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3:花落谁家
    夏伤完全没想到,母亲的一件衣服,最后竟让骆夜痕和官恩城这对父子杠上。在骆夜痕耍脾气地喊上那句永远比官恩城多十万的宣言后,夏伤有点不知所措了。

    骆夜痕当着这么多人,一个劲地提价。他可能不会觉得有什么,就算有什么他也不会察觉。毕竟,骆夜痕这会儿,一门心思忙着跟官恩城斗气,哪有心思管现场是什么情况。但是作为当事人的苏乐珊这样被晾着,这滋味可不好受到了极点。

    她已经感觉到周遭一些陪着有钱男人出席这次晚宴的女人们,往她身上投上的那些怪异的眼神。有些,她甚至可以将那些眼神解读为那是或怜悯,或幸灾乐祸。

    她们,都在嘲笑她,嘲笑她被一个**压着抬不起头来。她们嘲笑她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砸钱去讨好那个**……ооh

    苏乐珊也不是没脾气的,次次隐忍这次她忍不住了。甩开骆夜痕的胳膊之后,大声骂道:“骆夜痕,你别欺人太甚!”

    骆夜痕早就把苏乐珊当成空气,脑子里全是官恩城那个老东西。突然间听到苏乐珊,他倒是一脸愕然。

    在场都是贵宾,苏乐珊很清楚她这个时候飙也是让人家看笑话,所以喊完那句话后,就头也不回地站起身,跑出了宴会厅。

    “珊……”骆夜痕瞧见苏乐珊跑了,本能地想站起身。但是细一沉吟,他跟那个老不死的东西的战局还没结束呢,这时候走岂不是认输了?

    联想到此,骆夜痕又重新坐回椅子上。不管怎么说,那老不死的东西这次看上的是夏伤。他跟夏伤早就有过一腿了,要再让夏伤跟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他会犯恶心。13321329

    暂且先解决了这件事情,回头再想怎么讨好苏乐珊去!

    这样一想,骆夜痕又淡定了下来,默不作声地看着台上的夏伤。

    这两父子不约而同地将皮球丢给夏伤,一时间让夏伤也犯难了。这个说不管那个加多少,他都要往上加十万。那个说,不管这个说多少,他也要往上加十万。如此,接下来便是僵持……

    “既然骆少爷和官先生都喜欢我母亲的这套演出服,不如你们还是私下先商量一下好了!”夏伤心里讶异的是,官恩城难不成也跟骆夜痕耍小孩子脾气,因为想跟骆夜痕杠上,所以才花重金来拍卖母亲的衣服吗?

    想来,官恩城那样的男人,肯定不会跟骆夜痕那孩子心性的人一样。毕竟,要真意气用事的话,他官恩城能有今天的成就吗?

    难不成,官恩城跟母亲也是故交吗?

    夏伤强按下心中的这份震惊,面上却笑意盈盈地跟这对杠上的父子说道。口吻绵软,她有心想要缓和一下现场的气氛。

    当然,现场除了当事的两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抱着几分看热闹的心态。看这样一对父子撕破脸打架,总是很有趣的。尤其,还是扯上了**纠纷,就更加地多了几分看点。

    “不用,夏小姐,那东西卖给我才是你的明智选择!”对付自己的儿子,官恩城还是颇有几分自信的。毕竟,他儿子手里有多少钱,他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官恩城这番自信的言,让骆夜痕彻底地怒了。这死老头已经一把年纪了,还不知收敛,也不怕死在女人的床上。

    “卖给我,怎么就不是明智的选择了?”骆夜痕声音阴沉沉地,他看着夏伤,一双黑眸因为怒火更加地灼亮。

    他想这死女人这么精明,肯定是知晓这破衣裳卖给他才是最明智的。毕竟,他拿着就相当于她拿着,以后只要她肯乖乖地听话,他还可以再赏给她。卖给那个死老头子,说不准那死老头子被哪个小**一勾搭,就送了人家。以后,怕是她再想见这破衣服,也见不到了。

    卖卖后他。“骆少爷,你确定要跟我争到底吗?”官恩城的那张保养得还算年轻的俊颜上,依旧弥漫着慈爱的笑容。他一点都不觉得眼下,跟儿子当着这么多人抢一件衣服有什么不妥。

    他一向逍遥随性惯了,怎会去理这世俗中的流言蜚语。

    “争!”那还用说,就算不冲着夏伤,冲着那口气,这会儿骆夜痕也争到底了。

    “那到时候你要没钱了,我可不会给你付钱的!”官恩城笑了笑,直接将一句现实的话,给抛了下来。

    “你!”骆夜痕一听,顿时气得咬牙切齿起来。

    其实,不管怎么说,骆夜痕也只有24岁,还只是一个羽翼未丰的雏鹰。虽然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他也投资过。但是那些都只是小打小闹,跟他财力雄厚的父亲相比,他确实拼不过他的财大势粗。

    其实,夏伤不知道。骆家就算很有家族底蕴,但是怎么说也只是只出文儒的书香门第,哪可能供骆夜痕这样完全没有节制的败家呢?

    骆夜痕花钱如流水,一直以来能奢侈的这么无所顾忌,那是因为他从小到大花的钱,可都是官恩城给的。官老板爱自己的儿子,每年都会送给他几千万的零花钱。而骆夜痕呢,知道自己父亲有的是钱,所以从小亦就知道,他生下来的唯一目的就是败光他老爹的钱。

    这样以来,一个一个劲地往那边塞钱,而那个则使劲地花钱。这么多年来,父子间唯一的联系,大概也就是从中牟利的那家银行了。

    只要银行一来电话,说骆大少爷的银行卡透支,当天晚上官恩城便会命人打入一笔钱。骆大公子从小到大,从不会为了钱而烦恼。这样,也就养成了他其实根本不知道钱是什么概念的毛病了。

    “呵呵,大家既然一心都是想做善事,那就没必要撕破脸,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了。不如两位听听老夫的话,再确定怎么样?”开口说话的,正是商业公会的会长毛广成。一直躲在后面看好戏的毛广成见场面再闹下去,就不好收拾了。不得不笑盈盈地从位置上站起来,看着两人又说道:“这东西既然是夏小姐母亲的,理应夏小姐来决定买主是谁?两位,可认同老夫这提议?”

    由夏伤来决定这东西归谁,骆夜痕听完这建议之后,二话不说地就点头答应了毛广成的提议。

    夏伤那女人那么精明,她肯定知道卖给他就相当于重新回到自己的手里,他才不信这女人会犯傻这么好的便宜不占。

    而官恩城在听完毛广成的建议之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件衣服,是回不来了。也罢,他相信婠婠的后人也会像他一样,善待婠婠的一切东西。

    正当官恩城也料定,夏伤会将东西卖给骆夜痕的时候。夏伤却在这个时候,笑意盈盈地看向官恩城,柔声说道:“我愿意将我母亲的衣服,卖给……官老先生!”

    额?

    骆夜痕震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夏伤。而官恩城也在夏伤的一句话中,惊愣地抬起头。

    “骆少爷可知道,洗晒‘云烟罗’需要注意哪些事情吗?”夏伤笑意盈盈地低下头,看着骆夜痕柔声问道。

    骆夜痕俊颜上原本惊讶的表情,在夏伤的问话中转化成一抹愕然。夏伤了然于骆夜痕的错愕,这家伙她太了解了。把衣服卖给他,那叫糟蹋。说不准,日后他还会拿着母亲的衣服,处处要挟她呢。虽然她也有自信肯定能从他手里拐回来,但这样做太累。索性,还是将这衣服卖给官恩城吧!

    她相信,官恩城绝非是意气用事之辈,他肯定不是因为要跟骆夜痕怄气,才花这么多钱来买这身衣服。

    卖给识货人,她觉得这才物超所值!

    “夏小姐,你太武断了,凭什么认为老……官先生懂这些!”骆夜痕情不自禁地想把那老不死的东西给叫出来,幸好及时刹住了车。但是这个官先生,真当是叫的他别扭至极。

    “那么,官先生懂吗?”夏伤聪明地将这个话题,转抛给了官恩城。TTu9。

    “这个,我自然知道了。正如夏小姐所言,‘云烟罗’是一种非常矜贵的布料。水太烫容易……”跟骆夜痕那种公子哥完全不同的是,官恩城在他的脂粉堆里扮演的可是完美情人。这些常识性问题,怎么会为难道他。再则,云烟罗本就是他当年送给婠婠的。送给她的时候,他也同样这样告诉婠婠该如何呵护这些矜贵的布料。如今看着台上那张肖似婠婠的俏脸,官恩城真有一种回到当年的感觉。

    听完官恩城的话语后,骆夜痕情不自禁地双手紧握住拳头。

    “官老先生,你让我有一种没有卖错的感觉!”夏伤微微一笑,手执小木锤,对着看台下提高声音大声说道:“恭喜官先生,以五千一十万成功投的沅涴瓷的演出服。”

    在场上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结束后,夏伤微笑着对着管恩赐贺喜道,“官老先生,我相信小朋友们都会感受到来自你的这份善心。谢谢你的慷慨解囊,并且我也希望你能善待我母亲的衣裳……”——

    慈善拍卖会结束之后,便是进贵宾房清点拍卖品。这次让商业公会会长非常意外的两样拍卖品,一是黎夫人那几个玩偶玩具,最后又被黎先生以五千万的大手笔,给买了回去。二则是沅涴瓷的那件舞台服,最后被官恩城以五千一十万给拍得。这两样东西,论起性价比,其实都比不上那些富商带过来的古董收藏品。但是到最后,都卖出了一个跌破人眼镜的天价。

    这让毛广成相当的意外,同样也相当的开心。

    在程峰在外面宣布此次筹集善款,一共筹集到多少多少钱的时候。夏伤正躲在化妆间里,拿着那件衣服着呆。

    这衣服,从她八岁的时候母亲离开,她就一直保存着。十七年来,她颠沛辗转,这件衣服便也跟着她四下流离。她小心翼翼地呵护了这么多年,让它至今仍像母亲离开之时那样,纯白如新。想到今天过后,它就不再属于自己的了。夏伤心里一时间疼痛难忍,就像当年母亲铁了心,要抛下她远走他乡一般。

    在夏伤暗自感怀之时,门口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来人轻轻地敲了两下门,接着推门而入,“夏小姐,官先生来拿东西了!”

    “哦!”夏伤连忙快速地抬手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匆忙站起身来,转身微笑着看向来人。

    只见一个年轻的,身着职业套装的女子走进来。夏伤知道她是工作人员,是来办手续的,亦就一扫方才的伤感,正想笑意盈盈地接待时。那女子身后又尾随着走进来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官恩城。

    “官老先生,你好!”骆夜痕恨自己的父亲那是因为骆夜痕的母亲因他父亲去世,但是夏伤跟官恩城无冤无仇,自然不会因为骆夜痕而恨上官恩城。其实相反,夏伤对官恩城的感觉还不错。

    官恩城看上去很年轻,又感觉很有内涵,也不像闵瑾瑜形容的,混过黑帮,是个心狠手辣之徒。

    “呵呵,叫官先生吧,老字就不要了!”官恩城笑意盈盈地看着夏伤,越近看,越觉得这女孩跟婠婠像,就连说话的神态都一样。

    “好的,官先生!”夏伤也不是一个特别在意这些虚礼的人,听到官恩城的话后,笑意盈盈地应承了下来。

    “呵呵,夏小姐当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啊!”想起夏伤方才的表现,官恩城不免笑开了怀。也难怪是婠婠的孩子,骨子里也遗传着婠婠那股特有的特立独行和桀骜不驯!

    “权且就当是官先生这句话,是夸赞了!”夏伤笑了笑,转身对着官恩城又说道:“官先生不妨先验货吧!”

    “也好!”官恩城点了点头,手指略带着几分轻颤地抚上这件纯白如云云烟罗……

    骆夜痕在程峰演讲中,早就失了耐性。正想转回头瞧瞧那老不死的东西可曾走了之后,没想到那位置上竟连个鬼影都不见了。转头又瞧见夏伤已不在舞台上,骆夜痕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那老不死的东西,不会去找夏伤了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