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22:风情万种
    顾泽曜似乎有所察觉到了夏伤的视线,在一团烟雾萦绕中,他缓缓地抬起头。这个动作似慢镜头,夏伤痴痴地看着,她不想错过他脸上有关的任何表情。

    十年的相濡以沫,五年的痴心等候。这个男人,就是她用女人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全心全意去爱,去付出的人。人家说有付出就有得到,为何她的一场艰辛,到最后换来的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夏伤觉得自己的心好痛,眼眶好烫。没一会儿,她就感觉脸颊上已经一片濡湿。

    顾泽曜静静地看着夏伤,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孔上,还是一贯的云淡风轻。仿若夏伤无声地哭泣,她看着他心痛欲绝的眼神,他统统都没有看见。

    这是一个多狠心的男人啊!

    也顾眼也。夏伤苦涩地想着,十多年的相处,她竟然在他的眼睛里面找不到自己的影子。︴︴hOkMIhuaNet

    夏伤突然间有一种——咫尺天涯的错觉。

    即使顾泽曜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就离她不远。只要她走上前,就能将这个她朝思暮想的人儿拥入怀中,一诉相思。可是,她却恍惚地觉得他站着好远,恍若王母娘娘手执金钗,将她和他短短的几尺之距,划上了一道万丈深渊。

    身在这里,心却远隔天涯!TiDT。

    面对面,不知道站了多久。在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中,夏伤从与顾泽曜的对视中,抽回神来。快速地伸手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转头瞧见骆夜痕与刚才的门童走了过来。

    夏伤连忙收敛起自己满心的伤怀,面上重新戴上一张笑脸面具。她浑若无事地迎过去,伸手一把挽住骆夜痕的手臂,再一次嘱咐出声,道:“夜,我已经把你的东西都收拾进去了,你一会儿只要下车的时候拿哦!”

    “你怎么这么罗嗦?”骆夜痕不加多虑地反驳出声。

    夏伤一听,面上的笑容闪过一抹凝滞。她一直记得,顾泽曜离开她时,说的那句,我顾泽曜不会爱上你这个鸡婆唠叨又一无是处,只会是累赘的女人。

    夏伤一想到这,心尖直颤的同时。面上却调皮地瞪了一眼骆夜痕,娇声说道:“你若不喜欢,我以后少唠叨就是了!”

    “我先送你回剧组,你把车钥匙给那个门童,我让他帮你开进剧组,以后这车就给你开!”骆夜痕没理夏伤,转身吩咐夏伤将钥匙交给那门童。

    夏伤交钥匙的琢磨着,骆夜痕这话有点不对劲。直到她将行李箱放进顾泽曜的后备箱,跟着骆夜痕上了顾泽曜的车,她才感觉到哪边不对劲了。

    “你的意思,这车是你买的!”夏伤坐进车里后,转过头看着骆夜痕,一脸惊讶地问道。

    “不行吗?”骆夜痕一听,转头面向夏伤,一脸莫名地反问道。

    “你就在这边待几天,你竟然直接就买了一辆上百万的车。骆夜痕,你有毛病啊!”夏伤很是不理解骆夜痕这是什么思维,他就住在这边酒店住了两天,竟然头天过来就搞了一辆上百万的车子。她之前还以为是租的,没想到是他买的新车。

    “要你管!”骆夜痕俊脸瞬间黑下来了,他很是不满意因为一辆车,被夏伤骂自己有毛病。

    “我给你退去,你在哪家车行买的!”夏伤觉得骆夜痕这行为实在是太浪费了,开了两天就不开了,难道要放在这里累计折旧啊,最好还是退给车行。

    “夏伤,你能不能别折腾了,我都买下来了。”骆夜痕这回有点光火了,他这辈子买了东西没退回去的理。这事要是说出去,不是丢他的脸吗?

    “骆夜痕,你家就算金山银山也给你这个败家子败光!”夏伤被骆夜痕这富家公子哥儿的生活态度也有些弄得炸毛了,人比人气死人。以前的很多年里,她为了省钱,什么苦没吃过。有些时候为了省早餐钱,她饿着肚子一直到中午才吃。可是骆夜痕竟然就在这边待几天,去出手阔绰的一下子花掉上百万买一辆豪车。没错,她红果果赤条条的嫉妒了!

    以前还不觉得,跟骆夜痕在一起之后,她越觉得闵瑾瑜果然是骆夜痕的好兄弟,两个人奢侈起来,可以有的一拼。不,骆夜痕花起钱来绝对比闵瑾瑜更加狠。

    “夏伤,记住了,只有没用的男人才会让女人吃苦。你跟我在一起,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以后别给我小家子气,丢人……”骆夜痕黑着俊脸,显摆阔绰之余,不忘打击一下前面开车的顾泽曜。

    夏伤跟了顾泽曜也那么多年了,不过他查过他们以前的事情。也见过夏伤过的日子,更进过她以前租的房子。骆夜痕知道夏伤这女人挺有骨气的,没花过顾泽曜的钱。

    夏伤以前的那些破事他不与她计较,不过借此顺势打击顾泽曜,对骆夜痕来说,也是一件爽事。骆夜痕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挫顾泽曜锐气的机会。

    “这张卡你也收着,回去我给你半张附属卡!”骆夜痕想了想,又从兜里取出自己的钱包,递给夏伤。

    夏伤这回算是看明白骆夜痕的想法了,她多少是了解骆夜痕自大狂妄的个性。知晓她不能再在这个好时候,拂他面子了。所以她笑了笑,伸手接过骆夜痕的那张金卡,笑眯眯地说道:“夜,既然你如此说,那盛情难却。不过,你给我记住了,这卡归了我,你以后想要就难了哦!”

    夏伤说完,当着骆夜痕的面,将金卡塞进了自己的皮包里。

    “妖精,刚才在医院的表现很不错,你让我爽了我也让你爽!”骆夜痕突然间一把握住夏伤拿着皮包的手,将她拖进自己的怀中,声音透着一丝暗哑的**气息。

    夏伤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顾泽曜,伸手格挡住骆夜痕伸进她衣服兜里的大手,娇声说道:“夜,别乱动……”

    “你怕什么,刚才医院那么多人,你照样勾引我,跟我做!”骆夜痕扫了一眼驾驶座上的顾泽曜,冷笑了一声,抱着夏伤亲了起来。

    夏伤知道,骆夜痕不羞辱一下顾泽曜是不行的。不过她觉得他选错人了,与顾泽曜而言,她是毫无分量的小角色,就算她真的当着顾泽曜的面,跟骆夜痕生了什么,她想顾泽曜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

    与他而言,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而已!

    骆夜痕感觉到了夏伤的神游,心里微恼之余,大手钻进了她的胸围中,两只重重地捏了一下夏伤的ru尖。夏伤吃痛,“叮咛”了一声。而这时,骆夜痕顺势一手托着夏伤的后脑勺,薄唇狠狠地压了上来。13179705

    骆夜痕的舌头探进她的嘴里,激烈地彼此纠缠,将她越搂越紧,深深地吻着,抱进怀里,却还是不够,吮尽她嘴里所有的甜蜜,挑着她的舌跟他的相摩擦,像是某种隐秘的双人舞步般。

    夏伤“呜咽”了一声,心里微微涌起一丝难堪,想躲开骆夜痕的亲密。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被他吻得连喘口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夏伤正疲于应付之时,一双狐媚微挑的眼睛,无意间瞥了一眼车子正中央的后视镜。然后意外地,她在镜子里撞到了那双熟悉的棕黑色的眼瞳里。

    夏伤的眼睛里,在那一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觉得自己好下贱,在顾泽曜的面前,她这次真的是什么脸都没有了。缓缓地阖上眼睛,双手环住骆夜痕的脖子,有些自暴自弃地沉沦进骆夜痕的吻中——

    顾泽曜脸色几近惨白,他不知道这一路上是怎么将车,开到目的地的。他只知道在后面的动静中,脚下踩着油门,一刻都没有松开过。

    豪车一路狂飙,平常要花半个小时到的路程,这回只花了十五分钟都没有到。

    夏伤被骆夜痕抱在怀中吻着脖子,瞧见车外峥嵘的古典建筑高楼。她心里没来由地一松,心知再开下去,保不定骆夜痕会干出什么无耻的事呢!

    没一会儿,顾泽曜将车开到了影视城的大门口。

    “姐夫,麻烦你下个车。”骆夜痕抱着夏伤,大手探进夏伤的衣服里。夏伤被他脱得,衣衫半褪。脸颊红晕隐现,眉梢里透着无限风情,看得骆夜痕心痒难耐。解了身上的皮带,一副要办事的样子。

    “小夜,飞机还有一个小时就起飞了!这里离机场还有四十分钟!”顾泽曜端坐在车上,一脸平静地说道。

    “那我包机!”骆夜痕想也不想地回道。

    “呆子,你猴急什么?乖乖回去吧,等我把手上的工作忙完了,第一个就回去找你!”夏伤倚在骆夜痕的怀中,浑身柔弱无骨。她娇嗔地瞪了一眼骆夜痕,抬起手,食指轻轻地戳了戳骆夜痕的额头,妖娆地笑道:“再好的东西,经常吃也会腻歪。我可不想,这么早就被你嫌弃。你还是乖乖地回京都,我回去给你惊喜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