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6
    神秘的送花人是谁?

    夏伤想了好久,都没有理出头绪来,最后,她索性不去想了。

    既然那人送花给自己,那么他肯定会出现。她在这边猜来猜去,也琢磨不个所以来,还不如淡定地静待答案揭晓。

    现在手机也买到了,她得尽快找JACK想想办法。如果一直被骆夜痕给压着不能出来接通告,那她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部白费了。

    回到保姆车上,夏伤上车后,让许诺将她手机的名片簿拿出来,将一些重要联系人的电话号码,认真地输入手机中。

    保姆车在宽阔地柏油马路上行驶着,只听到一道尖锐的刹车声。车后座的夏伤和许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两个人就被惯性给狠狠地甩到了前面的椅背上。

    幸好保姆车的车速不快,要不然这样突然间的紧急刹车,很有可能会把人甩出车外。--h

    “喂,覃叔,你怎么开车的呢!”许诺整个面孔都被撞到了椅背上,一阵头晕眼花之余,她忍不住冒火地冲着前面的司机大骂出声。

    “许小姐,前面突然间闯出来几辆跑车,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开车的是个腆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这是华星分配给他们的司机。叫覃刚,最近才刚上任。跟夏伤和许诺不算熟,听到许诺的叫骂后,覃刚忙不迭地道歉道。

    夏伤闻言,心有狐疑,揉着被撞疼的胳膊肘,抬头,下意识地看向车外。

    透过保姆车前头的挡风玻璃,夏伤看见车前头确实突然间闯出来好几辆顶级跑车。那几辆跑车嚣张地堵在他们的保姆车的车前,看样子似乎别有目的。

    夏伤心里微有吃惊,正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之时。车后座的车门被人敲了几下,夏伤愣了一下,随即迅速地抬手,拉开车座。

    只见一个非常眼熟的年轻男子正笑嘻嘻地站在车外头,看见车上的夏伤后,那年轻男子忙招呼道:“夏小姐,好久不见了!”

    多年社会历练,让夏伤练就出一双过目不忘的本事。尤其是人,只要她见过基本上多少都会有点印象。

    听那人的话后,夏伤顿时想起之前她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姚公子,好久不见了!”

    夏伤记得这位公子哥,之前在温泉山庄的时候,这位公子哥可是跟在荣轩那位恶少身边做尾巴的。今个儿他突然间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拦车的就是荣轩那色鬼。

    果不起来,对面这公子哥儿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证实了夏伤的猜想,“夏小姐,荣少在外边等你,进一步说话吧!”

    “好啊!”夏伤听到荣轩在这,心里不自觉地一沉。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尾随在那位姚公子的身后,一起来到了不远处一辆红色的豪华跑车前。

    “荣少,今天不见,你还是那么英姿飒爽啊!”夏伤看着敞篷跑车内,戴着墨镜,瞧不出喜怒哀乐的荣轩。甜甜一笑,娇声说道。

    “夏小姐,这还要拜你所赐啊!”荣轩皮笑肉不笑,扫了一眼夏伤后,阴**。

    事实上最近几天,荣轩一直在住医院。那天他裸奔着了凉,之后又被骆夜痕揍了一顿。当天晚上就高烧,这会儿才刚好。他一好,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害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的夏伤和骆夜痕了。

    “荣少说笑了!”夏伤见荣轩这脸色,知道他心里是恨上自己了。微不可觉地颦了颦秀眉,她思索着怎么样尽快脱身。13290781

    “夏小姐一起用餐啊!”荣轩突然间转过头,看向夏伤,出邀请。

    这臭娘们害自己当众丢了脸,他妈的他一定要当众上了她。让他的那帮兄弟好好看看,这小婊子被他操的嗷嗷叫的淫荡样子。

    否则,难解这心头气啊!

    “能让荣少亲自找上门来约我夏伤,我本不该拒绝的。可是怎么办呢,我今天约了骆少了!”夏伤娇滴滴地看着荣轩,一脸可怜巴巴。她想了想,一脸紧张地征询道:“要不这样吧,荣少改天,改天我们再约!”

    夏伤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荣轩那龌龊的心事,她若是这样单枪匹马跟他走了,那接下来肯定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拖着。

    “你跟骆少天天痴缠,跟我吃顿饭也不行吗?”荣轩脸色在夏伤的这句话中,瞬间黑了下来。他阴着一张脸,一双三角眼即使是隐在墨镜后,却仍是目光如炬,寒气逼人。

    “荣少,你就别难为人家了,人家也不容易,在你们这些公子哥身边,就为了讨口饭吃。骆少心眼小着呢,我怕……”夏伤说着,一脸惶恐,轻轻地啜泣起来,“荣少,下回好吗?”

    夏伤突然间泫然欲泣的样子,颇有几分雨打芭蕉的凄楚风姿。隐隐地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风情,看着当真是我见尤怜。旁边见到这一幕的公子哥儿,都被夏伤这副样子,给迷得软了心肠。

    荣轩一向自诩自己是爱花之人,如今眼前的大美人眼含热泪的模样,一下子让荣轩眼中去了一些煞气。

    得,这娘们是风骚了一点。不过看她眼下胆儿这么小,那盘斯诺克也不一定是她故意整他。毕竟,是自己让了她三球她才能赢的。

    想到此,荣轩将一股子的火,全转移到骆夜痕那王八羔子身上去了。

    如果不是骆夜痕那王八羔子,他也不至于真大半夜地跑到雪地里去裸奔。荣轩想起当时夏伤还一个劲地给他来求情来着,顿时缓了口吻,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夏伤说道:“这是我的名片,骆夜痕那小子从小就不懂怜香惜玉。他那暴脾气是我们堆里出了名的,起飙来女人也打我们大家都知道。你要是在他身边混不下去,可以来找我!”

    夏伤本来一直在默默垂泪,听到荣轩的话后,她一脸感动地看着荣轩,“荣少,谢谢!”话落,她慎重地伸出两只手,接过荣轩递过来的名片。

    荣轩不甚在意地对着夏伤挥了挥手,接着拨动方向盘,豪车“乌拉”一声,飚了出去。

    随着荣轩疾驰离开,停在保姆车四周的其他跑车,也“嗖嗖嗖”地飚了出去。许诺一直坐在车上,瞧见夏伤安然地说服那群人离开。她急忙跳下车,飞奔到夏伤的身旁。

    “夏夏,没事吧!”瞧见夏伤俏脸上,满是清泪,许诺一脸担忧地问道。

    “没事!”夏伤面上镇定地抬起手,浑若无事地轻轻拭去脸上的泪珠子。

    幸好,荣轩是个自命不凡的人。如果不是这种自命不凡,今天她死定了!

    重新回到保姆车上,许诺看着放置在座位旁边的红色天竺兰。心里狐疑,转头看着夏伤又问道:“夏伤,那花是这位荣少爷送的吗?”

    夏伤闻言,沉吟了一下。说实话,荣轩给人的感觉比较直白。一眼就能看出,这家伙一肚子坏水。以荣轩那种张扬的个性,如果是送花给她的话,肯定会自己出来得瑟。

    可是方才聊天,他一句不提。送花之人,应该不是他!

    “不是,不过至于是谁,我想很快就有答案了!”

    夏伤如此说,也如此想……——

    回到骆夜痕家里时,骆夜痕已经回来了。这会儿他正坐在客厅的沙上等着夏伤,瞧见她进屋,骆夜痕脸色有些臭臭地转过头瞪着夏伤,大声地问道:“去哪了?”

    “跟许诺出去逛了一圈!”夏伤换好鞋子后,就直奔向沙前,扑进骆夜痕的怀中。

    被夏伤娇憨的样子打乱,骆夜痕原本天大的怒气也被夏伤给轻松卸去大半。看着怀中懒洋洋的夏伤,骆夜痕抬起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夏伤鬓边的乱,问道:“你之前怎么没说?”

    “你不是急着要把皇太子送回宫吗,我哪有时间给你说啊?”夏伤撒娇地从骆夜痕怀中抬起头,抱怨道。

    “又是我错!”骆夜痕不由得有些气闷,怎么这女人总能找到借口,把罪责全推到他的身上。

    “诶呀,你是大男人嘛,干嘛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夏伤不满地嘟了嘟红唇,伸手在骆夜痕的掌心中掐了一记。

    “翻来覆去还都是理了!”骆夜痕瞪了夏伤一眼。

    瞧见骆夜痕脸色不愉了,夏伤调皮地对着骆夜痕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好了,夜,不吵架。我让许诺下了几部经典的老电影,不妨一起看看吧!”

    “老电影?”骆夜痕蹙眉。

    “是啊!”夏伤站起身,从皮包里掏出一个U盘。走到墙壁前的42寸挂壁式电视机前,插好U盘后。拿着遥控器,又回到沙上。窝在骆夜痕的怀中,拿着遥控器翻电影。

    夏伤最近学英文,所以让许诺下了很多有中英文字幕的电影回来看。

    “夜,看过《恋恋笔记本》?”夏伤翻了一遍后,决定先看许诺大力推荐的一部爱情电影。

    “没!”骆夜痕对爱情片没什么兴趣,不过眼下看夏伤这么兴致勃勃。便也没再说话,将手机关机后,跟夏伤一起窝在沙上,看了起来。TLr。

    电影一看头,是一个老头站在镜子前,一边整理仪容,一边絮絮叨叨地介绍自己……

    夏伤耐着性子看着,随着故事的深入。夏伤开始了解这个故事的框架,其实还是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

    上流社会的千金艾丽在十七岁那年的暑假,去北卡罗莱那州的海边小城水溪镇度假。在那里,艾丽遇到了穷小子诺亚。两人彼此吸引,在那个夏天相爱。艾丽度完暑假回去后,两人一直用书信交流。艾丽的父母反对艾丽与诺亚这个穷小子交往,断了两人的联系。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诺亚去当兵了……

    这么俗套的爱情故事,用唯美的摄影手法展开。

    夏伤看着,在电影播到后半段的时候,开始控制不住地流起眼泪来。坐在夏伤旁边的骆夜痕倒没有太大的观感,爱情故事腻腻歪歪,看着都要睡着了。听到身侧的哭泣声后,他下意识地看向夏伤。

    “傻瓜,有那么感动吗?”看夏伤一下子哭的满脸是泪,骆夜痕有点无奈了。倾身拿过茶几上的纸巾盒,给夏伤抽了几张纸巾让她擦眼泪。

    “呜呜……”夏伤哽咽着,接过纸巾后,重重地开始擤鼻涕起来。

    “喂,你恶心死了!”听到夏伤擤鼻涕的声音,骆夜痕皱了皱眉头,大声地嫌弃出声。

    夏伤不理他,继续投入到电影中。

    骆夜痕见夏伤看的这么投入,下意识地也把精神投入到剧情中去。

    故事已经接近尾声,老年的艾丽得了老年痴呆症,住在疗养院里。她已经将一切都忘记了,可是诺亚却每天来陪她,翻开笔记本给她讲从前的事情。特别当老年的艾丽和诺亚躺在床上,共赴生死的时候,夏伤哭的更是泣不成声。

    并不是故事有多精彩,只是这个故事触动了夏伤的心灵。那个夏天的一场邂逅,却让耗尽半生热情。艾丽多幸运啊,遇到了诺亚那样的痴情男人。即使兜兜转转了很多年,但最终还是执起最初的那双手。

    初恋,是夏伤无法掩藏的悲痛!

    她也曾有过像那样的夏天,可是最终跟她在那个夏天邂逅的那个人,却被抛进时光的转轴中。物是人非,她没有艾丽那么幸运。

    “好了,别哭了,让人瞧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骆夜痕见夏伤哭的不停地抽噎,伸手揽过夏伤的肩膀,将她搂进怀中。

    夏伤扑进骆夜痕的怀中,心里漫过一抹悲凉。为什么他不是他,为什么此刻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是他。人世间千千万万的人,她只要他,只要他啊……

    “其实幸福,应该是等自己老了之后,能跟自己心爱的人老死在一起吧!”共赴生死,看着简单,其实真能做到,应该也是很难很难的。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太多太多的阻扰。疾病、意外、伤痛、诱惑……能与心爱的人长命百岁,对很多人其实也是可望不可即的梦想。

    “不过是电影而已!”骆夜痕抱着夏伤,他多少能够想到,这部电影为什么会让夏伤留这么多眼泪的原因。

    “是啊,只是电影!”夏伤快速地抹掉脸颊上的眼泪,快速地从骆夜痕的怀中站起来,对着他轻声说道:“你渴了吗,我给你泡杯茶吧!”

    她已经不待骆夜痕说话,快步朝着厨房走去。

    看着夏伤疾奔而去的背影,骆夜痕握着遥控器的大手,开始缓缓地收紧。及至到,指骨一片惨白……

    进厨房倒杯水,不过是夏伤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找的借口。

    她怕在骆夜痕面前,袒露太多,会被骆夜痕厌恶。虽然最近一阵,骆夜痕对她一直都不错。但是这全是归功于她肚子里的“宝宝”,她可是一直牢记着,他在温泉山庄说过的话。

    陪男人睡出来的天下,怎么能跟他姐姐比?

    开了水龙头,用冰水泼打了一下自己哭的红红的眼睛后,方才将心潮翻滚的心情平复好后,夏伤给自己和骆夜痕泡了两杯茶。端出去之前,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查了一下信息。

    很意外,手机上竟然有一个陌生号码给她了一条短信。她快速地翻开,在看清楚短信内容后,夏伤眼瞳里隐隐显出几分兴奋。

    神秘送花人出现了!——

    第二天,她如约而至。

    昨天短信让她见面的那位神秘送花人,将她约到了京都市市中心的国贸大楼楼顶的西餐厅。

    想着金边的自动旋转大门静静地转动着,打扮地焕然一新的夏伤在服务员的引领下,缓缓地步进餐厅。

    头大前后。如流水般清新典雅的小提琴曲回旋在整个餐厅的上空,弧线蜿蜒的天花板装饰线,挂满相框的过道墙,营造出典型简约的西餐厅氛围。

    夏伤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在尾随着服务员,穿过一个折角。便看见不远处的一张餐桌前,一个年轻气质出众的男子正静静的坐在餐桌前。熏黄色的灯光将整间装潢高雅的餐厅浮动在一种暧昧而温馨的氛围中,洁白餐具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随着夏伤的缓慢走进,男人熟悉的五官开始暴露在夏伤的眼帘中。待看清楚男人整个侧脸后,夏伤心里大吃一惊。

    怎么会是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