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90:句句如刃
    寝宫大门口,骆颜夕和容嬷嬷站在门后,看着寝宫里闹疯的一大一小。

    “娘娘,你看这……”看着在寝宫内乱爬的骆夜痕,容嬷嬷有些看不下去了。骆公子怎么说,都是一个清贵无俦的贵公子,跟皇太子这么玩,外人见了,骆夜痕这形象……多跌份呢……

    骆颜夕则好似完全没有看见眼前的一幕一般,她满脑子都是方才,骆夜痕让殳儿打电话的一幕……

    那样珍重又珍重的神情,凑在殳儿耳朵边上认真听电话时的表情,那洋溢着幸福的唇角,以及那连眼睛都遏制不住的柔情……

    她怎么会看不懂,她一个过来人怎么会看不懂小夜的这表情的涵义……只是,为什么那个女人是夏伤,为什么小夜会……会喜欢那样的女人……

    小夜,小夜怎么会栽在这个女人手里……〞〞h

    骆颜夕觉得自己的心,瞬间扭成一团乱麻……——

    三天后。

    虽然骆夜痕一个劲地提醒着自己,别太冲动别太冲动。那女人回国了就回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激动什么,她回国后自然会主动跑过来找他的。他不应该激动,更不该有去接机的想法……

    不断的催眠的结果,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想要去接机的冲动。在临近飞机落地的前半个小时时,他拨电话给王叔……头看回自。

    好像你越急,不断冒出来的故障就越多。骆夜痕在连续被堵了十分钟之后,实在没耐心再在这条路上瞎耗着。烦躁地扯掉领带之后,便快速地推开车门。

    “少爷,你要去哪啊?”王叔听到开门声,心里吃了一惊,连忙开口询问道。

    “这边离机场不远了,我超近路跑过去,你稍后跟过来吧!”骆夜痕嘱咐了一声之后,便“砰”地一声关上车门,紧接着头也不回地跑了。

    王叔傻愣愣地看着骆夜痕飞奔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才几天没见夏小姐,少爷就想成这样了。年轻,就是好啊!——

    机场出道口。

    烈阳透过明净的窗户,在干净的白色大理石地面下,烙下一个又一个耀眼的光圈。人影憧憧的大厅里,偶有播报班次的女广播员甜美的声音从广播中传来。

    在从法国直达京都的班机落地时,在众多接机人士翘首以盼的注目下。两个打扮的非常低调的年轻女孩缓慢地拖着行李箱往出口处走来,素面朝天的两人混在人群中虽没有特别的异常。不过其中一个白皮肤的女孩却容貌尤为的出色,让人一见难忘。

    “夏夏,你说会不会有狗仔队在附近啊?”许诺鬼鬼祟祟在四周查看了一圈,最后偷偷地凑到夏伤的身前,小声地嘀咕地问道。

    她其实好向往那种,大明星从国外回来,机场上能出现一大批粉丝接机的画面啊!

    “应该不会!”夏伤笑了笑,转头看向许诺,柔声说道。

    夏伤很明白,她还没爆红到这种程度呢。

    “唔,好失望哦!”许诺闻言,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真希望夏伤快点红,快点红了之后就可以体会一下在机场接机的画面了。

    夏伤哪会不知道许诺的想法,虽然她也希望自己快点红起来。不过貌似红了之后,就少了很多自由。用**换知名度,有利有弊。夏伤还是希望再等一段时间,让她好好享受这段没有知名度的自由日子。

    与许诺刚刚走出机场通道,正准备往机场大厅时。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孩突然间冲出来,看着夏伤兴奋地手舞足蹈。

    夏伤好许诺瞧见这一幕,吓了一大跳,以为遇到了什么神经病呢。正想寻求机场保安时,不想眼镜男突然间从口袋里掏出笔,递给夏伤大叫着:“你是夏伤是不是,夏伤,你好漂亮啊,你给我签个名,给我签个名!”

    “签名?”吓了一大跳的夏伤在对方的话语中,稍稍回过神了一些。她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后,低喃道。

    “是啊,夏伤,我好喜欢你啊,从你第一次录制‘情侣碰碰对’的节目开始,我就超级喜欢你的。只是后来你不再录制了,我还打电话去电视台了呢,他们说你因为一些原因,退出嘉宾组了!”

    那男孩看来确实是夏伤的粉丝,竟然记得之前夏伤在京都一家娱乐频道上,担任过女嘉宾的事情。夏伤听到这里,心里很开心。虽然之后因为陈雅静的搅局,她不得不被迫离开那档综艺节目。不过当初节目开播之前,她也确实在网上被炒热过。有很长一段时间,她还和许诺混进这个节目的网上贴吧里灌水呢。不过,之后一段时间因为跟杨德胜的事情,贴吧里有关她的评论清一色全是负面的。夏伤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心情,已经很少上网去那个节目的贴吧。

    “虽然有段时间你的负面消息很多,不过我和贴吧里面你的几位铁杆粉都没有放弃哦!有时间,你可以上网看看。我们在百度建立了你的贴吧。对了,我是四眼蛇,我是那个吧的版主!”眼镜男说话的时候,眉梢眼里全是兴奋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离开帝国出国留学之时,会遇到他仰慕了多时的女神。

    “四眼蛇?你是四眼蛇,天哪,你,你……”许诺震惊,她已经也在那个节目的贴吧里,还申请了一个号,跟贴吧里的粉丝互动。她一直以为四眼蛇是女的呢,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男人。

    “是啊,我是四眼蛇!”男孩兴奋不已,“你是不是夏伤的那个经纪人啊,话说你干嘛老让夏伤提行李啊!每次她的照片曝光,大半都是她自己提行李,好像是你的佣人一样……”

    “臭小子,你狠了么,我是爱吹婆婆的格格巫……知道不,我是爱吹泡泡的格格巫……”爱吹泡泡的格格巫是许诺申请的号,那时候还跟四眼蛇因为夏伤提行李一事争论过呢。

    夏伤很细心,生活细节上她会很包容许诺。有些力所能及的小事通常都会自己做,很多时候把许诺当成自己的小妹妹一样保护。可是就是这种下意识的姐姐心态,被很多人拍下来后,老把她这个经纪人贬的一文不值。好像她恶霸,老欺负夏伤一样。

    “你是格格巫,天!”男孩惊呆了,不过碍着时间有限,他不得不登机了。不过在离开前,他快速地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T桖递给夏伤,让她签名。

    夏伤刚刚签完,眼镜男孩就笑着催促着两人不要忘记上贴吧好好瞧瞧。

    跟眼镜男道完别,夏伤带着许诺,好心情地走出机场。

    “夏夏,我现在就去百度搜一下,进你的贴吧里瞧瞧!”许诺说着,正想从皮包里掏出平板电脑。谁想到,刚走下阶梯时,一辆大红色的兰博基尼突然间在两人的身前停下来,夏伤吃了一惊,下意识地看向车里头。待看清楚从车上下来的男人后,夏伤俏脸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靥。

    “巴黎好玩吗?”车里的齐威缓缓转头看向夏伤,那张略显阴柔的俊颜上,戴着一副黑超墨镜。不过,在触及到夏伤面孔的时候,齐威缓缓地摘下自己的墨镜,看着夏伤露齿一笑。

    “还行!”夏伤笑了笑,回道:“没想到齐少你还真来接我,谢谢!”

    “呵呵,如果不是你在忙,我还是非常想跟你游巴黎的!”齐威微笑着推开车门,跨步走到夏伤的身前。

    前一阵齐威也在巴黎,接到夏伤在巴黎的工作的消息后,两人在巴黎街头碰面,吃了一顿饭。由于双方都有公务在身,齐威还要赶着回国,所以就没有在巴黎多待。不过,分别前,他还是非常体贴地询问了一下夏伤的行程,并承诺回国后来接她。

    “呵呵,是啊,之前太不巧了!”夏伤笑了笑,在齐威走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双人座跑车。纤眉微蹙,有些迟疑道:“不过我行李好多,你……”

    “没事,我帮你叫一辆出租车!”齐威说着,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那我自己能行了,你们走吧!”许诺心里虽然担忧夏伤,不过看夏伤一脸很有把握的表情之后,还是微笑着看着夏伤,体贴道。

    “那好,你自己小心点!”夏伤说着,由着齐威环着自己的腰,缓步走回他那辆很炫目的兰博基尼车前。

    “谢谢!”在齐威绅士地给自己拉开跑车车门之后,夏伤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弯腰上了车。

    齐威笑了笑,大步地回到驾驶座上。夏伤在他上车时,微笑着转身正想拉开安全带,没想到她无意间竟从后视镜里看见一个熟悉的高大的身影。

    他似乎跑了很长一段路一般,满头大汗的样子。夏伤眯了眯眼睛,有些好奇骆夜痕这是在找谁呢?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样子。

    “怎么了?”齐威瞧见夏伤愣在那里,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走吧!”夏伤闻言,旋即转过身。拉上安全带后,便笑着回头看着齐威微微一笑。

    在齐威缓缓动引擎时,夏伤看见骆夜痕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机场门口了……——

    骆夜痕站在机场的大厅里,转了好大一个圈子,都没找到夏伤的人影。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难道她走了吗?

    跑到机场的询问台,一问才知道飞机提前了十五分钟。骆夜痕又在机场里转了一圈,最后还掏出手机给夏伤打了一个电话。其结果是,夏伤关机了。

    最后,他不得不走出机场。

    “少爷,夏小姐呢?”随后赶来的王叔看见骆夜痕颓然地从机场大厅走出来,他连忙迎上前,看着骆夜痕追问道。

    “应该回家了吧!”骆夜痕皱了皱眉头,心里涌起一种浓重的失落感。

    “怎么会呢,不是刚到点吗?”王叔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好奇地说道。

    骆夜痕皱着眉头,他已经不耐烦跟王叔再说话了。揉了揉眉间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机场——

    明月高悬,印在黑幕布一般的天宇,越的明亮。月光似纱,温柔地洒在京都这座灯火通明的不夜城上。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在齐威绅士地为自己拉开车门,夏伤款款下车后。两人站在夏伤的公寓门口,夏伤仰着头,微笑着看着齐威,声音比平常嗲了很多。

    “不请我上去坐坐吗?”齐威笑了笑,伸手将夏伤耳边的秀轻轻地勾至耳后,温柔地问道。

    “今晚上可能不行,糯糯可能已经睡觉了,下回好吗?”夏伤微笑着看着齐威,声音比之前更嗲了几分。

    “那好吧!”齐威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没再拒绝。

    “那你走好!”夏伤抬起手,目视着齐威重新回到车上。

    她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齐威开着车,一直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中后,方才缓缓地收回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每天这样陪笑,这不知道会不会提前长满皱纹!

    夏伤在心里暗自嘀咕的时候,不巧眼前竟出现一双黑色的皮鞋。夏伤怔了怔,沿着那双黑色的皮鞋,缓缓抬起头。视线一路从男士的西装裤子,一直升到他的白色衬衫,暗色的缎面西装领带,以及那张冷峻的面孔上。

    骆夜痕抿着薄唇,视线如利刃,狠狠地扫射在夏伤的面孔上。夏伤在他的视线中,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

    她知道,方才的一切他都看见了。不过,她很疑惑,他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眼神来看自己。

    “你跟齐威是什么关系?”骆夜痕看着夏伤,看了好一会儿。似乎生生的想把夏伤的身子,用眼神给凿出一个洞来。

    夏伤睨了一眼骆夜痕,美眸含着几分讥诮地反问道:“骆夜痕,我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

    她可不是他的什么人,他完全没有理由来干扰她的交友自由。夏伤觉得骆夜痕这人可真可笑,什么事都不办,就想霸着她不放手。他以为她是玩具吗,抢到了就是他的?

    “你……”骆夜痕在夏伤的话语中,气坏了。抬起手,就想对着夏伤的脸颊呼过去。

    “想打我?”夏伤看见他举起手,脾气也上来了。扬起自己的脸蛋,对着骆夜痕的手掌方向贴去,“你打啊,有种你就再打我,你打,我让你……骆夜痕,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除了找我这个女人的晦气你还会什么?”

    骆夜痕在夏伤不断地贴过来的俏脸上,生生克制住了想要甩她巴掌的冲动。他缓缓地收起张开的手指,恼火之余他一把握住夏伤的胳膊,大声质问道:“跟他出去浪荡这么久做什么,你怎么不直接跟他过完夜再回来!”

    “本来挺想的,但是我时差还没调过来,所以他先送我回来了。下回,下回我会如你愿,陪他过完夜再回来!”夏伤踮起尖叫,仰着头笑眯眯地看着骆夜痕,回答的话语就像一把无形的刀子,捅进去能让骆夜痕瞬间心疼难忍。

    “你敢,夏伤,你敢出去乱搞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骆夜痕大手紧紧地抓着夏伤的肩膀上的肉,他恨不得将她宰了,让她永远别再出去骚。

    “那你现在就打断我的腿,否则我看见男人很难不勾搭一下啊!”夏伤依旧在笑,在头顶路灯的照射下,那张绝美的面孔上,笑容似含露的蔷薇。带着几许的娇,招人的媚。很能熨帖人心,但是骆夜痕却知道,她的笑容中,故作娇柔的成分太多。看着……让人极端的不是滋味。

    夏伤笑了一会儿后,缓缓地收起自己俏脸上的笑容。眸中,闪过一抹阴冷的冷芒,“骆夜痕,你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以后,我的事情你少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折腾,还是好好去跟你未婚妻培养感情吧!真是一对,极品人渣!”

    夏伤说完,用力的推开身前的骆夜痕,转身欲要往公寓大楼走去。

    “老子让你拍电影,捧你出来,你说你的事关不关我的事!”骆夜痕仍是不死心地紧握住夏伤的手臂,他知道夏伤现在翅膀硬了,可以单飞了。但是他现在还能管着她,他现在还能把这个死女人抬脚狠狠地踩下去。

    “呵呵!”夏伤闻言,忍不住躬身大声地嘲笑起来。

    骆夜痕这王八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以为让她拍部电影,就可以打她了。

    “从认识你到现在,我一共陪你睡过不说上百次,但是也起码几十次,包括几次用嘴巴玩的。骆夜痕,我跟你从第一次生关系到现在,也有大半年了吧!虽然你期间送过我一辆车,也给过我一张金卡。但是我夏伤扣心自问一下,我没花过你什么钱。在淼江时的那辆车,我也买了重新把钱打进了你的卡上。亲兄弟明算账,除了那部《战国策》的电影,你也没帮助过我什么。倒是你一再地阻扰我的新闻曝光,一再地想要雪藏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现在,倒还有脸说你捧我。骆夜痕,你真是个人渣。你真要跟我算账,好啊,咱们就算算清楚。我陪你睡过这么多次,你除了之前几次跟我上床带过套之外,你就没再用过套子。我可是冒着随时要怀孕或者染病的高风险,跟你做生意的。就算你弄得我不舒服,每次连前戏都不做就进去,我痛得要死还要装**,大声地**增加你的情趣。你瞧我多卖力,我在床上有多卖力地在迎合你呢!你就算真找个站街女,陪你睡半年我想你也应该给她不少钱吧!那你知道我跟你半年,我得到了什么?一部《战国策》的酬劳,分成下来我只拿到了五十万。我想,我陪任何一个男人半年,都没有陪你这么廉价,骆夜痕……”夏伤抬起玉指,狠狠地戳着骆夜痕的胸口,大声地质问道:“你这个人,我真的很想问问,你究竟有没有同情心。我卖笑了这么久,伺候了你这么久,你给我的价值也就只有五十万……呵呵,你现在还用这么理直气壮的声音跟我说,你在捧我……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笑,我真的很想把你的脑子敲出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一堆草……真是典型的绣花枕头空头包……简称,草包!”

    骆夜痕在夏伤的话语中,俊眉深深地皱了起来。夏伤的这番话,就像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在骆夜痕的心上,不断不断地磨着。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眼睛里什么都看不到……

    “你就这样想我们这么久的关系?”他看着夏伤,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觉得自己的心好痛。他有些慌乱,有种挫败,甚至他有一种想要砸东西,狠狠地大叫一声的冲动。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想?”夏伤依旧在笑,花颜上笑容盎然,甜美的能让人一看就喜欢。

    夏伤很会笑,也很明白怎么让自己笑的更美,更亲切。可是这笑容,你靠近一些,专注地去看她眼睛的话,你就会知道,她的眼睛里,其实一点笑容都没有。

    是冰冷的,如深潭一般的,甚至是一潭泛不起波澜的死水。空洞到,让人看了心里冒起寒气。

    “你是不是应该觉得,我夏伤要像苏乐珊一样。觉得你乐意跟我睡,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情,是我的荣幸。我应该感恩戴德,应该在你宠幸我的时候,放鞭炮大肆庆祝一番……呵呵,抱歉,我办不到……你在我眼中,跟配种的种猪没什么区别……要说区别,你和种猪最大的区别就是,你还有一份值得你炫耀的资本……那就是,你的家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