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2:父子争斗
    “我手头上,值钱的东西也不多。不比在场的诸位,一出手就是大手笔。”夏伤嫣然一笑,掀开红布绸后,玉手爱怜地轻抚着叠放在托盘上面的如云般纯白色秦袍,看着台下的一众人,缓缓又说道:“这身衣物乃是我能拿得出手的仅有几物,布料极其珍贵,乃是矜贵的‘云烟罗’所制,是我母亲表演时穿的衣服。云烟罗本就价值千金,这身衣服我母亲更是邀请名家设计制作,价值自然也不低!”

    拿母亲的衣物出来拍卖,夏伤本是极其不情愿,舍不得的。这些年来,她还在心心念念地希望有一天,母亲回来,再一次穿上这身云烟罗,登上表演台。但是联想到这次拍卖,是慈善拍卖,是给小孩子们筹集善款,夏伤也就想开了。

    这衣服再珍贵,也是死物,怎比活人。若是母亲知道自己拿来做善事,定也不会怪罪自己的。﹩﹩h

    骆夜痕也不知道是怎么地,好像不知道从何时起,他仿佛能够捕捉到这个女人的藏在内心的情感。方才夏伤的眼瞳中的哀伤也只是如闪电般,一蹴而过。但是那一瞬间的忧伤,却还是让他捕捉到,也同时在他的心里弥漫出一抹淡淡地伤怀。

    “为了将这件衣服卖个好价钱,我也不得不说一下我母亲的名字。她是沅涴瓷,是一位古琴演奏家。当年也十分地有名气,不知道诸位可曾听过!”为了筹集更多的善款,夏伤决定将自己母亲的名号拿出来。毕竟,她一个小角色,即使这件衣服布料再珍贵,也不会卖出多好的价钱。拿母亲名号就不同了,不管怎么说,当年她母亲也是冠盖京都的古琴演奏家。拿她的名号出来,应该可以将衣服升点值出来。

    婠婠,婠婠,果然是婠婠的女儿,难怪,难怪那么像,难怪啊……

    官恩城一听到沅涴瓷的名字,高大的身躯一淩,两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台上的夏伤。他过大的情绪波动,让身旁的顾泽曜也有所察觉。瞧见官恩城一双俊目直勾勾地看着夏伤,顾泽曜心里涌起一抹不详的预感。

    该不会,该不会……

    沅涴瓷?

    骆夜痕之前让闵瑾瑜调查过夏伤的身世,但是资料写的比较的粗糙。并没有详写夏伤的母亲的身份,他只知道夏伤的母亲和父亲在她八岁的时候离婚,她父亲在她十三岁的时候续弦。之后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在她十五岁的时候,离家出走。后来,就一直跟顾泽曜和他的母亲生活在一起。

    他就知道她身世的一个大概,却完全不知道她母亲的身份。如今听到夏伤说起自己的母亲,他隐约地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他也没细究,毕竟夏伤都说了,她母亲是个名人。

    虽然骆夜痕不知道沅涴瓷这个人物,但是不代表在场没有人没听过沅涴瓷这个名字。

    沅涴瓷当年可是响彻帝国的名古琴演奏家,姿容倾绝不说,又饱读诗书,是出了名的才女。多少富豪一掷千金想要与她亲近,最后皆被她的高傲挫了锐气。当年疯狂迷恋的富商,也有一些出席今晚晚宴的。所以听到夏伤把沅涴瓷的名字说出来,不少年纪大的老人皆是一脸感慨。

    岁月如梭,当年的绝代佳人,原来隐退之后,竟也嫁了人。如今,孩子都这般大了,风华与她母亲不相上下了!

    “我希望这件衣服诸位买回家后,能仔细料理。云烟罗比丝绸还要娇贵,洗晒皆是门道,我不希望诸位买回家成为一摊无用布。所以诸位喊价的时候,先想好能不能呵护她,再想买下来!开价一百万,十万举牌价!”夏伤理好低落的情绪后,对着台下的众人大声地说道。

    开价一百万,为的就是让一些不是真心喜欢这件衣服的人怯步。夏伤很珍惜这件衣服,同样也希望买者也能同她一样,善待这件衣物。

    “两百万!”这一次,首先举牌的是黎夫人迟暖。

    她仰着头,微笑着看着台上的夏伤。

    之前夏伤一直帮忙游说众人买她那几个不怎么值钱的玩偶娃娃,让迟暖对这个聪明的女孩非常的欣赏。此刻,瞧见她为了给孩子们捐款,主动拿出自己收藏多年的母亲的衣物,这份善良也让迟暖心生感动。

    再则,如夏伤所言,这云烟罗本就极其珍贵。而她也素来喜欢收藏秦袍,看式样也的确美轮美奂,所以也就想要买下来了。

    黎君昊瞧见自家老婆举牌,下意识地侧头看了一眼迟暖。只见自家老婆看着夏伤的眼珠子都亮晶晶的,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个夏伤。

    夏伤自然也看见黎夫人的对自己的支持,低下头看着黎夫人微微一笑。心知这个黎夫人,对自己印象不错。微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暗暗地觉得,如果黎夫人能买下她这件衣服的话,想必也会如她一样仔细地收藏起来。

    轻抚着手上的“云烟罗”,夏伤更乐意将衣服卖给一个识货的买家。

    “两百五十万!”第二个叫价的不是别人,却是慕菁华。

    夏伤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心里还有些讶异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第二排的慕菁华,微笑道:“感谢杨夫人慷慨,我想日后被资助的小朋友也会感激你的善心!”

    慕菁华能在这个时候喊价,说实话夏伤非常的意外。毕竟,她跟慕菁华是因为利益才走到一起。说难听点就是利益所趋。她对她有所图,而她亦对她有所图。她能在这个时候出面帮衬她一把,夏伤心里或多或少有些触动。

    “呵呵,夏小姐我一则为小朋友,二则,却为你母亲!”慕菁华笑意盈盈地看着夏伤,朗声回道。

    夏伤微笑的俏脸,在慕菁华的那句话中,闪过一抹讶然。

    “我真没想到,原来你是涴瓷的女儿。你或许不知道,我和涴瓷也是故交!”慕菁华叹了一口气,也难怪第一次见夏伤的时候,会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如今在这里听到夏伤讲起自己的身世,她这才恍然大悟过来。

    原是像涴瓷啊,也难怪觉得眼熟了。

    夏伤彻底惊讶了,她可完全不知道自己母亲跟慕菁华竟然还有渊源。

    其实,夏伤是不知道。文化圈和上流圈子,本就容易走得近。当年沅涴瓷又是文化圈子的名人,自然故交颇多。慕菁华从小到大脾气就傲的很,自认为自己与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千金大小姐大有不同。遇到同样清高冷傲的沅涴瓷,一见之下倒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不知不觉,倒也把她引为自己知己。

    冲着沅涴瓷这个名头,还是有不少人乐意往她的衣物上砸钱。

    毕竟,沅涴瓷隐退的太突然。基本上没在舞台上,对喜欢她的人说过只言片语。如今好不容易有她的后人跳出来卖她的东西,喜欢她的人自然也会想要收藏起来。

    这可以引申为一种,明星效应。

    一直在台下做卧底的小七姑娘瞧见这场面之后,心里倒是对这个沅涴瓷好奇起来。她年岁小,自然没怎么听过沅涴瓷的名字。不过,做媒体就是好,拿资料容易。她觉得自己回去查查,肯定能有大现。

    夏伤看着台下热闹的竞拍场面,心里一时间也暖暖的。

    没想到,母亲离开这么多年,竟还有人跟她一样,记得她。

    妈妈,如果你看见了这场面,你还乐不乐意回来。这里有这么多人记得你,你也应该回来了!

    “五百万!”一直在自己父亲身边做乖儿子的闵瑾瑜,瞧见现场如此热闹,也举了牌。不过当他报出那数目后,旁边的闵家老爷子就朝着他投去一记杀人的眼刀。

    闵家家主自然清楚,自己儿子才多大,沅涴瓷红的时候,儿子可还在他娘肚子里呢。他怎么可能是沅涴瓷的粉丝,所以说儿子举牌,肯定是为了台上那风骚的女主持人。

    想起手下报告的那些儿子的风流韵事,做老爹的自然不会让儿子跟这种不上档次的女人鬼混。所以,在下一个喊价者出来的时候,闵家家主立马收走了儿子手里的叫价牌。

    事实上,也如自己老爹预想的一样,闵瑾瑜确实不认识什么沅涴瓷。但是他是看得出来夏伤喜欢这套衣服,所以才想把这件衣服买下来,送给夏伤。

    件件亲伤。不过奈何今天老爹在场,看来她想讨佳人芳心的手段,是施展不出来了。

    眼看价钱已经攀升到了九百万,夏伤心里开心之余,摸着云烟罗的小手就更加的舍不得松开了。

    看来这衣服,今晚上真的要不再属于自己了。

    这一刻,顾泽曜的心并不好受。他自然知晓夏伤有多在乎这件演出服,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没事就会把这件衣服拿出来洗洗晒晒。她还抱着这件衣服,絮絮叨叨地跟他讲过她母亲表演时候的样子。那样幸福地期待着她母亲再一次穿上这件衣服,为她抚琴再揍一曲的样子他至今深深地记在脑海里。这般妥帖收藏,今日却拿出来拍卖。他很清楚夏伤此刻心里的感受,他真的很有一种冲动,把这件衣服买下来重新送给她。

    可是,现场这么多人看着。他不能出面,连开一下口,都不行。

    夏伤的落寞掩饰的很好,可是骆夜痕却看得一清二楚。他心里就像是装上了一面镜子,能反射出这个女人内心的喜怒哀乐。同样,他像是着了魔一样,竟会随着她的喜怒哀乐,心情也开始变化。眼下见她如此舍不得,他竟鬼使神差的举起了牌子。

    “一千五百万!”

    “夜!”

    当骆夜痕喊下一千五百万这个数字时,苏乐珊不乐意了,那破衣服几十块卖给她,她都嫌贵。如今骆夜痕竟然花一千五百万竞拍下来,这算什么意思,分明就是想讨好夏伤那个贱女人!

    听到苏乐珊的叫唤声,骆夜痕才回过神来。等他醒悟过来方才做了一件什么事之后,心里暗暗地鄙弃了自己一番。

    他这是有毛病呢,怎么花这么多钱去拍这么一件破烂衣服。真是神经了,骆夜痕真想敲敲自己的脑袋到底有没有坏。

    这件衣服,能卖出一千五百万,已是天价。黎夫人迟暖心里有底,这价钱再攀上去,买下来就不值了。所以,迟暖决定不再举牌。

    看黎夫人不再举牌,场面上也安静下来。夏伤明白,这衣服的价格也到顶了。

    也罢,被骆夜痕买走最好,日后她可以想办法从他手里再拐回来。夏伤正打着如意小算盘的时候,一张熟悉的纸牌再一次举起来。

    “两千万!”喊价的不是别人,正是黎夫人身旁的黎君昊。

    他难得看见自己的妻子喜欢一样东西,所以就算是千金散尽,他自然也要满足自己妻子的心愿了。

    听到黎君昊喊价,黎夫人心里跟着暖暖的。她不自觉地紧了紧握着她的那只大手,将脑袋轻轻地枕在黎君昊的肩膀上。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13321329

    这画面,温馨至极。却无端地,有些刺疼人的眼球,夏伤眼前一阵酸涩。她硬生生地憋回那股盘旋在鼻尖的酸涩,看着黎君昊微笑着说道:“谢谢黎总裁和黎夫人的慷慨解囊,你们的善心小朋友们一定会感受得到的!”

    迟暖闻言,看着夏伤微微一笑。

    “三千万!”夏伤的话刚刚落下,从最后方的一张长椅上,传来一道浑厚的男性嗓音。

    这个声音,是第一次叫价,但是却一语惊愕了不少人。TTu9。

    首先惊愕的,自然是坐在最前排的骆夜痕。

    虽然他跟那人接触不多,但是总有一些人,不是光靠接触,才能熟悉的,这世上还有一种称之为血缘的奇妙东西。

    骆夜痕虽然极端地排斥跟那个人同处一室,也不乐意跟他说一句话。但是他还是了解那个人的一切,包括他喜欢喝哪种酒,抽哪种烟。他说话的声音,他更是记得清清楚楚。

    正因为这份了解,他才害怕。如今他突然间冒出来喊价,不会是他也看上夏伤那妖精了吧!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便是官恩城的生活态度,虽然他如今已经六十岁的年纪。但是他的风流韵事,可不曾因为年岁渐长而有所收敛。知己红颜依旧到处都是,再多一个夏伤一点也不足为奇。

    骆夜痕自然不准许这种事情生了,再怎么说夏伤也是他的女人。如果真被他父亲看上收进后宫,那不就乱套了。

    “四千万!”想到此,骆夜痕再一次举牌,大声喊道。

    其实不光只有骆夜痕不淡定,顾泽曜心里也乱套了。刚才瞧见官恩城看夏伤的眼神,顾泽曜也一直担心是不是官恩城瞧上夏伤了。但隐隐又觉得不对,毕竟官恩城又不是没见过美人。夏伤再美再艳,在环肥燕瘦都看过来的官恩城眼中,顶多也就只是容貌出众的美人。而且,方才官恩城一直很平静,也就是从夏伤拿出那套衣服出来,才有所变化。

    顾泽曜比骆夜痕冷静多了,在极度的担忧中,还是冷静地分析出可能跟那件衣服有关。不过眼下看官恩城一开口就是三千万,心里还是有点悬。

    毕竟自己岳父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了解的。

    夏伤听到又有人报价,下意识地看向最后一排。第一眼,她不自觉地还是将焦点投注到了顾泽曜的身上。

    与千千万人中,他总是那么耀眼。不动声色,便能将众人的眼睛都吸引过去。夏伤心里感慨着,好不容易才将投注在顾泽曜身上的视线移开,转投在他身旁的长者身上。

    那男子看上去岁数也就四十岁上下,不过早在顾泽曜选择跟官思雅在一起的时候。夏伤就认识他了,当然是从报纸和杂志上见到的。她知道那个人是谁,官恩城。官思雅和骆夜痕的那个有钱爸爸,顾泽曜的岳父。听说很风流,一直以来花边新闻不断。骆夜痕也跟她提过几次,他两个姐姐管他很严也是不希望他赴他父亲后尘。方才,这个官恩城一直很安静。如今突然间叫价,难不成他也认识她母亲吗?

    只有在重要的人心目中,母亲的这件衣服才是无价的。这就好比,在夏伤心中,她母亲的东西是无价的。那些人花多少钱,她都不会觉得贵,只会觉得便宜。花重金购买者,自然跟她一个心态了。

    黎君昊本想加入喊价中,但是迟暖却不想他再往上提价了。虽然说,千金难买心头好,但是花钱太多,意义就没了。以后看见这衣服,说不准她第一眼想到的是钱。那样,就算再喜欢最后也就落得一个肉疼。

    不值不值!

    “四千一十万!”在骆夜痕喊价结束之后,官恩城却没有就此罢手,再一次举牌紧追而上。

    听到官恩城又报价,骆夜痕气极。这老不死的东西,看来是真想跟他作对。骆夜痕一咬牙,再一次举牌,“四千五百万!”

    他才不会输给这个老东西,他要有胆子碰自己的女人,他就提前送那个老家伙上西天!

    “四千五百一十万!”官恩城在骆夜痕喊完价后,再一次慢条斯理地举牌,喊价。

    这些年来,官恩城一直很关心自己的儿子。从他归国后,他就一直没停过关心他。他自然知道,这小子跟台上那女人有关系。若是平常,他也乐意让给他。不过现在,他却不肯让了。

    那件衣服给那臭小子绝对是一堆抹布,只有他买回去才是物归原主。

    现场在这两父子一唱一和中,都隐隐看出了好戏的苗头。

    上流社会,是没有秘密的。在场大多数人都知道官恩城跟骆夜痕的父子关系,眼下这两父子为了那美女司仪的一件衣服,却争得似乎要打破头了一般。都有些傻眼的同时,也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有人说过,有钱人对性的执着追求,可以说是你想象不到的变态。上流社会看似五光十色,光怪陆离。但实则内里的龌龊,可能让你吃不下饭。

    这圈子里,有的是两父子共玩一个女人的龌龊事。所以瞧见眼下这场景,看热闹的人的脸上,不由得多了几分淫笑。

    毕竟,官恩城的风流是圈子里出了名的。一些眼力好的人,早就在夏伤卖黎夫人那个玩偶的时候,看出来这小明星跟骆公子关系匪浅。现如今自己公公又看上她,真是好戏连台了。

    也不愧是沅涴瓷的女儿,呵呵,当真是个祸水啊!

    “四千六百万!”

    “四千六百一十万!”

    “四千七百万!”

    “四千七百一十万!”

    ……

    骆夜痕连续报了几个价钱之后,不由得冒火了。那死老头是什么意思,他报多少就往上加十万,看来他是铁了心要跟他作对了。

    “五千万!”

    “五千一十万!”

    当官恩城再一次报上一个数字之后,骆夜痕彻底地不待定了。他回过头,狠狠地剐了官恩城一眼,真恨不得直接踹上去一脚,把那死老头送上西天去。

    官恩城看见自己儿子回头看过来,面上瞬间添了几分慈爱的笑容。他目光柔和地看着骆夜痕,跟儿子多年以来不亲近。他已经想尽办法地想要对他好了,可惜他从来连一眼施舍都不肯给。如今因为这件衣服,他竟肯回头看他一眼了。

    官恩城心里欢喜之余,却任是仰头对着台上的司仪夏伤大声地说道:“夏小姐,今天不管骆少爷在这边喊多少,我都往上加十万!”

    “你……”骆夜痕气的当场就要飙,做什么这么阴险,他就是要死压着他了,“他加十万,老子也加十万。反正,这衣服老子要定了!”

    苏乐珊早在骆夜痕一个劲地加价中,气地快要爆炸了。如今见骆夜痕铁了心要买那件衣服,她脸面有些挂不住,气的甩了骆夜痕的胳膊,大声骂道:“骆夜痕,你别欺人太甚!”

    骆夜痕不料苏乐珊会突然间置气,呆了一下。而这时,夏伤也被现场的气氛,给弄地有些不知所措……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