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93:只是交易
    “我在楼下的时候,看见张泽凯捧着纸箱子从电梯间里出来。我问了一下,他说他被你解雇了,生什么事情了,你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啊!”夏伤笑呵呵地松开手,跪在地上,轻轻地移至到骆夜痕的身前。一屁股坐在他盘起的大腿上,妖娆地斜倚在骆夜痕的怀中,柔声问道。

    “关你屁事!”在夏伤的询问声中,骆夜痕冷着一张俊脸别过头。

    他才不想见这个女人呢,一点都不想见她。这个女人来找他,绝不会没有什么好事的!

    骆夜痕强按下心中的那抹欣喜,拿着酒瓶继续泄自己心中的苦闷。

    不过,即使他有多想平复此刻的心情。但是,也许是下意识里,他并不想推离夏伤。所以即使嘴巴再恶毒,他依旧由着夏伤坐在腿上,没有赶跑她……┴┴hboOkMIHuANET

    “真要辞了张泽凯吗?”夏伤舒服地依偎在骆夜痕的胸膛上,手指抠弄着今天新做的水晶指甲,看着骆夜痕柔声问道。

    “夏伤,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我不相信你会平白无故地找我!”

    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个女人会有那么闲,关心他有没有辞退一个人。她除了算计他,压榨他的价值,她还会什么?

    他不会自恋地认为,她是主动过来跟他道歉,亦或是谈情说爱来的。

    “如果我就是平白无故地来看你……”夏伤笑眯眯地看着他,小手却在骆夜痕不经意间,抬起手,轻轻地伸到骆夜痕裤裆处,“……的弟弟,上回被我揍了一顿,不知道他有没有好点,有没有以前那么厉害啊?”

    “你要不要试试它有没有好?”对于夏伤的大胆,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想到上次的事情,骆夜痕的俊脸彻底黑了下来。

    他仍是忘不掉她绝情的嘴脸,最近一阵子,他一直在她的贬低和打击中回不过神来。甚至会有一种挫败,他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如她所言的,这么差劲呢?他是不是真的就像她所说的那样,除却家世就什么都拿不出手了呢?

    活了这么多年,他一向觉得很多事情与他而言是习以为常。例如周遭人对他的畏惧,对他的奉承,对他的讨好……他真的已经习惯于活在众人的仰视中,但是这一次,他却在夏伤的打击中。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如果抛开骆家……抑或是官恩城的名头,他还能不能活得这么肆无忌惮……那些一再奉承他的人,还会不会继续奉承他,仰视他……

    “好啊!”夏伤勾唇灿烂一笑,紧接着抬起手,在骆夜痕惊讶的眼神中,双手抱住他的脑袋,红唇狠狠地压在他的薄唇上。

    骆夜痕满面震惊地看着夏伤,脑子里却下意识地打出一行字。

    这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她肯定又看上了什么东西,求他帮忙了。理智提醒着自己,别上了她的当。如果现在碰了她的话,说不准下回她又要用陪睡的说辞来打击他一番……即使他脑子再清醒,可是身体却在她的亲吻中,迅速地被点燃……

    他好久没碰她了,真的好久没碰了,他好想念她,好渴望更近地触碰她……

    “夜,我好想你啊,我好想你,好想你……”

    她在他耳畔的低语,就像是魔咒一般。让骆夜痕瞬间理智全无,一头栽进爱欲中再也回不过神来……——

    阳光依旧很暖,透过落地窗直射进来,烈阳暖暖的洒在浑身光裸地躺在地毯上的两人身上。

    温存过后,随着激情的潮水缓慢地褪去。夏伤心上的那份空虚感再一次漫过她的感官,她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往骆夜痕的身上挤了挤。骆夜痕在夏伤挤过来的时候,抬手将她往自己怀中捞了捞。

    夏伤在他的动作上,顺势抬起脑袋枕着他的胳膊。她觉得这个时候,似乎太静了。应该说些什么,或许她该跟他说说,她此次前来的目的。

    可是,看着骆夜痕沉默地看着天花板的侧脸,夏伤心里却莫名地升起一个很幼稚的想法。咬了咬嘴唇,抬起手,小手捏了一根他胳肢窝下面的腋毛,用力地拔了一根。

    “嗤!”骆夜痕倒抽了一口气,转过头恼怒地瞪了一眼夏伤。却见夏伤调皮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呆子,在想什么这么出神呢?”

    “要你管!”骆夜痕用力地拍掉夏伤搁在自己腋下的小手,没好气地大声回道。

    “为什么我不能管,我就要管,我就要管……恩……”夏伤笑眯眯地抬起小手,在骆夜痕的胳膊底下不停地挠着。

    骆夜痕很怕痒,被夏伤这样一挠,那张俊颜瞬间憋红了,努力隐忍着,不让自己没形象的大笑起来。夏伤渐渐地现了不对劲,最后她好笑地趴在骆夜痕的身上的,两只手托着自己的脸颊笑眯眯地问道:“呆子,看来你很怕痒啊!”

    “难道你不怕吗?”骆夜痕挑眉,转过头看着笑容满面的夏伤,讥诮地反问道。

    “我嘛……不怕……”夏伤笑了笑,看着骆夜痕的眼睛里笑意盎然。

    骆夜痕可不信,他明明记得之前有次他吻她全身的时候。她一直笑着在躲,想到此,他突然间翻身将夏伤压下。在夏伤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两只大手对着夏伤的胳肢窝一阵乱挠……

    出夏情中。“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怕不怕了……恩……”

    “我……哈哈哈……”夏伤也怕痒,被骆夜痕这样一挠,她拼命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想要躲掉他的魔爪……可是,骆夜痕却像是报复一样,死都不肯放过她……“夜,饶了我吧,我快受不了了……我,哈哈哈……”

    骆夜痕看着身下笑的花枝乱颤的夏伤,心情也跟着她的笑声,一起飞扬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开心,一下子什么郁闷气都没有了……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方才还难过的要死,恨不得醉死过去……可是现在听到她的笑声,他觉得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夏伤,夏伤,你在我身上下了什么咒,为什么你这样就能轻易地掌控我的情绪……

    在夏伤一点形象都没有的时候,骆夜痕突然间倾下身吻住她张开的红唇。紧接着在夏伤愣神的时候,身下一顶,借着之前几次的残留,他轻易地就顶进了她的最深处……

    夏伤在骆夜痕的动作下,心里暗暗感慨。

    骆夜痕果然是年轻,而年轻就是精力无敌……才休息了半会儿没到,他竟然又要了……——

    许诺一直在假装跟那个小秘书娇娇聊着天,不过眼睛却时不时地偷瞄一眼紧闭的办公室的大门。也不知道夏伤有没有搞定了,怎么进去这么久还不出来……

    她想过去敲门进去看看情况,但是又害怕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办公室内一室**,此起彼伏的粗喘娇吟声不断从办公桌下面的地毯上传来。#已屏蔽#

    等夏伤回过神来的时候,落地窗外已经一片黑暗。看着灯火阑珊的窗外,夏伤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饥渴的荡妇。跟骆夜痕玩地什么都忘光了,连正事都被她抛诸脑后了。

    “说吧,你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骆夜痕微闭着眼睛,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承受这个女人给予的任何一个打击。

    “想跟你谈生意!”夏伤缓缓地从地毯上爬起来,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后。穿上内衣内裤,走到办公桌前,打开自己的包包。接着,拿出一份文件,又回到躺在地毯上的骆夜痕的身前。

    呵呵,果然,果然她是挟着目的前来,她始终念念不忘的只是她的事业。而事业的背后,她所要证明的一切却全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

    “你还挺花心思的!”骆夜痕觉得很悲凉,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寒凉从心底蔓延出来。像被人在心上凿出了一个洞,那种熟悉的揪痛感再一次席卷他的整颗心房。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希望,哪怕是骗骗他也好,哪怕是骗骗他,维持久一点方才那个温顺的形象。

    “不花心思,你怎么肯心平气和的和我谈话呢!”夏伤笑了笑,见骆夜痕不愿意接过文件。她自己慢慢地翻开来,对着他继续说道:“我帮你查过了,磨空近几年在电视剧投资市场上非常的吃香。最近两年他们拍摄的电视剧,只赚不赔。骆夜痕,以咱们的交情,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我这次看上了他们新投资的一部剧,但是我不可能拿到主演的角色,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当然,我相信你也不会吃亏……这是一个双赢的……”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夏伤没有半点诋毁他,话题也不曾围绕在他身上。明明谈话的语气很平淡,明明她说的很正常……可是为什么,他却仍觉得她的话就像刀子……而他的心,在她平缓柔雅的嗓音中,被磨得鲜血淋漓……

    “夏伤,你是不是真以为我骆夜痕是个傻子啊?跟我做几次爱,被你哄几下,就能为了你撒大把的钱……还是你以为,你就那么有魅力,我骆夜痕能被你耍的团团转了,是吗?”他开始冷笑起来,他很想大笑……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要让她觉得……在她那样的人格践踏之下,只要她献一下身,被她哄一下,他就可以不计前嫌,像条哈巴狗一样,由着她说了算……

    他到底,为什么要被她这样轻贱地觉得,他就是个傻子……给她一点甜头,他就可以任她差遣使唤了……

    夏伤在骆夜痕的这席话中,俏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下来。

    “你可以拒绝!”夏伤的语气开始变冷,像深潭里的潭水。冰凉冰凉地,能一下子冻住骆夜痕的心。

    真是一个势利的女人,求他的时候可以犯贱的什么都愿意做。在感觉到没有希望的时候,抬起脚就能一脚将他踢开。

    夏伤冷着一张俏脸,转身捡起散落在一旁的衣物。

    算了,不愿意拉倒,她另想办法!

    在夏伤穿戴整齐,准备出去的时候。骆夜痕突然间对着她的背影低喝了一声,朗声问道:“你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夏伤微愕,脚步停滞在原地。她缓缓地转过身,眼神里聚满讽意地看着骆夜痕,冷嘲地反问道:“关你什么事?”

    骆夜痕凝肃着一张俊脸,一双黑瞳闪过一抹阴狠。他直视着夏伤,口气也越渐薄凉,“夏伤,你最好不要惹怒我!你这样一再地挑衅我,你信不信我会……”

    “找人**我,还是把我扔进大海里喂鲨鱼……”夏伤冷嘲了一声,看着骆夜痕大笑了起来。神情中,透着一抹决绝的疯狂,“骆夜痕,我告诉你,你要这么做就快点。我真的觉得日子好无聊啊,再不折腾点事情出来我自己都要疯了。不过我对你说,**我没用……我本来就是一副脏身子,跟多少个男人我不在乎……你要想整我,就一枪毙了我,然后把我扔进海里面喂鲨鱼……这样,我会感激你的……”

    “你……”骆夜痕被她气的感觉自己都快要爆炸了,她这是说的什么话,她这算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骆夜痕,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无法答复我的话,我只能另找其他人了!”夏伤笑了笑,对着骆夜痕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妖艳又淫荡地看着骆夜痕**的下体,笑眯眯地说道:“今天玩得很开心,你伺候的我很爽。下回你答应我了之后,咱们再玩……拜拜……”

    话落,夏伤踩着细高跟,扭着纤腰,风姿绰约地走出骆夜痕的办公室里……。

    骆夜痕缓缓地阖上眼帘,他双手紧握着拳头。努力想要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却现,他不能……他真的,真的又一次陷入一种……他无法掌控也无法摆脱的恶劣情绪中,不可自拔了……

    夏伤,你够狠,你够狠……

    在一阵“砰砰乓乓”的声音中,骆夜痕再一次痛苦地拿起之前的酒瓶,仰头一阵猛灌……——

    几天后,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

    车后座上,一个长得非常普通的中年男子。男子身上穿着一件土黄色的外套,打扮也跟他的长相一样,平淡无奇。

    可以说,他是那种掉落在人群中,永远不会被人认出来的那一类人。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长相,却非常的适合他目前所从事的工作——私家侦探。

    “先生,这是你让我查的那位小姐的资料。最近两天她经常跟齐威一起用晚餐,不过并没有开房或者留宿的记录!”中年男子将一张牛皮信封轻轻地递至到正靠在椅背上,抽着烟的男人手上。信封里面正是他最近几天所跟踪的结果……

    男人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烟,在侦探的话语中,掏出一沓钱。

    侦探在确认口袋里的钱数后,便迅速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在私家侦探离开之后,骆夜痕将信封拆开。在一堆照片中,他目光逼灼地看着一个男人的身上……

    齐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