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03: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夏伤可谓算是忙翻了天。

    拍紫蔻的化妆品广告,拍杂志封面,接各类大小通告……以及,飞湘西,去录制那个极具有人气的综艺节目——《欢乐大本营》。

    夏伤提前一天带着jack新给她找的助理顾乐乐到了湘西,第二天上午,按照与节目组的商量好的时间,夏伤又提前一个小时赶去电视台。

    去了电视台才现,她早到了。《般若花》的其他演员都没有来电视台,不过夏伤也不管别人怎么样,自己问节目组拿了台本后,便与助理一起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接下来认真地看起台本。

    中午吃完盒饭,下午就是彩排、化妆和对台本。忙了整整一个下午,临近节目录制的时候,黎歌和其他演员才陆续到场。

    夏伤跟这部戏的演员,感情基础很薄弱。一来除了她之外,其余的都是来自磨空的自家的演员。二来,她是半路带资入剧组,把原本磨空的当家花旦给挤了下去。那群人本就是一个小团体,如此她这样临阵插一脚,自然会被这个团体给排挤出去。〗〗hBOoKmiHua

    不过,夏伤向来觉得,好命的人遭人妒是正常的。而且,她如今也确实该遭人妒。

    既然不讨那群人喜欢,夏伤自然也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所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即可,她也懒得跟那群人去交流。之前两个多月的拍摄时间,除了工作上,她跟《般若花》的剧组演员几乎没有交流。

    快速地对完台本和简易的彩排之后,便正式进入录制环节。夏伤以前也录制过综艺节目,所以这回录制非常的放松。

    在开场热舞之后,夏伤和黎歌在五个主持人的邀请下,以情侣档的身份一起走出台秀。

    因为事先都彩排过,所以这场出台秀走的非常的顺利和有爱。

    节目组一共安排了三个环节,分别是宣传这部戏,以及一个做游戏和一个访问环节。夏伤和节目组原本就对好台本了,基本上只要把台本记牢就不会出什么状况。而且,节目组也说了,不会拿这些演员的绯闻炒作。

    所以录制伊始,一直都非常的顺利。夏伤在台上和其他主要演员的互动和配合都很不错,尤其是跟男主角黎歌。

    在访问环节中,四个主要演员和欢乐家族的一帮主持人坐在椅子上,开始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访问起来。

    “我想问一下,你做过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素来有大笑姑婆之称的《欢乐大本营》的女主持陈娜在回答问题环节,拿着话筒对着四位在场的嘉宾大声地问道。

    黎歌回答的非常官方,说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是会后悔的。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以要学会平衡自己的心态。

    “没有!”而夏伤拿起话筒,不加多虑地回道。

    也许是因为大家的回答都太过平淡,也大多符合正常人的思维一般。夏伤这样的回答,很快引起了一些陈娜的浓厚兴趣。

    “哇,你这辈子就没做过什么特别让你后悔的事情吗?”

    “没有!”夏伤说的是心理话,细细回忆往前推算的25年,她觉得自己真的不后悔之前她所选择的路。

    人这一辈子,面临很多选择。时间有限,一个人不可能将所有的可能性都去实践一遍,方才知道哪一条对自己最好。

    夏伤觉得自己所走的每一条路,都很有意义。哪怕是顾泽曜决定另娶他人,她也没后悔跟顾泽曜在一起的那十年。也许,如果老天爷有一次让她重来的机会的话。她想,她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跟顾泽曜生活十年,还会那么认认真真地去爱他。

    接下来,欢乐家族又给他们四个人抛下一个问题。

    “那么,如果你的爱人误会你,你会跟他解释或者澄清吗?会采用哪些方法讨她欢心呢?”

    黎歌选择的是用浪漫攻势去讨对方欢心,而另外一个女配角则说会尽量的解释清楚。惟独在问道夏伤的时候,夏伤又抛出了一个非常让人惊讶的回答。

    “我不会去解释!”夏伤微笑着握着话筒回道。

    “啊,你要是不解释的话,不是任事态展到一种不可挽救的地步吗?”陈娜无法理解地看着夏伤,大声地反问道。

    “我始终相信,这世上爱我的人会用一颗宽广的心去了解我、懂我、包容我。相信我的为人,相信我的一切。若他怀疑我,与别人一样冤枉我的话……说真的,这样的人,不值得我爱,也不值得让我耗费时间去跟他天长地久!”

    若爱,请深爱。若不爱,请放手。

    夏伤的爱情观一直如此,真正的爱情便是灵魂的相互依存。如果因为外界的一些闲言碎语,抑或是别的外部因素,而让另一半对自己的为人处世或者人品方面有所质疑的话,这样的爱情,她不屑。这样的伴侣,也不值得挽留。

    “夏小姐,说真的,你这样的要求对男人来说,简直是……苛刻!这世上,会有这样的爱情,会有这样的男人吗?”说话的是欢乐家族极少轮得到她说话的吴希。

    “我相信会有!”夏伤勾唇,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世界,有些人把爱情当做是奢侈品,有些人把爱情当做是消遣品。不管大家是如何去定义爱情,我始终相信着爱情是真实存在的,我希望所有与我一样期待爱情降临的人,不要对爱情太过悲观。人生长着呢,总有奇迹会生!”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即使私底下内心有多消极,有多悲观。但是在台上的时候,必须传递出一种正面能量。

    夏伤的回答,虽有几分刻意的乐观。但是也确实把自己的个性,在节目中尽量地展现了出来。

    当然,录制现场的时候,还是有些意外生的。例如,在做游戏的时候,那位磨空一姐一不小心踩了夏伤一脚啊。偶尔在夏伤说话的时候,截口抢话题啊……

    当然,这些只是一些小插曲。总体来说,这次欢乐大本营的录制非常的成功。台上的嘉宾极力地配合节目组,而台下热情的观众也非常的捧场。尤其是主办方将《般若花》那部剧的一些精彩内容剪辑出来,通过大荧幕播放给现场观众看的时候,现场很多观众都被里面逼真的特效和所有演员的唯美的造型以及取景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总之,这一期《欢乐大本营》刚刚录制完成,国内某bbs网站就热闹开来了。有现场的观众在bbs上帖,将一些现场的照片在论坛里。

    尤其是讲夏伤和黎歌之间的互动,以及女配角之间的火花,添油加醋地给讲了一遍。以至于,原本磨空一姐的粉丝开始不淡定了,开始大骂夏伤是潜规则上位。她背后肯定有金主,要不然怎么会突然间抢走原本是属于一姐的角色呢?

    原著的粉丝也纷纷跳出来,大骂磨空改编无节操,玷污了他们心目中的神作……

    也有一些夏伤的粉丝一直在力挺夏伤,还有一些黎歌的……当然,更多的是酱油党……

    在各家粉丝掐架无数,话题不断的时候。而最富有话题的,就是夏伤在录制完节目之后,与吴晟睿偷偷去去夜宵的新闻。

    第二天,这条新闻就登上了各大娱乐报纸杂志的头版。

    如此这般地抢尽收视和抢尽版面的娱乐话题,让夏伤一夜之间彻底成了娱乐圈的红人。

    夏伤没上网,也没买报纸看。在录完《欢乐大本营》后,夏伤隔天就飞回了京都。

    不过,来时她只带了一个助理。回去的时候,却多了一个跟屁虫……

    对于突然间从京都跑过来给自己惊喜的吴晟睿而言,说真的,夏伤真有些意外。那天刚录完湘西卫视的《欢乐大本营》,出电视台正准备回酒店的时候,没想到一抬头竟然会看见吴晟睿了。

    那画面,真的相当的……恩,反正夏伤是绝对不会用帅气来形容的。她所能想到最绝佳的形容词是——骚包。

    也不知道吴晟睿是从哪里弄来了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跑车的,就在她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吴晟睿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红玫瑰,身子很是搞怪地靠在法拉利的车门上。看见夏伤出来后,他自以为是的对着夏伤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

    以至于,当时看到这一幕的夏伤,以为吴晟睿是在拍戏。所以都没上去跟他说话,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最后,还是吴晟睿拿着红玫瑰递过来,夏伤才意识到,这家伙在等自己。

    “你最近一段时间很闲吗?”在飞机的头等舱中,夏伤脑袋靠着椅背,瞧见身侧的吴晟睿正在百无聊赖地翻着财经杂志时,有些好奇地问道。

    以吴晟睿如今在帝国娱乐圈的位置,不可能还有时间空闲专程跑过来看她录制节目的吧。

    “呵呵,我很闲啊!”其实吴晟睿没有说,最近一段时间,因为骆夜痕的搅合,他已经被迫中止了几个正在洽谈的剧本和代言。

    如今,无事一身轻的他,自然也就能把精力更多地转移到夏伤的身上了。

    他真的对骆夜痕那小子的智商表示怀疑,若他事业受影响的话,他就多出很多没用的时间。用这些没用的时间去泡夏伤的话,吃亏的还是骆夜痕那小子!

    ***,这笔账都不会算,真是个傻!

    “怎么会呢,我上次还听马季说,你的工作都拍到后年了!”夏伤才不相信吴晟睿这家伙的话呢,以他的人气怎么可能会闲呢?该不会……“骆夜痕,没找你麻烦吧!”

    “怎么,你很关心我啊!”吴晟睿漫不经心地合上杂志,看着夏伤一脸饶有兴味地问道。

    “自恋!”夏伤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吴晟睿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吴晟睿看着夏伤别过头去的后脑勺,勾唇浅浅一笑。他也没再说话,而是继续翻着手里的财经杂志——

    下了飞机,夏伤跟吴晟睿一前一后地出玄关。不过刚刚步至玄关口,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夏伤吃了一惊,待抬头,入眼竟是黑压压的人群。

    夏伤以为现场都是吴晟睿的粉丝,但是看到写着自己名字的横幅、大海报被人群中的粉丝举起来后,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原来这里面还有自己的。

    当夏伤和吴晟睿的身影在玄关口出现时,机场内的人声一下子沸腾了。有高呼吴晟睿名字的疯狂女粉丝,也有不断亮起的闪光灯,还有各个记者有关两人绯闻的提问声……起她出他。

    总之,众口一起出,夏伤耳朵里竟是嘈杂声。

    机场保安早就在粉丝围堵现场的时候,就跑出来维持现场的秩序。而原本走在前面的吴晟睿,也因为现场围聚着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折返回来,张开手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牢牢地将夏伤护在怀中。

    “夏小姐,你是原谅吴先生了吗?”

    “吴先生,你最爱的女人是不是夏小姐啊?”

    “夏小姐,这次去录制《欢乐大本营》,我们都听说吴先生给你的惊喜了,恭喜你们啊!”

    “夏小姐……”

    “……”

    夏伤始终低着头,对这些问题一概不理。而吴晟睿也没有说话,面上始终保持着微笑着状态。有时候沉默会达到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吴晟睿知道这个时候,他不必要回答任何一个问题。

    他现在,只要搂着夏伤,以亲密无间的姿态在众人面前走过。这样,这些想象力丰富的记者们,自会有他们的解读。

    “夏伤,夏伤……我爱你,我们爱你……”

    “吴晟睿,吴晟睿,我们爱你……”

    与兴致盎然的记者一样的,是粉丝们高昂的热情。那些举着横幅和海报的粉丝们,一直在那边尖叫着自己偶像的名字。夏伤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满足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她目前所拍摄的两部戏,都还没有正式上映。但能有眼下就有人喜欢自己,她很是开心。这个时候,她下意识地想到许诺。

    如果许诺也在现场的话,不知道她会有多开心呢!

    想到之前去法国拍摄b&w的那个广告回来时,在机场的一幕。那个时候,许诺还在幻想着,哪天她大红之后,机场粉丝接机的画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喜欢她的人开始给她接机了。

    想到许诺,夏伤就下意识地抬起头,开始四处环顾。

    最近一阵子,许诺通过吴晟睿的引荐,正在跟张达明导演在沟通。所以这次去湘西录制节目,夏伤就没有带上许诺。

    不过来回的机票都是许诺订的,她知道她今天要回来的,应该会来接机的吧!

    在夏伤四周环顾的时候,人群中,两个一老一少的女人在里面挤来挤去,试图跟被保安和吴晟睿保护的很严密的夏伤打招呼。

    “小夏,小夏,小夏……是我,是我啊!”其中,一个年级大约在四五十岁上下,打扮地很是俗艳的中年女人不停地对着夏伤挥舞着自己的两只胳膊。

    “哇,吴晟睿好帅啊,吴晟睿……”被中年女人硬拽着的是一个头染成大红色的年轻女孩,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化着大浓妆,身上穿的很暴露。看见吴晟睿后,女孩花痴地看着吴晟睿,像围观的粉丝一样,一直尖叫着。

    “啪”地一声,钱芳雪恨铁不成钢地抬手,重重地对着夏天的脑门上拍了一记。

    “蠢货,这个时候你还有时间犯花痴啊,快叫住你姐!”

    “妈,很痛的诶!”夏天连忙抬起手,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脑门,憋着嘴委屈地大声抗议出声。

    被众人围聚着的夏伤依稀地听到几声熟悉的喊叫声,她微微地颦眉,心里有些怀疑自己这会儿是不是听错了啊,怎么会听到她最不想听的人的声音呢?

    “怎么了?”以一副保护者姿态出现的吴晟睿察觉到了夏伤的异常,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没事!”夏伤摇了摇头,心里虽然有些不确定那两个人在不在现场。不过,她提醒着自己,她早就跟她们断绝了关系。以后就算她们再找自己,她也不会去管她们了。

    从那次钱芳雪设计让她给她还赌债开始,她就跟夏家的人,彻底没了什么情分了!——

    在吴晟睿和机场工作人员的保护下,两人成功出了机场。

    而机场外面,守候着一辆熟悉的保姆车。夏伤看见那辆保姆车后,很是开心地快步走上前。

    车内的许诺看见夏伤和吴晟睿走过来,微笑着拉开车门,下车让两人坐进去。

    三人上车后,伴随着保姆车的前行,许诺也开始絮絮叨叨地给夏伤交代她最近几天做的功课。

    “夏夏,我给你找了个保姆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她是云城那边的人,做的煲汤那叫一绝,知道你刚下飞机没吃好吃的,所以特地让她上午熬好了给你放保温杯了!”许诺说着,从椅子下面拿出一个粉色的卡通保温杯,递到夏伤手里,笑眯眯地说道:“老母鸡炖人参虫草——补气血、增活力!”

    夏伤一听,很开心地接过来,笑着伸手抱了抱许诺,撒娇道:“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糯糯,爱死你了!”

    “嘿嘿!”许诺一听,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要不要这么肉麻,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吴晟睿坐在旁边,听到两女的对话后,受不了地开始摸自己的胳膊。

    “关你屁事!”许诺冷冷地横了一眼吴晟睿一眼,头一偏,决定不理这家伙了。

    而夏伤则完全无视吴晟睿了,伸手打开保温盖子,拿着许诺递过来的大汤勺后,就开始享用起美食来。

    “那个,这个很好喝吗?”

    夏伤一打开保温杯,车厢里就溢满了食物的清香味。那味道,闻地吴晟睿口水直流。他忍不住凑上前,眼睛偷偷地瞧了一眼夏伤怀中的煲汤,好奇地问道。

    “想知道吗?”夏伤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吴晟睿,问道。

    吴晟睿见夏伤一脸好说话的样子,他连忙开始不停地点头应是。

    “就不告诉你!”夏伤翻了个白眼,抱着保温杯直接拿自己的背对着吴晟睿。

    吴晟睿在夏伤的反应中,差点气地吐血……

    靠之,不就是一点泼汤嘛,至于这么小气吗?——

    同时段,官宅。

    “爸爸,是我!”顾泽曜拿着一叠文件,站在书房的房门口。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书房的房门。

    “进来吧!”没一会儿,官恩城的声音就从屋子里面传来。顾泽曜恭敬地应了一声之后,伸手打开门把,缓步走进了书房。

    奢华的书房内,四周的窗帘都被灯光严严实实地给掩住了光线。密不透风的黑暗书房内,唯有一盏台灯还亮着灯光。顾泽曜进了房间后,缓步走到书桌前。对着站在书桌后面,闷头抽着烟斗的官恩城,面无表情地说道:“爸爸,你要我查的资料,我已经找到了!”

    书桌后的官恩城,似正陷入一段久远的记忆中,不可自拔。好一会儿,他才似听到了顾泽曜的声音一般,缓缓地转过身,伸手接过顾泽曜递过来的文档。然后,抬头一脸和蔼地看着顾泽曜,低声说道:“泽曜,辛苦你了,让你亲自去绛县那边查这些事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