳雪也拿出很多夏伤跟不良少年站在一起的照片举例子。在眼下这些看似一板一眼的证据面前,很多见不得夏伤好的人已经在开始热烈的讨论这件事情了。

    恐怕,马上这破事就要闹大!

    许诺想到更多的是那几个代言,如果商家向夏伤索求名誉赔偿的话,她和夏伤该怎么办呢?

    她们,好不容易才把日子过好起来。这对极品母女为什么就不能消停一下,放过她和夏伤呢?

    夏伤在许诺慌乱又无措的声音中,披着浴袍一下子拉开洗浴间的房门。

    “我跟你说过几遍了,遇到事情能不能先让自己冷静了再说话!”夏伤的脸色很难看,尤其是看见许诺如此不争气的表现后,她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我这不是急嘛!”许诺一听到夏伤的训诫,慌乱之下连忙委屈地说道。

    “急有什么用,事情有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吗?”夏伤冷冷地看了一眼许诺,淡声又说道:“天还没塌下来,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你给我出息一点,别到外面丢我的脸!”

    夏伤在训斥许诺的时候,脸色隐隐地闪过一抹狠辣。

    她倒要看看,钱芳雪这死女人还能折腾出多大的波澜了呢!她可不是当年的夏伤了,现在她还有胆子跟她玩心计。那好,新帐旧账那就一起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