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4:
    吃完饭,因为夏伤手受伤了,骆夜痕帮忙将碗收进了厨房。夏伤看着他将脏碗放进洗碗机后,便催促他出去跟赢殳珪玩,自己收拾厨房。

    把厨房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后,夏伤转身出了厨房。客厅里,骆夜痕和赢殳珪又开始玩游戏起来。

    “别玩了,可以睡觉了!”夏伤走到电视机前,看着两人大声地唤了一声。哪知这两只继续沉浸在游戏中,浑然没听到她的话。

    夏伤见他们又不理睬自己,怒了,大步走到电视机前,将电视机的插座给拔了。

    电视荧屏一黑,正在打网球的两人犹如被人打了一闷棍,愣愣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后,客厅里爆出一阵尖叫声。

    “夏姐姐,我差点赢了啊……”

    “夏伤,正精彩呢!”

    夏伤玉臂环胸,她恶狠狠地瞪着冲着她抱怨的两只,大声宣布道:“时候不早了,你们还想玩到什么时候啊,赶紧上楼洗澡睡觉!”TTh

    骆夜痕一向随性惯了,自控力很差,被夏伤这样约束的难免会有些气闷。

    “愣着做什么,洗澡睡觉!”夏伤瞧见骆夜痕站在原地不动,冷冷地哼了一声,大声呵斥道。

    骆夜痕瞧见夏伤这副恶婆娘的样子后,气闷了。不过他也没啰嗦,弯腰一把抱起赢殳珪,决定无视夏伤。

    夏伤瞧见骆夜痕孩子气的举动后,心里的郁闷多少去了一些,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上了楼,进了卧室。13285400

    夏伤先进了衣帽间,给骆夜痕和自己拿了睡衣后,出门后瞧见骆夜痕和赢殳珪脱了外衣外裤趴在床上玩闹。她蹙了蹙眉头,吩咐道:“夜,殳儿没有换洗的衣服,就先穿你的背心睡觉!”

    “舅舅,你耍赖,你不要挠我痒痒啦,哈哈……”床榻上,赢殳珪窝成一团,一个劲地哈哈大笑着。

    “就耍赖就耍赖,谁让你小小年纪这么聪明呢……”骆夜痕也笑着,大手一个劲地在赢殳珪的咯吱窝里挠着……

    “啪啪!”夏伤实在看不下去这两只,走上前,分别朝着这两只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记。然后,凶恶地冲着两只大声说道:“还玩呢,都快十点了,赶紧洗澡去!”

    骆夜痕和赢殳珪互看了一眼,然后骆夜痕敷衍地应了一声,说道:“哦!”

    夏伤听到骆夜痕的应答声后,拿着干净的衣服走到洗浴间放洗澡水去了。

    等把浴缸里的水放的差不多,夏伤伸手试了一下水温,觉得正好。站起身时,现骆夜痕还未抱着赢殳珪进来。

    “骆夜痕,怎么我说一说,你才动一下,不说你就一点都不动的!”夏伤走出洗浴间,瞧见骆夜痕还在床上和赢殳珪疯闹。郁闷了,冲着懒懒散散的骆夜痕大声地抱怨起来。

    骆夜痕被夏伤说了好几遍,直到耳朵快长茧了,他才懒懒地抱起赢殳珪进了洗浴间。

    夏伤在骆夜痕和赢殳珪洗澡的时候,跟着进去,不忘嘱咐了一声,“夜,带着殳儿上心点啊!”

    “知道啦,真是个啰嗦的女人!”骆夜痕回头,瞪了夏伤一眼。

    “哼!”老被骆夜痕嫌弃啰嗦,夏伤难免也会有些动气。冷哼一声后,“砰”地一声拉上洗浴室的门——

    在骆夜痕洗澡的时候,夏伤一扫方才的生龙活虎,默默地坐在床沿边上。满脑子,都是方才顾泽曜突然间握住她手的那一幕。

    往昔她总觉得,顾泽曜这个人她捉摸不透。跟了他十年,她都没琢磨透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唯一觉得他是喜欢她的理由,就是在她跟他的那几年里,她是他身边唯一的女人。

    他从未拒绝过她的爱意,可是也从未说过他爱她。

    但是方才,他突然间伸手握住她,看着她的眼瞳里,分明爱意涌现。

    夏伤乱了,心很乱很乱。

    他那是什么表情,为什么要突然间流露出那种让她心慌意乱的神情。还有,他想说什么,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难以启齿……

    夏伤胡思乱想着,等到她回过神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念起骆夜痕和赢殳珪还在洗澡,夏伤连忙站起身,走进洗浴间!

    “舅舅,为什么放羊的小孩最后还是被大灰狼吃了啊?”

    “因为农夫们已经不再相信他了呀,他说谎太多次,让他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信誉值降为零,所以没有人相信他了!”

    洗浴间内,骆夜痕抱着赢殳珪正坐在浴缸里讲故事。夏伤进去后,瞧见两人这般安静,只低声提醒道:“夜,洗完了吗,我先抱殳儿起来吧!”

    抱身着被。“恩,好!”骆夜痕应了一声。

    夏伤闻言,连忙从消毒柜里取出一条大浴巾。在骆夜痕抱起赢殳珪后,连忙上前将小家伙围在浴巾中。

    抱着赢殳珪快步走出洗浴间,将他放在床上。拿着干浴巾擦他全身时,赢殳珪奶声奶气地问道:“夏姐姐,你知道狗狗为什么不会流汗?”

    夏伤闻言,挑眉看着赢殳珪问道:“为什么?”

    “因为狗狗汗腺不达啊!”赢殳珪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夏伤闻言,心中抑郁扫去大半,夏伤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起来。

    等骆夜痕出来后,夏伤吩咐骆夜痕给赢殳珪穿好衣服后,便站起身自己去洗浴间洗澡了。

    洗完澡,夏伤汲着拖鞋,一边拿着毛巾擦水珠,一边缓缓步出洗浴间。瞧见赢殳珪和骆夜痕凑在一起讲话后,她微笑着也走上前。

    “你夏姐姐肚子里有个小娃娃!”夏伤刚一坐下来,赢殳珪就爬到夏伤的身前,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她,问道。

    夏伤一愣,而骆夜痕则一脸笑容地从夏伤的身后搂住她,将掌心覆在夏伤平坦的小腹后,他笑着帮夏伤回答了赢殳珪的问题,“对,八个月后小娃娃就要出来了!”

    “哇,那小娃娃怎么进去的?”赢殳珪一听,瞪大眼睛,一脸惊奇地紧盯着夏伤的肚子。

    “你舅舅我弄进去的!”骆夜痕说到这的时候,俊脸上流露出得瑟的表情。

    “神经,骆夜痕,你在说什么呢?”夏伤在骆夜痕的手背上狠狠地掐了一记,回头瞪着乱说话的骆夜痕。

    夏伤有些郁闷,骆夜痕怎么什么都跟殳儿说。也不想想殳儿才五岁,怎么能告诉他这些事情呢?

    “殳儿,别听你舅舅瞎说,赶紧躺进被子,夏姐姐给你讲故事睡觉!”将湿毛巾放在床头柜上后,夏伤掀开被子,让赢殳珪躺进被窝里。

    赢殳珪乖乖地听令,躺进被窝后。夏伤正想也躺下,没想到骆夜痕竟然直接挨边躺在她的身侧。

    “骆夜痕,睡殳儿的另外一边去!”夏伤看着身后的骆夜痕,大声地呵斥道。

    “我一会儿去,现在先睡你这边!”骆夜痕嘻嘻一笑,伸手将夏伤按躺在床上。

    夏伤怎么会不知道骆夜痕想做什么,不过她也没点破。盖上被子后,她伸手轻轻地拍着赢殳珪的胸口,开始讲起记忆中最为熟悉的一则故事。

    “春秋时候,晋国贵族智伯灭掉了范氏。有人趁机跑到范氏家里想偷点东西,看见院子里吊着一口大钟……”掩耳盗铃,夏伤记得上学的时候学过,如今记忆中能完整记得的故事也不多,所以只能拉最熟悉的一则出来讲。

    在夏伤讲故事的时候,躺在她后面的骆夜痕果然不安分起来。他伸手在夏伤的衣服底下开始乱摸,夏伤几次伸手想要拉开骆夜痕乱摸的大手,都被骆夜痕强横地给拨了回去。

    “夏姐姐,你怎么了?”看夏伤满脸绯红,又时不时地出一声怪异的闷哼声。已经有些睡意的赢殳珪回过头,看着夏伤一脸不解地问道。

    “没事!”夏伤微笑着摇了摇头,被子下的小手她恶狠狠地掐了一记身后骆夜痕大腿上的肉。

    骆夜痕倒抽了一口气,不过他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这回直接伸手脱了夏伤的内裤。大手伸进夏伤的腿间,修长的手指伸进她的花心……

    夏伤呼吸变得紊乱起来,她夹紧双腿,伸手一把握住骆夜痕的大手,“夜,别闹了!”

    骆夜痕在她的话语中,大手反握住夏伤的小手。薄唇流连在夏伤的裸露的肩胛处,呼吸慢慢地变得粗重起来。

    “夏伤,顾泽曜有什么好?”TK8E。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满脑子都是夏伤看着顾泽曜时失态的样子。他好嫉妒,好嫉妒只是他一出现,就能将一江春水彻底搅乱。好嫉妒,他有那么大的能耐,能让她迷恋这么多年……

    夏伤在骆夜痕的话语中,心弦就像是被人拨弄了一下,心神微漾。

    赢殳珪已经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夏伤听着她匀速的呼吸,心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她缓缓地翻过身,伸手将床头柜上的台灯关掉后,她伸手一把抱住骆夜痕的俊脸,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