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08:一阵迷茫
    晃动的豪车在男人的一声嘶吼中,归于平静。

    车厢内,夏伤仰着头,双手穿插进骆夜痕浓密的黑中,抬起的双腿轻轻地磨蹭着骆夜痕瘦削性感的臀瓣。骆夜痕则撤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压在夏伤的身上,两人就像是交颈缠绵的鸳鸯,一起沉沦在方才激情的余韵中。

    好久好久之后,骆夜痕才恋恋不舍地从那块温暖的女性天堂中抽身出来。双手撑着椅背,翻身坐回了驾驶座上。

    夏伤在他离开之后,也随之坐了起来。身子刚一坐直,她就感觉一股热流从身体内流了出来。连忙抬手,从车头的纸巾盒中,抽了几张纸巾。张腿,将腿间的**擦拭干净。

    料理完自己后,夏伤将纸巾揉作一团,按下按钮,车窗开了一条缝后,将纸团丢出了车外。坐正后,瞧见骆夜痕坐在驾驶座上,点了根烟正抽着。车窗开着一条缝,骆夜痕一边抽烟,一边时不时地探出手将烟头的灰烬抖落。

    夏伤被寒风吹得浑身直颤,她快速地套上内衣裤后,翻身取过身后的羽绒服。披上之后,瞧见骆夜痕身上任是光溜溜的。

    夏伤沉吟了一下,抬手抽出几张纸巾。在骆夜痕正惬意地抽烟的时候,夏伤双手撑着骆夜痕的肩膀。站起身,走到骆夜痕的面前后。跨腿,一屁股坐在了骆夜痕的大腿上。

    骆夜痕在夏伤的动作下,微愕。抬头一脸不解地看着夏伤,没想到夏伤在坐下没多久后。两只小手突然间一把握住他的男根,然后拿纸巾开始擦拭起来。

    骆夜痕在她的动作下,吃了一惊地瞪大眼睛。

    有是么有。“夏伤,你要不要脸?”他越来越搞不懂夏伤这女人的脑子是怎么构造的了,她大胆地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有事没事就喜欢抓他弟弟,他已经数不清他弟弟到底被她抓过多少回了。

    “我是靠脸吃饭的,当然要脸了!”夏伤抬起头,看着骆夜痕嘻嘻一笑。小手,却仍是握着他的宝贝,在那细心地擦拭着。

    “不知廉耻!”骆夜痕嘴上是这样骂着的,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阻止的动作。

    “可你就喜欢我这样的!”夏伤倾身,红唇想去啄骆夜痕的薄唇。没想到,骆夜痕别扭地转过脸,夏伤的吻落在了骆夜痕的脸颊上。

    夏伤也不介意,面上仍旧维持着甜甜的笑容,小手轻轻地揉捏着他下面的软囊。倾下身,笑嘻嘻地凑到骆夜痕的耳边,柔声说道:“夜,你弟弟真可爱……这下面的小球好软……”

    骆夜痕在她的动作下,呼吸渐渐地粗重了起来。他将烟头往车外丢了出去,大手一把抓住夏伤乱捏的小手。他弟弟可不是她的玩具,不能让她这么乱揉乱捏……

    夏伤小手被抓,反手一把抱住骆夜痕的脖子,仰头看着他笑嘻嘻地问道:“一来就这么野蛮地对人家,怎么,饿很久了……”

    骆夜痕抬手大掌一把抓住夏伤的小脸蛋,将她推离了几分。俊眉微蹙,心里很不齿夏伤的不要脸外加无耻,“你还不是主动这么主动,饿坏了吗?”

    “是啊!”夏伤说的很是坦荡,伸手拉住骆夜痕的手腕,笑嘻嘻地说道:“昨晚上我做梦,梦见你在狠狠地要我。早上醒过来,我就特别想你。没想今晚上,就看见你了。夜,我们可真心有灵犀!”

    “我看你梦到的是顾泽曜吧!”骆夜痕并不相信夏伤这女人的说辞,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夏伤,鄙视地回道。

    夏伤闻言,俏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良久之后,她再一次戴上笑脸面具。缓缓地从骆夜痕身上下来,站起身,想重新回到副驾驶座上坐下。

    “怎么不说话?”骆夜痕突然间抬手一把扯过夏伤的胳膊,俊脸上隐隐弥漫着一股怒火。

    她这是什么意思,一提到顾泽曜她就立马焉了吗?连戏都不想演了?一想到这,骆夜痕手上施力,将夏伤又重新拽回了自己的大腿上。

    夏伤没想到骆夜痕会扯她的胳膊,在他用力地拉扯中,她整个人不敌他的大力气,一屁股又坐回了他的大腿上。待缓和心上的那份惊颤之后,夏伤抬起头,笑盈盈地看着骆夜痕,问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骆夜痕在夏伤的问题中,突然间犯懵。想了想,脑子竟一时没有答案。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听她讲什么。

    “夜,你在吃醋吗?”夏伤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骆夜痕。

    骆夜痕俊脸一黑,抬手一把抓住夏伤的头。紧接着在抬手大手一挥,将夏伤用力地给推回了副驾驶座上,声音透着浓浓的鄙视地大声嚷道:“夏伤,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我会吃你的醋,笑话,你见过嫖客跟妓女吃醋的吗?”

    夏伤硬生生地跌进了副驾驶座上,她吃痛地低吟了一声。咬牙强忍着,缓过那阵痛楚后。夏伤这才重新坐回了座椅上,身上,将身上的衣服重新整理了一下。

    骆夜痕也在这会儿,快速地捡起地上的衣服,重新套回了自己的身上。

    夏伤在骆夜痕穿好衣服后,转头,看着骆夜痕,笑意盈盈地说道:“夜,我手痒了,你不介意的话,我来开车吧!”

    骆夜痕惊怔住了,他缓缓地转过头看向夏伤。只见夏伤仍是在笑,笑的犹如春花烂漫一般,似乎能让人溺毙在她的笑容中。

    他有些吃惊于夏伤的观察力,竟然能一眼就看出他心里的对于开车的恐惧。

    “我驾照拿了很多年了,以前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开,你要不介意的话,换我来吧!”其实夏伤从上车开始,就感觉出骆夜痕的全副心神都在绷紧。她知道他的事情,自然也明白了为何他每次出门,都要司机接送。这回,好像是她第一次看他开车。

    夏伤说着,欲要开车门出去,跟骆夜痕交换座位。骆夜痕坐在座椅上犹豫着,直到看到夏伤推开车门。这一刻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好胜心上来了。他不愿意在夏伤的面前泄露自己的恐惧,所以皱着眉头,喝止住夏伤,“坐下,我要动殷勤了!”

    夏伤在骆夜痕的呵斥下,停下了动作。而骆夜痕则快速地动殷勤,豪车便开始在僻静的田野小道上,开始疾驰起来。

    “系好安全带!”骆夜痕拨动着方向盘,余光中瞥见夏伤没系安全带。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大声地命令道。

    夏伤笑嘻嘻地摇了摇头,转过头看向骆夜痕,说道:“夜,以后我坐你的车,再也不系安全带了!”

    骆夜痕微愕,转头看向夏伤,低咒道:“笨蛋,你就不怕死!”

    “生死有命,如果死了,有你陪葬,我怕什么?”夏伤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看着骆夜痕不屑地说道。

    这个疯女人!

    骆夜痕在心里低咒了一声,脚下踩下刹车,豪车徐徐地停了下来。骆夜痕在车一停稳后,立马二话不说地解了安全带,一手撑着夏伤的椅背,倾身拉过了安全带,给夏伤系上。

    “夜,当初你姐没系安全带吗?”夏伤突然间一把握住骆夜痕的大手,俏脸上一扫方才的不正经,脸色凝重地问道。

    “你给我闭嘴!”骆夜痕厌恶地甩开夏伤的小手,重新坐回了驾驶座。拉过安全带后,脸色紧绷地动引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伤的那句话,骆夜痕不敢再开快车。将车速匀下来,以一种不快不慢,极为平稳的速度往前行驶。

    经历了一天的拍摄,又经过刚才那么激烈的**,夏伤已经倦到了极点。没过多久,夏伤敌不住睡意来袭,竟歪着脑袋,沉沉地进入了睡梦中。13179705

    骆夜痕开着车,一直将车驶进了自己所住的那家酒店的停车场里。停好车后,脑子因为开车时,过分绷紧的神经,略微的有些头疼。他吁了一口气,正想转头对夏伤说下车时。却见夏伤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正睡着。她的睡相极其的甜美,双手轻合着,小脑袋枕在手背上。这会儿停车场内感应灯还未暗下去,灯光下,她长长的睫毛安静地闭合着。密密的睫毛在眼圈下方投射出一段粗粗的剪影。一头乌垂顺地披散在肩头,娇躯上,像扇子一样铺洒开来,一半披在她玲珑的娇躯上。

    她的睡姿就像是婴儿在母体时的样子,骆夜痕看过一本心理书。据说这种睡姿的人,一般都是外表强悍内心纤细敏感。她们缺乏安全感,比较软弱,意识不强,对某一熟悉的人物或环境总是有着极强的依赖心理,比较感性,逻辑思维稍差,困难面前大多习惯逃避。TiDT。

    可是,夏伤是这种人吗?骆夜痕,突然间一阵迷茫……

    ◆◆hOoKMiHuE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