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54:执子之手
    骆夜痕瞧见顾泽曜对着自己冷笑,心里顿时漫过一抹羞恼。等冷静下来之后,他才现,刚才冲动之下,问出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

    顾泽曜既然能明目张胆地站在这里,必定是有一个合理的借口的。所以,刚才他的问题,落在顾泽曜的眼中,也难怪他会对自己露出那么轻蔑的表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骆夜痕整顿了一下心绪之后,声音放平和了一些,看着顾泽曜又问了一句。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一向冷清孤傲的顾泽曜,在骆夜痕的质问中,转过头,淡漠地扫了一眼直勾勾地审视着自己的骆夜痕,声线平板地反问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边了!”骆夜痕一愣,不知为何,这会儿他竟然有些心虚。不过,外表却如常。他挺直了背脊,瞪了一眼顾泽曜,大声反问道。==hihua

    “雅雅方才告诉我,她和皇后娘娘去你家找你了,你这个时候却在医院?怎么,逃出来了?”顾泽曜俊美淡泊的面孔上,透着一抹薄凉的寒意。他冷冷地看着骆夜痕,讥诮道:“小夜,我知道,教育你的事情,轮不到我这个做姐夫的插口。不过,我想提醒你。你也不小了,不要总做一些,一点都不动脑子的事情!”

    “你……”被顾泽曜这样数落,骆夜痕气的一张俊脸一阵白一阵红。

    “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我都听说了。我跟夏伤确实是旧情人,不过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原因,去迫害夏伤的话,你不觉得幼稚吗?这年头,谁没有个过去?我看你的过去,不比我少吧!”顾泽曜清冷的眸光扫向病榻上的夏伤,一直都没有过多情绪的那张俊颜,此刻依旧是一片淡然,“小夜,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冲我来。何必揪着我的过去,耿耿于怀!”TiDT。

    “顾泽曜,你少给我装模作样……”13179705

    “够了,你们两个!”在骆夜痕和顾泽曜两人满是火药味的时候,突然间传来一个暴躁的女声。许诺抬起头,狠狠地瞪着顾泽曜和骆夜痕。

    这两人算什么意思呢,要吵架就跑远点吵,现在夏伤还在里面躺着呢?

    “顾泽曜,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这个时候夏伤不用你献殷勤。当初夏伤为了你要死要活的时候,也不见你露一下脸。这个时候,你假惺惺什么?”许诺瞪着顾泽曜,吼完之后。又转过头,看着骆夜痕,大声地讥诮道:“还有你,骆夜痕。你三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做什么,不要告诉我,你是来看夏伤的!我呸,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还不就是想看看夏伤死了没有……我告诉你,夏伤绝对不会如你们所愿的……你们这两个人渣,总有一天,老天会给你们报应的……”

    许诺一口气吼完这么一长段话,吼完之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两人被许诺这样一吼,顿时都没了声音。顾泽曜转头,看着身旁的医生,轻声说道:“陈医生,走吧!”

    “医生,把夏伤的病例给我!”这时,骆夜痕突然间跑到那医生的另外一边,对着那医生大声地说道。

    顾泽曜挑眉,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骆夜痕。骆夜痕见此,冷哼一声,“难道就你有医生朋友吗?”

    瞧见骆夜痕这反应,顾泽曜眉宇间的“川”字,越的清晰起来。

    士后会士——

    顾泽曜和骆夜痕还有那个医生离开之后,走廊里一时间,恢复了安静。许诺又重新坐回在地上,拿着毛毯裹上后,靠着墙壁着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相貌清秀的小护士走过来,看着许诺轻声说道:“小姐,你要在这边守夜吗?”

    “恩!”许诺抬头,瞧见是护士之后,连忙点头应是。

    “地上太冷了,要不你去我的护士室里的沙躺会儿吧!”那小护士热情地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许诺连连摆手,不好意思去打搅这个小护士。谁知,这小护士热情地让许诺推拒不了。

    到最后,许诺只能由着那小护士扶起自己,然后拿着自己的物什。和小护士并肩地,走进走廊中间的护士工作室里。

    许诺前脚离开没多久,原先离开的顾泽曜又折返了回来。与他一起的,还是原先的那个主治医生。

    进ICU病房前,必须要消毒。顾泽曜换上无菌服后,尾随着那医生,进了病房中。

    昔日容光倾城,整天唧唧喳喳,闹个不停的女子,此刻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花颜憔悴,看上去毫无生机。

    “她究竟几天能醒来?”顾泽曜身形一怔的同时,眉眼扫了一眼身旁的医生,低声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在最近两天!”一旁的医生轻声回道。

    “暂时就让她住在ICU病房里!”顾泽曜淡声又说道。

    “恩,好!”

    “不过,她后脑勺上的伤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顾泽曜沉吟了一下,不安地看了一眼那医生,低声问讯道。

    “可能会有后遗症,具体情况需要她醒过来之后,才能确认!”那医生低声回道。

    顾泽曜沉默了,良久,他才对着那医生,低声命令道:“你先出去吧!”

    “好!”

    顾泽曜在那个医生离开之后,方才从一旁,拉来一张椅子。在夏伤床前坐下之后,伸手,修长的玉指沿着她脸上的纱布。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残留在纱布外的长理顺,那动作轻柔之极,宛若清风也如流水,而身旁的是一块易碎的珍宝,不敢过多用力。

    手指落在夏伤的眉眼处,突然顿了下来,随即又游走开来,那样子,像一个好奇的小孩在用无形的笔勾勒一个人的脸颊和轮廓。

    也不知道这个动作重复了多久,他突然又执起了她的手,细细的柔涅,抚摸,半响之后,他突然低头,吻住了那女子的指尖!

    顾泽曜隔着口罩的唇,辗转缠绵不曾离开那女子的手指片刻,消瘦的肩轻微颤抖,似乎在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某种情绪。

    医院的灯光,安静落在他细长的眉睫上,宛若欲欲坠落的繁星,而的眼神——是压抑着的迷恋,和痛苦!

    ********

    “泽曜,泽曜,泽曜……”

    “什么?”前头的少年在少女的一声轻唤中,淡漠地转过头看着她。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少女突然间一把握住少年的手,十指交缠,笑的犹如山花烂漫。

    经年留影,谁惊艳了谁的时光,谁温柔了谁的岁月……

    “夏伤,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放过骆夜痕的!”顾泽曜执起夏伤的洁白玉手,十指交缠。那一贯淡漠的眼神,此刻却划过一道阴鸷的锐光!——

    骆夜痕从夏伤的病房离开之后,就被皇后骆颜夕给抓进了皇宫。骆颜夕之前即使知道骆夜痕和夏伤之间的事情,也因为心疼这个表弟,没多加苛责,将事情压了下来。如今被闵瑾瑜闹到赢西顾面前,骆颜夕的脸面挂不住了。

    一边让人时刻盯着医院内夏伤的伤情,一边命人将骆夜痕关起来,责令他反省。更严厉地警告骆夜痕,如果夏伤出了什么事情,她一定会将这事,一字不落地告诉在乾州休养的骆老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骆颜夕的警告,真的那么有效!骆夜痕一声不吭地听完了骆颜夕的责骂和警告,给听了进去,到最后,还乖乖地自己进了骆颜夕给他禁足的宫殿里。

    不过,他额外的条件就是,必须有台电脑。

    骆颜夕看骆夜痕认错态度良好,再加上官思雅在旁边求情,便允了他的要求。

    骆夜痕一关,就被关了一周。一周之后,还是陆金瑞偷偷地溜过来,告诉他,夏伤那女人醒了。

    “啥,醒了?”一直埋头在电脑前的骆夜痕听到陆金瑞的问话,惊讶地大声问道。

    “那女人醒了,证明她没事了。你也刑满释放了,怎么这么不开心啊?”被骆夜痕这反应搞得,罗金瑞再一次郁闷了。

    “不是说会成植物人吗?”骆夜痕说这话的时候,铺满纸张的凌乱书桌上,“啪啪啪”地不断有纸张掉下来。陆金瑞看着奇怪,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纸。一拿上来,才现纸张上的内容,全是有关于植物人的报道。

    “夜,你这一周,不会全都在研究……这个吧?”陆金瑞捏着一张纸,一脸震惊地看着骆夜痕,挑眉问道。

    骆夜痕闻言,俊脸一红。他伸手,一把抢过陆金瑞手里的纸张。紧接着,朝着宫殿外大声喊道:“来人,把这些废纸全给我烧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