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21:心疼欲裂
    骆夜痕看了一眼飞奔进皮具店里的夏伤,俊脸在夏伤的身影消失在皮具店的那一刻,瞬间恢复了阴森森的表情。他缓缓地转过头,透过后视镜,看着前面驾驶座上的顾泽曜。

    “姐夫,以你的审美观,你觉得夏伤漂不漂亮?”骆夜痕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烟盒,从中间抽出一根后,拿打火机点上,放在唇上抽了起来。

    前面驾驶座上的顾泽曜没有说话,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到骆夜痕的问题一般。

    骆夜痕开了车窗,将夹着烟的手探出窗外,一边抽着烟,一边饶有兴味地看着顾泽曜,低声又说道:“我觉得夏伤很漂亮,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姐夫,你也看过,是吧!”

    “小夜,留点口德吧!”顾泽曜双手握着方向盘,面上一片寂静,声音也是一如既往地淡定矜贵,“不管怎么说,夏伤都是一个女孩子!”※※hbihuANet

    “呵……少在我面前装正人君子!我骆夜痕就算是个混蛋,也好过你为了荣华富贵抛弃跟了你十年的女人!”骆夜痕闻言,冷眼嘲讽起来。

    顾泽曜闻言,不动声色地淡淡说道:“小夜,说这句话的时候,掂量一下自己。我想你这次回京都,跟苏小姐的婚礼,只怕是迫在眉睫了!”

    骆夜痕一听,俊脸彻底黑了下去。

    这时,原本进了皮具店的夏伤,突然间又跑了回来。夏伤一口气冲到了后车座前,双手扶着车窗,看着里面的骆夜痕,气喘吁吁地低声说道:“骆夜痕,我没带钱!”

    骆夜痕闻言,不加多虑地从兜里掏出皮夹,抽出自己的金卡递给了夏伤。

    当着顾泽曜的面拿其他男人的银行卡,对一向自尊的夏伤,是颇为尴尬和难堪的。跟顾泽曜这么多年,夏伤可以很自豪的昂着脖子说一声,她还从未花过顾泽曜的一分钱。即使后来分手后,顾泽曜也给过很多钱补偿。但是那些钱,夏伤是一分一毫都没有花过。她不屑花男人的钱,她要钱她能自己赚。

    眼下问骆夜痕要钱,夏伤多少怕顾泽曜瞧不起自己。可是转念一想,这会儿怕是顾泽曜根本就不关心她花不花骆夜痕的钱吧!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店去挑选啊,我怕到时候我买了不合你心意!”夏伤感觉到骆夜痕眸光里的警告和威胁之意,她连忙收敛涣散的心神,看着骆夜痕,微笑着说道。

    “不去!”骆夜痕沉着脸,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那你不要后悔哦!”夏伤见骆夜痕脸色又不佳起来,也不理他那暴躁的脾气。对着骆夜痕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眯眯地跑了。

    自夏伤离开之后,车厢里再一次恢复平静。骆夜痕没再说话,他不说话,本来性子就偏静的顾泽曜更加没话说了。

    没多一会儿,夏伤就拖着一个粉色的米奇箱包出来。车上的骆夜痕一见,眼皮一下子跳了起来。回想起方才,夏伤临走时调皮的眨眼,以及那句“那你不要后悔哦”的话。骆夜痕只觉得头一下子要爆炸了,这死女人,竟然给他买这么娘气的箱包。

    骆夜痕用力地一把推开了车门,头疼地冲着夏伤破口大骂起来,“夏伤,你找死啊,这破包你让我拖着在大庭广众之下走,你是不是要把我的脸丢光了才罢休啊!”

    夏伤不怒反笑,抬头看着骆夜痕眨了眨眼睛,说道:“夜,我刚才可是警告过你,别后悔的哦!”

    “你……”骆夜痕气的刚想抬脚,把夏伤拖过来的箱包给一脚踢出去。没想到这会儿,夏伤后面突然间走出一个店员。骆夜痕瞧见,那店员手里也拖着一个箱包。那个包目测是黑色的,很有质感,一看就知道是男士箱包。

    “呆子!”夏伤瞧见骆夜痕一脸呆若木鸡的样子,低头抿着唇,暗觉骆夜痕这呆样好搞笑。

    骆夜痕俊脸瞬间爆红,他感觉自己最近被夏伤耍的,都快成惊弓之鸟了。一看见夏伤拖着粉色的箱包,就以为是买给自己的,还闹出这么一个大笑话。

    “好了,不生气了。我觉得这个包包蛮好看的,就拿你的钱给自己也买了一个,你不会那么小气吧!”夏伤瞪了一眼兀自生闷气的骆夜痕,娇笑地解释道:“别愣在这里了,快开后……”

    夏伤的话还未说完,就看见顾泽曜也从车上下来。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很是自觉地走到后备箱前,主动帮夏伤开了后备箱。

    夏伤没料到顾泽曜会下车帮忙开后备箱,愣了一下之后。便对着脸色阴沉的骆夜痕说了一声稍等后,转头吩咐了一声身后的店员,然后拖着行李箱,走到后备箱前。正想拎起行李箱时,顾泽曜已经二话不说地拎着箱子放进了后备箱。

    “谢谢!”夏伤客气地跟顾泽曜道了谢。

    顾泽曜拎着行李箱的手,凝滞了一下。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放好箱包后,就头也不回地回到了驾驶座。

    夏伤站在原地,嘴角漫过一抹苦涩的笑容。

    终究,只有她一个人,活在回忆里,无法自拔!——

    回了酒店,夏伤跟着骆夜痕从车上下来。顾泽曜没再下车,等夏伤把行李箱从后备箱里取走后,他便拨着方向盘将车开走了。店箱想店。

    刚进了酒店之后,正前方迎面走过来一个门童。那门童递过来一串钥匙,夏伤见是车钥匙,转头不解地看着骆夜痕,问道:“夜,这是停在江边的那辆车的车钥匙吗?”

    “恩,早上的时候,让人去找回来了!”骆夜痕点了点头,回道。

    “这样啊,那我先去帮你把车上的行李给整理一下,你去柜台把帐结了吧!”夏伤想了想,还是分工合作,速度比较快点。

    骆夜痕没反对,夏伤见骆夜痕没再说话,便拖着行李箱,由门童带领着,进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TiDT。

    顾泽曜将车刚刚停好,一抬头,远远地就看见夏伤跟着一个门童,手里拖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从酒店的电梯间里出来。

    “夏小姐,车子就停在这里!”那门童将夏伤领到车前后,就对着夏伤恭敬道。

    “哦,谢谢啊!”夏伤抬头,看着那门童微微一笑。

    待门童走后,夏伤才拿着车钥匙,开了后备箱。接着,从后备箱里拿出几只大的纸袋子。小心地放在地上后,便蹲下身,将纸袋打开后,取出里面的衣服。手上娴熟地开始一件接着一件,用心的叠起衣服。

    看到这一幕,顾泽曜脑子里,突然间浮现出很久远很久远之前的一幕。

    以前夏伤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每到傍晚,她会准时去屋外晾衣服的栏杆上,收起当天清洗的衣服,捧回家。那会儿夏伤总喜欢把衣服拿到他妈妈的房间里,将干净的衣服全部撒在床上。然后一边跟他妈妈聊天,一边认真地开始叠衣服。

    他有时候也会在屋里,乘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偷瞧着她。瞧见夏伤叠自己的内衣裤,还会尴尬。而夏伤每次,在叠到他内衣裤的时候,也会悄悄地脸红。

    他一直记得那一幕,以为此生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到了。没想到此生,竟然还会瞧见,却不想没隔多年,却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顾泽曜下意识地开始摩挲自己的口袋,全身上下摩挲了一番之后,方才摸到自己的烟盒。

    他以前没现,原来尼古丁是有麻痹人神经的作用。不知道何时,他开始越来越依赖尼古丁的味道了。

    夏伤蹲在地上,将骆夜痕的衣服全部整齐地码好之后,站起身来正想休息一下。没想到头颅活动的时候,竟看见顾泽曜靠在他的车子上,在那边吞云吐雾。

    夏伤不是没见过他抽烟,少年时代的顾泽曜虽然沉默寡言,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交友满天下。他也交过很多坏朋友,自然她也看见他与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一起吞云吐雾过。但是那时候的顾泽曜,只是权当应酬。如今,看他抽烟时,娴熟的手势,她知道他常常抽。

    夏伤突然间又开始心疼起他来,她知道他的心太大,装载的东西太多,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也太重。她不过是他眼中,可有可无的一个影子。粉饰不了他的生命中,更不能为他排忧解难,在他的事业上扶持不了。13179705

    与他而言,她不过是个废物。

    她明白的,所以就算他毫不顾念往日情分,一脚将她踢开,就算那时她寻死腻活,不得解脱时,也不曾找他理论过。她给予不了他想要的,就放他高飞,从不曾去打扰他的生活。可是如今他已经得到了他所要的名利,为何还要在她面前,做出这么一副,令她心疼的姿态……

    难道他不知道,看他过得好,她会心痛。看他过得不好,她更会心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