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80:截然不同
    “什么时候回家?”他烦透,穿别人的衣服终究会有点恶心。再加上昨天回来得晚,只是把衣服换了一下。今天又干了一天的脏活,身上臭的要命,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洗澡睡觉。

    “随时可以啊?”夏伤有些郁闷,他这话问的,好像她不准许他回去一样。

    骆夜痕听到夏伤的话,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一双俊目略带着几分深沉地凝视着夏伤,又说道:“那我现在给王叔打电话啊!”

    “骆夜痕你没事吧!”他打就打呗,干嘛什么事都跟她汇报,她又不是他妈!

    “你才有事呢?”他只想征求一下她的意见而已。()

    骆夜痕凶狠地瞪了一眼夏伤,紧接着伸手一把握住夏伤的小手,正想拉着她回那位带他们回来的秦大爷家的时候,却不想才走了两步,脚底一阵柔软的触感让骆夜痕停下脚步。≡≡h

    骆夜痕纳闷了一下,低头抬脚看了一眼鞋底。待看清楚脚下踩到的是什么东西后,骆夜痕一张俊脸瞬间憋成了大便色。

    夏伤原本被骆夜痕拉着往前走,见他突然间停下脚步。不由得也驻了足,转头好奇地看向他。见骆夜痕一脸郁结的表情后,又循着视线看向骆夜痕的脚底。待看清楚骆夜痕脚底的物什后,夏伤有些控制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骆夜痕,他,他,他竟然踩到狗屎了,哈哈,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你笑够了没啊?”骆夜痕一张俊脸在夏伤幸灾乐祸的笑容中,慢慢地变成了铁青色,一双黑眸略带着几分恼意地直视着夏伤,似乎已经濒临暴怒的边缘。

    “哈哈,哈哈,哈哈……”夏伤瞧见骆夜痕真的动怒了,她连忙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好不容易才憋住了笑。

    但是这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让骆夜痕更加的生气。他气的转身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心里只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果然夏伤就是他的灾星,遇到她就准没好事!

    “呆子,别走啊!”夏伤见骆夜痕这般气急败坏地转身就走,连忙开口唤道。

    骆夜痕没理夏伤,夏伤想着刚才可能自己真的有点过分了。所以连忙弯腰从地上捡了一根枯树枝,然后小跑到骆夜痕的身前,一把拉住他的大手,示意他抬脚。

    “干嘛!”骆夜痕很是不耐烦地冲着夏伤怒吼了一声。

    “小气鬼,别生气了嘛,我给你把脚底弄干净就是了!”夏伤仰头看着骆夜痕,笑眯眯地哄道。

    “哼!”骆夜痕闹了一下脾气后,还是乖乖地抬起脚,让夏伤拿树枝,把他脚底的狗屎给刮掉。

    “这么大的人了,走路竟然还能踩到狗屎,你也是奇葩一个!”夏伤笑了笑,手上用力,用树枝将骆夜痕脚底的狗大便给刮了下来。示意他在泥地上踏了几下脚后,忍不住调侃了几声。

    “喂,你说够没啊!”骆夜痕心里本就有几分不舒服,如今被夏伤这样唠叨,心里更是老大不爽了。

    她就以为他很乐意啊,他也不乐意去踩狗大便的好不好!

    “干嘛,我就要说说你,真是个呆子!”夏伤听到骆夜痕的叫嚣后,一挑秀眉,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大声回道。

    “死女人!”

    只听到一声怒吼,在夏伤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骆夜痕的两只大手突然间用力地固住夏伤的脸颊。紧接着,乘着夏伤不注意的时候,他俯身狠狠地吻上了夏伤的红唇。

    夏伤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骆夜痕的舌头已经伸进她的口腔中攻城略地了。她眯着眼睛笑意盈盈地回应着他的吻,眼睛余光却不自觉地扫向身旁那一簇探出铁栅栏,开的如火如荼的迎春花——

    王叔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骆夜痕、夏伤与秦大爷夫妇告完别后,便坐上了豪车。

    豪车在秦大爷老夫妻的挥手道别中,缓缓地踏上了回京都市的路程。夏伤和骆夜痕坐在后车座上,没一会儿,骆夜痕就开始犯困了……

    他霸道的拉过夏伤的双腿,紧接着脑袋枕在夏伤的大腿上,躺在了后车座上。

    “你最近,是不是见过什么人,听到过一些奇怪的话?”骆夜痕想起那通录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想听听她的想法。虽然他知道,从她嘴巴里,他也听不到什么好话。

    “我最近见过很多人,跟很多人说过话。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人,那些奇怪的话又是哪些话?”夏伤微笑着低着头,看着躺在她大腿上看着自己的骆夜痕,不解地问道。

    “你少给我耍嘴皮子!”不知道为什么,骆夜痕很讨厌这个女人笑,尤其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这女人的笑总是带着几分皮笑肉不笑的阴险感,就像是带着一张笑脸面具。

    “那就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想问什么?”夏伤还是在笑,只是收敛了一些。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凝视着骆夜痕,像是一个乖孩子般,耐心地讨教道。

    骆夜痕倒是被夏伤的那句话,给问住了。他自然不可能把齐威的那件事说出来,毕竟说出来他就要跟这个女人解释那天他被齐威窃听到的那些话,不是出自真心,是醉后胡言。这话就算了,他才懒得解释呢?而且,他干嘛跟个女人说这么跌份的话,假怀孕的事情,他还没找她算账呢?若是他先认错,其实一开始就矮了一截?

    “怀孕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想到假怀孕,骆夜痕看着夏伤的目光隐隐地闪烁着几许愤怒的火花。他狠狠地瞪着夏伤,想要将这个死女人的脑门上瞪出一个洞来。

    “如你所见,我没怀啊!”夏伤挑眉,眼瞳里依旧闪烁着几分笑意。她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的说谎,而显示出几分羞愧。

    “你还真是个谎话精!”骆夜痕在她的表情中,隐隐升腾出几分怒火。

    夏伤笑了笑,柔软的小手轻轻地穿插进骆夜痕浓密的黑中,柔声款款道:“骆夜痕,你不觉得生活很无趣吗?人生就像是一场苦旅,从这一个痛苦走向那一个痛苦。不断地在苦难中历练,直到最后老到没了力气,却还要经过人类最最痛苦的一环,那就是迎接死亡。人的一生之中,随心所欲的也就童年那一小段的懵懂时期。活着,很有意思吗?明明那么辛苦,为什么要生一个孩子出来,让他跟我们一样,重复着这样的痛苦呢?如果让我选择,我希望当年我妈妈没有生下我。我一点都不想活着,很累……”

    夏伤是笑着说完这番话,可是骆夜痕却听得有些心惊胆战。

    他不知道,夏伤这死女人是不是故意跟他说这么一番,在他看来近乎是谬论的人生感悟。在他看来,活着也许会不顺心,会觉得疲惫,有时候也会压抑的难受,甚至会有痛苦寂寞或者绝望的时候。但远非夏伤说的这么悲观,生命之中总有很多出其不意的事情生,总会有很多惊喜不断出现。断然不是夏伤所说的,从这一个痛苦走向另外一个痛苦。

    他的人生虽然也很无趣,但至少过得很充实。

    年少时肆意妄为,过得洒脱不羁。经历过那场大劫之后,他收敛心性,在国外游学了六年。回国后在华星做事,虽然是空降外加有后门,但至少他还是很认真地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从遇到夏伤之后,他乏味的人生又多了一味乐趣,那就是耍她,看她被他耍的团团转,他就觉得通体舒畅。

    也许夏伤不知道,在她被他赶得流落街头的那一段日子里,他每天最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听张泽凯跟他汇报夏伤昨天又干了什么事情,她又在哪里打工,然后他当晚就派人去她打工的地方逼老板辞了她。看她像一颗杂草一般坚韧的在他压迫下,仍旧挺直着腰杆,倔强地战立在京都的土地上,他还真对她生出几分敬佩了。

    可是他却从不知,这么坚强的小草一般的夏伤,内心竟然这么阴暗。

    苦旅,痛苦,绝望,死亡……

    “你是演电视剧演多了,脑子也跟着短路了,是不是?”骆夜痕鄙视地瞪着夏伤,冷嘲道:“少在这里跟我胡扯一些有的没的,我觉得生活很美好。人活着也不是什么苦旅,如果让我选我还是会让我妈生我下来。这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我只怕时间过得太快,来不及去现。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走遍全世界,不光要我走,我还要我的孩子走。我喜欢小孩,殳儿多可爱呢!多生几个都没问题,以后就带着我儿子一起跑遍全世界!”

    骆夜痕的这番宣言,让夏伤的心里无端的有了几分温暖的感觉。她笑了笑,心里暗叹自己果真跟骆夜痕不是一类人。

    他的心里有着一团永远熄不灭的火种,而她的心里却似黄梅时节的天气,永远是阴雨绵延……

    夏伤没再说话,而骆夜痕却沉浸在夏伤的那番话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越靠近她,却越觉得自己和她中间隔着的是千山万水。他能触摸的,只是她温热的身体……——

    车子在骆夜痕家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夏伤轻轻地拍了拍骆夜痕的肩膀,柔声唤道:“呆子,该起来了!”

    骆夜痕在沉思中,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在夏伤的轻唤声中,骆夜痕缓慢地从她腿上爬起来。

    夏伤被他枕了一路,两条腿酸麻的厉害。骆夜痕正想下车,瞧见夏伤一个劲地揉自己的大腿。

    “怎么了,麻的厉害吗?”他体贴地问了一声,得到的是夏伤无奈地点头。

    情的哈跟。“那你等着!”骆夜痕快速地下车后,绕过车尾。走到夏伤那一边后,拉开车门。俯身,轻轻地将夏伤抱了起来。

    腿麻的厉害,夏伤被他这样一抱,感觉腿上的那根经,一个劲地抽着。她疼得忍不住倒抽了几口气,眉间频频蹙起。

    “你白痴啊,既然这么疼,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这个笨女人,平常看她这么斤斤计较,这会儿倒是一点都不计较了。

    “你能不能少说一句?”夏伤横了骆夜痕一眼,她现在想听的是安慰话,不是他的抱怨。

    “你之前也没少说一句!”骆夜痕瞪了怀中的夏伤一眼,他还记得下午他踩到狗屎那件事情,她可是笑的极为幸灾乐祸,还一个劲地数落自己呢!

    “你是在说,你踩到狗屎的那件事情吗?”夏伤一提到这,就好笑地扯开唇角,媚眼斜睨了一眼骆夜痕,笑意盈盈地说道。

    “你给我闭嘴!”这么丢人的事情,骆夜痕自然不想提了。他当然也更希望,夏伤能够选择性失忆,早早把那件事情给忘记了。

    “哈哈哈哈……”看骆夜痕一脸心急的样子,夏伤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臭女人,你再敢笑我就扔你出去……”

    “我不想笑的,可是我忍不住,哈哈哈……真的好糗哦,竟然踩到狗屎……”

    “你还随地大小便呢……”

    “你才随地大小便……”

    在夏伤被骆夜痕抱着,一路斗嘴斗到骆夜痕家大门口。两人正打算让跟在他们身后的王叔开门时,哪知正在掏备用钥匙的王叔,突然间一脸惶恐地看向别墅大门口的一人,大声嚷道:“苏小姐!”

    夏伤和骆夜痕都有些吃惊,两人同时抬头瞧去。只见骆夜痕家门口的屋檐下,身着华丽的白色的狐狸皮草,打扮地冷艳高贵的苏乐珊,此刻正死死地盯着两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