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98:鄙视自己
    时间是指间的沙,与不经意间悄然溜走。生活就是由无数个琐碎片段拼凑而成,夏伤在离开沙西之后,生活开始变得越的寡淡起来。每一天,为了赶戏,忙的连喝水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但是,这些忙碌反而让夏伤觉得很充实。没有多余的空闲和思考的时间,并不是一件坏事。她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静下来——

    随着五月底的到来,骆家家里越来越热闹。到了订婚宴那天,寂静了很多年的骆家老宅,再一次隐隐有了当年鼎盛之时的气势。

    今天订婚宴的举行,就在老宅前面的草坪上。苏乐珊想要一个浪漫的欧式订婚宴,所以,全程都是仿欧式的自助西餐式的布置。订婚宴现场布满了鲜花和气球,由陆金瑞找来的一流西餐厨师制作高级精美美食招待贵宾,现场更是邀请知名的演奏家过来奏乐。

    一大早,时间还未到来,订婚宴的现场就洋溢着一片载歌载舞的欢乐氛围。

    “夜呢,怎么不见他人?”在现场穿梭着帮忙的陆金瑞,突然拉住一旁的佣人,低声问道。

    他和闵瑾瑜都提前来现场帮忙了,他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好友。如今骆夜痕最先踏入婚姻的坟墓,作为好友的两人自然要鼎力支持了。

    不过,相对于陆金瑞的毫无保留,闵瑾瑜则显得形式化了一点,毕竟他是清楚骆夜痕和夏伤的那层关系的。不管怎么说,如今骆夜痕要和苏乐珊订婚。总归是对不起夏伤,虽然夏伤不喜欢自己,但是私心里,闵瑾瑜是偏向夏伤那边的。所以,他怎么都无法做到让自己毫无保留地去祝福骆夜痕。

    陆金瑞自然也看得出闵瑾瑜的这层意思,不过,这几人的恩怨情仇他都是一路旁观过来的。有些事情,只能当事人自己慢慢地去调节,别人是劝解不了的。

    “哦,少爷在楼上换礼服,陆少爷要找少爷的话,可以去楼上找!”订上可很。

    听到佣人的那袭话后,陆金瑞抬手拍了拍闵瑾瑜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待在这里招待贵宾后,便大跨步地走进了屋子……——

    服装的设计、剪裁、制作,都是出自帝国一流的设计师之手。

    等骆夜痕换上正式的礼服从更衣间出来,在设计师帮忙整理完成后,便对着卧室内的众人,淡淡地说道:“你们,先退下去吧!”

    在骆夜痕的命令声中,原本立在卧室的一干人等收拾了东西,快速地消失在奢华的主卧室里。

    骆夜痕在众人退下去后,原本一张英俊的面上,瞬间浮起一抹淡淡的疲惫。他抬头扫了一眼全身镜里的那个英俊笔挺的年轻男子,看着他在华衣的衬托下,变得更加的英气逼人。

    明明是本该沉浸在幸福中的人,却被眉宇间的一抹惆怅给生生地压下了喜气。骆夜痕伸手扯过一旁架子上的领带,他想打个领结。可是试了几次,那烦躁的心境让他连一件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异常的艰难。最后,索性他甩了手里的领结,生着闷气地走到大床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最近一阵子,他一直处于一种很迷茫的状态里面。周围的人都在忙着他的订婚宴,可是他却过得浑浑噩噩,好像这订婚宴不是自己的一样。他们说什么,他就应一声。反正,很多琐事自有人会很乐意给他打理。

    他不快乐,很不快乐。不管他怎么想掩藏内心的这份感受,可是他却无法无法欺骗他自己。他一直在问自己,他现在的做法对不对?娶苏乐珊的做法究竟有没有做错,原本他可以很肯定地对自己说他没有错,可是现在,他反倒越来越没底了……

    爱情可以培养吗?能培养的到底还是不是爱情?

    在回帝国的时候,他就已经思考过自己需要的人生是怎么样子的?在外留学多年,他也绝非昔日那个莽撞又不知天高地厚的阔大少爷。他想过自己的未来,他会如骆颜夕的愿,娶一个对自己前途有帮助的女人,然后和她安分地过日子。婚后,他会踏入仕途。

    他的人生,会跟很多大少爷一样,在家族的帮助之下,从此一帆风顺,及至生命的终结……

    他设想的未来如此,所以在之前第一次遇见苏乐珊的时候,他开始估量这个女人对自己前途所带来的巨大又实惠的利益之后,才主动追求她。明明在走着自己设计的人生路线,明明在按照规划在走,可是为什么,他越来越有一种不知所措,没有方向感的感觉呢!

    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吗?这些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过的人生……

    他不清楚,他觉得事情在朝着一种,令他无法掌控的方向在展……而最先乱的,是他的心……

    下意识地掏出手机,他有点想听听夏伤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间,对这个女人有着这么深的眷恋和想念……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电话里除了一些电波的嘈杂声之外,就是她清浅的呼吸声……

    骆夜痕觉得,她连呼吸声都那么好听。好听到,他那颗原本彷徨无措的心,竟在她浅浅的呼吸声中,开始变得平静……

    “在做什么?”停顿了好久好久,她似乎在等他说话。而他,却在等她先开口。最后,还是他,忍不住打破了寂静。

    “休息!”夏伤对于骆夜痕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很是意外。

    今天,不是他的订婚宴吗,这时候打电话给自己,他还真够大胆的。

    夏伤坐在旅店的阳台上,她的对面是连绵不绝的山脉。青山绿水共为邻,看着惬意,却始终让夏伤开心不起来。

    “今天是我的订婚宴!”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打这个电话不过是极度想听听她的声音。也许,不止……他很贪心,心里更对她有一丝浅浅的期待。

    他很希望她能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说一句不要订婚的话语。他想,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说一句挽留的话的话,他必定会冲动地可以为了她抛弃一切的。

    闵瑾瑜和陆金瑞就曾经调侃过他是一只疯狗,也确实,他疯起来的话,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只要她愿意开口,他真的会有愿意为她舍弃一切的冲动。

    “我知道啊,恭喜!”夏伤握着手机的手,声音带着几分轻颤。

    结婚而已,其实没什么好炫耀的。骆夜痕,没必要专门给她打这个电话来炫耀的。她根本就不会在乎的,她根本就不会在意的……

    夏伤扬起唇角,面对着眼前这副波澜壮阔的台山风光,想笑。却现,脸颊上突然间划过两行温热……

    “是吗,你就没有别的说了吗?”骆夜痕缓缓地闭上眼睛,在她的话语中,一种尖锐的刺痛从心口漫开。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有一种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

    “没有了!”她仰着头,想要将鼻尖的酸涩硬生生的压下去。可是,眼泪却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任她肆虐她的脸颊。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哭,更不知道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她现在自顾不暇,理不清自己的情绪。怎么,有耐心去想给他的祝福词呢?

    “我花这么多钱,难道你就只会说一句恭喜吗?”那口堵在心口的气,又上来了。骆夜痕觉得,如果现在夏伤就在他的眼前的话,他一定会狠狠地掐死这个女人。

    为什么她总是可以,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将自己逼进这种歇斯底里的境界里去啊!

    “祝你们,百年好合,天长地久!”夏伤笑了笑,握着手机口吻轻扬地说道。

    百年好合,天长地久。这是她所能想到最好的祝福词了,爱情的终究目标,不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曾经,她陷在这个梦境里,一陷就是十年。后来,那个人给了她一记狠狠地闷棍……

    现在她明白,最美的只是传说。爱情,根本就没有百年好合,更没有天长地久……

    可是等她的话还未说完,手机里突然间传来“砰”地一声砸地声。

    骆夜痕近乎是崩溃地狠狠地将手机摔在地上,他仍是觉得不够一般,站起身后大跨步地走上前,狠狠地踩着手机,将手机踩成碎渣……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女人……——

    “夜,这是怎么了啊?”陆金瑞进屋的时候,瞧见地上满地狼藉。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地上的一堆碎渣,他明白此刻骆夜痕正在火……

    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地的狼藉,快步走进卧房。寻了半天,最后在卧室的阳台里,找到了安静地坐在地上抽烟的骆夜痕。

    “夜,你怎么还不收拾啊,一会儿苏家人都要到了啊,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啊?”陆金瑞看骆夜痕这颓然的样子,一阵皱眉和数落。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了,他竟然还在耍酷。耍给谁看呢,现在想临阵逃脱的话,晚了。骆家丢不起这个人,那苏家更不是这么好惹的角色。

    “我栽了!”在陆金瑞一阵数落的时候,骆夜痕脑勺靠着墙壁,仰头看着蓝天,平静地有些不可思议地对着陆金瑞说道。

    “你说什么?”陆金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骆夜痕在说什么。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地看向骆夜痕,问道。

    “我爱上夏伤了,我爱上那个女人了!”骆夜痕苦涩地笑着,他觉得上天就像是跟他在开了一个国际大玩笑一样,让他竟然会爱上那种女人,“呵呵,很可笑是不是,我骆夜痕竟然竟然会栽在这种贱货的手里!你不用鄙视我,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会爱上她……我觉得,很丢脸……甚至很可耻……”

    “夜……”陆金瑞其实早就预感到会有这一天,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骆夜痕,竟然真的这么突然地,爱上了夏伤……

    “找人收拾一下,订婚宴继续……我不会为了这种女人,坏了我骆夜痕大好的前程……”骆夜痕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快速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在郁闷什么,对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身份卑贱地连自己脚趾头都配不上的女人,他纠结什么。他骆夜痕,未来还有锦绣前程在等着他。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他干嘛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他要订婚,结婚,入仕途,要按照他人生原来所规划的路线去走……夏伤,只是其中的一段插曲……玩过,就算了……——

    眼前是一片连绵不绝的画上美景,山明水秀,鸟语花香。春风拂来,带来山中鲜花的芬芳。夏伤看着眼前静美的湖光山色,念起年少时做的梦境,一时间心再一次如刀绞着……

    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晨钟暮鼓,安之若素。

    她要的生活,无非尔尔,在平淡的人生与相爱的人执手一世。不期望大富大贵,不奢求名利双收。不过是想要这样简单的生活,可是老天却连她微小的期盼都生生地剥夺了。

    如今……还有什么是值得她珍重的,还有什么是值得她去追求的……也许除了事业,她已经彻底没了方向感了……

    “夏夏,你在做什么,难得来台山,咱们一起去逛逛吧!”许诺进屋的时候,看见夏伤赖在藤椅上着呆,心里很是心疼夏伤。最近一段时间为了赶戏,不光夏伤瘦了五斤肉,她自己也跟着瘦了很多。

    不过,索性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这部名为《般若花》的电视剧拍摄工作已经全部收尾。而且从导演那里得到通知,六月中旬就会登入湘西卫视开始播放。

    湘西卫视是国内一家收视率奇高的电视台,黄金档的收视率甚至可以高于国家电视台的几倍。相对于国内偏沉闷的电视风格,湘西卫视则更加偏向活力青春,也更受到年轻朋友们的喜爱。

    为了开播做准备,夏伤和这部剧的主要演员都已经被电视台邀约到其台下最著名的综艺节目《欢乐大本营》做宣传。

    这是一档在湘西卫视屹立数十年而不倒的综艺娱乐节目。能上这个节目,很难不火的。许诺都可以想象到,只要夏伤保持目前这状态,包管很快就能在帝国红翻天。

    “哦!”夏伤也不想坐在这里胡思乱想,所以听到许诺的话后,她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后,抬手将脸颊上的泪痕拭干后,方才笑着转过身朝着许诺方向走去……——

    台山是佛教圣地,拥有帝国“四大佛山”的美誉。夏伤和许诺沿着用石块凿出来的台阶,一步步地登上台上山顶的南禅寺。

    山上并不似想象的,人很少。相反,台山上的游客云集。尤其是到了南禅寺里,更是人烟鼎盛。

    夏伤看那人流,就没进大殿。跟许诺在周边逛了起来,许诺专挑人流少的地方走。两人在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寺庙的一处僻静的小院落里。

    夏伤知道佛门圣地,不能乱闯。正想拉着许诺离开之时,却不想这会儿竟听到一个熟悉的谈话声从院落里传来。

    “净空师傅,你很久没回南禅寺了!”

    “阿弥陀佛,了悟……”

    夏伤眨了眨眼睛,依稀地记得这个声音好像是,好像是……官恩城的声音……

    骆夜痕今天订婚,官恩城作为他父亲,怎么不待在京都祝福骆夜痕,反而跑到千里之外的台山来了呢?

    想着,夏伤下意识地转身,沿着围墙边上走了一会儿,一直到进那个小院落的一扇月亮门前,踏步进去。

    “官先生!”夏伤立在月亮门前,见到正在交谈的官恩城和一个老态龙钟的和尚后,她微笑着走上前,轻声唤道。

    “伤伤!”对于夏伤意外的出现,官恩城显然也有些吃惊。

    “官先生不忙着在京都帮衬骆公子的订婚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夏伤话落,双手合十,对着官恩城身旁的老和尚虔诚地鞠了一躬……

    γγhBOOkmIHUane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