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6:夏伤烧
    骆夜痕看着夏伤狂奔离去的背影,下意识地低头翻开手里的钱包。

    钱包的透明薄膜里,一张白底的2寸证件照正孤零零地掉在一角。照片上的女孩,额上刘海被一枚粉色的夹夹着,黑恬静地披散在肩膀上。一张瓷白的小脸看上去淑雅端净,圆溜溜的眼珠子大大的,特别惹人怜爱。

    这是十五岁的夏伤,外貌上与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眉目间有着一份属于那个年纪的稚嫩和清纯。骆夜痕知道,按照夏伤这长相,学生时代的她一定也是极受男孩子追捧的。

    在骆夜痕正看的入神的时候,外面已经付完钱,打掉那个出租车司机的夏伤见骆夜痕迟迟不出来。只得又回到银行门口,透过透明玻璃瞧见骆夜痕拿着钱包呆。她轻轻地敲了敲银行的玻璃门,示意骆夜痕赶紧出来。↖↖h

    骆夜痕听到声响后,抬头瞧见夏伤站在玻璃门外。这才惊觉自己失态,连忙将钱包塞回自己口袋之后,大步走出银行。

    银行外面空寂无一人,除了主干道上的路灯,其他的店铺基本上都关了门。夏伤见骆夜痕出来,连忙迎过去,亲热地挽住骆夜痕的手臂。

    “你把车打了?”站在银行门口,骆夜痕见马路上空荡荡的,惊讶地转头看向夏伤问道。

    “是啊,没多远了,想跟你走回去!”夏伤仰头看着骆夜痕,笑嘻嘻地回道。

    骆夜痕闻言,也没再说话。两手插进裤兜,由着夏伤挽着自己的手臂,一起往酒店方向走去。

    两人沿着楼梯往下走,银行内的灯光照射过来,在前面的阶梯下投下两个被拉长的影子。

    “骆夜痕,那个,刚才你告诉我的密码上面,是不是你的生日啊?”夏伤挽着骆夜痕的胳膊,走了几步,突然间想起骆夜痕告诉她的银行卡密码,不由得抬头看向骆夜痕,询问道。

    骆夜痕没说话,目光直视着前方,继续踱着步子。

    夏伤见他这表情,再琢磨着之前的那串数字。越想,越觉得这密码是骆夜痕的生日。

    “原来,你才23岁啊,好小!”夏伤是万万都没有想到,骆夜痕这么年轻,竟然比自己还小了整整一年。如果没听到这串数字,她还以为他应该有27、28了!

    “24!”骆夜痕见夏伤这般惊讶,忍不住出口纠正了。13179705

    严格意义上,他已经过完了24岁的生日了,所以现在不是23。

    “不还没过农历新年嘛,你还是23啦!”夏伤才不算生日不生日呢,她就只算农历新年。

    真没想到啊,原来骆夜痕真的比她小啊!夏伤想到这点,忍不住就觉得好笑。骆夜痕高大伟岸的形象,瞬间坍塌了一半。

    “那你几岁?”骆夜痕见夏伤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脸色顿时有些灰败。他侧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夏伤,忍不住开口反问道。

    “你没看过我的档案吗?”夏伤还以为他看过她在华星的档案了,没想到抬头一看,骆夜痕一脸懵懂。顿时,黛眉微扬,夏伤笑眯眯地说道:“过年我就25了,步入剩女行列!”夏伤说着,抬起手摸了摸骆夜痕的头,笑眯眯地又说道:“虽然外貌上看不出来你是个小弟弟,不过感觉从你的某些行为上,确确实实可以感觉你好像……”

    “啪”地一声,骆夜痕抬起手,重重地拍开夏伤摸他头的手。

    骆夜痕心里很是不满意夏伤的这句小弟弟,他不小了,只是她比较大而已。想到此,他不忘毒舌地对着夏伤讽刺道:“老女人!”

    “喂,骆夜痕,你这是不尊敬长辈诶!”夏伤在骆夜痕这一巴掌之下,疼的连连抽气。她气得用力地想去掐骆夜痕腰间的肉,没想到这家伙机灵,身形一闪竟然躲了过去。这下子,夏伤不乐意了,追着骆夜痕大声叫骂起来。

    “你也不见得有多爱护幼小!”骆夜痕往后连连退步,躲过了夏伤伸过来的小手。然后,剑眉一扬,一脸鄙弃地瞪着夏伤,大声地反驳道。

    “骆夜痕,你无耻,你还幼小,你要不要脸啊!”夏伤听到骆夜痕这么说,森森地觉得骆夜痕无耻到家了。一个一米八五的高大个,竟然好意思说自己是幼小。气恼之下,她开始快步追打着骆夜痕……

    “白痴!”骆夜痕回头睨了一眼追过来的夏伤,脚下步子跨大。甩开夏伤一定距离后,回身看着气喘吁吁追过来的夏伤,忍不住嘲讽了一声……

    “你……”夏伤一愣,随即小脸一板,恶狠狠地操起小粉拳对着骆夜痕大声宣布道:“骆夜痕,你今天死定了!”

    话落,夏伤卯足了力气去追骆夜痕。这回,骆夜痕瞧见夏伤这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也不敢轻敌,连忙转身往前跑去……

    熏黄的路灯罩在一前一后奔跑的两人身上,空气中留下一阵欢快的嬉闹声……——

    一路嬉闹回了酒店,刚进门,灯还没亮,夏伤就被骆夜痕一把抱住。感觉骆夜痕抱着自己的双臂肌肉紧绷,鼻子里喷出的气体也是急促而粗重。夏伤知晓他又**熏心,开始猴急了。行你还行。

    被他吻得一阵头重脚轻,夏伤娇笑着推了推骆夜痕的胳膊,说道:“夜,还没洗澡呢?”

    “没出汗!”骆夜痕嘀咕了一声,壮实的手臂一把怀住夏伤翘挺的臀部。然后抱着她,直奔向套房的卧室里。

    夏伤在一阵天旋地转中,被骆夜痕压在床上。她的头很晕,浑身滚烫着。刚刚的玩闹好像耗尽了她今天全部的力气,这会儿她手上一点力道都使不上。

    在骆夜痕的撕扯中,夏伤平躺在床榻上,眼睛盯着头顶反光的天花板。直到骆夜痕扯光了彼此身上的衣服,重新趴在她身上,大手掰开她的双腿顶了进去。

    夏伤在他的进入中,没有做好准备的身体还是疼的厉害。却也因此,混沌的脑子更加的清醒了一些。她仰头,在黑暗中,她看到身上全然陌生的一张面孔。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怀疑自己身处何方。

    “在想什么?”骆夜痕一手撑着床榻,以减轻身体给夏伤造成的压力。在触及到夏伤心不在焉的面孔后,身下贯穿的力道大了起来。TiDT。

    “嗯哼……”在骆夜痕大力的冲撞下,夏伤回过神,见身上的骆夜痕似乎有些不快。她微微一笑,双手环住他厚实的背脊,笑眯眯地说道:“在想,你今晚还有多少力气!”

    骆夜痕闻言,俊脸一黑。他双手托住夏伤的纤腰,身下顶的更加的用力起来,“那你就试试!”

    夏伤笑眯眯地,在他的动作下,即使头晕的厉害,却还是配合着放荡地呻吟出声。

    一直被骆夜痕折腾到半宿,他才放过夏伤,由着夏伤倦极地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骆夜痕迷迷糊糊地听到一阵梦呓。

    “妈妈……妈……”被吵醒的骆夜痕吃了一惊,翻了个身,感觉夏伤全身都在颤抖,浑身滚烫的吓人。

    “夏伤?”扭开台灯的,骆夜痕瞧见夏伤正全身抖地缩在被子里。他连忙拉开被子,伸手一摸夏伤的额头,竟现她额上烫的有些不可思议。

    “夏伤,夏伤……”骆夜痕轻轻地拍了拍夏伤的脸颊,夏伤好像沉浸在一个可怕的梦魇中,一直在掉着眼泪,哭的上接不接下气。

    骆夜痕见唤不醒夏伤,急了,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快步奔进浴室,拿了条湿毛巾,给夏伤擦身子。

    “泽曜……我不……是废物……我不是……别不要我……”

    握着毛巾的大手,微微地有些僵硬。骆夜痕缓缓地抬起头,看向床榻上的一直颤抖,额上满是虚汗的夏伤。大手紧握着毛巾,因为用力,毛巾上未挤干的水滴一滴一滴地滴在夏伤**的娇躯上。有那么一刻,骆夜痕想甩开毛巾,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不是……我不是废物,我不是,我不是……”夏伤身子一直在抽搐着,高烧让她梦呓连连。她一直在重复着,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骆夜痕在她的梦呓中,咬牙切齿。他甩掉手里的毛巾后,重新躺回了床上。没多久,终究因为身旁过分灼烫的体温,再一次从床上爬了起来。认命地从地上捡起夏伤的衣物,然后快速地给她套上后。又穿回自己的衣服,拿着床头柜给酒店客服部拨了一个电弧,吩咐他们找一辆车后,这才抱着夏伤快步下楼。

    他誓,等这个死女人醒过来,他一定要掐死她。死女人,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床上喊别的男人的名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