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1:突生意外
    天一黑,夏伤就拉着骆夜痕从江岸边上离开,和骆夜痕去了附近的酒吧一条街上。准备在酒吧里消磨时间,一直等看完烟火晚会再离开。

    这会儿华灯初上,街上全是一闪一闪霓虹灯。元旦的气氛还未从这条街上完全褪去,所以还能从酒吧屋檐上看到悬挂着的喜庆的红色灯笼。

    夏伤拉着骆夜痕的大手,在街上溜达着。直到夜色越来越浓郁,街上的人流并没有因为天气寒冷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有越聚越多的趋势。他们与夏伤擦肩而过时,夏伤听到不少操着地方口音的外地人。

    想来,夏伤所待的影视城,也是受国家保护的旅游景点城市。如今又正逢元旦节假日,出外旅行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两人在人群中穿梭了一会儿,最后夏伤拉着骆夜痕,停在一家大门是用骷髅头做造型的酒吧门口。ōōhBOokmIHuanEt

    “就这间吧,怎么样?”夏伤指着酒吧大门,转头看着骆夜痕轻声征询道。

    骆夜痕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夏伤都习惯骆夜痕这反应了。所以二话不说地直接拉着骆夜痕,进了酒吧。

    一进入,才现酒吧好像在地下。夏伤与骆夜痕下楼梯的时候,现走廊两侧的墙壁上,画满了壁画。夏伤细看之后才现,那些壁画上五花八门。有卡通人物,有宗教人物……画的有些杂乱,但是分布的却很有美感。

    通过一段不长不短的走廊,才走到酒吧门口。夏伤抬起手,刚推开那厚重的镂花铁门,就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随着大门徐徐开启,酒吧内的光景彻底暴露在夏伤的眼前。

    店内一派灯红酒绿的光景,夏伤站在店门前,看到更多的是晃动的人影。站在她旁边的骆夜痕只扫了一眼之后,便面露嫌恶。他已经很久没来过这种不上档次的酒吧了,耳朵都有些适应不了这地方的嘈杂声音。

    夏伤站在门口愣了几秒钟后,开心地拉着骆夜痕想要进去。骆夜痕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夏伤的手臂中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俊眉微皱地看着夏伤,低声质问道:“夏伤,你很喜欢来这种地方玩吗?”

    他可是记得,之前一次在京都的夜店里,夏伤在舞台上大跳艳舞。如果夏伤不是夜店老手,怎么可能会那么娴熟地跳艳舞。

    “偶尔啊!”夏伤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骆夜痕,轻声回道。

    夏伤细数,自己来夜店的机会真的很少啊!以前在华星工作的时候,为了攒钱,极少参加这种同事间的聚会。后来做了艺人之后,为了维持生计,是有接一些酒吧驻唱的工作。不过这都是一些没办法推辞的应酬或者工作,平常休闲什么的,她一般喜欢烂在家里不出门。

    一周偶尔几次,一个月偶尔几次,还是一年偶尔几次?

    骆夜痕的俊脸,突然间黑了下去,他头也不回地走进酒吧内。

    他这是什么反应啊?

    夏伤站在原地,被骆夜痕这反应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夏伤怔愣了几秒钟后,快步跟上骆夜痕。13179705——

    骆夜痕在吧台前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夏伤跟过去。在骆夜痕坐下之后,正想挑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却不想这个时候,一个打扮艳俗的女人扭着腰肢,快步抢走了夏伤原本想坐的那张椅子。

    “嗨,帅哥!”那女人在落座后,拨着自己一头大波浪的卷。转头对着骆夜痕,开始狂放电。

    夏伤站在骆夜痕的身后,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抢走自己的椅子之后,还想染指她的男人……额,不对,是染指她的金主。

    骆夜痕转头看了一眼向自己打招呼的女人,情不自禁地蹙了一下眉头。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在脸上涂了多少脂粉,感觉她一笑,那脸上的粉都要嗦嗦地往下掉了。强按下心中的恶心感,骆夜痕勾唇对着那女人微微一笑,说道:“想喝什么,我请你!”

    那女人一听,自认风情无限地对着骆夜痕抛了一个媚眼,嗲嗲道:“谢谢了,帅哥!”

    都吧会都。在骆夜痕极端受不了,有点反胃的时候。夏伤突然间走过来,一把拉开骆夜痕搁在吧台上的手臂,然后也不管周围人有何反应。钻进骆夜痕怀中后,直接坐到了骆夜痕的大腿上。

    “你在干嘛?”骆夜痕一愣,低着头看着自说自话地爬到他大腿上坐下的夏伤,微愕。皱着眉头,低声呵斥道。

    夏伤转头,伸手掉着骆夜痕的脖子,啄了啄骆夜痕的嘴唇,嬉笑道:“抱大腿,顺便宣誓主权,也帮你扫清障碍物!”

    夏伤说着这话,横了一眼旁边位置上,一直不停地对骆夜痕放电的女人。

    那打扮艳俗的女人见骆夜痕和夏伤这般亲密无间,知晓自己这是没戏了。气恼地从椅子上跳下去,灰溜溜地跑了。

    夏伤见那女人离开,笑嘻嘻地看着骆夜痕,邀功道:“夜,我好吧,帮你解决了一只苍蝇!”

    “苍蝇,我看你才更像我身边的一只大头苍蝇吧!”骆夜痕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夏伤,口吻戏谑地讽刺道。

    “哪会啊?”夏伤很不要脸地开始自夸起来,“我这么漂亮温柔性感外加天使脸庞魔鬼身材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苍蝇……我看这世界上没有人比得上我,当然了除了一人……”

    骆夜痕听到夏伤这番不要脸的宣言后,唇角微勾。端着调酒师递过来的苏打水饮了一口,心里倒有些好奇夏伤口中,那个连夏伤这么自恋的人,都甘拜下风的人到底是谁了。

    “想知道是谁吗?”夏伤双手抱着骆夜痕的腰,嘴唇凑到他的耳垂边上,吐气如兰地问道。

    待骆夜痕听清楚夏伤嘴巴里的答案后,“噗”地一声,嘴巴里的苏打水全喷了出去。紧接着,骆夜痕开始控制不住地大声咳嗽起来。

    夏伤立马松开抱着骆夜痕的手臂,看着咳嗽不停地骆夜痕后。娇美的小脸上溢满笑容,她伸手掐了一记骆夜痕的胳膊,娇笑道:“骆夜痕,你脑子里又想歪了吧。我说的充气娃娃的意思是,她是娃娃我是人,不是同一物种自然没有可比性!你听到我说充气娃娃,是不是想歪了啊……”

    夏伤正跟骆夜痕调笑的时候,有服务员在四处询问有没有客人要上台唱歌,或者点歌。跑到夏伤这边的时候,夏伤沉吟了一下后,对着骆夜痕眨了眨眼睛,说道:“夜,我给你唱首歌吧!”

    骆夜痕正被夏伤闹得窘迫不已,俊脸微红。听到夏伤说要唱歌,他连忙点头,这会儿他巴不得这女人赶紧离他远一点。

    夏伤得到骆夜痕的点头之后,兴致勃勃地跟着服务员跑到舞台上。

    站在舞台上,夏伤接过酒吧歌手递过来的麦克风。又跟对方交流了一下之后,便拿着话筒,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笑着看着舞台下的众人说道:“第一次上台献技,望大家海涵。如果唱得不好,请大家望看在小女子如此单薄的身躯的份上,勿扔瓶子上台!这首歌我想唱给吧台上的某位先生听,希望他听完之后,能乖乖从了小女子我。还有我想跟他说一声,你真的真的真的很难搞哦!”

    夏伤说着,调皮地冲着吧台上的骆夜痕眨了眨眼睛。

    骆夜痕坐在吧台前,在夏伤上台之后,目光就一直追随着她。此刻听到夏伤的话语,那张俊美的面孔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抹笑容。

    酒吧内的众人听到夏伤的这番话,都下意识地看向舞台上。夏伤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意识地拿着话筒,挡住了自己下半张脸。音乐随之响起来,开场音乐很欢乐。夏伤一边在心里打着拍子,直到开唱的时候,她才笑着开始启唇,

    “衣服太多,没洗干净,就去看电视,

    如果现在,被你现,一定会生气。

    花了好多时间,写我的日记,

    也许你会觉得,我很孩子气。

    只要和你靠在一起,就会很甜蜜,

    好象整个世界都是,你给的空气。

    你越不讲道理,我就越想你,

    难道其实是我,我在神经。”

    夏伤这首歌是走可爱路线,所以她故意压低了嗓子,用了嗲嗲的童音唱。虽然有装嫩嫌疑,不过结合她可爱至极的舞蹈,倒是多了几分俏皮。而且给人感觉行云流水,一点都没有做作的感觉。

    这酒吧里大多唱的都是一些撕心裂肺的摇滚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甜美的嗓音,这么俏皮可爱的舞蹈。一时间,原本嘈杂的酒吧在这会儿,竟然安静了下来。

    骆夜痕看着舞台上又蹦又跳的夏伤,心里竟滋生出一种,夏伤其实很适合舞台的想法。她适合妖娆美艳的角色,也同样适合清纯可爱的路线,当然高贵优雅的名媛形象,似乎也适合……

    这么百变的夏伤,他都可以预想到夏伤未来在华星的展了。不过,这一刻骆夜痕可以预见夏伤未来的星途,但是他却不希望她的星途跟他所预见的一个样子。

    “你爱我,你不爱我,你不爱我,谁会爱我?

    你烦我,你烦着我,你再烦我,你就娶我!

    我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在想你,

    拿着橡皮,擦不掉你,脑子黑漆漆,

    数着你的毛病,你的坏脾气,

    可是你很爱我,那就原谅你。

    你爱我,你不爱我,你不爱我,谁会爱我?

    你烦我,你烦着我,你再烦我,你就娶我!”

    夏伤好歹是通过华星的新人培训出来的,所以有很好的舞蹈功底和演唱功底。这首歌又琅琅上口,完全没什么难度,所以她很顺利地唱完了。

    待音乐一停,场下爆出一阵激越的掌声。夏伤微笑着将麦克风还给身后的酒吧歌手,与他们道完别后。她快速地跑回骆夜痕的身边,笑嘻嘻地钻进骆夜痕的怀中。

    “哇,夜,快摸摸我的脸,我都要烫死了。刚才好多人在看啊……”夏伤仰着头,抓着骆夜痕的大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夏伤以前在酒吧驻唱的时候,遇到过有些无礼的客人往台上扔瓶子,所以都有些阴影了。

    “那你还唱!”看夏伤一副羞窘不已的样子,骆夜痕好笑地反问道。

    “人家要逗你开心吗?”夏伤仰头,看着骆夜痕笑嘻嘻地又问道:“夜,我以后出专辑怎么样?我这嗓音,应该还行吧!”

    骆夜痕听到夏伤的话语,唇角的笑容渐渐地绷直了几分,“夏伤,你让我听你唱歌,就是想让我帮你出专辑吗?”

    “如果能一举两得,有何不可!”夏伤向来不屑隐藏自己的野心,即使看出骆夜痕有些不快,但她还是直白地把愿望说了出来。TiDT。

    骆夜痕听到这里,一张俊脸彻底的黑了下去。这时,酒吧门口突然间传来一阵吵闹声,隐隐地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

    夏伤吃了一惊,从骆夜痕怀中,探头看了过去。只见昏暗的酒吧,突然间闯进来一大群身着黑衣的高大汉子。那群人手执斗殴工具,一路骂骂咧咧,看上去嚣张的不得了……

    夏伤惊呆了,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骆夜痕。这时,骆夜痕也回过头,瞧见酒吧门口的情形。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他这是有多少年,没碰到过这场面了。

    “他妈的,给老子把音乐关了,灯亮起来!”在那群彪壮的汉子走到酒吧正中央后,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皮裤,身材精瘦修长,看上去很像是这群人的头的男子对着酒吧内大吼了一声。

    酒吧内的客人早就被这架势吓得尖叫连连,听到那男人的这声爆吼声,更是唧唧喳喳地叫了起来。

    “给我闭嘴,谁敢叫老子立马毙了你!”那皮衣大哥冲着喧哗不已的人群又爆吼了一声。

    在他这一声气势非凡的爆吼声中,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接着,那皮衣大哥又吼了一句,“李默虎,你他妈的现在最好给老子出来,要是不出来,老子一会儿找到了你这叛徒,肯定把你碎尸万段!”

    夏伤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听那皮衣大哥的这话,看来是来找人的。在夏伤狐疑地直皱眉头的时候,骆夜痕下意识地将夏伤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