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01:
    夏伤原本看见吴晟睿那家伙的手机号码后,接起来正想臭骂他一顿。

    她都找了他一天了,没想到这家伙手机不接。这会儿,竟然还敢打电话给她……很好,有种打来就有种让她臭骂一顿。

    却不想,接起来的声音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夏伤吃了一惊,愣了几秒后,方才反应过来,紧握着手机低声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魅生夜酒吧的员工,现在吴先生在我们酒吧里喝醉了,夏小姐,麻烦你把你男朋友接回去吧!”说话的年轻男人听到夏伤的声音后,连忙说道。

    “他喝醉了关我什么事情!”夏伤翻了个白眼,她没兴趣去管吴晟睿是死是活,既然他喝醉了干脆明天再审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吴先生就只报了你一个人的电话号码!”那酒吧员工听到夏伤的话语后,很是为难地又说道:“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夏小姐,你是不是要我打电话给报社,让他们过来接吴先生啊?”

    夏伤很想硬起心肠回绝了那酒吧店员的要求,但想想吴晟睿好歹也帮助过自己。这个时候抛弃了他,似乎不太好吧。想来想去,最后夏伤还是应了下来。

    回房间换上外出服后,夏伤走到洗浴间前,抬手敲了敲门板,对着正在洗浴间里洗澡的许诺低声说道:“糯糯,我先出门一下,很快就回来哦!”

    “恩,好!”

    听到许诺的回答后,夏伤这才出了大门——

    吴晟睿所待的酒吧是位于京都市市中心的一家很高档的酒吧,夏伤从出租车上下来后,就马不停蹄地快步冲进了酒吧大厅。

    站在大厅中央巡视了一番,最后还是一个酒吧工作人员迎上前,将她领至酒吧的一处角落里。方才让她看见已经倒在吧台上,醉的不省人事的吴晟睿。

    “吴晟睿,你给我醒醒!”瞧见吴晟睿趴在吧台上睡得跟死猪一个德行,夏伤紧皱着眉头大声地唤道。

    “夏伤……”吴晟睿被夏伤摇晃了好久,最后才抬起头,看着夏伤醉眼惺忪地喃喃道:“你来啦,咱们喝酒!”

    “喝你个头!”夏伤朝着吴晟睿的脑门重重地拍了一巴掌,冷着脸低吼道:“臭小子,你给我甭装了,赶紧给我站起来回家!”

    吴晟睿脑袋被夏伤重重地拍了一记,本来就喝的有点头重脚轻的脑袋一下子栽在吧台上。夏伤也不管这死猪到底想怎么样,转身将他的酒资付完后,便伸手扶住他一下子将他从高脚椅子上拉了下来。

    “臭小子,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倒是给我惹得一身腥。等你明天醒过来,我再拷问你!”夏伤狠狠地瞪了一眼吴晟睿,拖着他就直奔酒吧大门口。

    夏伤跌跌撞撞地扶着身材高大的吴晟睿,一路闷头出了酒吧。站在路中央,伸手正想拦出租车的时候。却不想,身后突然间亮起一道闪光灯。多年做经纪人的训练出来的直觉,让夏伤很机敏的感觉到,她被狗仔队跟踪了。

    该死的,出门不吉利,竟然碰到狗仔了!

    夏伤皱了皱眉头,这时,一辆出租车正好开过来。夏伤抬手招了招手,很快那辆出租车就驶了过来。夏伤半扶着骆夜痕,在出租车司机的帮助下,总算成功将吴晟睿给塞进了后车座。接着,自己又推了推吴晟睿,坐进了车子里。

    “夏伤,你真善良,就知道你疼我!”出租车缓缓地往前驶去,座椅旁边的吴晟睿突然间伸手一把抱住夏伤。将头颅埋在夏伤的肩膀上,低喃道。

    夏伤用力地推开吴晟睿,在他睿满嘴的酒气中,开始不断地颦眉。并且,厉声呵斥乱往自己身上蹭的吴晟睿,“吴晟睿,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我立马剁了你的手!”

    “夏伤,你好凶啊!”吴晟睿不死心,仍是不停地往夏伤身上死蹭。

    “吴晟睿,你少废话,你家到底在哪呢?”

    前头的司机在这两位年轻男女上车之后,就一直开口询问两人的家在哪里。夏伤被吴晟睿闹了好一会儿,方才有空问吴晟睿的家在哪里?

    “金都嘉园号!”

    吴晟睿口齿有点不清不楚,但是夏伤这回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将地址报给前面开车的司机后,她再一次抬手将蹭到自己身上的吴晟睿用力地推了出去——

    到了吴晟睿家,夏伤本来想将吴晟睿丢在他家门口,自己直接坐出租车离开的。但是看吴晟睿可怜兮兮地靠在车窗上呼呼大睡着,夏伤实在做不出这种事情。所以,只能扶着醉的七荤八素的吴晟睿下了车。

    吴晟睿的家是一栋的小别墅,在京都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能拥有这么大的一套别墅,可以说已经是不简单了。看来吴晟睿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也捞了不少钱。

    “钥匙呢?”夏伤嘀咕了一声,吴晟睿不说话,靠在门板上一动不动。

    夏伤好不容易从吴晟睿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正打算将钥匙插进钥匙孔的时候,她又感觉到一种被跟踪的感觉萦绕在身上。

    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帮吴晟睿开了家门之后,扶着他继续往屋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将吴晟睿给扶到客厅的沙,夏伤累得也是气喘如牛。一个壮实的跟骆夜痕差不多身材的男人,饶是夏伤体力再强悍也实在受不了啊!

    跪在地上,帮吴晟睿找了一条毛毯盖上后,觉得口渴的紧。站起身,自顾自地朝着厨房里走去。

    在夏伤离开没多久,原本赖在沙上闭着眼睛的吴晟睿,缓缓地睁开眼睛。

    其实,夏伤不知道,他天生就有着别人所不及的好酒量。他妈妈以前说,那个人就是一个千杯不醉。

    对于那个人的记忆,他印象中完全就没有。从小到大,他记忆中只有他和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也许除了美丽,还得加个词来形容她——贪婪。

    是的,贪婪。据说,那个人对自己每一个情人都十分呵护,她们乐意的话,可以在他身边一直待着。不愿意,他会给一大笔的钱让她们去过自己的日子。也是因为如此,很多女人对他着迷至极。可是如此慷慨又护花的绅士,却惟独对他的母亲,恨得咬牙切齿。就算知道他母亲生下了他,也没有来看过他一眼。

    等他长大了一些,他在那个日渐被岁月侵蚀,变成了一个粗俗不堪,除了整天抱怨生活,抱怨那个臭男人的母亲口中,知道了当年的一些原委。眼这没子。

    原来那个人这么恨自己的母亲,是因为他的母亲,曾经恃宠而骄,将那个人最爱的女人给恐吓走了。那个人得不到心爱的女人,便将罪名统统怪罪到了他母亲和他的头上。

    他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他是他母亲用来跟那个人求和的武器,可惜那个人不吃这一套,最后连他都不要了!

    吴晟睿苦涩地勾了勾唇角,心中漫过一抹酸痛。他前几天才得知,他的母亲死了。死在麻将桌上,据说她一连三天都在打麻将。好像赢了很多钱,最后太开心了,一直在笑,笑到心肌梗塞,在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没了气息。

    她跟她的人生一样,就是个笑话!他没有回去办丧事,只是拖了经纪人回去料理了一下。他其实应该松一口气的,没有那个碍事的老女人,他其实省了很多麻烦。可是,当那个老女人真的死了的消息从家乡传来,他却还是觉得心痛了。

    在吴晟睿心痛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这时沙上突然间传来一阵手机的震动声。吴晟睿抹了一把脸,伸手在声音的来源处摸索了一下。最后,他在他身底下的沙上,抓到了一个粉红色的女士手机。

    看样子,应该是夏伤刚刚在扶着自己躺在沙上时,掉下来的。拿着手机,瞧见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的字体后,吴晟睿心里涌起一股疯狂的妒意。

    同样都是那个人的儿子,凭什么他是名门大少爷,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他身份却是如此难以启齿,甚至都得不到他重视的私生子啊!

    这一刻,吴晟睿的心里渗着一丝恨,一丝妒,一丝不甘,一丝愤怒……也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下,他轻轻地按下了接听键……——

    夏伤在厨房里喝了一杯开水后,又去洗手间,拿着一个脸盆和一条干净的毛巾。端着一盆水从洗手间出来后,直接走到了客厅正中央的沙前。将水盆轻轻地搁在茶几上后,将手里的毛巾浸在水里浸湿,然后拿出来,挤干后。转身蹲在吴晟睿的身前,拿着湿毛巾轻轻地覆在吴晟睿的脸上。

    吴晟睿在夏伤轻柔的动作下,心就像被什么包裹着,一阵酸软。他微微挑了挑眼皮,映入眼帘的女孩眉目在灯光下精致地恍如镌刻上来的一般。鬓边一缕秀轻轻地垂下来,衬得她姣好的五官更加的纤柔端净。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像散着一种柔和又圣洁的光芒。

    吴晟睿突然有一种,很想靠近这个女孩的冲动。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看到一种母性。

    那是他所缺失的,也是所想得到的!

    帮他仔细地擦了一把脸后,夏伤又拿着毛巾,将他的手擦了擦。接着,正想端着水盆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却不想这时,腰间突然间伸出一只大手。夏伤吓了一跳,整个人在大手的拉扯下,一下子摔进了沙里。连带手里的水盆,也哗啦一声全部倒在了自己和身后的人身上。

    “吴晟睿,你干嘛啊?”被水溅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夏伤本能地叫出了罪魁祸首的名字。

    却不想,话还未说完,夏伤就感觉嘴巴被什么堵上了。她吓了一跳,也不管眼睛里面有没有水,一下子睁大眼睛。待看见吴晟睿近在咫尺的俊颜之后,夏伤抬起手用力地推开这家伙。

    “唔……吴……”她是不是白痴啊,还是脑壳被撞了。竟然把吴晟睿当做是没有攻击性的朋友,忽视了他是个男人,其实是个危险动物。

    夏伤被吴晟睿压在沙上,她拼命地甩头,想要躲开吴晟睿的嘴巴。可是他却像是了狂一样,一个劲地吻着她……——

    骆夜痕思来想去,他实在受不了夏伤在电梯间里的反应,所以忍不住给夏伤打了一个电话。他目的就是索要之前给夏伤投资的那部剧的好处,让夏伤继续搬回别墅里面。

    没想到,电话接起来的时候,竟然是一阵静音。在他以为拨打错误还是手机出现故障的时候,却不想,手机里面突然间传来一阵撞击声。紧接着,夏伤的尖叫声传来……

    “夏……夏伤……”骆夜痕吓了一跳,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听手机里面的动静,他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吴晟睿那混蛋是不是想搞夏伤,一个戏子竟然这么大胆,他骆夜痕的女人也敢碰……

    紧握着手机,骆夜痕恨不得立马就飞奔到夏伤的身前,揍死吴晟睿那混小子……——

    手机这头,夏伤正使劲地扭动着身子,不让吴晟睿碰自己。她真的好想杀了这混蛋,***这年头好人不能做。早知道她刚才就把吴晟睿给丢在他家门外,不扶他进屋了……

    “呜呜……”夏伤见挣不开,索性就不反抗了,大哭着由着吴晟睿乱来。不过,她的安静倒让吴晟睿吃了一惊。抬头瞧见哭的眼泪鼻涕一堆的夏伤,吴晟睿有些于心不忍了……

    其实,他虽然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但是,他也绝非本质恶劣的人。他对夏伤很有好感,自然很不愿意夏伤小瞧了自己。

    “夏……”这会儿看夏伤哭的这么伤心,他心软地想要放过她。没想到,原本哭的眼泪婆娑的夏伤突然间屈膝,膝盖狠狠地顶在吴晟睿的命根子上。

    吴晟睿本来心思就乱了,这会儿一个没注意,被夏伤一顶之下,他疼的一下子从沙上滚到了地上……

    “砰”地一声,看样子磕的很重。

    “臭女人,你……你够狠啊……”吴晟睿捂着自己的命根子,疼地在地上打滚,他尖叫着想要狠狠地咒骂夏伤这个死女人。

    他就动了一下坏心眼,也没把这女人怎么样啊?可是这女人,这该死的女人却要他断子绝孙……

    靠之,心也太黑了吧!

    夏伤瞧见吴晟睿在地上疼地打滚,这会儿她一扫方才柔弱无助的样子。缓缓地从沙上坐起来,一双含情目冷冷地扫了一眼地上的吴晟睿。

    她告诉自己,下一回她要再这么心软,送这个家伙回家的话,她就不姓夏!

    站起身来,夏伤懒得理吴晟睿,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不想,趴在地上的吴晟睿突然间对着夏伤大叫道:“夏伤,你这会儿出去,肯定被记者拍!”

    “你这会儿倒是酒醒了啊!”听到吴晟睿如此清醒地说出这番话,夏伤不自觉地蹙了蹙眉头,冷声反问道:“说吧,你到底把我引到这里做什么?”

    看样子,吴晟睿根本就没醉。他根本就是有意把她引到这里来的,夏伤联想至此,心里漫过一抹恼怒。

    该死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欺负她心太软,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害她。

    “不是绯闻一箩筐吗?你要今晚上住这里,绯闻自然就要消了!”吴晟睿疼的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但是他仍是咬牙忍着疼,看着夏伤大声地说道。

    “吴晟睿,你还真够自恋的。我告诉你,我夏伤踩你,那是你的荣幸。你真以为,我非要扒着你吗?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现在不会再跟你闹绯闻了,明天我就对媒体说,咱们玩玩了!”夏伤真的气坏了,刚才要不是她反应快,及时顶了吴晟睿,她都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

    她不想再出现一个骆夜痕,以后她出门,一定要随身带个保镖。这些男人,就每一个好东西!

    “夏伤,我手里头有一个剧本,是张达明的新戏,你有没有兴趣……”

    ∏∏hBoUAnE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